<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八十六章:斋藤义龙病重?
    虽然织田信长并没有因为浓姬生下了女儿,而且未来恐怕很难再生孕而抛弃她,甚至反而更加疼爱她了。但织田家的就爱陈却因此而对浓姬产生了不满。当然了,这个不满是不会在表面上展现出来的,不谈浓姬的正室身份,单单斋藤道三那关就过不去。

    但虽然暂时不会或者说不敢如何,但以佐久间盛重为首的家臣们已经开始为织田信长物色新的妾室了。

    嗯?吉乃难道不是妾室吗?他们这么急干嘛?嘛嘛,在这个时代,既然这么重视血脉的传承,自然也同样注重血统问题了。简单来说就是门当户对。而吉乃所属的生驹家显然并不符合他们的要求,毕竟生驹亲正不过只是小小的足轻大将罢了。

    也不晓得这个问题他们早就商议好了还是什么,人选很快就推举了出来,春日井郡大野木城城主原田直政的妹妹原田直子。原田家是尾张的老豪族,对织田家也是忠心耿耿,而原田直子温柔贤惠,年龄和织田信长也甚是般配,自然是首选之人了。

    嘛,织田信长自然是很讨厌这种政治婚姻的人了,对于这种强加的婚事心中可是非常不愿意。可如今,为了保护浓姬,不让那些家臣们说闲话,他很爽快的答应了这个婚事。而在这之后,众家臣们果然非常默契的不再提及关于浓姬的事情,就仿佛不曾发生过一般。

    “抱歉了,吉法师……”浓姬虚弱的靠在织田信长的怀中,很难想像之前浓姬究竟经历了多么大的痛苦,这都过去了好几天了,身体依然没有恢复过来。好吧,后世的女人生孩子,还需要个把月去做月子呢。

    “我们不是夫妻吗?不准再说什么抱歉不抱歉的~”织田信长轻轻亲吻着浓姬的娇唇,温柔的说道。

    “嗯~”浓姬闻言,露出了幸福的笑容躺在织田信长的臂弯中,可能她从来没有如此庆幸过。自己能够成为织田信长的女人吧。

    两人就这么搂在一起温存了良久,织田信长突然搔了搔脑袋问道,“还没给那个小家伙起名字呢,你有没有想过什么合适的名字?”好吧。他之前所想的,全是男孩的名字,如今自然一个都用不上了。

    而浓姬显然也是这样,不过也不能怪他们,毕竟这个时代就是如此。绝大部分女孩的名字,都是随便取得。什么春夏秋冬樱兰花菊之类的,基本都是套用这些了。

    不过浓姬闻言却轻笑了起来,“还真有一个呢~不过不是我想的就是了。”

    “嗯?难道是……霸王丸那个混蛋?”织田信长转念一想就猜到了真相,倒也不是他神机妙算,主要是整个织田家会这么无聊给小女孩取名字的,除了山田政村之外,恐怕也只有阿市了。只是以织田信长对山田政村的了解,这么快就想好了名字,肯定是那个随便的家伙。

    “嘻嘻。就是他呢~不过他取得名字还是不错的~”浓姬轻笑着说道。

    “切,他能想出什么好名字?”织田信长撇了撇嘴不屑的说道。

    “叫做吉,吉法师的吉~而且他连大名都取好了,叫做信奈。”浓姬轻笑着说道,似乎是很满意这个名字。

    “哼哼,我说你怎么会说不错呢,原来是这样。”织田信长轻捏着浓姬的下巴怪笑道。

    “怎么?难道女人就一定比你们男人差吗?!”浓姬凤眼一瞪,嗔怒道。

    “好好好~你们女人最厉害啦~尤其是变脸的功夫~”见状,织田信长连忙举手告饶着,而这个名字。就这么貌似随意的定了下来。

    时间慢慢的过去,浓姬的心情也完全好转过来,每天都幸福的给吉喂奶哼歌,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之前的伤痛。

    至于那位被强行插进来的原田直子。浓姬展现了一名正室应有的风度,非常正式的欢迎了她。同时,也将她介绍给了吉乃,嗯,这算是一种仪式吧?

    而原田直子也确实属于那种很传统的女性,不争不妒。哪怕织田信长明显过于疼爱浓姬和吉乃,她依然本本分分的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这让本来心中颇为不满的织田信长,逐渐也接受了她。

    清州城外,一片清澈的河流边,织田信长和山田政村坐在布垫上,喝着酒吃着烧烤。

    “霸王丸,替我谢谢李华梅,要不是她的话,我真的不知道我和阿浓之间会变得如何……”织田信长感叹的说道,哪怕他现在回想起当时的场景,也不禁一阵后怕。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和浓姬的性格,那番对话一旦进行下去,后果绝对是无法弥补的。

    “放心~我已经好好谢过她了~”山田政村轻笑着说道,脑海中不禁回想着那让人迷醉的一夜。嘛,如果不是他订立足够,以及立刻去找大祝鹤疯狂了一晚上的话,恐怕他真的无法忍不住不立刻吃掉李华梅。

    “切,你小子的表情怎么这么贱?真的有好好谢过她吗?”织田信长看着山田政村的表情疑惑的问道。

    “咳咳……当然了!”山田政村干咳着应道,随即就扯开了话题,“吉法师,我觉得也不用放弃,毕竟那番话不过是产婆说的,而且按理来说,阿浓也不过是元气大伤外加失血过多而已。我想,只要多补补身子,顺便再找医师看看的话,应该还是可以再怀上的。”

    闻言,织田信长点了点头,“嗯,我也是这么想的,昨天已经派人去京都寻找名医了。”就算山田政村不说,他也会这么干,他从来都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

    “嗯,那就好。”山田政村点了点头。

    一阵吃吃喝喝天南海北的胡侃,不知何时,话题扯到了吉的身上。呃,就是那个小婴儿。

    “吉法师,不知道你打算怎么培养吉啊?”山田政村貌似随意的问道。

    “嗯?怎么培养?让阿浓或者吉乃去带就好啦,不过我比较倾向于直子,毕竟她是传统的女性,不像阿浓那样……”织田信长说着说着,猛然抬头看向山田政村。一脸警惕的质问着,“我说你小子,不会强占了阿市还不满足,还打算把我女儿也抢走吧?!”

    “我去!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我是那种人吗?!”山田政村怒喊着。仿佛受了什么天大的冤枉一般。

    “你就是那种人!超级大变态!”织田信长确定、肯定以及笃定的说道。

    “哼!我才不是什么变态!”山田政村不爽的嘀咕着,却也没有继续扯下去,毕竟再扯下去,天晓得自己会再得到什么称号。

    “咳咳,那个吉法师啊。我是这么想的。虽然吉是个女孩子,但好歹也是继承了你和阿浓的优秀基因……”山田政村干咳两声,琢磨着词汇说道。

    “你想让她成为姬武士?”织田信长没好气的问道。

    闻言,山田政村顿时露出了一副你也太小看我的表情,冷笑着说道,“呵呵,我想让她成为织田家的家督!”

    “嗖~嗖~嗖~”一阵冷风吹过,可怜的织田信长同学直接被石化了。

    美浓,鹭山城。

    斋藤道三每天都在这里安逸的生活着,他今年已经62岁了。对于他来说,安稳的走完生命最后的旅程,就是他接下来的人生了。只是,或许是造化弄人,也或者是命运的轮回,他终究是完成不了这个目标了。

    “主公,日根野备中守来了,说是殿下染上了癞病。”赤兵卫走到斋藤道三的身边低声汇报着。

    癞病,后世叫做麻风病,在这个时代。属于无药而医的绝症。

    “什么?义龙他……”斋藤道三震惊的站了起来。

    不一会,日根野备中守就过来了,人刚到,斋藤道三就迫不及待的问道。“主公的情况如何?”

    “很糟糕,今日已经无法处理政务了。”日根野备中守沉声回答着。

    “唉……真是想不到啊……”斋藤道三叹息着,“改天我便去探视,请他切不可放弃!”

    “是!”日根野备中守恭敬的应道,“另外,主公希望能以兄长的身份。和孙四郎、喜平次他们聊聊。”

    “嗯,这是应该的,你直接去找他们就好了。”斋藤道三直接应道。

    日根野备中守离开后,斋藤道三就一个人呆在院子中,看得出,他有些心神不宁。

    这时,赤兵卫回来了,看到斋藤道三如此,他也忍不住感叹道,“唉,这么年轻就……”说到一半,发现这么说似乎太不吉利了,连忙转换着话题,“主公,美浓的未来该怎么办啊。”

    嘛,他本来的意思,只是想缓解一下沉重的气氛,只是一张口,却说出这种话来,当时,他就恨不得甩自己几巴掌。

    可斋藤道三听到赤兵卫的话后,却没有责怪他,反而沉声回答着,“我死之后,我那女婿一定会吞并美浓的。不管是喜太郎、孙四郎还是喜平次都不会是他的对手。”喜太郎,是斋藤义龙的儿子,如今不过才8岁。虽然如此,但一旦斋藤义龙病故,那么喜太郎很可能将直接元服,以继承斋藤家。

    “那个男人,肯定会这么做的。”斋藤道三肯定的说道,当初在正德寺看到织田信长时,斋藤道三就仿佛看到了年轻的自己。有谁?能够比自己更加了解自己的吗?

    “不过这样也好,我的梦想,就交给他去继承吧。我总有感觉,他一定会实现我的梦想的。”斋藤道三轻笑的说道,真不晓得他到底哪里来的信心。

    稻叶山城。

    斋藤义龙重病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美浓,而同时传给诸多家族的,还有斋藤义龙的命令,要召见诸家族的家督以及嫡长子。

    这个消息顿时让所有人都慌了神,不清楚斋藤义龙这么做到底是想要干什么。不过,前几个会见斋藤义龙的家臣传来了消息,斋藤义龙只是希望能够在走之前,和他们聊一聊而已。内容,也不过是诸如让他们继续为斋藤家效力云云。这下,才让诸人的心思稳定下来。

    斋藤义龙一脸惨白的躺在床铺上,一旁,孙四郎和喜平次规规矩矩的坐在那边。

    “若是为兄有一个三长两短,孙四郎,这个将和美浓就交付给你了……”斋藤义龙喘息着说道,似乎每说一句话,他都要耗费很大的力气一样。

    “兄长大人!请千万不要这么说!您的病一定会好起来的!”孙四郎有些激动的说道。“而且……父亲大人说过,我和喜平次都不适合做武士,让我们好好读书,未来专门做学问或者出家。”

    “我和喜平次是不会做武士的!所以兄长大人您一定不要放弃!好好养病,早日好转起来,继续率领斋藤家!”孙四郎低声说着。

    “是这样吗?”斋藤义龙的表情有些怪异的问道,不过孙四郎两人并没有发觉。

    “是!”喜平次应道。

    “这样啊……”斋藤义龙忽然叹息一声,“这一段时间,你们就在城里住下好,让我们好好叙叙兄弟之情。”

    “是,我等会陪伴兄长大人到您好起来的!”孙四郎和喜平次同时说道。

    随后,两人就下去了。等他们走远后,坐在一旁的安藤守就沉声问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闻言,斋藤义龙猛地坐了起来,面色不断变换着,最后一脸狰狞的说道,“按计划行事!”咦,这话说得中气十足,哪里有半分生病的样子?

    夜……稻叶山城天守阁寂静无声。孙四郎和喜平次早早就已经休息了。忽然,门无声无息的被拉开了,几名武士悄悄的走了进来,领头者,赫然就是安藤守就。

    进来之后,他们立刻就走到了孙四郎两人的身边,或许是因为榻榻米的震动吧?孙四郎忽然醒了过来,随即就看到了几个黑影,“什么人?!”孙四郎大喝道,然后,就在月光之下,看到了安藤守就的面孔。

    “奉命行事!”安藤守就大喝一声,一把抓起被褥将孙四郎和喜平次盖在了下面。

    “奉命!”安藤守就再次喊道,太刀直直的插进了被褥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