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八十五章:浓姬生了
    1556年3月,刚刚修缮完工不久的清州城天守阁内某个房间内,传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外面,织田信长一脸焦急的来回走着,不时问着一脸担忧的山田政村,“怎么还没生下来?!”

    “放心吧,快了快了!!”山田政村同样有些焦躁,但却也只能强作镇定的劝慰着织田信长。这也是他目前唯一能做的事情了。没办法,生孩子这种事情,他这么一个大男人真心帮不上忙。

    就在这时,又是一阵凄惨的叫声传来,织田信长顿时就呆不住了,“我要进去看看!”织田信长大喊着,可立刻就被一直守在门口的李华梅和大祝鹤拦了下来。

    “於大姐姐和产婆都说了,在她们主动开门前,谁都不准进来!”李华梅义正言辞的说道,一边把织田信长不断往外推着。这种时候,她才不理会织田信长是不是什么家督呢。

    “可是……可是……”织田信长焦急的想要说些什么,可此时的他脑袋已经接近空白,哪里还能组织起一句完整的话?还好,山田政村就在旁边,一把就将织田信长拉了回来。

    “据说女人生产的时候如果见风,很容易出现危险的。”山田政村随口编造着理由,虽然他对生产这件事情完全是一无所知,不过他相信,在如今这种情况下,只要是事关浓姬安危的事情,都能得到效果翻倍的>

    果然,听到这话的织田信长虽然依然还是焦急的看着房间,但却没有再往里面冲了。

    只是刚搞定一个,一个弱弱的声音传进了山田政村的耳中。

    “霸王丸哥哥,生孩子是这么痛苦的事情吗?”阿市满脸的恐慌,显然被浓姬的惨叫声给吓到了。

    “呃……应该……不是吧?”山田政村不确定的回答着。好吧,他既没生过孩子,也没看别人生过孩子,虽然各大影视基本都将女人生孩子描写的很恐怖,但山田政村看到阿市那被吓得惨兮兮的模样。哪里还敢那么说呢?

    “是吗?那还好……不然阿市可不要生孩子!”阿市一脸惧怕的看着不远处的房间,松了口气似得说道。

    “靠,还好……”山田政村暗骂了一句。如果真让阿市在这种时候对生孩子产生阴影,那以后可就麻烦了。

    想到此。山田政村连忙随口乱说着,“放心吧,大部分女人生孩子都很轻松的,没两下就出来了。”说完,山田政村小心翼翼的看着阿市的表情。只可惜,此时阿市皱着眉头一声不吭,眼睛却一直盯着屋内,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山田政村的回答。

    “尼玛,看来回去之后得让於大劝劝她了,这种事情还是得有过经历的人来说比较有说服力。”山田政村暗暗打定了主意。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一声清脆的哭喊声掩盖了一切,闻声,织田信长就打算冲进屋内。可想到山田政村刚才那番话,他又停下了脚步。

    看着织田信长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看着前方那扇拉门,山田政村不禁觉得有些好笑,“想不到未来的第六天魔王,在自己孩子出生时竟然也是这般没用。”

    山田政村心中不断鄙视着织田信长,难道他就不担心自己以后也是这番模样吗?好吧,山田政村哪里会在乎那么遥远的事情?

    就在他胡思乱想时,那扇被织田信长望眼欲穿的拉门终于被拉开了。随即,只听“咻”的一声,织田信长就消失在了山田政村的眼前。如果不是山田政村非常清楚刚才那人确实是织田信长的话。恐怕都会以为自己跑到火影忍者的世界里面呢!那速度,几乎比得上瞬身术了。

    好吧,事实上所有人的速度都挺快的,包括小阿市和刚才还在守门的李华梅、大祝鹤。或许对于这些没有经历过生孩子这件事情的人们来说,小孩的诞生是一件非常神奇的事情。

    “切,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家伙。”山田政村不屑的看着飞快冲进来的诸人,心中嘀咕着,随后就将目光放在身边的小婴儿身上了。呃……好像哪里不对啊。

    众人兴奋的围着抱着小婴儿的织田信长,眼睛不断在小婴儿的身上来回巡视着。阿市更是不时的用手指戳了戳婴儿的脸颊,大呼小叫着。

    闹了半响后,织田信长突然想起来,他还不知道这孩子是男是女呢。连忙问着在旁沉默不语的产婆,“产婆,我这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

    此时,看着产婆那沉默的样子,山田政村心中已然猜到了几分。好吧,在这个时代,一般有这么一个习俗,那就是如果生下了男孩,产婆一般都会获得金钱奖励。而如今产婆这模样,怎么看似乎都不是太开心的说。

    “回殿下……是……是女孩!”产婆一脸担忧的说道,她只希望织田信长不要因此而怪罪她。嘛,这种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尤其是那些求一子而不得的大名。据说有一位脾气暴躁的大名因此直接砍了接生的产婆,理由很简单,产婆的接生姿势不正确导致生下的是女孩。

    闻言,屋内顿时变得安静起来,哪怕是年纪最小的阿市也不支声了。就算是刚来日本没多久的李华梅也清楚,在这里,男人和女人的地位差距有多大,更别说这是织田信长第一个孩子了。

    “吉法师……抱歉……”浓姬虚弱的声音传来,转头看去,此时的浓姬,已然没有任何初为人母的喜悦。

    说起来,从浓姬刚刚嫁到尾张时,就被许多人期盼着其能生下一个男孩。就像前面说得那样,不单单是血脉的传承,还有更多的政治因素。可这么多年过去了,浓姬却一直没有怀上。虽然大家都没说,但还是有她不能生育的流言传出。

    对此,浓姬虽然表面没有放在心上,但心中却还是异常在乎。毕竟一个女人被人说不能生育?真可不是能乱开玩笑的。

    吉乃能够那么轻易的被织田家诸人接受,这方面也是很主要的原因。因为织田家的家臣们已经没有耐性了,他们只需要一个少主,不论生他的女人到底是谁。要知道。织田信长此时已经22岁了,这个年纪的家督没有孩子?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所以这次怀孕,浓姬也是憋了一股气,不但吃着各种传说中能生下男孩的食物。甚至还偷偷的去寺庙上香,只为了求得一名男孩。可如今……“下次……下次我一定会生个男孩!”浓姬在得知这个消息时,如此想着。

    听到产婆的话,织田信长小心翼翼的将孩子交给了吉乃,自己在浓姬的身边坐了下来。拉着她的手大笑道,“哈哈!男孩女孩不都是我们的孩子吗?有什么好伤心的?”

    “是啊姐姐,您还年轻呢,再生几个都行啊~”吉乃也在旁劝到。

    话说,每次看到比浓姬大上还几岁的吉乃亲热的叫她姐姐时,山田政村总是在觉得古怪的同时,暗自佩服浓姬的手段。

    只是就在气氛在织田信长等人劝说下略微缓和时,产婆突然结结巴巴的说道,“殿下……那个……”

    “嗯?你怎么还在?还不快滚?!”织田信长没好气的回了挥衣袖。好吧,虽然劝浓姬的时候织田信长不断强调自己无所谓男女。但想当然,此时他的心情绝对不怎么愉快。再加上看到产婆这番模样,以为她想要厚着脸皮要赏钱,自然不可能给她什么好脸色了。

    只是,那名产婆却没有乖乖离去,而是站在那边犹豫了片刻,在织田信长即将发火的时候,突然跪在了地上颤抖的说道,“殿下,浓姬夫人此次生产属于难产。虽然母女平安,却也元气大伤,恐怕……”

    “恐怕什么?!”织田信长闻言,缓缓站了起来。蹲在产婆的面前面无表情的轻声问道。只是虽然看起来并没有生气,但山田政村却明白,此时的织田信长已经充满了杀意。

    “难道?”山田政村看着虚弱的躺在床上的浓姬,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

    “恐怕再也无法生育了……”

    产婆最终还是说出了山田政村最不想听到的话,他立刻看向浓姬,却发现此时的浓姬。那娇美的面容充满了无助、迷茫、痛苦、自责的表情,让山田政村简直无法相信这个人就是平时那充满着自信和霸气的女王。

    而在产婆无力的说出最后的话来后,屋内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因为哪怕是阿市,都能在织田信长的身上感觉到那股浓烈的杀气,至于那名产婆,更是被吓得浑身颤抖,不断大喊着“殿下饶命。”

    半响,织田信长终于有了动作,只见他死死的盯着产婆,缓缓拔出了太刀。所有人都没有去阻止,众女是已经被织田信长吓坏了,完全没有胆子去阻止。而山田政村呢?则是愤恨产婆的话让浓姬变得如此,自然更加不会阻止了。

    “殿下……别杀人好吗?阿浓求您了……”浓姬虚弱中带着一丝绝望的声音传来,瞬间就让织田信长手中的太刀掉在了地上。

    “你叫我什么?!”织田信长转身走到了浓姬的身旁,那充满这愤怒的眼神死死的盯着浓姬。

    “殿……”

    “殿下!”浓姬刚冒出一个音来,一旁的李华梅突然大喊道,“殿下!今天这种日子,在明国是不能见血的!太不吉利了!”一句话,不单单盖住了浓姬的声音,还给了织田信长一个合适的理由。

    闻言,织田信长立刻站了起来重新走到产婆的身边,狠狠一脚揣在了产婆的身上,“滚!别让我再看到你!”织田信长怒斥着。

    捡了一命的产婆哪里还敢多言,立即连滚带爬的离开了。而随着她的离去,屋内再次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就在这时,一声清脆的哭喊声再次传来,声音是那么的响亮,让所有人的心都为之一振。

    “唉,吉法师啊,你看看你,都把我这侄女而吓哭了~”山田政村满脸责怪的说道,顺手从吉乃的手中接过婴儿,动作生涩的哄着。那笨拙的模样,终于缓和了这诡异的气氛。

    “哼!笨蛋霸王丸,有你这么哄孩子的吗?拿来给我!”织田信长冷哼的骂道,伸手就要接过孩子。

    只是手刚伸出去,山田政村就灵巧的多了开来,“切,你难道就照顾过孩子吗?我好歹还把阿市抱大了呢!”山田政村不屑的反驳着。

    本来,两人这种让人发笑的作为不过只是为了不想去想刚才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可山田政村哄了两下后,那婴儿竟然真的不哭了。不但不哭,还冲着山田政村直乐。

    这下子,让山田政村更加得意了,“哈哈!你看!我说什么来着?!咱天生就是哄小孩的高手呢!”山田政村随口给自己安了一个新的称号,随后又对阿市笑道,“啧啧,我记得当初我抱你的时候,你也是冲着我直乐呢。”

    “哼!臭霸王丸哥哥,既然如此,你就去娶她好了!”阿市撅着嘴抱着胳膊不满的说道,这一句让人啼笑皆非充满醋意的话,终于让屋内重新出现了笑声。

    “哈哈哈哈!阿市,想不到你还是个小醋缸呢?但我可不能让我的宝贝女儿被这混蛋给祸害了。”织田信长小心翼翼的从山田政村手中夺过婴儿,大笑着打趣着阿市,顺便鄙视了一下山田政村。

    “吉法师……”浓姬轻唤着,此时的她,已然泪流满面,有感动,有悔恨,有悲伤……

    “好了阿浓,你要记住,你永远都是我织田信长的正室夫人!不会因为孩子而有任何的改变!所以,不要再说出让我愤怒的话来!我的脾气,你知道的!”织田信长一脸正色的对浓姬说道。

    “阿浓错了……”浓姬拉着织田信长的手,泪水不断的滑落。

    而这时,山田政村也带着众女悄悄的离开。“今晚,又将是一个不眠夜啊……”山田政村感叹道。

    ps:话说,现在的评论好少哦……都冒冒泡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