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八十四章:悲伤的一年
    末森城。

    “信行,你这次做得却是过了。不管如何,你要出兵,就必须得经过殿下的同意。如果连你这一门众都如此不顾殿下的威严,那家臣们会怎么想?”织田信光看着织田信行叹息着说道。

    “叔父!你也看到了,兄长大人最近一段时间为了平手大人的事,甚至连政务都不怎么理会了。如果他行动慢些,万一织田信次直接反了呢?到时候本家的声威损失的不是更大?!”织田信行大声辩解着。

    “你……”织田信光闻言,一时间哑口无言。织田信行是在狡辩,他自然听得出,可如果就这么说下去,那么两人的关系无疑会因此而破裂。这么一来,他以前所有的努力可就白费了。

    从织田信长继位之后,织田信光就没有在乎过谁是织田家的家督。但既然织田信秀选择了织田信长,那织田信光就会努力去拥护织田信长。因为,他只希望看到织田家变得越来越强大,其他的,与他无关!

    “信行,难道你就不能和信长一起努力,壮大织田家吗?”织田信光不断劝说着,“你也看到了,信长这几年来确实做的不错,虽然行为有些时候比较孟浪,但大部分的时候,还是很好的……”织田信光非常想看到织田信行可以放下心中的野心,和织田信长齐心协力带领织田家,就好像当初他和他的兄长织田信秀那样。

    对于织田信光的劝说,织田信光只是沉默以对。倒不是说他被说动了,只不过是因为织田信光的辈分和家中地位实在太大了,织田信行就算不愿意,也只能乖乖的听着。

    只是这种作法,却让织田信光误以为自己的话织田信行听进去了,更加卖力的劝说起来。只是,他却没有注意到,织田信行低着的头下,正闪烁着怨毒和嫉恨的眼神。

    “为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那么支持信长那个傻瓜?他不就是运气好吗?如果没有蝮蛇的支持。没有那个野种的武艺,他能击败清州织田家?!”织田信行内心不断在咆哮着。他就是不服,各种不服!对他来说,除了运气。织田信长哪点能够比得上他?

    想到这里,耳边再次传来了织田信光的唠叨声,“叔父,你和父亲都一样,都被那个傻瓜的运气蒙蔽了眼睛!难道你们不知道等那个傻瓜运气用完之后。织田家就会在他的带领下走向灭亡吗?!”织田信行愤怒的想着。

    这顿唠叨直到中午才结束,织田信光同学也算是苦口婆心了。就在他准备告辞时,织田信行挽留他一起吃午饭,或许是因为其之前的表现让织田信光很满意吧?他并没有拒绝。

    临走时,织田信行看着织田信光远去的背影,眼神中充满了阴冷,“叔父,这是你自己的选择,可怪不得我了……”

    “勘十郎,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帮你拉拢到更多的支持的!那个傻瓜早晚会显出原型,到时候家臣们肯定会站在你这边!”正想着,身后传来了土田夫人的声音。自从织田信秀死后,她就直接搬进了织田信行的居城末森城。好吧,这种赤裸裸的偏袒行为,还真是没谁了。

    “那就拜托母亲大人了,孩儿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织田信行转身恭敬的说道,表情已然恢复了正常,仿佛刚才那番神情并不存在一般。

    骏府城。

    今川义元和竹千代一脸担忧的看着躺在床褥上的太原雪斋,此时。这位叱咤乱世数十载的老和尚,已然没有了往日那精神奕奕的模样。

    “殿下,如今平手政秀已死,织田家中那些不服信长的人定然会有别样的心思。就像那织田信行。前段时间不就擅自攻打了守山吗?你要抓住这个机会,多多联系他们。”太原雪斋有些吃力的说道,“另外,美浓那边要抓紧,斋藤道三虽然老了,但毕竟还是一条能毒死人的蝮蛇。如果被发现,计划肯定会失败的。”

    “好了老师,您就不要再说了,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去处理吧!”今川义元忍不住梗咽道。

    “嗯……你要记得,千万不要轻视任何一个敌人。”太原雪斋看了看今川义元,半响后点了点头说道。

    “谨遵老师教诲!”今川义元恭敬的说道,随即就带着竹千代悄声离开了。

    “尾张的情况是你告诉老师的?”路上,今川义元貌似随意的问道,但眼神中却闪烁着危险的光芒。太原雪斋对于今川义元来说,可能比平手政秀对于织田信长更加重要。在其如今病重的情况下,今川义元绝对不希望有任何事情来烦扰太原雪斋的修养。

    “是,虽然在下并不希望让老师继续劳累,但殿下您也知道……”竹千代无奈的说道。

    “唉……老师啊……”今川义元闻言,无奈的叹息着,他何尝不知道自己这位老师的性子呢?

    “都怪在下,不能让老师安心,不能为殿下分忧!”竹千代羞愧的自责着。他觉得如果不是自己成长太过于缓慢的话,也不至于让太原雪斋在这种情况下还要继续劳累。

    “算了,这不怪你。”今川义元无奈的摇了摇头,竹千代的成长已经超过了他的预期。而且如果真的要怪,也得怪他的那些家臣们吧。?

    太原雪斋的地位,可比平手政秀对织田家重要多了,平时打个喷嚏都能让今川家震动三分,更何况如今还卧病在床呢?

    一时间,整个今川家的家臣们似乎都有些神不在焉。好在,今川义元还是强打起精神,继续执行着太原雪斋的谋划,竹千代也是彻夜苦思,不断帮忙出谋划策。所为的,并不是真的想要攻下尾张,只不过是希望借此可以让太原雪斋安心养病。

    就这样,时间来到了10月。

    秋风瑟瑟,伴随着无数落叶,东海道的传奇名将,今川家的支柱太原雪斋终于还是没能康复过来,于骏府城在今川义元和竹千代的守候下圆寂,享年60岁。

    一时间。和今川家友好的诸国以及与太原雪斋交好的名人纷纷前往骏河。不得不说,这种超级重量级人物的逝世,总是举世瞩目的。

    “吉法师,太原雪斋死了。”山田政村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对织田信长说道。对于太原雪斋的去世。他还是很可惜的,毕竟这位可是传说中“桶狭间若在,织田家必亡”的大能耶。

    只是过了半响,织田信长却没有任何回音,山田政村只能无奈的提高音量再次喊道。“吉法师!”

    “嗯?什么?”织田信长这才抬起头来,却是一脸迷茫的样子。

    “我是说,太原雪斋死了!”山田政村只好从头解释一边,他算是明白了,自己刚才扯了那么半天,敢情织田信长是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啊。

    “是吗?那么厉害的人物,终究也逃不过自然的规律啊……”织田信长闻言感慨的说道。

    “唉,吉法师,我知道这段时间以来你很难受,不过终究还是要走出来的。信光大人的情况虽然很让人无奈。但你可是家督啊,千万不能就此消沉下去。”山田政村看着织田信长这番模样无奈的劝说着。

    “嗯,放心吧,我没什么事。只是连续失去两个亲人,信光叔父如今又病成这样……”织田信长感叹着说道。

    “唉……”闻言,山田政村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说了,嘛,本来他也不是劝人的料。

    离开织田家的宅邸,看着有些昏暗的天空,山田政村的心情很是低落。“这段时间真是……一下子死了这么多人。虽然太原雪斋那个和尚也死了,但再过一段时间,斋藤道三也要完蛋了。如果再加上织田信行的谋反……”

    山田政村越想就越无奈,他咋就不记得这几年会有这么多刺激织田信长的事情出现呢?“难怪吉法师后来会变成那样。这尼玛,刺激也太多了点吧。”山田政村暗想着。

    对于山田政村来说,他并没有打算阻止斋藤义龙谋反。当然了,事实上他什么也做不了,因为他根本没有任何的证据,总不能跑到斋藤道三面前直接告诉他。你儿子要杀你吧?至于收集证据,更是不用去想,已经是斋藤家家督的斋藤义龙,任何的部署、命令都是在简单正常不过了。

    而织田信行?山田政村巴不得这小子赶快谋反呢!

    11月,刚刚入冬,就传来织田信光病死于那古野城的消息。顿时,织田家就是一片哀伤。

    对于织田家来说,织田信光的存在几乎等同于太原雪斋对今川家。而更加重要的是,因为织田信光的存在,家中许多不支持织田信长的势力不敢有任何的想法。而如今这位老兄逝世,织田家的未来会如何?织田信长的未来又会如何?恐怕也只有山田政村知道了。

    末森城,织田信行看着昏暗的天空,表情淡漠,完全没有自己的亲人逝世那种悲伤的神情。“叔父,不知道您现在,是否后悔选择了信长那个傻瓜呢?放心吧,你不会白死的,因为织田家会在我的带领下,走向鼎盛!”织田信行心中暗想着。

    连续出现亲人,而且还是很支持自己的亲人逝世,对织田信长的打击显而易见的大。所幸,他还有山田政村,有浓姬,有吉乃,有前田利家这帮兄弟们。他们的支持,让织田信长并没有消沉太久,很快就重新振作了起来。

    这其中,尤其是吉乃的作用,出乎山田政村意料的大。

    “唉,吉乃妹妹性子温柔,而且充满母性,对如今吉法师这种情况,是再适合不过了。”浓姬有些无奈的对山田政村说道。

    虽然她也能温柔的起来,但像母亲那样去对织田信长仿佛哄孩子一样的行为,浓姬真心做不到。好吧,她实在不想说她完全不希望看到如此软弱无力的织田信长。

    时间缓缓流逝,就如同暗地里的那些阴谋一样,难以察觉。

    又是一年过去了,这个年,恐怕是山田政村来到这个时代后感叹最多的一年了。因为平手政秀、织田秀孝和织田信光的死,让织田信长完全提不起任何兴致来。好在,他倒也没有太沉沦于悲伤中,这恐怕是近期唯一的好消息了。

    直到寒冬过去,织田信长才从悲痛中走了出来。虽然比起历史上,织田信长这段的阵痛期似乎比较长,但山田政村却感觉得到,织田信长并没有和之前有太多的变化。

    “看来平手老爷子他们的死,并没有让吉法师像历史上那般变得逐渐极端起来。嗯……或许是因为此时织田信长并没有感觉到那种四面楚歌的状况吧?”山田政村猜想着。

    稻叶山城。

    “主公,骏河来信。”安藤守就恭敬的说道。自从斋藤义龙继承家督之后,他、稻叶良通、氏家直元终于得到了重用,如今已是斋藤家最为重要的家臣之一,和另外两人合称西美浓三人众。嘛,斋藤道三的鹭山城在东边……

    “哼,又来?他们还真是不死心啊……”斋藤义龙不屑的冷哼着,不过还是将书信拿过来看了起来。

    半响后,斋藤义龙随手将书信丢到一旁,安藤守就连忙过去将其烧掉。“主公……”安藤守就有些期待的看着斋藤义龙,却不敢往下说。

    “守就,你觉得我真是那土岐赖艺的儿子吗?”斋藤义龙随口问道。只是这个问题安藤守就又哪里敢回答?

    “哈哈!”见状,斋藤义龙突然大笑起来,“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这个世界只有强大的人才有资格拥有更大的权利!蝮蛇,已经老了!”斋藤义龙大笑着说道。

    “可今川家……”安藤守就有些担忧。

    “哼,太原雪斋死了,今川家有什么好担忧的?连小小的织田家都能将他们挡在三河那么多年,难道本家还不如他们?”斋藤义龙不屑的说道。

    说着,斋藤义龙走到展望台看着鹭山城方向,“我斋藤义龙的名字……是时候让天下人知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