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八十三章:平手政秀逝世
    时值盛夏,一个消息的传出,让织田家众人变得更加火热起来,嫁入织田家数年的浓姬终于怀孕了。

    这是织田信长第一个孩子,还是正室所生,再加上浓姬的身份,使得这个孩子依然还在肚子里的时候,就已经引来了织田家所有家臣的关注。因为,这个孩子如果是个男孩的话,那不单单会成为织田家的少主,更会是斋藤道三的孙子!

    好吧,看起来后者似乎没有什么卵用,毕竟此时斋藤道三早已经隐居,斋藤家的家督斋藤义龙已经在位数年,而且干的还算是中规中矩。

    但要知道,斋藤家和织田家如今可是同盟!在这个时代,比姻亲同盟更加牢固的,就是血脉了。织田信长的嫡长子,继承织田家自然没有什么说的。而不管是斋藤义龙还是斋藤道三,显然也很乐意见到自己的侄子、孙子可以继承织田家,不管从任何意义上来说都是如此。

    同时,对于织田家来说,万一~斋藤义龙同学出现什么意外,而斋藤道三又特别疼爱这个孙子的话。这个孩子会不会成为美浓主人的候选人之一呢?嘛,最少对织田家诸人来说,这是很有可能的事情。当然了,这一切的前提,是浓姬怀得是个儿子。

    于是,整个织田家都陷入了欢乐和喜庆的狂欢中,平手政秀更是难得的离开了隐居许久的领地来到了清州,并以过来人的身份给织田信长好好的上了一堂名为《女人怀孕时男人应该做些什么》的课程。呃,这老头啥时候会这种古怪的知识了?难道真是因为年纪大经验多?

    只是可惜,织田信长对于这种课程那是完全没有半点兴趣,可惜面对兴致勃勃的平手政秀,他是一个屁都不敢放的说。没办法,老爷子年纪大了,身体也弱了,他可不敢再惹他生气了。不过,秉着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兄弟精神。织田信长愣是将山田政村也抓了过来旁听。

    也不晓得过了多久,平手政秀这堂让人昏昏欲睡的课程才算是讲完。“爷爷,您还是多在家休息吧……”看着平手政秀讲完后那略显疲惫的面容,织田信长担忧的劝道。

    话说在去年的时候。平手政秀就大病了一场。啧啧,那时候织田信长差点就被吓死。如今好不容易好些了,但只要一想起当时平手政秀仿佛病入膏肓的模样,他就胆战心惊不已。而如今,老头子不在家好好休息。竟然又跑了出来,这如何不让织田信长担忧。

    “哈哈,没事没事,听到浓姬夫人怀孕的消息,我哪里还坐得住?!”平手政秀大笑着说道。

    “唉,这才刚怀上,还不知道是男是女……”织田信长忍不住抱怨着,可话还没有说完,就直接被平手政秀打断了。

    “闭嘴!这种时候不准说这种话!”平手政秀厉声说道。随后,仿佛想起什么。连忙转头对浓姬抱歉着说道,“夫人,老臣不是这个意思,只是……”

    “爷爷,妾身知晓的,没关系~”浓姬轻笑着说道,手无意识的抚摸着没有任何变化的肚子。此时的浓姬,可以说已经陷入了怀孕中的绝对幸福感里,生气?她压根就不晓得那是什么。而且对于平手政秀这位对自己夫君真心关爱,又是其老师的老人。浓姬的心中除了敬重之外,没有其他了。

    “那就好~那就好~”平手政秀一脸赔笑的说道,那副样子,哪里还有教训织田信长时那威风凛凛的模样呢。完全就是一个苦等孙儿的老死头子嘛。

    看到平手政秀这番模样,织田信长想笑却也不敢笑,忍得那叫一个辛苦。只是,等平手政秀转过来时,他却悲催的发现,面前的平手政秀还是那一脸威严。张嘴就是各种训词的老头子。

    “主公!您可要记住了!这段时间万万不可惹浓姬夫人生气!而且一定要每天给浓姬夫人吃最好的食物!另外……”平手政秀指着织田信长噼里啪啦一顿念,嗯……这老头开头那句喊得是主公吗?真心不是小兔崽子?咋跟训儿子似得?

    看到织田信长在平手政秀的面前耸拉着脑袋乖乖挨训的模样,浓姬笑得那叫一个花枝乱颤啊。而平手政秀见状,还越加卖力的教训起来了。

    “这老头子不会觉得这么做能惹阿浓开心吧?”织田信长一脸恶寒的想着,却也只得更加乖巧的听着。他可不希望平手政秀为了让浓姬更开心,再从自己的行为中找茬呢。

    而一旁的山田政村,那可真是看热闹不怕事大,凑到浓姬的身边低语了两句,就开始不断数落着织田信长各种不是,而浓姬也非常配合的发出各种娇笑声。好吧,不是配合,是真的被逗乐了。

    “混蛋霸王丸,等下找机会好好收拾你!”苦逼的织田信长只能无奈的想着。

    好不容易,平手政秀才放过了织田信长。随后众人又聊了许久,当然了,主要是平手政秀说,其他人听。直到快要天黑,平手政秀才在织田信长三人的挽留下准备离开,只是刚起身,平手政秀忽然身子一歪,就往地上倒了下去。

    “平手大人!”

    “爷爷!”

    山田政村惊呼着冲上去抱住他,而一旁的织田信长更是大声喊着,“来人!快来人!叫医师过来!”

    “行了,别大惊小怪的,我这不过是坐太久了,一时没注意而已。”平手政秀的笑声传来,只是声音听起来很是虚弱。织田信长等人连忙看去,顿时就被吓了一大跳。

    虽然平手政秀还在笑,可他那虚弱无力的模样却实在让人难以相信这位老人家刚才还生龙活虎的训了织田信长n久。尤其,在没有山田政村的搀扶下,他甚至连自行站起的力气都没有。

    很快,医师就过来了,在给平手政秀检查一番后,低头不语。

    “怎么样?医师?爷爷的病怎么样了?!”织田信长焦急的抓着医师的肩膀质问着,可医师只是继续沉默没有回答。

    见状,后世在网上见多了类似情况的山田政村心中顿时咯噔一下,快步上去抓着医师就往外走去。

    “霸王丸?你干什么?!”织田信长见状,就想要拉着医师不让他离开。不过却被浓姬制止了。

    “阿浓,你!”织田信长回头刚才质问,就看到浓姬缓缓摇着头。随即,就拉着织田信长跟了出去。

    走到屋外。山田政村见织田信长两人都跟了出来,这才对医师说道,“好了医师,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

    “这……”医师有些为难的看着三人,不过在三人的注目下。还是缓缓说道,“平手大人其实并不是生病,而是……”说道一半,医师显然还是在犹豫。

    “而是什么?!”织田信长追问道。不过显然,他们三人心中已经有了猜想,虽然他们都不想面对这个事实。

    “而是……已经到时候了……”医师留下这么一句话,就施礼离开了。对此,织田信长三人已经连理会的心情都没有了。

    到时候了?到什么时候?到该死的时候了呗。只是对于这个结果,织田信长显然有些难以接受,一时间愣在原地。没有半点反应。

    “吉法师……”浓姬走上前从背后搂住织田信长,却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爷爷,要走了吗?”织田信长有些失魂落魄的自语着。

    “唉,人生五十年,又有谁能够不死的呢?爷爷以这种形式离开,对于我们这些生活在乱世中的人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浓姬柔声劝道。

    “是吗?呵呵……也对……这么说来,应该高兴才对!可为什么我那么难受呢?”织田信长强忍着泪水说着。

    “唉……老爷子就要这么走了吗?真是……”山田政村叹息着,对于平手政秀,他除了尊敬还是尊敬。毕竟。平手政秀不单单为了织田信长熬尽了心血,更教导了自己许多知识,可以说是自己武士世界的启蒙老师。虽然,这只是他顺带教导的。

    “阿浓说得对!”这时。平手政秀那有些虚弱的声音传来,三人转头看去,平手政秀竟不知何时站在了门口。

    “爷爷!您怎么起来了?”织田信长三人慌忙跑了过去扶住平手政秀,一脸担忧的说道。

    “呵呵,不想再躺着了,以后恐怕也没多少机会可以站着了。”平手政秀笑道。刚才医师的话虽然他只听了个部分,但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一个大限已到的人,没有人能够比他自己更加明白还剩下多少时间。

    “爷爷……”织田信长带着哭腔颤声说道,此时,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了。

    “吉法师,不要哭……”平手政秀帮织田信长擦拭着眼泪,慈爱的看着他说道。

    “以后我不在了,你还是要像现在这样,做一个好家督,带领织田家走向昌盛。”

    “对浓姬夫人她们要好一些,但不要迷恋于女色之中。”

    “对待家臣,要恩威并施。”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平手政秀才在山田政村的搀扶下进屋休息了。或许是因为平手政秀命不久矣,所以织田信长希望他能够住在自己这里,好方便他随时侍奉在侧。对此,平手政秀在反对了两声后,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接下来的几天,织田信长几乎全天陪伴在平手政秀身旁,仿佛是为了让平手政秀安心离去一般,织田信长将自己最优秀的一面展现了出来,看上去,完全就是一个名主的架势。这番作为,哪怕是装出来的,也让平手政秀开心不已了。

    只是不久,一个让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主公,秀孝公子死了!”森可成沉声说道。

    “什么?!怎么回事?!”织田信长震怒的看着森可成质问着。

    织田秀孝,是织田信秀的第八个儿子,母亲和织田信行同样,都是土田御前。他皮肤白皙,容貌秀美,是个和山田政村一样的美男子。

    对于这个弟弟,织田信长是十分的喜爱,当然,他震惊的原因却是织田秀秀怎么死的,如今可没有任何战事啊。

    随后森可成的解释,让织田信长怒火中烧,因为杀死织田秀孝的,竟然是自己的叔叔织田信次的手下。而原因,竟然是因为秀孝在织田信次狩猎时骑马经过。

    “可笑!可笑至极!信次叔叔好霸道!”织田信长怒吼着。“让他来见我!”

    “主公,织田信次已经逃离不知去向了,守山城如今是他的家臣在守备。”

    “好啊……出兵守山!我倒要看看他们想要干什么?!”织田信长愤怒的说道。随即,就往屋外走去。

    “殿下……”平手政秀虚弱的声音让织田信长停了下来。“信次毕竟是大殿的兄弟,而且人也不是他杀的。另外,守山城的其他人是无辜的……”平手政秀颤声说道。如今,他哪怕只是说这么几句话,也要耗费不少力气。

    “吉法师明白!放心吧!爷爷!”织田信长立刻恭敬的说道。刚才他还确实有打算将一干人等都杀了,好为他的兄弟报仇。不过既然平手政秀这么说了,那也只能放弃这个想法了。

    只是,让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竟然有人捷足先登了。当他率军来到守山城时,守山城外竟然被点起了熊熊大火。而那些守军,正忙着救火呢。

    随着一番并不是很激烈的战斗,守山城降服。打听下才知道,刚刚进攻这里的竟然是织田信行。

    “那个混蛋!竟然如此肆意妄为!”织田信长愤怒的想着。虽然事出有因,但织田信行这么一声招呼都不打,直接就出兵攻打自家城砦的行为,显然很难让织田信长释怀。

    不过随即,他就将这件事情暂时放下,因为在这个时候,没有什么事情能比的上平手政秀。

    10天后,平手政秀在织田信长、浓姬、山田政村等人的陪伴下,含笑离世,享年63岁。织田信长为其准备了隆重的葬礼,并让沢义彦宗这位尾张出名的和尚为平手政秀在春日井郡小木村建立了一座政秀寺。而春日井郡小木村,则是平手政秀的封地。

    顺带一提,织田秀孝的葬礼也在这一天举行了。啧啧,不晓得秀孝同学在天有灵,会不会觉得很憋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