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八十二章:今川家在行动
    有位名人说得好,春天,又到了交配的季节。咳咳!总之,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都是男人旺盛的时期。可如今……

    “主公~属下胸口有些闷,能帮属下揉揉吗?”大祝鹤捂着丰满的,一脸媚意的问道。嗯,这规模,有诗为证,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好湿啊好湿!

    “主公~属下这里有些疼,帮人家揉揉嘛~”李华梅将她那双诱人的不断摆着各种poss,这不去当腿模真心是屈才啊。

    而於大和多却姬虽然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却也是换了一身既简单又简约的衣服,不断在山田政村面前晃来晃去。好吧,幸亏这个时代没有后世那么多情趣服装。

    只是就算如此,山田政村依然被挑逗的热血沸腾,恨不得立刻化身为狼,将她们全都压在身下啪里个啪啪啪什么的。

    只是很可惜,禁欲的半年时间,此时才刚刚开始呢……

    “你们这两个小妖精,等半年过去后,看我怎么收拾你们!”山田政村咬牙切齿的说道,顿时惹来两女的娇笑声,随后,变得更加变本加厉起来。

    好吧,悲催的山田政村自从被禁欲后,李华梅等女就直接翻了天了,每天都换着花样诱惑着山田政村,还理直气壮的表示这是浓姬夫人的吩咐,她们只能听命行事。这真心让山田政村气得牙痒痒的,可却没有任何办法。

    说起来,这也是山田政村自作孽,谁让他想要两边都不得罪呢?孰不知在这种需要站队的时候,往往死的最惨的就是那些中立派。

    嗯?不理会浓姬的命令不就好了?难道山田政村还搞不定阿市几女吗?就算阿市她们搞不定,难道於大她们还搞不定吗?

    好吧,真心搞不定,天晓得浓姬明明没有怎么和李华梅等女接触,却只来了一趟就让她们甘心听命来整治自己。至于强上?别做梦了,山田政村刚刚冒出了那么一丢丢的想法。就看到李华梅等人一脸泪雨朦胧的模样嘀咕着,“反正……女人终究是男人的玩物而已……嗯,一定要转告浓姬夫人,让她也要小心……”

    啧啧。一句话,即装了可怜又语带威胁,这话可全让她们给说完了啊……

    “难怪都说女人的想法不要去猜,这尼玛真心是世界最无法解释的谜团啊!幸好……只是半年而已……”失败的山田政村只能用这种无奈的想法安慰着自己。

    只是在这种情况持续了两天后,山田政村就呆不下去了。因为他觉得如果自己再待下去的话,小兄弟绝对会爆炸的。啧啧,精力旺盛的少年人啊。

    精力无处发泄,这是一件非常非常严重的事情,没办法,山田政村只能找另外一个渠道来发泄了。

    “庆次!你力气就这么点吗?!”

    “行久!你的剑术我看连只鸡都杀不死!”

    “左近!你真的会武艺吗?这种枪术如果在战场上,你已经死了一百遍都不止!”

    庭院之中,山田政村手持着八岐不断疯狂的血虐着前田庆次三人,那副惨况,真心是见者落泪闻者伤心啊!

    当然了。他们也因此而武艺大进也是事实,毕竟他们也不是愚笨之人,总是被虐,最起码也能被虐出点经验来,不过可以肯定,前田庆次他们绝对不会喜欢这种提高方式的。

    毕竟,他们都不是抖m,没有什么兴趣天天被人一直虐。

    “唉,我算是知道为啥当初我立誓要紧随主公脚部时,兄长大人那么不看好我了……这差距大的完全连背影都瞧不见啊……”前田庆次有些丧气的叹息着。

    “哼!那是你自己没有选好目标!我只要成为天下第二强的武士就可以了……”白木行久冷声说道。不过那毫无自信的表情,显然也是被打击惨了的主。

    “什么?天下第二强的武士肯定是我!”前田庆次一听,顿时就不乐意了,连忙站起来大声宣誓着自己的主权。

    “是我!”

    “是我才对!”

    “是我!”

    “是……”

    两个家伙就这么不断争吵。最后打做了一团。好吧,青春期总是这么精力旺盛不是吗?在没有合适的发泄渠道时,也只能如此了。

    良久之后,累惨的两个小鬼无力的躺在地上,脸上的失落早已经不晓得哪里去了。啧啧,还真是小鬼啊。失落来的快,去的也快。

    “左近,你呢?有什么目标吗?”前田庆次瞥了一眼坐在那边仿佛没事人一样的岛左近问道。

    “我?我希望能为一名百战百胜的名将,你们武勇再高,也得听我指挥。”岛左近低声说着,语气平淡,但内容却着实让两人不爽。

    “最看不惯你小子了!总是玩这种什么低调的装逼!行久!揍他!”前田庆次一下子跳了起来,扑到岛左近身上就是一顿老拳。

    “你们耍诈!有本事正面来杠!”岛左近惨叫着,可前田庆次和白木行久哪里会给他这个机会呢?用他们的话来说,这叫兵不厌诈。

    山田政村这边悲惨无比的过着仿若老僧般的日子,而织田信长那边呢?却过得异常惬意。好吧,除了当天回去后被浓姬一次性要了十几次,差点精尽人亡之外。

    在得到了浓姬的首肯后,再加上织田信长本来也不是什么怕事的主,随即在当天就将吉乃直接接入了他的宅邸,正式娶为了妾室。而等众家臣得知此事后,想要说点什么,却已经木已成舟了。

    好吧,难道他们还能要求织田信长退婚吗?别闹了,一个妾室而已。再说了,浓姬都同意了,他们这些外人还能说啥呢?

    话说回来,吉乃也不晓得是不是上次真的被吓坏了,明明年纪大了浓姬好几岁,而且织田信长同样对其疼爱有加,但吉乃每次看到浓姬的时候,都是一副毕恭毕敬的模样。不但嘴上恭敬的不得了,甚至不时就会做一些揉揉肩、捶捶腿之类讨好浓姬的举动。啧啧,这简直就是女主人和侍女的赶脚嘛。

    不过织田信长可不在乎这些,他只知道他终于可以和吉乃正大光明的亲热了。当然了。浓姬依然是织田信长最爱的女人。只是在母性方面,浓姬真的不如吉乃。毕竟,那么霸气的女王能够温柔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骏河骏府城。

    竹千代恭敬的为今川义元汇报着各种事务,汇报完毕后,今川义元又考校了他几个问题。这已经算是一个固定的套路了,而每一次,竹千代的回答都让今川义元非常满意。

    “老师,看来您的接班人已经出现了啊~”今川义元欣喜的看着太原雪斋说道。

    “呵呵,他还差得远呢~”太原雪斋轻笑着说道,可是怎么看,似乎都看不出来他对竹千代有任何不满意的地方。

    “老师说得对,在下的学识、经验都还不足,还需要更多的磨练才是……”竹千代毕恭毕敬的说道,脸上不但没有丝毫的自满。甚至连语气都是那么的谦卑。

    “哈哈!有能力!还这么谦虚!啧啧,这让其他人可怎么办啊?”今川义元大笑道。但显然,对于竹千代的态度他是非常的开心。

    嘛,前面也提到过,竹千代虽然一直都是今川家的人质,但地位却在被太原雪斋收为徒弟后,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如今,他依然挂着人质的名号,可却能够自由出入骏府城,身边也有侍女伺候着。不管是朝比奈泰朝还是冈部元信。见到竹千代也会恭敬的问候着。

    而这一切,虽然有一部分是太原雪斋之徒带来的影响,但更加重要的是竹千代自己努力下得到的尊重。这个世界,是个以武为尊的世界。但并不代表其他方面不被人看重。

    竹千代的武艺并不算是太差,甚至还属于中上水平,但他在和歌、文化、茶道、谋略、军学等方面的天赋,在今川家同龄人中堪称第一。而这,才是他为什么如此得到今川义元看重的原因。

    可就算如此,在竹千代的身上依然看不到任何自满或者得意。他就好像一个永远吃不饱的人一样,不断吸收着各种知识。可以想见,在不远的未来,竹千代会成为今川家的顶梁柱之一。

    好吧,此时的今川义元,早已经将那什么人质的身份给抛之脑后了,在他看来,竹千代既然是太原雪斋的徒弟,那就必须是今川家的人。

    毕竟,太原雪斋的位置,未来只可能是他的徒弟来接掌。而太原雪斋虽然现在依然是今川家的头号名将,但他终究已经老了,时代的潮流永远是年轻人去引领的。这一点,今川义元和太原雪斋都非常的清楚。

    “对了竹千代,你和阿鹤最近怎么样?”今川义元突然问道。

    阿鹤,也就是后来的濑名姬,她是今川家的分支,如今的家臣,关口家现任家督关口亲永的女儿,母亲则是今川义元的妹妹,严格算起来,她还是今川义元的侄女呢。

    而之所以提到这件事情,却是因为今川义元最近开始有意撮合两人。毕竟竹千代的才干和天赋摆在这边,同时他还是松平家的家督。虽然如今松平氏已经名存实亡,但多年来的声望可没有消失呢。可以说,只有将松平家降服,今川家才能够彻底掌控三河。

    所以今川义元和太原雪斋商议良久后,挑选了阿鹤。这么一来,竹千代就是今川家的一门众了。嘛,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因为他想趁机提高一下远江众的影响力……好吧,这个有些扯远了。

    “呃……因为在下每天都在修炼,阿鹤觉得很无聊……所以她都去找少主玩了……”竹千代闻言,顿时就红了脸,支支吾吾的说着。

    见状,今川义元顿时和太原雪斋对视了一眼,均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无奈和一丝好笑。他们就不明白,什么都很厉害,学习什么都飞快的竹千代,怎么对女人这方面就这么不开窍呢?

    虽然因为两人年纪都还算小,所以这件事情并没有和竹千代明说,只是让其没事时候多和阿鹤接触一下,但……

    好吧,这毕竟不是什么重要的大事,反正到时候一个命令也就搞定了。所以他只是稍微提了两句,就直接接歇过去了。

    “老师,如今本家已和北条、武田达成了姻亲同盟,那您觉得什么时候才是进攻尾张最好的时机呢?”今川义元恭敬的询问着。他并没有回避竹千代,虽然据说竹千代和当今织田家家督织田信长的关系非常好。但今川义元相信,竹千代已经做出了明确的选择了。

    听到今川义元的问题,太原雪斋并没有直接回答,反而转头看着竹千代问道,“竹千代,说说你的想法,毕竟你和织田信长他们有过直接接触。”

    对此,今川义元并没有反对,反而颇为期待的看着竹千代。

    面对两人的期待,竹千代并没有胆怯,而是沉声说道,“在下觉得现在并不是进攻尾张的时机。”看到太原雪斋两人没有插话,竹千代再次说道,“斋藤家!这才是本家进攻尾张最大的障碍。”

    “不错,那你觉得应该怎么办呢?”今川义元笑问道,竹千代在话中将今川家做为本家,这番话让他非常满意。

    “嗯……在下觉得可以离间织田家和斋藤家的关系。另外织田信行和织田信长的关系很差,我们也可以利用这一点……”竹千代声音有些小了,看来信心不是很足呢。

    “呵呵,竹千代,平时你不光要多看书籍,也要多看看其他势力的情报,这样才不至于纸上谈兵……”太原雪斋轻笑着说道,却没有半丝责怪的意思。

    说完,太原雪斋直接转头对今川义元说道,“斋藤家虽然家督已经是斋藤义龙,但斋藤道三依然还是美浓的主人。只要他站在织田信长这边,那么我们进攻尾张时,斋藤家就会成为本家最大的敌人。所以想要进攻尾张,就必须先除掉这条老迈的蝮蛇。至于织田家……”太原雪斋的语气还是那么平淡,但今川义元和竹千代却能感觉到话语里那强烈的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