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八十一章:女王登场
    就在织田信长和山田政村大眼瞪小眼的想办法时。

    生驹家外不远处,藤吉郎蹲在一个隐秘的地方猴头猴脑的打量着周围环境,只是他的眼神看起来却是那么的无神,显然,他并没有真的在观察周围的情况。另外,或许是因为刚才被山田政村狠揍了一顿的关系吧,藤吉郎不是会露出狰狞的表情,看起来着实吓人。

    不过仔细想想刚才山田政村那番骇人的暴揍,藤吉郎这种表情倒也是挺合理的,只是话说回来,这小子虽然表情很狰狞,但却一声都没吱,还真是硬气啊?

    好吧,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就刚才藤吉郎那怂样怎么可能突然变硬气了?不是他忍住了,而是他压根就不敢出声。没办法,他现在可是怕死了山田政村的说,而且,就在他临走前,似乎还看到了织田信长那恶狠狠的眼神。

    “不知道山田大人以后会不会找我麻烦啊……”

    “装死的事情似乎早就被他发现了……”

    “殿下会不会怪我没有拦住山田大人呢……”

    “天啊,殿下那个充满杀气的眼神不会是冲我来的吧?”

    藤吉郎脑海里不断徘徊者山田政村和织田信长两人的身影,总觉得自己的脖子凉飕飕的。

    “唉,脑袋啊脑袋,也不知道你还能在我脖子上呆多久……”藤吉郎摇头晃脑的哀叹着。

    不过虽然害怕到了极点,但他并没有因此而逃跑。倒不是因为他害怕跑不掉或者其他原因,而是在他那丑陋的外表下,有一颗充满梦想、野心和热情的心,而在他多年的流浪生活中,他非常明白,只有在这里,他才有实现梦想、野心的可能!

    就在藤吉郎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俏丽的身影突然出现在视野之内,开始藤吉郎还没有注意到。可随着她越走越近,藤吉郎终于察觉到了,连忙看去,准备弄清来人后再看看是要示警还是其他选项。只是当他看清来人后。却直接呆滞住了,嘴巴长的大大的,却发不出任何一丝的声音……

    屋内,山田政村和织田信长在想不到什么好主意的情况下,只能选择先隐瞒这件事情。可山田政村却不想就这么直接帮织田信长隐瞒。毕竟这件事情的风险实在太大了。

    “咳咳,吉法师啊,你说这件事情万一被阿浓知道了,虽然不晓得你会怎么样,但我绝对会死的很难看……”山田政村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的说道。

    “霸王丸!是不是兄弟?!”织田信长闻言,顿时抓着山田政村的肩膀,深情的看着他问道。

    “当然是兄弟了!”山田政村飞快的严肃应道,可随即他就变成了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可虽然是兄弟。但你又不是不知道阿浓的恐怖,虽然平时脾气很好,但真的怒起来,谁能压得住啊?你瞧瞧,我这细胳膊嫩腿的……”

    山田政村不断瞎扯着,反正后果怎么严重怎么来。总之一句话,在正常情况下,让他顶住这么大的压力保守这个秘密,嗯……臣妾做不到啊!

    看着山田政村那充满美感的肌肉,哪里有半点细胳膊嫩腿的feel?但织田信长也知道山田政村的目的。“霸王丸,这个忙你必须帮我!当然了,不会让你白帮!嗯……给你加300石的俸禄如何?这样你的俸禄就有1000石了……”织田信长咬牙切齿的说道。

    “吉法师,不是我不帮你……可你必须知道。阿浓他对我可不是一般的好。唉,欺瞒她,我心中实在是……”山田政村苦着脸说道,那意思很明显,还不够!

    “那不然500石?”织田信长再次报出了一个价格,只是不等山田政村多言。他就立刻说道,“再多可就不行了!霸王丸,你必须知道你现在的俸禄已经比家中许多部将都要多了,所以不能再给你往上加了!至于领地,你就更不用想了!早就没得分了!而且如果我将这件事情告诉阿浓的话,哼哼,我最多被她责怪一下,而你……”织田信长报出了自己的底线,并做出一副如果不行,那就同归于尽的模样。

    闻言,山田政村也只能放弃原本的打算,低头琢磨了一下后,这才抬起头来,“成……什么人?!”山田政村猛地回头一脸警惕的看着大门大喝道。

    “嗯?猴子呢?!不是让他帮忙做警示吗?怎么人都到门口了也不出声?!”织田信长闻言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顿时怒气冲冲的骂道。

    “呵呵~不要怪藤吉郎嘛~夫君~”一声娇媚的笑声从门外传来,瞬间就让屋内的两个男人石化了。

    随着门缓缓被打开,一脸笑意的浓姬出现在两人的面前,“怎么?你们刚才不是聊得挺开心的吗?”浓姬娇笑着问道,一边往屋内走来。

    山田政村和织田信长两人依然保持着石化的姿势,仿佛时间定格了一般。而浓姬走到两人的身边却没有停步,径直就向躲在一旁的吉乃走去。

    这下,织田信长石化不下去了,“阿浓……你听我……”织田信长刚想说些谎话来圆场,一转身却看到浓姬那充满不知名意味的眼神,瞬间就闭上了嘴巴。

    “你叫来的?!”织田信长恶狠狠的瞪着山田政村,浓姬的出现打破了他一切的幻想。这件事情,可不好收场了。

    “怎么可能!?我什么都不知道啊!”山田政村用眼神大呼冤枉,别说他真的不知道,就算是他告的密,这个时候也不可能承认啊!他又不是看不出织田信长那想杀人的眼神。

    “那是怎么回事?!”织田信长抓狂了,就在这时,他看到了依然战战兢兢站在门口的藤吉郎。“死猴子!回去之后,你死定了!”织田信长充满杀意的眼神,瞬间就让藤吉郎晕死过去,这回,可真不是装的。

    此时吉乃也终于从突变的状况中反应过来了,可就是因为反应过来,她那娇弱的俏脸变得煞白,浑身更是不断发抖着。好吧。有什么能够比现在更让她惊恐的呢?这尼玛,正宫来了啊!

    “多么娇美柔弱的女人,真是我见犹怜啊……”浓姬走到吉乃的身边抚摸着她的俏脸轻柔的说着,可她那锐利的目光却不断在吉乃身上徘徊着。吓得吉乃压根不敢有任何异动。

    而一旁傻站着的两个男人,此时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别说行动了,就连喘气都不敢大声。

    忽然,浓姬双臂一张。在三人惊恐的眼神中,将吉乃轻柔的搂在了怀中,右手轻轻的抚摸着吉乃的秀发,让吉乃将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不要怕~你这么美丽的人儿,我怎么舍得伤害你呢~”

    浓姬的声音依然那么的轻柔,却不知道为什么,三人听在耳里却没有半丝的暖意。

    “吉法师,霸王丸……”一声轻唤让两个大男人浑身打了个激灵。“在!”两人同时抬头挺胸的大声应道,生怕慢了一步,就引来恐怖的后果。

    “呵呵~你们就这么敞着门。想要平民们都看到吗?”浓姬娇笑的说道。

    “啊?是!”山田政村闻言,慌忙过去将门关上。而正好晕倒在门槛上的藤吉郎再次倒霉了,直接被山田政村一脚踹飞出去。

    门一关上,房间内重新恢复了安静。织田信长和山田政村老老实实的站在浓姬的面前,乖巧的模样仿佛犯了大错的孩子一般。而浓姬则搂着惊恐不已的吉乃,就这么用娇媚的眼神不断大量着两人。

    一时间,气氛变得异常诡异,好在,不久后,浓姬终于开口了。不然织田信长和山田政村这两位未来会搅乱这个乱世的主,天晓得会不会因为窒息而死哦。

    “我还没进来的时候,你们似乎在做什么交易呢?”浓姬轻笑的问道。

    闻言,山田政村顿时扑在地上大声喊冤着。“冤枉!绝对冤枉!我一直都在劝吉法师将这件事情向阿浓你坦白从宽的,是吉法师他一直想要利用主公的身份威胁我,甚至还贿赂我!”

    好吧,在浓姬的恐怖威压下,山田政村也顾不得什么其他的了,一张口就将织田信长给卖了个彻底。“死道友不死贫道。吉法师,对不住了啊……我以后会多帮你灭掉几国来补偿你的。”山田政村一边不断将责任推给织田信长,一边心中默念着。

    而织田信长呢?自然不甘就自己倒霉了,秉着要死一起死,怎么也得拉一个垫背的分享精神,织田信长义正言辞的将山田政村和他做的交易添油加醋的说了出来,甚至在织田信长的话中,山田政村很早就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只是为了得到浓姬的好处,才一直隐瞒不报。

    啧啧,两个不久前还情似亲兄弟的男人就这么不断互相泼着脏水,山田政村不断将织田信长往悬崖上推,而织田信长不断拉着山田政村试图同归于尽。世间最悲哀的事情,似乎也就这么一回事吧?

    两人不断争吵着,随后甚至升级成了推搡,而且大有出去大干一番的发展迹象。只是这时,浓姬一句轻飘飘的话语,就让两个火爆男人再次变成温驯的小绵羊了。“演啊……接着演,就在这里打好了……”

    “在这里那还打个屁啊……”织田信长和山田政村欲哭无泪的对视着,好吧,他们就是打算借由两人的争吵,最后顺理成章的出门打一架。就算浓姬没有心软,也可以趁机逃跑。嘛,虽然这个方法只不过是从死刑变成暂缓而已,但能拖一会是一会啊,谁知道会不会出现什么转机呢?

    可如今,一切都被浓姬点破了,他们也只能傻站在那里,等待着即将到来的悲惨命运。

    见状,浓姬再次娇媚的一笑,低头看着吉乃那依然恐惧的侧脸柔声问道,“那么~美人,你是不是应该将你和吉法师之间的事情和我说一下呢?”

    闻言,织田信长连忙就想阻止,可浓姬轻飘飘的一瞥,再次让他把所有话都吞回了肚子里。而吉乃更是不敢反抗,听到浓姬的话,连忙就一五一十的将全部都告诉了浓姬,甚至包括自己每天的想法都不曾遗漏。

    嘛,故事倒是很简单,吉乃的丈夫土田弥平次战死后不久,吉乃和织田信长相遇了。她那温柔的性格和人妻附带的母性光环,让从小就缺少母爱的织田信长一下子就陷进去了。而因为丈夫战死而陷入无尽悲伤和迷茫的吉乃,在织田信长威逼利诱下,被其骗上了床。

    听到这里,山田政村不禁瞥了织田信长一眼,“难怪这小子劝我对大祝鹤直接一点,原来是有经验啊。”

    而之后的事情更简单了,因为吉乃的特殊情况,让织田信长暂时没办法将其纳为妾室。可让她自己住的话,又担心她吃苦受累,于是就将吉乃送回生驹家,对此,生驹亲正自然一个屁都不敢放了。就这样,两人的关系一直保持到现在。

    “嗯……那还真是苦了你呢~”浓姬轻声说着,随即看着织田信长突然问道,“你们有孩子了吗?”

    “啊?”吉乃轻咦一声,随后反应过来这是在问自己,连忙说道,“没有……”

    “这样啊……”浓姬闻言,忽然站起身来就往外走,走到织田信长两人身边时,檀口轻启,娇声说道,“吉法师,不要一直让女人受苦,今天就将吉乃妹妹接回来吧。我同意的事情,看谁敢多嘴!”

    声音依然那么诱人,但语气却充满了不容置疑的霸气。

    “谢谢你,阿浓……”织田信长感动的说道。两年的地下情,说起来吉乃很辛苦,但他又何尝不心累呢?

    “呵呵,先别谢。回去后,我要怀上孩子,就今天!”轻飘飘的一句话,瞬间将织田信长从天上打入地下,这尼玛是要榨干的节奏啊。

    织田信长苦逼了,一旁装死默不作声的山田政村也没有逃过一劫,“霸王丸,我等会会和阿市说一声,半年之内,你不准碰任何女人!”

    好吧,织田信长原本对山田政村可以说有着无限的怒气和怨气,可在这么一句话后,对其只剩下无限的同情了。“兄弟,憋住啊!”织田信长拍了拍山田政村的肩膀,苦忍着笑意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