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八十章:该咋办?
    “啊……饶了小人吧……”

    “猴子知道错了……”

    “哎呦……啊……”

    “…………”

    惨绝人寰的惨叫声不断响起,到最后,藤吉郎已经完全叫不出来了,软趴趴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看起来似乎已经被山田政村活活打死了一样。但事实上,山田政村可是相当注意分寸的,所打的地方,全是很容易感觉疼痛,但却不会留下什么毛病的地方。

    哈?山田政村啥时候还学过这么一个手艺?嗯,能说是专门用来对付前田庆次等人的吗?不然为啥岛左近那么简单就对山田政村死心塌地,除了无敌的武勇外,这恐怖的手段也是起了很大作用的。

    “哼!你这死猴子,看你以后还敢不敢顶嘴!”山田政村冷哼着,也不理会没有反应的藤吉郎,直接抓着他的衣服就往生驹家走去。

    而此时屋内,织田信长已经完全愣住了,倒不是被山田政村吓得,而是被藤吉郎的忠心给感动的。“猴子,想不到你为了不让霸王丸那个混蛋发现我,竟然会以死相抗。放心吧,我一定会找机会狠狠教训一下霸王丸这个混蛋为你报仇的。”

    织田信长双掌合十心中默念的,呃,这小子似乎觉得藤吉郎已经被山田政村打死了?不过这也没办法,毕竟山田政村的力量有多大,织田信长可是相当了解的呢?在他看来,山田政村如果全力一拳的话,都能直接把藤吉郎的脑袋打爆掉。

    咳咳……这里不是一拳超人的现场……主角也没有一天做几百个俯卧撑。

    “叩叩叩……”一阵短促的敲门声传来,随后就听到山田政村那很是温柔的声音,“请问,里面有人吗?在下是织田家侍大将山田政村,路过此地时发现一人鬼鬼祟祟的在这间房屋的周围徘徊,希望你们可以帮忙指认一下……”

    山田政村将前因后果直接就说了出来,听上去,似乎毫无疑点。

    而这番话。也让还处在感动中的织田信长回过神来,瞬间就想到了自己的处境,“尼玛,光顾着感动了。现在可该怎么办啊?!”织田信长焦急的想着。

    回头看看吉乃,此时她虽然已经匆忙换好了衣服,但那散乱的头发,带着高那个潮过后的俏脸,傻子才看不出来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且很显然。她已经被刚才藤吉郎的惨叫声给吓到了,一看就不可能配合自己圆谎。

    虽然那副模样,看得织田信长是心疼不已,可他现在却没时间去安慰她,因为他必须要尽快想到怎么处理现在这件事情。

    嘛,如果是一般的家臣,织田信长可以说有几百种办法让他闭嘴,可山田政村?只要想到这小子的坑爹性格,再加上他和浓姬的亲密关系,织田信长就有一种淡淡的忧伤。因为他相信。只要这小子了解事情的全部,他绝对不会站在自己这边的。

    “如果贿赂这小子的话……”织田信长忽然想到了这么一个办法,虽然传出去的话会很没面子,但这想法却越想越靠谱,因为他可非常了解山田政村那小子,绝对有奶就是娘的主。“只是这么让他敲诈……实在不甘心啊……”织田信长想到此,不禁恨起藤吉郎来了。要不是他,自己哪里会落到如今这般地步?

    好吧,可怜的藤吉郎,这被感激还不到几秒钟。就被恨上了。

    “里面的人快开门!”外面再次传来山田政村的催促声,这次,山田政村的声音中已经带着一丝怀疑和警告了。闻言,织田信长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因为他已经知道,山田政村有些猜疑了。毕竟在这个时代,哪个平民敢把武士晾在门外的?

    而且虽然这里比较偏僻,但万一有个谁经过看到再传出去的话……嘛,名声什么的织田信长倒是不在乎,就怕传到浓姬耳朵里。那乐子可就大了。

    “叩叩叩……”敲门声越来越急促,织田信长的心情也变得越来越焦急。他希望山田政村能够认为屋内没人最后走掉,不过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山田政村拥有一种莫名的感应能力,嘛,或者说强者都拥有这种能力,只不过范围有大有小有精准有模糊而已。而山田政村这种能力虽然具体没有测试过,但最少在这种距离,自己和吉乃肯定已经被他发现了。

    “妈的,拼了,我就不信霸王丸这混蛋敢背叛我!”最后,织田信长一咬牙一狠心,终于下定了决心。

    外面,山田政村还在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门,他的脸色有些凝重,因为他知道,等下就是最关键的时候了,可他却突然想起来,自己根本就没有计划过当见到织田信长后该怎么做怎么说。

    就在这时,门开了,织田信长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穿着松松垮垮的衣服。抬眼望去,一个女人一脸恐惧担忧外加不知所措的模样站在那边,头发散乱的披在肩上,衣服也皱皱巴巴,脸上的红润尚未退下。嘛,山田政村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刚才屋内发生了什么和谐的事情。

    “那个女人就是吉乃啊?果然长得一副惹人怜惜的模样。”山田政村暗想着,随口装作一脸震惊的模样惊叫着,“吉……唔……”

    山田政村刚说出第一个字,就被织田信长飞快的捂住了嘴巴,顺手一把将他拉了进来,一把关上了门。“先进来再说!”织田信长哪里敢让这小子把话说完?按照他刚才那个音调,而且貌似后面还会继续往上升,真的说完,估计整个清州町的人都能听到了。

    “吉……主公?您怎么在这里?”山田政村此时决定装傻到底,先是一脸惊愕的模样,然后故意转头装作刚看到吉乃,连忙改口问道。

    “哼!你来这里做什么?!”织田信长没有回答山田政村的问题,而是冷哼着问道。他可不能顺着山田政村的话接下去,不然一旦山田政村问起来,他可不晓得该怎么回答了。

    “尼玛,还好有演练过……”山田政村闻言,心中侥幸的想着,随即说着早就已经编好的故事。“……最后。我看到这只猴子在那边鬼鬼祟祟的,所以就想问问这间屋主是否以前看过他……”说着,提了提手中抓着的,也不晓得是死是活的藤吉郎。

    说完。山田政村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看着织田信长,又再次瞧了瞧身后的可人儿,愣了半响后,仿佛突然明白过来一样,讪笑着就想往外走。“那个……咳咳……既然你们在忙,那我就先走了……”

    “让你走了吗?!”织田信长没好气的说道,他看到山田政村这模样,就猜到了他已经猜到他和吉乃之间的猫腻了,怎么可能让他走?

    只是拦下了山田政村,织田信长一时间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突然看到山田政村手中提着的藤吉郎,顿时随口问道,“猴子死了?”好吧,一脸敷衍的口气。完全感受不到这小子对藤吉郎的死有什么其他感觉,看来此时他已经没有任何心情去管别的事情了。

    “他啊?”山田政村瞥了一眼手中提着的藤吉郎,随手就丢到了地板上,“我要和主公议事,给我滚出去,顺便给我注意来回的诸人!”山田政村板着脸喝道。他自己动的手,又怎么可能不晓得藤吉郎有没有事呢?

    “是!”一番话下,藤吉郎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应道,随即就打开门跑出去了。一系列动作,那叫一个迅速啊。如果不是他呲牙咧嘴的模样,真心看不出他之前会叫得那么惨。

    “这只死猴子!”织田信长咬牙切齿的想着,看到这种情况,他哪里还不能猜到藤吉郎为了免受更多的皮肉之苦故意装死?心中不由得大恨起来。“妈的。看来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修理一下这只死猴子!”织田信长心中暗自下好了决定。

    “啧啧,真是可怜的猴子啊,要不要替他默哀一下呢?”山田政村心中充满恶意的想着。

    不过,对于织田信长来说,如何处置藤吉郎,那都是之后的事情了。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打发走山田政村。

    “咳咳……霸王丸啊……你从小就跟着我混,你说我待你如何?”织田信长干咳两声,决定先用感情牌试探一下。

    “比亲兄弟还亲!”山田政村立刻就回答着,不过不等织田信长继续说话,他就抢先问道,“吉法师,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时候和她好上的?我怎么没有听说过?这种事情没有必要弄的这么神秘吧?”山田政村一脸八卦的模样,怎么看都是充满求知欲的好宝宝。

    山田政村可不想让织田信长将感情牌打出来,虽然他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但就这么被套死,他可不甘心。

    果然,山田政村一副狗仔队你不说不行的模样,顿时就让织田信长嘴里的各种感情牌全部都打不出来。而且这种事情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还故意隐瞒,肯定会让这小子胡思乱想,最后捅到浓姬那里去。于是,他只能无奈的回答着,“她叫吉乃,本家家臣生驹亲正的妹妹,前夫是本家家臣。两年前他的丈夫在进攻清州时战死,然后……”

    说到这里,织田信长就有些说不下去了,因为然后就是和自己好上了,这种事情不是明摆着的吗?

    “两年了?!”这回轮到山田政村惊讶了,他完全不晓得织田信长和那吉乃竟然已经好了这么久。“这段时间阿浓一点都不知情?!”山田政村紧张的问道。

    “嗯……”织田信长没好气的白了山田政村一眼,仿佛再说,“如果知道的话,还隐瞒个屁!”

    “这下麻烦了……”山田政村心中无语的想着,本来他以为织田信长和吉乃只是刚刚好上,却没有想到已经好了两年。这尼玛如果被浓姬知道的话,天晓得……好吧,天不会晓得,因为天会塌。

    没办法,一个大名,在自家家臣刚死不久,就和人家的未亡人ooxx了。虽然那名家臣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足轻大将,但……于情于理,这也说不过去啊!最起码,山田政村就有一点忍不住想要鄙视织田信长的想法。

    想着想着,山田政村突然又想到了一个更加重要的问题,一把将织田信长拉到一边,紧张的小声问道,“吉法师,你和她……呃,吉乃没有……那个……孩子吧?”

    “没有……我又不是傻子,做这种事情就已经够麻烦了,怎么还敢要孩子?”织田信长摇头说道。

    “那就好!这样,如果阿浓问起来的话,你就说不久前才和吉乃好上,千万不要说2年前!!”山田政村脸色凝重的说道。这个时候他已经顾不得其他想法了,必须得先把这件事情弄的比较说得过去一点。

    只是听到山田政村的话,织田信长顿时就急了,“千万别和阿浓说!如果被她知道的话,,天晓得会变成什么样子!万一再被蝮蛇知道……”织田信长不断劝说着,他根本不敢想象这件事情捅出去的后果,要知道斋藤道三可是非常非常宝贝自己这个女儿的说。

    “可你这样能瞒多久啊?阿浓那么聪明,早晚会发现不对劲的!说不定她早就知道了,只是一直在等你主动说明!”山田政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隐晦的透露一点实情,希望以织田信长的脑子可以想到一些办法。

    可惜,织田信长此时哪里还有平时的睿智呢?看他那一脸焦急的模样,和热锅上的蚂蚁似乎也没啥区别吧?

    “主动说明肯定是不行的,可你说得也有道理,这么瞒下去肯定瞒不了多久……”织田信长慌乱的自语着,随后抓着山田政村的肩膀郑重的说道,“好兄弟,你这次可一定要帮我啊!事成之后我肯定不会亏待你的!”织田信长已经顾不得了,甩出了最终必杀技---贿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