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七十九章:名侦探政村
    真相只有一个!山田政村以他压根就不认识的爷爷之名起誓!好吧,这种誓言听起来就知道完全不靠谱。

    为了能够找到线索,山田政村不得不开始向一名真正的侦探迈进。好吧,说白了就是放弃跟踪和尾行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开始动脑子想办法。

    卯时,起床吃早饭,去城外修炼剑术、骑术、枪术等等。

    辰时至巳时,回来处理公务。

    午时,吃午饭,休息。

    未时,出去溜达。

    申时,回家,召集某个家臣泡茶聊天。

    酉时,读书。

    亥时,睡觉。

    看着这份自己整理的织田信长日程表,山田政村陷入的沉思。织田信长的日程每天都很有规律,这也是他能够很快就整理出来的原因。

    “如果说中间有什么机会能够让他去找那个女人的话,肯定就是在未时这段时间了。”山田政村嘀咕着,“唉,我真是太聪明了,随便动动脑子就能找到最重要的线索。果然,我注定要成为天下名军师吗?”山田政村一脸得意的想着。

    找到了自己的节奏,山田政村立刻就开始下一步行动,那就是排除嫌疑人。既然之前自己没有发现织田信长和什么神秘女人接触,那么显然,织田信长是通过别人和那个女人见面的。

    就这样,十数天过去了,山田政村终于打探出了一些东西,只是……他并没有立刻找浓姬汇报,反而犹豫了。

    为啥?因为山田政村发现,织田信长搞外遇的女人,竟然是历史上织田信长最爱的女人之一,生驹吉乃!

    说起来,发现的缘由也很简单。山田政村每次跟踪织田信长出去后,都会将他会面的人记录下来,虽然他并没有进去偷听什么,但通过这些人。他觉得也能找到一丝蛛丝马迹。而在十几天后,他就发现了一个不对劲的地方。那就是织田信长竟然经常前往生驹家。

    生驹家的主人是谁?生驹亲正,如今织田家不晓得多少的足轻大将中的一员。去找一次,那也就算了。可没几天就去一次算闹哪样?更别说山田政村可是非常清楚,历史上的吉乃可是姓生驹。

    “我果然是名侦探啊!”山田政村发现真相的时候,异常得意的想着。喂喂……这尼玛不需要什么狗屁推理吧?!

    这位大姐可相当不一般,在历史上,她做为织田信长最疼爱的女人之一。不单单留下了相当多的记录,更为织田信长生下了未来的继承人织田信忠!甚至在很多记载中,她都是织田信长最爱的女人,没有之一!

    和浓姬那神秘的后半生比起来,毫无疑问,生驹吉乃的地位似乎更加重要那么一点。

    当然了,山田政村是毫无悬念站在浓姬这一边的,不说前世的喜好,单单这辈子,和浓姬的感情就不是生驹吉乃可以比拟的。可问题是……既然吉乃是织田信长最爱的女人之一。那么这次织田信长肯定就是玩真的了。

    像浓姬报告?嘛……虽然浓姬说自己不会反对织田信长纳妾什么的,但山田政村可不是白痴,怎么可能会轻易相信女人的话呢?可帮织田信长隐瞒,那似乎也说不过去。好吧,或许许多人都遇到过这种情况,一边是敬重的嫂子,一边是亲爱的兄弟。这尼玛,左右不是人啊。

    而经过他的打探,这间小屋就是吉乃居住的地方,也是生驹家的居所。好吧。织田信长这小子是完全没有打算隐瞒生驹亲正啊,不过想来,生驹亲正也没有那个胆子将这件事情曝光。或者说,他还等待着自己这个好妹妹成为织田信长的妾室后。自己能够高升呢。

    “话说,我记得吉乃好像是个寡妇吧?这么说此时她的老公已经死了?也不晓得那小子死之前,吉法师认不认识吉乃哦。”山田政村满腹的八卦之火,可他能问谁?又敢问谁呢?这种事情,除了选择将其遗忘外,恐怕没有第二个选择了吧。

    “是的。还没有得到什么消息,不过我已经发现了点什么,相信很快就能找到那个女人!”山田政村如此向浓姬汇报着。他虽然不想向浓姬隐瞒,但却又不敢明说,可想来想去,似乎也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无奈之下,只能先拖下去,回头再找找办法。

    就这样又过了一个月……山田政村虽然依然不晓得该怎么办,但还是继续着侦探的工作。好吧,对此,只能说这小子真的很闲……很闲。

    而这么长时间的跟踪下来,他慢慢的发现了一个套路,那就是织田信长每次过来找吉乃的时候,绝对不会带忍者或者侍卫,而是只有他和做为随从和苦力的藤吉郎。嘛,也不晓得织田信长是真的觉得藤吉郎很可信还是因为他有趣,竟然在这种时候也带着他。

    “难道后来猴子之所以升官升这么快,就是因为这段时间把风有功?”看着每次藤吉郎都躲在一个隐蔽的角落不管观察着周围行人的模样,山田政村心中充满恶意的想着。

    “不过,还真是看他不顺眼啊……”山田政村看着藤吉郎那丑陋的模样,就忍不住想到在后世看各种漫画中他的那些恶劣印象。“得找个机会教训教训他,最好还能让他刻骨铭心,这样以后才方面看着他。”山田政村随意的给自己的罪恶想法找了一个理由。

    好吧,难道这小子真心不是因为完全找不到理由接近生驹亲正的房间而迁怒于人吗?

    “嗯?等等!教训猴子?”山田政村充满恶意的看着远处的藤吉郎,他想到了一个相当不错的办法。

    “阿嚏!”躲在暗处的藤吉郎突然打了一个喷嚏,“奇怪,这种天怎么会觉得凉飕飕的?”藤吉郎疑惑的嘀咕着,不过很快,他就将这个奇怪的想法抛之脑外,继续做起望风这个很有前途的工作来。

    山田政村行动当天,织田信长再次来到了生驹家,几分钟后,就看到生驹亲正从屋内走了出来,晃晃悠悠的向市集走去。随后。藤吉郎也跟着走了出来,不过他却没有离开,反而在房屋周围绕了几圈后,就躲在一个隐秘处藏了起来。

    “切。吉法师这小子是越来越急色了啊……”山田政村鄙夷的想着。

    嘛,生驹亲正和藤吉郎只要一出来,那就代表屋内只有织田信长和吉乃两个人了。嗯……孤男寡女,干柴烈火,他们在一个房间内会做什么事情呢?反正不可能是纯聊天吧?最少山田政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至于为什么每次都带着藤吉郎。山田政村也算是弄明白了。倒不是因为织田信长有多喜欢藤吉郎,而是因为这小子的大嗓门。好吧,也只有这小子的大嗓门,才会让人在不觉得有什么异常的情况下,提醒屋内的织田信长,让其从后门溜走。呃,这算是吗?

    好吧,山田政村也搞不懂这种破房屋怎么会有后门。“难道是因为织田信长的关系,所以专门弄出来的?”山田政村充满恶意的想着。

    又等了一会,山田政村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这才悄悄的潜伏到了房屋旁边。以他的忍术,就算藤吉郎将整栋房子围起来也不可能发现他,所以他倒是有持无恐。好吧,时间什么的,能直接说山田政村已经观察很多天才算好这个时间吗?

    将耳朵贴着房屋,果然,入耳尽是诱人的靡靡之音。“吉法师啊吉法师,真期待你等下的表情呢!”山田政村心中暗想着,随即消失在了原地。

    不多时,山田政村拿着酒壶一边喝着酒。一边一摇一摆的往反方向走来。看模样,似乎是在外面喝多了,正准备回家的样子。

    “怎么山田大人会在这里?”藤吉郎见状顿时被吓住了,他可是知道山田政村和浓姬的关系。“万一被发现了……”藤吉郎已经不敢想象后果了。

    于是,他立刻就准备绕到大路上,装作偶遇的模样和山田政村打招呼,以此来警示织田信长。嘛,这也是他最为常用的一招。

    只是就在他准备绕过去的时候,却听到山田政村突然大喊一声。“什么人!”随即就感觉到一阵风声,然后身体一轻,就飞了起来。

    “哎呦!”摔在地上的藤吉郎痛叫着,这时他依然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连忙趁机大喊着。“山田大人!是小人啊!是小人猴子啊!”

    “切,原来是你这只丑猴子……”山田政村摇头晃脑的在藤吉郎身上看了好半天,才不屑的说道。

    “还好……”藤吉郎见状,顿时以为蒙混过关,心中正欣慰着,却没想到山田政村突然脸色一变,大声质问起来。

    “你这猴子!在这里鬼鬼祟祟的想干什么?!是不是想要偷这家的东西?!走!跟我去见屋主!”山田政村爆喝着,手还指了指生驹家的房屋。

    好吧,一句话,一个动作,顿时将藤吉郎吓得魂飞魄散,他完全不敢想象如果山田政村见到织田信长和吉乃的状况后,是沉默呢,还是找浓姬告状。但他能够肯定的是,不管织田信长和浓姬会怎么闹,但他绝对死定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刚才往生驹家看了好几眼,根本就没有发现织田信长有出来的迹象。

    “没有啊!猴子冤枉啊!山田大人!猴子真的只是路过这里而已!”藤吉郎大呼喊冤着,声音再次提了三个八度。他希望织田信长能够听到他的声音,赶快从后门逃跑。只是……

    “可恶,猴子这个混蛋怎么还在扯这些,这不是让霸王丸那小子注意到这里吗?!”只匆忙套了一件外套的织田信长此时在屋内偷偷的观察着外面的情况,心中不断痛骂着藤吉郎。而在一边,浑身的吉乃正躲在被褥里,浑身发抖的看着织田信长。

    嗯?为啥织田信长没从后门逃走?难道没听到吗?当然不是了,事实上织田信长在藤吉郎第一声警示中就已经听到了,可在听到来人竟然是山田政村后,他哪里还敢逃走?他可是最清楚山田政村本事的人,那一身忍术虽然不怎么用,但绝对是出神入化的主。

    万一山田政村正准备离开,却因为自己匆忙逃离而被其抓住,那才叫欲哭无泪呢。所以,织田信长只能将希望寄望于藤吉郎了。“死猴子!冷静!别慌张!只要过了这一关,我给你升职加薪!”织田信长心中给藤吉郎鼓着劲。

    而藤吉郎虽然不晓得织田信长的想法,却也知道自己必须将山田政村给打发走。所以他是绞尽脑汁的编着理由想要离开,在他看来,只要自己离开了,那山田政村肯定也不会留下。

    可山田政村怎么可能如他的意?他的目的就是要进屋。所以他直接开启了后世的各种胡搅蛮缠的绝招,死活不让藤吉郎离开。

    “猴子!我告诉你!在主公的领地中,是绝对不准出现任何偷盗行为的!而现在!我怀疑你准备盗窃这家房屋的东西!所以你必须跟我去和屋主对峙!只要屋主说没问题,那么你就可以离开了!”山田政村义正言辞的说道。

    可这对藤吉郎来说,这却是绝对不可行的结果,情急之下,藤吉郎也顾不得身份问题,直接就跳了起来,“山田大人!你可以嘲笑我的长相,也可以随意给我取各种外号,但你绝对不能侮辱我的人格!我要你和我去见殿下!”藤吉郎大喊着。

    此时,织田信长和吉乃正在手忙脚乱的穿着衣服,听到藤吉郎的话,他顿时心中叫好着,“对!猴子!说得好!回去后我一定会好好补偿你的!!”

    只是……他们显然都小看山田政村了,只见山田政村听到藤吉郎的话,顿时血色上涌,怒目而视,对着藤吉郎就是大吼着,“死猴子!你小子想翻天是吧?!竟然敢吼我?”吼着,一把抓住藤吉郎的衣领就摔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