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七十七章:三国同盟
    话说,山田政村本来以为这么霸道的吃掉大祝鹤,肯定得花很多时间去安抚和抚慰,才能让她真正的接受自己,不过实际情况却让山田政村对于这个时代的爱情观有了新的认识。

    在吃掉大祝鹤之后,大祝鹤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倒不是说她变得忧郁或者其他什么的,而是本来一板一眼的她,在和山田政村单独相处时,变得柔情似水起来。对于山田政村的亲密接触,非但不在需要那什么所谓的命令,反而主动迎合着。

    这种转变,让山田政村十分的诧异,甚至有些恐慌。毕竟一个人突然如此转变,肯定有些无法接受的说。哪怕大祝鹤平时的模样都很正常,依然让山田政村无法放心。

    最后,还是於大帮山田政村解了惑。“鹤妹妹虽然以前有越智安成这么一位恋人,但主公才是她生命中第一个男人,而且在之前,她就已经决定自己的一生都侍奉主公。这种转变,不过是彻底接受主公后的结果而已。”於大一脸过来人的模样说道。

    “是吗?”山田政村疑惑的看着於大,随后在於大的鼓励或者怂恿下,和大祝鹤玩起了诸多花样。或许於大说的对吧?大祝鹤已经完全接受了山田政村,或许谈不上爱,但在这个时代,女人对于男人,总是潜意识的去服从。所以对于山田政村的各种花样,大祝鹤是全身心的去配合侍奉,让山田政村爽上天的同时,也有些郁闷。

    郁闷啥?自己搞了半天的追女心经竟然还不如织田信长这个古代人粗暴直接的推到来的拥有,这如何不让山田政村郁闷?

    还是那片沙滩,大祝鹤默默的站在沙滩上看着蔚蓝的大海,“安成,我已经找到了新的归宿。或许这辈子可能都无法成为主公的妾室,但主公对鹤真的很好,而且还让我成为了武士。不知道你在天之灵,是会祝福我,还是怪我呢?”

    大祝鹤就这么站在这片沙滩上站了一天,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件事情。回来之后,大祝鹤依然还是原来的模样,或许,根本就没人知道她出去做什么了。

    12月,临近新年,尾张上上下下再次忙碌了起来。尤其是山田政村,因为人员的增多,山田政村不得不找织田信长重新要了一间更大的宅邸。

    新的宅邸,住上2、30人是完全没有问题的,这也算解脱了前田庆次等人,虽然大家感情很好,但三个大男人和一个古板的老头子住在一个房间,可真心不是很舒服呢。

    “主人,殿下要召见您。”於大跪在房间前低声说着,此时,房间内不断传出阵阵呻吟声,可想而知这小子正在干着什么好事。

    於大并没有得到任何回音,不过她似乎也习惯了这种情况,就这么静静的跪坐在门前等待着。不多时,一阵长长的呻吟声传来,随后门就被直接拉开,露出了浑身的山田政村。

    “这个时候吉法师那小子找我干嘛?”山田政村不是很爽的问道,本来他还打算今天把越发yd的大祝鹤玩上一天呢。嘛,谁让大祝鹤是除了於大之外,身材最好的人呢?

    “使者并没有说明。”於大对眼前这种状况已经见怪不怪了,柔声应着,接着将山田政村的坚挺含入了口中。

    “哈……还是你的技术最美妙啊~”山田政村赞叹着。

    不多时,神清气爽的山田政村出现在了织田信长的宅邸。

    “吉法师,找我有什么事啊?!”一进门,山田政村就毫不客气的坐了下来,抢过织田信长的酒壶就往嘴里倒。

    “你小子,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客气。”织田信长随口鄙夷着,不过也没有在意,谁让他们两个一直都如此呢。

    说着,织田信长从旁边随手拿起一份情报递给了山田政村,“你自己看看吧~”

    “切,不就是今川家又怎么怎么了吗?”山田政村不屑的嘀咕着,只是当他随便一瞄情报中的内容,顿时就被吸引住了。

    “武田、北条、今川在善德寺达成了同盟?!”

    “嗯,三家已经达成了盟约,虽然具体内容不知道,但很明显,今川家可以放下一切顾虑进攻本家了。”织田信长的表情很是郑重,因为这件事情实在太重大了。

    织田家当年以区区不到半个尾张国的力量,为什么能够一而再再而三的北攻美浓,南侵三河,不就是因为今川家根本没有办法拿出太多的力量来和织田家作战吗?今川家最强大将太原雪斋,常年坐镇骏河,只是为了防备北条家。

    唯一那么一次出现在三河,瞬间就把织田信秀打得屁滚尿流。而现在,三家同盟了,如果按照最坏的猜想,那么今川家很有可能在明年就会大举进攻三河,将整个西三河划入囊中,随后北上尾张。

    届时,织田家面对的就不是什么朝比奈泰朝或者冈部元信了,而是今川义元的亲征。那么问题来了,以今川家如今的势力,如果发起总的话,很有可能聚集2、3万的大军,这么一来,织田家如何抵挡呢?

    “今川家应该不会这么快就起兵,毕竟本家如今和斋藤家的关系非常好,如果本家有难,道三殿下是不会坐视不理的。这一点,不管是今川义元还是太原雪斋肯定都非常清楚。”山田政村放下那份情报,故作轻松的说道。

    “不错!甚至不管是不是同盟,斋藤家都不可能坐视今川家吞并尾张。只是……依靠别人的力量,可不是我所想要的。”织田信长有些不甘心的说道。

    “嗯……那么就必须快些提升本家的实力了。”山田政村闻言,顺口接道,然后他猛地反应过来,“你想出兵上四郡?”

    “不错!上四郡在织田信安的手里已经够久了!是时候将它收回来了!”织田信长点了点头。

    “可我们没有口实,也很难迅速拿下上四郡……”山田政村皱着眉头说道。

    口实,嘛,其实就是借口,无论何年何月,打仗总是讲究一个大义名分。可织田信安这些年老老实实的在上四郡呆着,虽然也不是真的没有口实,让斯波义银出面就可以了。但这么一来,总觉得有些牵强。

    而后面那句,才是山田政村真正为难的。织田信安统治上四郡的时间实在太久了,早就将上四郡打造得铁板一块,想要短期内拿下上四郡,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而如果时间拖长,天晓得今川家会作何反应。到时候就算有斋藤家的援军,恐怕也很难善了。

    “不错!所以我决定开始对上四郡进行谋略……”织田信长点了点头说道。

    “呃……”山田政村闻言,呆呆的看着织田信长,半响后,才没好气的说道,“那你找我来干嘛?这种事情随便派给人和我说下不就好了?”山田政村很是不爽,他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呢!比如……咳咳,让大祝鹤和於大母女一起服侍自己之类的……

    “哼!这不是为了让你小子有些紧张感吗?!”织田信长瞪了山田政村一眼,更加没好气的说道,“你小子这几个月都在干嘛?天天都在泡妞!还有点武士的样子吗?”

    织田信长一开口,就是一大堆的教训,差点没把山田政村噎死。嘛,虽然这小子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但明明他和山田政村就是一路人啊!以前偷看寡妇洗澡啥的他也总是冲在最前面啊!被这种人教训……让山田政村真心无语了。

    这时,浓姬端着酒菜走了进来,看到这番场景,顿时轻笑起来,“霸王丸,你可别怪吉法师话多,还不是最近家中那些老头子给闹的。”

    “哈?”

    随后,在浓姬的解释下,山田政村算是明白过来了,有人要搞自己。

    嘛,说起来,那些人看自己不顺眼也很正常,毕竟山田政村拿着不算低的俸禄,可每天什么事情都不做,天天就呆在自己的家中。再加上前段时间竟然还收了两名姬武士,难免让人想入非非。

    “是织田信行那个臭小子?”

    “还能是谁?”织田信长白了山田政村一眼,有些自嘲的说道,“我那个蠢弟弟,可是从来没有放弃过争夺家督呢”。

    “切,还不是林秀贞他们一直在怂恿。”山田政村唾了一口说道,可他还能怎么样?只能表示自己会找点事做,不让其他人说闲话。

    训话完毕,山田政村顺便蹭了一顿午餐,这才略为解气的准备离开。刚走到门口,山田政村突然看到一名矮小猥琐的丑男不晓得从哪窜了出来。

    “殿下,鞋子已经热好了!”矮小猥琐的丑男大声说道,那嗓门,听得山田政村都有些耳鸣了。

    “这小子难道是……”山田政村有些疑惑的想着,随后在看到丑男从怀中掏出一双草鞋后更是怀疑起来。

    “这小子是我前段时间刚收的仆人,叫做猴子~”织田信长随口笑道。

    “尼玛,还真是那只死猴子!”山田政村心中暗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