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七十四章:尴尬和离别
    昏暗的房间内寂静无声,杨希恩又轻唤了两声,见依然无人应答,顿时就嘀咕起来了,“这丫头,怎么休息了也不灭了灯?明天得说她两句才行。”说着,就自顾自的离开了。

    过了许久,房间内重新传出了有些异常的喘息声,山田政村和李华梅两人一个满头大汗,一个花容失色,都被吓得够呛。

    又过了半响,两人才缓过神来,随后房间内一种极度尴尬的气氛出现了。两人你看我我看你,大眼对小眼,王八看绿豆,此处无声胜有声,呃……

    “那个……我先走了,你也早点休息!”山田政村匆忙留下这么一句话,就飞快的离开了。走的时候,还悄悄的拉开门,探头探脑的往外瞄了两眼,在确定杨希恩确实不会从某个地方跳出来后,这才用最快的速度逃离现场。

    直到这时,李华梅终于坚持不住,一下子瘫在了地上,“羞死人了,怎么会这样呢?刚才差一点就……”李华梅想到这里顿时就不敢想了,因为她实在无法想像如果那一下真的亲到了,随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浑浑噩噩的走到床铺上,衣服都没脱就直接钻了进去,随即将整个人都缩进了被褥,似乎只有这样才会让她的羞涩减少几分。嗯,典型的掩耳盗铃嘛。

    而山田政村呢?回到自己的房间后,他终于是能喘口气了。“可恶的杨老头,早不来晚不来,明显是故意的!”山田政村心中咒骂着,一边思索着要不要以后给这个该死的老头穿穿小鞋,一边回忆着刚才那香艳的一幕。

    柔嫩的娇躯,美艳的脸庞,迷离的表情,只是想想,山田政村就发现自己可耻的硬了。

    “霸王丸哥哥,你站在门口傻笑什么呢?”一声清脆的疑惑声,将山田政村从意淫中拉了出来,顺便泼了一盆冷水。

    “咳咳!那个……没什么啦~睡觉,睡觉~”山田政村讪笑着敷衍着,随后就在阿市的服侍下宽衣解带,搂着美人进了被窝。

    只是虽然怀中已有一名大美人,可山田政村的心依然还在李华梅的身上。嘛,这就是所谓的吃着碗里瞧着锅里,顺便还得惦记下菜市场的?

    “霸王丸哥哥,你还不睡吗?”黑暗中,阿市借着月光盯着山田政村的侧脸问道。

    “呃,你先睡吧,明天我要送华梅那些手下去界町,有些事情得想想。”山田政村摸了摸阿市柔软的秀发随口应道。

    “但霸王丸哥哥你还没有给阿市按摩呢!”阿市撅起了小嘴,能挂油瓶和钱包,很明显,小丫头不满了。

    “哈!哈!对哦!”山田政村终于发现了阿市那不满的表情,连忙将其搂在怀中,又是亲亲又是摸摸的,忙乎了半天,才终于把阿市哄睡了。

    嗯,只是他自己这么认为的而已。只见阿市半眯着眼睛偷看着依然看着屋顶发呆的山田政村,“哼!明明是和华梅姐姐幽会去了,竟然不告诉阿市!实在太过分了!”阿市心中暗想着,“浓姬姐姐说得果然没错,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如果不是她教给阿市分辨的办法,还真被蒙在鼓里了!”

    阿市越想越觉得浓姬好有先见之明,因为就在李华梅两女被山田政村带回来后,浓姬就将阿市叫了过去,传授了她一个如何防止男人偷吃的办法。

    呃,说来也简单,那就是给山田政村身边的女人每人一种特制的香粉,然后闻味道就能知道是谁了。

    本来嘛,浓姬教的时候,是希望阿市不要被山田政村吃得死死的,同时有任何发现的话,就来告诉自己,自己帮她出气。只是……

    “哼,看来以后要再多按摩半个时辰,嗯……据说吃某些东西也能让胸部长大呢……”阿市感觉着自己的小胸部,一脸坚定的想着。好吧,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呃……似乎用错了地方吧?

    隔天一早,山田政村和李华梅就同时顶着两对熊猫眼出现在杨希恩等人的面前。

    “咦?华梅,你昨天不是很早睡吗?怎么还变成这样?还有主公您怎么也?”杨希恩一脸疑惑的看着山田政村和李华梅问道。他倒是也没有多想,只是很普通的疑惑而已。

    不过一番话,顿时就让山田政村两人尴尬无比,互视一眼,脑中顿时想到了昨晚那个瞬间,一下子,李华梅的脸颊上就浮出了红润。

    倒是山田政村脸皮够厚,见状顿时就知道不妙,连忙对杨希恩笑道,“没什么啦,就是昨天想了些事情,结果一转眼就天亮了。”

    闻言,李华梅也醒悟了过来,连忙附和着,“是啊,昨天我半夜起来后结果就睡不着了……”

    “这样啊……”杨希恩随口应着,眼神在李华梅和山田政村之间不断游弋着,表情充满了疑惑和古怪,看得两人那叫一个不自在。

    “老杨,快出发吧!不然赶不到地方就麻烦了。”山田政村连声催促着。

    “哦,是!”闻言,杨希恩这才收起了疑惑的目光,但一路上,他的疑惑就没有少过半分,反而更多了。

    严格说起来,杨希恩虽然并不是那种粗心大意的主,但也绝对算不上心细如发。但所谓关心则细心,对于犹如女儿一般的李华梅,任何的变化杨希恩显然都会放在心上的说。尤其,这两个家伙为了掩饰,还做得那么引人注目。

    一路上,两人一直都保持着相当一段距离,这和以前经常凑在一起讨论局势可完全不同。而且,两人一路上完全没有任何的交谈,偶尔的目光接触,也会瞬间转开。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杨希恩如此想着,可到底是什么问题呢?他一时间还真的想不明白,毕竟昨天还好好的,咋隔了一天就变化这么大呢?

    有心想问,可话到嘴边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难道直接问她和山田政村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再蠢也不会这么笨好吧。

    而杨希恩的古怪行为,让山田政村和李华梅顿时就起了担忧。

    “老杨似乎发现了什么呢?”

    “嗯……”

    两人用眼神交流了片刻后,就在杨希恩诧异的偷窥下,又走到了一起,貌似正常的交流着什么。

    “嗯?难道是我想太多了?”杨希恩抓了抓头发,最后决定先不管这件事情了。啧啧,如果他距离山田政村两人很近的话,就会发现他们两个只是单纯的张了张嘴,声音可是一句都没有的说。

    离别,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更别说是和朝夕相处而且还出生入死的兄弟分别了。当诸多兄弟坐上南蛮人的船后,杨希恩憋了许久了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这句话在这里对杨希恩来说,实在是再恰当不过了。

    而李华梅呢?早就靠在山田政村的怀中流泪满面了。呃……难道是因为惯性?或者是因为悲痛让她失去了判断?

    山田政村不晓得,但当他刚准备推开李华梅并提醒她时,他看到了她那梨花带雨的俏脸,上面写满了悲痛。

    紧紧的搂住李华梅,试图通过这样的拥抱来带给她一些力量。山田政村此时已经不在乎杨希恩看到后会怎么想怎么做了,他只是不想让李华梅继续伤心下去。这和无关,只是单纯不想看到一个让自己有好感的女人如此悲伤罢了。

    杨希恩并没有说什么,或者说此时他已经没有了说话的力气。不过,转身时看向这边的那诧异的眼神,还是让山田政村忍不住心中一颤。

    不过直到回到尾张,杨希恩也没有多问什么,这让山田政村大呼侥幸的同时,心中却也是揣测不安,毕竟那副模样,杨希恩就算是傻子也会察觉到问题啊。

    夜,山田政村有些疑惑的来到了李华梅的房间,他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聪明如她,会在这种时候将自己叫过来,难道她就不晓得杨希恩随时都可能过来吗?

    可进来一看,他心中的杂念就全都消失了,因为此时的李华梅,早已经不是平时那冷静多智的小女强人了,而是一名处在伤心悲痛中,急需要别人安慰的小女孩。

    “唉,别喝了,对身子不好的。”山田政村叹息着走到李华梅身边,轻轻将其手中的酒壶拿开,顺势将她搂在了怀中。

    “主公,我好难过,真的好难过……”

    “二狗他从很小就跟着我父亲,为了帮我复仇,结果战死在了平户。”

    “刘大他……”

    “赵四……”

    李华梅一个个的回忆着那帮兄弟,有的已经战死,有的已经返回了明国,不过不管哪一种,对于李华梅来说,她都不可能再看到这帮好兄弟了。

    “放心吧,等以后这里和平没有战事了,我就带着你们一起去明国旅游。到时候不就能见到那帮兄弟了吗?说不定还能看到他们的孩子呢~”山田政村轻声劝道。

    “真的吗?我还能再见到他们吗?”李华梅抬起头来看着山田政村问着。

    “嗯,放心吧~”山田政村轻轻在李华梅的额头上吻着,并将自己内心的欲望说了出来,“我从不对自己的女人说谎的。”

    闻言,李华梅本来就因为醉酒、哭泣而通红的俏脸变得更加绯红,她用迷离的双眼看着山田政村,在他的注视下缓缓闭上了眼睛,那副模样,有这么一个专有名词,任君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