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六十八章:大祝鹤和李华梅
    3v30+,看起来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厮杀,好吧,实际上也确实如此。

    当前田庆次三人冲上来时,对面那30多人根本就没有在意,毕竟只是3个乳臭未干的小鬼头罢了,于是他们只分出去了3个人过去应对。只是很遗憾,这三位老兄一招都没有接下就被前田庆次3人直接斩杀,随后更是趁着对方愣神的机会,直接冲入敌阵斩杀10来人。

    嘛,这并不是什么夸张的事情,因为在山田政村的调教下,三人的武艺早已经超出了同年纪能够达到的水平,哪怕是最近几个月才跟了山田政村的岛左近,武艺也是飞速的提升着。

    而对面,不过就是一群渣渣罢了。虽然他们都是经历过战争的主,但如果他们能够拿出认真的态度来,前田庆次三人恐怕还得多废一些手脚,但谁让他们大意了呢?而等他们反应过来后,只看到如狼似虎一般的三个杀神,以及满地自己这边的尸体。

    “怪……怪物啊!”恐慌,在他们之间蔓延着,抵抗?完全无法提起士气来。或许这就是这个时代大部分势力最头痛的事情,那就是自家大部分的部队只能打顺风仗。

    “那两个领头的要留活口!”山田政村随口说着,就径直向大祝鹤两女走去。

    “两位美丽的小姐,在下织田家侍大将山田政村,可以知道你们的芳名吗?”山田政村摆出自认为最为友善的笑脸问道。

    “我叫做大祝鹤,是那个家伙的妹妹。这位是来自明国的李华梅,这位是她的副官兼翻译杨希恩。”大祝鹤笑道,看得出,她的表情放松了不少,似乎是因为山田政村那人畜无害的微笑?

    只是和大祝鹤比起来,虽然被救了下来,但李华梅却丝毫没有改变他警惕的态度,依然板着一张脸。见状,大祝鹤有些抱歉的对山田政村解释着,“不好意思,山田大人,华梅妹妹的父亲因为与他们口中的倭寇作战而战死,而倭寇之中,有许多是本国人。实际上华梅妹妹除了对我之外的人都是如此的……”

    “呵呵,不怪不怪,这种事情我也偶有听闻,华梅小姐的敌视是人之常情嘛~”山田政村自然不会怪罪了,甚至他心中已经在狂喜了,“李华梅啊!尼玛赚大了!嗯,一定要留下来!”山田政村心中暗想着。

    想着,山田政村开口问道,“那不知道几位以后有什么打算?”

    “这……”闻言,大祝鹤一脸的迷茫,显然她对于未来完全没有任何的想法,家族,已经背叛了,那未来的路在何方呢?

    “告诉他,我会继续像汪直复仇的。这次的情,我们承了,日后必当相报!”李华梅硬梆梆的对杨希恩说道。

    不过没等杨希恩翻译,山田政村就直接回道,“华梅小姐,我想你们会被汪直追杀,恐怕已经向他复仇过了吧?如今这般,肯定是因为失败了。这么一来,你又打算如何再次复仇呢?”

    一番话,李华梅顿时就愣住了,却不是因为被山田政村给问住了,而是因为山田政村那一口流利的汉语。如果他不是穿着和服叫着日本名字,李华梅甚至认为他就是一个明国人。

    “你会说汉语?!”李华梅语气带着不明意味的问道。

    “呵呵,在下在语言上有那么一点小小的天赋,除了汉语,还会很多种国家的语言。”山田政村淡淡的装逼着,也不知道这个逼能给几分呢?

    就在这时,前田庆次三人已经解决了战斗,将大祝安舍还有汪直的那名手下给带了过来。“主公,两个领头的已经带到!”前田庆次说完,就带着白木行久两人退了下去。

    很明白山田政村脾性的前田庆次已经反应了过来,他刚才竟然在两位美女的面前抢了自家主公的风头。一想到后果,他就有些不寒而栗,所以这一次,他严肃的仿佛一名古板的武士一样,搞得白木行久两人一愣一愣的。

    回了前田庆次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山田政村转头看着两女问道,“这两个人不知道两位打算如何处理呢?”尊重女性,山田政村一直认为在这个时代用这招简直就是无往不至的大杀器。

    听到山田政村的问话两女再次愣了一下,因为不管怎么说,既然这两个人是山田政村的家臣抓住的,而且还救了两女一命,那么不管山田政村如何处理这两个人,显然都是再合理不过了。可如今他却主动询问了自己,这让两女对山田政村的好感顿时就提升了起来,哪怕是李华梅的嘴角也稍微露出了一点笑容。

    “此人乃是汪直的走狗,小女有诸多手下都是被此贼所害。如果山田大人允许的话,希望能够交给小女,小女希望能够亲手斩杀此贼!”李华梅向山田政村施了一礼后,低声请求着。

    “原来如此。”山田政村恍然大悟的应了一声,随即就将已经被绑住无法动弹的那名汪直手下踢到了杨希恩的脚边。“既然是血海深仇,那自然要由华梅小姐你亲自动手了~不过我倒是建议不要这么早杀了他,毕竟那汪直在本国经营多年,如果能从他的口中问出一些东西,对于以后你找汪直复仇,也方便了许多~”山田政村一脸正气的说道,顺便给出了自己的一点建议。

    “嗯,山田大人所说也有道理,杨老,他就交给你了。”李华梅低声应着,随后对杨希恩说道。

    “嗯,就交给老夫吧,虽然不擅长侦讯,但本朝的那些刑法,老夫还是多少研究过一点的。”杨希恩冷声看着那名汪直的手下说道。

    而这时,一直没出声的大祝鹤突然说道,“山田大人,如果可以的话,可以放过他吗?”她的语气很犹豫,又带着一丝的歉意和黯然,但看向山田政村的眼神却充满着坚定。

    “他是大祝家的家督,而且也是大祝氏如今唯一的血脉了……”大祝鹤在众人的诧异眼神下解释着。

    “这样啊……”山田政村闻言顿时有些犹豫了,毕竟他当初没有自报姓名,就是因为担心大内氏和汪直势力的报复。虽然大内家已经日落西山,而汪直更只是个海盗头子,但如果没有必要的话,又何必得罪这么两个势力呢?

    “小女知道这件事情让山田大人很为难,但……”大祝鹤说着说着,突然就跪了下来,“还望山田大人能够答应!不管做什么,小女都会报答大人您的!”

    “鹤小姐~您这是何苦啊!快起来!”山田政村连忙将大祝鹤扶了起来,叹息的说道,心中却暗想着,“这小手还真是软啊……”真是个的家伙。

    而李华梅此时站在旁边,表情有些复杂。她实际上并不赞成放走大祝安舍,理由和山田政村所想的也差不多。但大祝鹤毕竟在她最危险的时候救过她和她属下的性命,她又如何能够说出反对的话呢?

    “我答应你就是了。”山田政村拉着大祝鹤的小手低声笑道。“我知道这或许会有些危险,不过不管是大内家还是那什么汪直,就算真的敢来我又有何惧?至于本家家督,鹤你也不用担心,他肯定会支持我的决定的!”山田政村看到大祝鹤想要说些什么,连忙解释着。

    嗯,好吧,这个问题似乎听起来没啥,但这小子什么时候把鹤小姐后面的两个字去掉了?是不是太会顺杆爬了?

    看着山田政村那俊俏的面庞和那微笑的表情,大祝鹤不知为何,多年未动的心突然有些悸动。因此她连忙说道,“大人的恩情,鹤愿从此服侍大人一生以报恩情!”说完,也不给山田政村等人说话的机会,就径直走向了大祝安舍。

    “呃……这是不是太快了?”山田政村搔了搔脑袋暗想着。旁边的李华梅也是一脸诧异的看着大祝鹤,又转头瞧了瞧山田政村,面色复杂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大祝安舍!你滚吧!从今天起,我们就各走各的路!希望,大祝家不要在你的领导下走向灭亡……”大祝鹤面露鄙夷的说道。虽然救下了大祝安舍,但心中对其的愤恨依然没有丝毫的减少。或许,她之所以救下大祝安舍,就真的像她说的那般,只是因为大祝安舍是大祝家的唯一血脉,而不是因为其是她的兄长。

    地上的尸体,自然由界町的巡游队来处理了,话说他们之前竟然能够目不斜视的看完整场戏,直到山田政村等人准备离开时才冒出来,也是……够可以的。

    “山田大人,虽然界町并不惧怕如今的大内家,但五峰船主如果真要问责我们的话,恐怕……”巡游队首领一脸抱歉的说道。

    “无所谓,如果那个汪直问起来,你就直接和他说,想要找死,就来尾张织田家找一个叫做山田政村的人!”山田政村霸气的说道。既然无法避免和其敌对,那么山田政村也不会装孙子,谁让他这辈子就是这么牛逼呢?压根就不用装。

    随即,就在巡游队首领畏惧的神情下,带着李华梅诸人径直前往德玛西亚·诺克萨斯的南蛮商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