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六十六章:界町血拼
    界町,有时候真的会怀疑,在这种乱世下,这种纯粹的商业町是怎么存活下来的。虽然历史上有过很多说明,比如依附在寺院下啊,依附在近畿强势大名下啊,比如自身雇佣了许多浪人组建自己的军队啊。

    但……商人毕竟是商人,又怎么可能是正规军队的对手呢?呃……似乎这个时代貌似没有正规的军队。好吧,这些和我们的主题没有任何卵关系,无视它吧。

    漫步在界町的繁华街道上,山田政村就好像土豪一般随意挥洒着金钱,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买!买!买!”嗯,这就是山田政村一趟下来的总结。只要看上,甭管有没有用,先买了再说。

    开始,岛左近还对此有些微词,认为钱财不应该这么随意挥霍,而是用在更加适用的地方。但当山田政村递给他一把崭新的太刀后,一切的怨念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当然了,山田政村也不可能只给岛左近一个人买东西,前田庆次、白木行久,还有在尾张的织田信长等人,反正只要和山田政村感情不错的,统统都有。

    “啧啧,真是爽啊~”山田政村舒爽的说着,他两辈子都没有这么豪爽的买过东西呢!虽然代价是数百贯钱瞬间就没了,但谁在乎呢?又不是他自己的钱。

    “主公,差不多我们就回去吧……”前田庆次大声抱怨着,此时,他正气喘吁吁的背着一个大包裹,里面自然是今天的战利品了。顺带一提,岛左近和白木行久也同样背着这玩意。啧啧,这算是虐待童工吗?

    “嗯,是差不多了……”山田政村掂量了一下干瘪的钱袋回道,不过随后他又立刻补充道,“再去南蛮商馆看看吧~”刚说完,就看到前田庆次三人那幽怨的眼神,连忙解释着,“这次不买东西,我只是去看看那里的老朋友~”

    “嗯?主公您还有南蛮人朋友?”前田庆次三个小鬼的好奇心顿时就起来了,虽然南蛮人已经来到日本好几年了,但对于大部分的日本人来说,南蛮人依然是充满了神秘的存在。

    依然还是那间商馆,依然还是那样的装修,虽然近几年织田信长不断从这里购入大量的铁炮,但这间商馆的主人似乎并没有给它重新装修一下的打算。

    走进商馆,山田政村就看到德玛西亚·诺克萨斯正趴在案台上打着瞌睡,依然还是那个销魂的姿势。

    见状,山田政村突然起了恶作剧的念头,只见他悄悄走到德玛西亚·诺克萨斯的身边,嘴巴凑到他的耳边突然大喊着,“喂!快起来!生意来了!”

    “怎么了?!打雷?!地震?!生意?什么生意?!”被一声狮子吼瞬间震得跳了起来的德玛西亚·诺克萨斯惊慌的大喊着,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有些迷糊的嘀咕着。随后,他就看到山田政村一脸贱笑的站在自己面前,顿时恍然大悟。

    “喔!我的朋友!你实在太可恶了!要知道刚才我正梦到我躺在巴塞罗那的海滩上享受着温暖的阳光和美味的奶酪呢!”德玛西亚·诺克萨斯苦着脸大声抱怨着。

    “哦?这话如果被你们的国王听到,恐怕会很不满哦~”山田政村怪笑道。

    “哈?哈哈!我说错了,是在里斯本的美丽沙滩上~哈哈!哈哈!”德玛西亚·诺克萨斯讪笑着应道。

    一旁,前田庆次三人早已经傻掉了,他们哪里想得到自家主公竟然和眼前这个红毛南蛮人用着南蛮话在那里叽里咕噜的聊着天。

    “主公会讲南蛮话?”岛左近眨了眨眼睛古怪的问道。

    “呃……貌似是吧?”白木行久犹豫的说道,转头看向前田庆次。

    “嗯,据说主公的语言天赋一点都不比武艺差,会很多国家的话呢!”前田庆次沉默了片刻,决定还是要把这个逼装了,反正他才不相信自家主公会拆自己的台呢。

    好吧,山田政村并没有拆前田庆次的台,事实上他现在已经自顾不暇了,天晓得德玛西亚·诺克萨斯已经多久没有和人聊过天了,竟然拉着山田政村就是一阵神墨迹,那番架势,仿佛要把这几年的经历全部都说一遍似得。

    “话说,你们那就没有别的人过来?怎么可能?”山田政村有些疑惑的问道。

    “有是有,但除了传教士之外,就是一些冒险家,那群家伙可不会在同一个地方逗留太久。至于其他的商人……比起战乱的日本,还是和平且弱小的东南亚更吸引他们。”德玛西亚·诺克萨斯无奈的说道。

    听得出,德玛西亚·诺克萨斯已经有了回家的想法了,毕竟任谁呆在一个充满警惕、看着仿佛异类目光,而且还不敢随意走动的异乡,都会有这种想法。事实上除了山田政村之外,德玛西亚·诺克萨斯在这个国度没有任何说得上话的人。

    嗯?传教士?他们更加喜欢呆在九州,最少那里对于南蛮人的接受度更高。

    “唉,德玛西亚,如果你真的走了,我找谁去买火枪啊!不然你干脆关了店面来尾张吧,虽然地方小了点,但好歹不会有什么危险。”山田政村建议着。

    “算了,我的朋友。我已经决心要回家了,不过你放心,我肯定会等到有其他人接手我的商馆后再回去。”德玛西亚·诺克萨斯摇了摇头,拒绝了山田政村的提议。

    两人又聊了一会,德玛西亚·诺克萨斯热情的招待山田政村一行吃午餐。

    “看不出来啊,你这老家伙竟然还有这么一个手艺。”山田政村啃着十几年没有吃过的面包,一边嘟囔着。

    “哈哈~那是自然了,不然这么多年我恐怕早就因为水土不服死了。不过可惜,这里并没有牛奶,不然我会做出最美味的奶酪!”德玛西亚·诺克萨斯大笑着说道。

    面包、火腿、红酒,山田政村和德玛西亚·诺克萨斯天南海北的乱侃着,不断扯着西班牙和葡萄牙之间的破事。好吧,这些内容都是山田政村从之前买的那两本书中看到的,外加一些前世看到的内容。

    虽然很多话都经不起推敲,但德玛西亚·诺克萨斯显然不是那种喜欢推敲的人,他只是不断震惊于山田政村对欧罗巴局势、文化的了解。

    当然了,两人聊得热火朝天,却苦了前田庆次三人。山田政村两人都是用的葡萄牙语,听是听不懂,而吃的东西……好吧,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面包这种东东他们显然并不是太能接受。

    嗯……他们吃的自然不是后世那种刚出炉的,香喷喷的,酥软嫩滑的面包了,而是硬了吧唧的黑面包。毕竟以南蛮人在界町的地位以及这些年的微薄利润,他能活到现在已经很神奇了。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吵闹的声音,前田庆次三人顿时默契的跳了起来,高声说着“主公,我们去看看情况!”一眨眼就跑了出去。

    “亲爱的朋友,我们也去看看吧。”德玛西亚·诺克萨斯跟着说道。

    “嗯?”山田政村疑惑的看着德玛西亚·诺克萨斯,他可不觉得这个葡萄牙人是一个喜欢凑热闹的人。不过在看到他脸上担忧的神情后,却是明白过来了,“你觉得可能是葡萄牙人被欺负了?”

    “可能是刚来不懂规矩的欧罗巴人。”德玛西亚·诺克萨斯摇了摇头说道。

    界町是禁止一切械斗的,当然这只针对那些平民商贾以及小大名们,不过那些大鳄也不可能没事闲的跑这里来开战。尤其,这里还是港口,要知道界町之所以能够成为日本最大的商业町,靠得就是这个港口,谁敢在这里闹事?肯定是不懂规矩的外国人了。

    没一会,山田政村两人就来到了事发地点,“我去,这么热闹?界町的守备队呢?”山田政村看着眼前已经打成一团的战局咋舌的想着,只见前方,大概50来人正混战在一起。你来我往,打得好不热闹。

    正想着,从山田政村的身后突然冲出一队人马,大概在20多人,为首之人人未到声先到,“这里是界町!不允许任何械斗,你们立刻停止打斗!不然把你们全部抓起来!”为首之人的话很嚣张,当然了,他也有嚣张的本钱,别看他们只有20多人,但却各个都是武艺高超的浪人,而且整个界町像他们这样的还有百来人,可以说,就算一般的小型豪族动员一切战力也是被他们完虐。

    只是,这位老兄的警告并没有起到作用,两边人马依然你来我往的厮杀着。不过,倒也不是真的一点用都没有,一个貌似领导模样的男人走了过来大声说道,“大内家协同五峰船主捉拿通缉要犯,还望界町众不要插手!”

    一句话,就嗨住了全场,至少刚才喊话的那个人就没了脾气。好吧,大内家,在陶晴贤弑主之后,走上了复兴的道路,颇有点恢复往日荣誉的态势。

    而五峰船主?嗯……这个人可就更有来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