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六十四章:战后
    欢呼声响彻整个村木城,代表着山田政村单独指挥的第一战胜利了,可看着眼前那依然伫立的男人,山田政村却丝毫感觉不到开心。“鬼头,想不到一直没有将你当做家臣的我,竟然会让你给我上了什么才是武士的课。唉……抱歉!谢谢!”

    “主公……”前田庆次这时冒了出来,一脸抱歉的模样,“我刚才也是……”

    话还没说,就被山田政村打断了,“庆次,你说的对,武士!就应该有武士的样子!一直以来,我都太小看武士这个身份了……多谢你。”山田政村头也没回的说着。顿了顿,指着鬼头的尸体说道,“将鬼头的遗体运回鸣海安葬。”说完,就径直离去了。

    “主公……”前田庆次望着山田政村远去的背影,一时间呆愣在那边。

    “发什么呆呢?”一旁传来了白木行久的声音。

    “行久,鬼头的死似乎对主公打击很大啊……”前田庆次说出了心中的疑惑。

    “或许……主公以前参加的战争实在太顺了吧?”白木行久给出了自己的解释。

    他们就算想破脑袋,又如何能够想到山田政村根本就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呢?再加上成年人的思想,让他很难从教育中体会到什么才是武士。

    战争结束了,在扫荡了一遍村木城,没有发现今川家大将后,山田政村就烧毁了村木城,直接率军返回鸣海城了。在回到鸣海城后,山田政村亲自将鬼头下葬,随后就动身前往了清州城。

    而比他更快的,则是战争还没结束就已经撤军的水野军,同样,水野信元在回到刈谷城后,飞快的准备好礼物,随即也前往了清州城。

    呃,山田政村去清州城,显然是去汇报战果,并说明水野家的情况。而水野信元呢?他也没办法啊,谁让他狠狠的坑了山田政村一把呢?自然得先去告状了,他才不相信以他一个地方豪族家督的身份,还比不上一个没有背景的小武士。

    因为鬼头的事情耽搁,水野信元先到了清州,一见面,水野信元就趴在地上开始诉起苦来,说得那是闻着伤心听者落泪啊,仿佛山田政村将他ooxx了一百遍一样。

    这样还不算完,他还特意先找到了林秀贞,将事情在偏向他的前提下重新构造了一番。他确实也有提前调查过织田家的派系,林秀贞身为笔头家老,但本身和织田信长就不是很合拍,对于其手下重臣山田政村肯定更看不过眼才对。

    只是,他似乎忘记了,不管是山田政村还是林秀贞,终究都是织田家的人。山田政村就算再怎么算计你,那也是为了织田家。所以,林秀贞和织田信长同时装起了傻,不过话里话外都透露着一个意思,那就是水野家如果不彻底臣服的话……

    织田信长的宅邸。

    “霸王丸,你这次做的可不是那么聪明啊,留给水野信元那混蛋的把柄太多了,如果不是你在战场上表现出来的强势,就算我要保你也未必保得住啊。”织田信长拿着扇子不断敲打着地板。他的语气有点重,但也没办法,这次山田政村如果没有凭借一己之力攻下村木城的话,那他的仕途估计就要受到巨大的打击了。

    别看如今不管是佐久间盛重还是柴田胜家都对山田政村表示出了友好,但那是因为山田政村表现出了一个名将的潜质。不然就以他毫无背景的身份,早就被人各种排挤了,怎么可能升官仿佛坐火箭一般的往上窜?

    “嗯……”山田政村耸拉着脑袋,一副“我知道错了”的模样,就差没在脑门上贴上“反悔”的纸条了。

    见状,织田信长也不好多说什么,因为他看得出山田政村这次被刺激的够多了。“去找阿市吧,她挺想你的。至于水野家的事情,你就不用再操心了。不过如果对方真的愿意成为本家的家臣,那么你的功劳肯定会被记住的。”织田信长说着,挥了挥手送客。

    “唉,这次真的做错了……”山田政村离开房间,看着外面的天空,心中懊悔的想着。

    如今想想,就算没有他这么一遭,水野家的命运最终还是会投靠织田家,然后在德川家崛起后,在织田信长的蓄意下转到了德川家的门下。

    而如今他来这么一下,好处嘛,没看到。损失?那可就大了去了。先别说鬼头的战死,带出去的150人,回到鸣海城的只有32人,这还是仗着对方大意,本方快速攻破了城门后的结果,同时,今川军也没有打算和本方死拼的意思,不然……

    “霸王丸哥哥~”一声清脆的声音将走神的山田政村唤了回来,抬头看去,只看到阿市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己。

    “阿市……”山田政村走上前,将阿市一把搂在怀中。他没有说话,此时,他只想用怀中可人的温软,来抚慰自己受创的心。呃……好吧,这小子是不是有点脆弱?

    寒冬离去,春暖花开,在经过了将近1个月的扯皮后,水野家终于在织田家的威压下,彻底的臣服了。为此,织田信长在评定上着重表扬了山田政村,连称如果没有山田政村的话,水野家是不会这么容易屈服于本家的。并且,赏赐俸禄100石。

    好吧,如果单单这么看的话,似乎山田政村还做对了?但显然织田信长不可能真的借此加封山田政村的。因为虽然他没有说具体情况,但不管是平手政秀还是林秀贞等大佬,对于其中的细节可是一清二楚。

    所以,山田政村被撤掉了鸣海城代一职,这也是水野家臣服的一个小小要求,当然明白上水野信元是什么都没说过的。

    回到清州,没有了鸣海时的担子,日子又重新恢复到了平淡节奏。调教一下前田庆次和白木行久的武艺,调戏一下阿市,和织田信长他们吹吹牛皮。似乎,一切又回到了以前。

    不过显然,时间是不会倒退的,人在成长之后,也很难再次幼稚。山田政村终于开始正视起武士这个职业,并向已经半隐居的平手政秀求教各种学问。对此,平手政秀自然很开心了,因为他一直认为山田政村将来会是织田信长的左膀右臂。只是以前山田政村只迷恋武艺,对学识没有半点兴趣,如今主动送上门来,如何不开心?

    镜头转到另外一边,骏河今川家。

    “元信竟然失败了……”今川义元看着手中冈部元信送来的战果,一脸不可思议的模样。要知道冈部元信可是家中年轻一代的佼佼者,和朝比奈泰朝两人被誉为双子星。而如今,竟然在兵力、地势都占优而且水野家还打酱油的情况下被山田政村仅凭100多人给正面击败了?

    “看来此人比我们想象的更为棘手呢~”太原雪斋轻笑着说道。

    “嗯,确实呢。”今川义元随口应着,随后命人给冈部元信回书一封,命他守备好三河,就不再理会这件事情了。

    嗯?看起来他们对于这件事情似乎完全不在乎?好吧,虽然事实也是这样,不过完全不在乎也是不可能的,但如今,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老师,北条家如今还是没有回复呢。”

    “不急,武田家已经同意,本家也已经让步这么多了,最重要的是,经过上个月的战争,相信北条氏康也不会不知道在本家和武田家联手的情况下,他是无法侵入骏河的。他是个聪明人,更是个枭雄,心中自有取舍。”

    提到北条家,太原雪斋的脸色也凝重起来。和刚刚有崛起迹象的织田家不同,此时的北条家,可是能够和今川家匹敌,不!应该说在实力方面比今川家更强的存在。再加上北条家家督北条氏康已经向世人展现了他的文治武功,对于这种人,哪怕是太原雪斋,也不得不慎重对待。

    不过这一切,和山田政村别没有什么卵关系,此时的他,正在谋划一件大事。好吧,说来也简单,他想出去游历一番。嗯,用句俗话来说,就是世界那么大,他想去看看。

    事实上这个念头并不是这小子突然脑袋被什么东西砸中而冒出来的,而是在和平手政秀详细的探讨后才决定的事情。

    “就是这样,在和老爷子商量过后,我觉得有些东西,只有出去一趟才能学到。”山田政村低声说道。

    “嗯……”织田信长皱着眉头,他在考虑着这件事情的可行性。对于山田政村的安全他倒是不担心,但此时山田政村已然是他手下重要的家臣了,万一中途发生点什么事情,这小子却不在身边,那可是一件很闹挺的事情。

    “放心吧吉法师,我只打算去近畿看看……”

    “那好吧,那你小子快去快回,可别被近畿的繁华迷瞎了眼,找不到回来的路。”织田信长不爽的说道。好吧,这小子还是不想山田政村离开,有这么基情吗?

    倒是一旁的浓姬,倒是挺赞成山田政村的想法。“霸王丸,既然如此,你顺便帮我带封书信给父亲大人。”似乎觉得这么说太露骨了,浓姬连忙弥补着,“嗯,顺便我让父亲大人教教你,父亲大人能教你的东西可多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