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六十三章:不倒的男人
    夕阳西下,就仿佛今川军即将到来的命运一般,没有光明可言。

    “杀!”鬼头大吼着,挥舞着大木槌就冲了进去。

    “啧啧,这小子,明明平常看起来只是一个有点小聪明的大块头,怎么打起仗来突然就变身了?”前田庆次跟在后面摇头晃脑的嘀咕着。

    “前田大人,这次是战场……”身旁的白木行久低声说着,随后就不再理会前田庆次,大踏步的向敌军杀去。战场,永远是衡量一名武士强大与否的地方,白木行久可不想落后鬼头。

    “哎哎,你们别抢我人头啊!”前田庆次见状,连忙大声喊着,飞快的跟了上去。

    鬼头、白木行久、前田庆次……三人的杀敌方式完全不一样,一个势大力沉,被砸一下非死即伤。一个剑术飘忽,还没看到就已经死了。最后一个,更是全方位的碾压。这三人虽然没有什么三才阵的配合,但就单单凭借个人的战力,依然冲的城内今川军退后的足足10步。

    “冈部大人!这么打下去可不行啊……”鹈殿长持焦急的说道。虽然本来他们在进攻水野家前,就已经做好了艰苦作战的准备,但如今织田军没来,单凭着山田政村的鸣海城部队,竟然就这么简单的打破了他们的一切计划,这简直……

    “嗯……”冈部元信随口应着,眼神死死的盯着仿佛鬼神一般的鬼头。此时他身上已经染满鲜血,配合那丑陋无比的面孔,还真像是一个鬼呢。

    “鹈殿大人,您率领弓箭队瞄准那个大块头!”

    “嗯?知道了!”鹈殿长持闻言,转头看了看鬼头,点了点头。

    没一会,40多名弓箭队就集结完毕,“瞄准那个怪物!给我射!”鹈殿长持下令着,随即就看到一阵阵箭雨飞向鬼头。

    “保护大人!”诸多足轻见状,连忙举起小盾围在鬼头的周围。只是……鬼头的个头实在太高了,就算这群足轻拼命的保护,也只能保住鬼头的下半身……

    “不用管我!继续杀!”鬼头大吼着,同时用手中木槌不断拨打着袭来的箭矢。别说,还真的被他拨开了大半部分,剩下那些虽然没被拦住,但大木槌一扫,带起的强风却足以让这些箭矢失去本来的威力。

    “哈哈哈!再来啊!”鬼头狂笑着,他第一次觉得活着是一件这么美好的事情。殿下的信任,周围人崇拜的目光,让他享受到和以往完全不同的生活。这种生活中,有自尊,有梦想,还有……

    “噗!”

    “啊!”一声凄惨的叫声响彻整个村木城,只见刚才还在大笑的鬼头眼睛上赫然插着一支箭矢。而箭矢飞来的方向,鹈殿长持正缓缓将第二支箭搭在弓弦上。

    “噗!”又是一支箭矢射中了鬼头,不过这并不是鹈殿长持射出的箭矢,而是其他弓箭队所射的。因为眼睛中箭而压根无法防御的鬼头如今成了一个真正的活靶子,“噗噗噗噗!”数十支箭矢径直就插在了鬼头的身上。

    于此同时,一名今川军趁着众人愣神之时靠近了鬼头,猛地将手中长枪刺向了鬼头。“噗!”的一声,长枪狠狠的捅穿了鬼头的身体。

    “大……大人……”这一切只不过是转瞬之间的事情,周围的足轻们还没反应过来,就发现鬼头已经成为了一个血人。

    “鬼头!”山田政村的声音传了过来,随即就看到他一脸懊悔的冲了过来。本来,看到战况顺利,他进攻的脚部就慢了许多,甚至已经在琢磨战后怎么让水野家降服了。可哪里想到,只不过转眼间,竟然就变成了这样。

    “殿……殿下……”听到山田政村的声音,鬼头有些颤抖的说道。

    “快!快点来人!将鬼头带回本阵!再去找最好的医师过来!”山田政村慌乱的大喊着。虽然他已经见惯了战场的生死,但自己身边有关联的人战死,还是头一回。

    “殿下……不用麻烦了……我已经不行了……”鬼头语气颤抖的阻止了山田政村。

    “鬼头,别说话了!”山田政村慌乱的说道,他现在完全不晓得应该怎么办才好了。

    “主公!”这时,前田庆次和白木行久也赶了过来,因为鬼头这边的停滞,那边今川军又重新阻止起了防御,强攻几次无果后,他们只能退回来,结果却看到这么一幕。

    “殿……殿下……我……真的……好想成……为武士……不用再……过被人……鄙夷……的日子……”

    “鬼头!你现在就已经是一名武士了!听着!我现在就正式收你为家臣!所以!你一定不准死!”山田政村大喊着,语气中已然带上了哭腔。

    “多……多谢……主……公……”鬼头的气息已经越来越弱了,眼皮也缓缓的合了起来。看得出,只要再过一会,他就会彻底的死去。

    “鬼头!你就这么死去,你甘心吗?!”突然,前田庆次的声音传了过来,让鬼头重新睁开了眼睛。

    “庆次?!”山田政村怒视着前田庆次,这是他第一次对前田庆次发火。

    但前田庆次并没有理会山田政村,依然自顾自的说道,“鬼头!你加入山田家以来立下了什么功劳能够成为武士?!难道靠着主公施舍给你的武士身份,你就甘心死去了吗?”

    “前田庆次!你这混蛋在说什么?!”山田政村闻言,顿时就准备过去狠狠的教训一下前田庆次,却猛然发现,本来已经瘫在地上的鬼头重新站了起来。

    “不错!我要成为真正的武士!只有攻下这座城砦,我才有资格成为主公的家臣!”鬼头大吼着,虽然每说一次字,都能感觉到他的痛苦,但其语气中的坚定,让山田政村停了下来。

    转头看向鬼头,又看了看前田庆次他们,山田政村突然发现,周围人的目光竟然都在看着自己。再看看鬼头,他正用一种充满期盼和祈求的眼神望着自己这边。

    “所有人……攻下村木城!鬼头!可别落后了!”喊完,山田政村当前就冲向了正在僵持中的战场上。

    不断的挥刀,斩落,山田政村的目光却一直留意着身后的鬼头。只见此时的他已经无法拿着他的那把大木槌了,不过却将背后的旗帜拿在了手中。看得出,如果没有大旗的支撑,他可能随时都会倒下,但就是这种情况下,他堪堪跟上了山田军的脚步。

    “霸王丸,你知道什么是武士吗?那是为了荣誉和尊严,可以舍弃生命的男人!”

    “樱花最美丽的时候是凋谢的时候,只有发挥了自己最大的价值,才可以毫无留恋的死去……”

    山田政村的脑中,突然出现了织田信长曾经说过的话,山田政村已经忘记织田信长是什么时候,为了什么和自己说的这些话,但他突然觉得,自己似乎完全不了解武士这种职业。

    “这……这些家伙……”鹈殿长持看着明明应该死去,却依然不断冲锋的鬼头,胆颤的说不出话来。

    “这才是真正的武士!”冈部元信沉声说道。

    战况,越演越烈,冈部元信率领着今川军凭借城防不断抵挡着山田军的攻势,而山田军在山田政村的带领下,不计伤亡的疯狂进攻着。如今,就看谁先坚持不住了。

    “主公,我们是不是……”遥遥的看着城内的战况,一名家臣有些担忧的对水野信元建议着。

    “不用……”水野信元随口拒绝着。话说,水野家的部队虽然趁着山田军的攻势攻破了城门,但随后就进入了打酱油的节奏。冈部元信似乎也看穿了这一点,除了少数部队阻挡着水野军,其他全部都在抵挡着山田军的攻势。

    “山田政村……想要算计我,是要付出代价的……”水野信元淡淡的想着。

    “再加把力!庆次!行久!你们两个跟着我冲,打一个口子出来!”山田政村大喊着,此时的他,身上早已经被鲜血染满,声音也有些疲惫。倒不是体力减少,而是心累了。他第一次发现,身为大将,和以前只用冲锋陷阵的角色相差竟然会这么大。

    “主公,水野家的那群混蛋……”前田庆次刚想说些什么,立刻就被山田政村打断了,“不用管那群混蛋!跟着我冲!”山田政村大喊着。

    他也知道,他被水野信元算计了,但他能怎么办?提出赌约的是他,如今水野信元已经让他先攻了,如果去找水野家说这说那,岂不是功亏一篑?

    半个时辰后……

    “冈部大人!挡不住了!撤吧!”鹈殿长持跑过来大喊着,此时的他,也是血染满身,如果不知道姓名的话,谁也不会相信,平时的鹈殿长持是一名仿佛公卿一般高雅的男子。话说,他们这次的攻势本来只不过是一个试探罢了,如今结果出来了,自然不必继续死守了。

    冈部元信闻言,并没有回答,而是看向不远处的战场。此时,那一身血衣的山田政村依然如入无人之境的冲杀着,手起刀落,无一合之将。而在他的身边,一名手持太刀的少年和一名手持长枪的少年同样展现了强大的武勇。

    再往后看,那巨大的身体依然坚挺的立在那边,手中那面旗帜随风飘扬着,上书四个大字,“天下无双”!

    “山田政村……日后再与你决一死战!”冈部元信心中暗想着,随即对身边的鹈殿长持说道,“撤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