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六十一章:小家族的命运
    隔天一早,织田信长并没有将山田政村招来清州城,反而直接前往了鸣海城。这也算是对他的一种保护吧,不然如果家臣们知道了这件事情,最少平手政秀老爷子第一个就不会放过山田政村的说。

    只是当织田信长看到山田政村竟然还在和多却姬你侬我侬的时候,顿时有一种直接将这小子压回清州接受众多家臣批判的念头。

    “哟,吉法师,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难道是因为做了什么事情而被浓姬给赶出来了?”山田政村仿佛不知道织田信长的来意,一副作死的嘲讽脸大笑着。

    “哼!我敢不来吗?再不来的话,你小子估计就要翻天了!”织田信长没好气的坐了下来,一旁的多却姬连忙上来给织田信长倒酒,而於大则下去准备酒菜。而织田信长也不客气,端起就被就是一口闷,“哈!好酒!”

    嗯?织田信长不是来找山田政村麻烦的吗?怎么如今看起来却像是来蹭饭的?难道山田政村这小子除了有太阁的金手指外,还有什么能够让人失忆的光环?

    一会,於大就将酒菜端了出来,一上来,织田信长就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边吃边抱怨着,“都是你这小子惹的祸,搞的我现在还没吃东西呢!”

    “切,谁让你大惊小怪的,不就是水野家那点破事吗?放心,一切尽在掌握中!”山田政村撇了撇嘴说道。他自然晓得织田信长为了什么而来,毕竟虽然没派兵去支援,但山田政村手下的那个忍者可一直在监视着水野家的情况。

    “说吧,你小子怎么想的?”织田信长随口说着,继续吃喝着。

    “有什么好想的,无非就是让水野信元主动过来求援,到时候就算不能让其降服,也可以趁机提一些条件。我可记得本家当初让那小子出兵的时候,可是要求不少呢。”山田政村随口解释着。

    “嗯,我和阿浓也是这么想的。”织田信长点了点头,随后有些担忧的说道,“那你有没有想过,万一水野信元转身降服今川家呢?如果这样的话,不但本家在三河的局面陷入被动,你更会因此而受到惩罚。”

    “放心吧,我不会让这件事情发生的。”山田政村一脸无所谓的表情说道。“而且难道水野信元不知道今川义元的性格吗?山口教继父子主动投靠也得不到他的信任,更别说水野信元这个有前科的人了。”

    顿了顿,山田政村再次说道,“而且听说竹千代那小子现在已经成为了太原雪斋的弟子,你应该知道太原雪斋在今川家的地位,你觉得水野信元敢投靠今川家吗?”

    “嗯……这倒也是……”织田信长摸了摸下巴,点头表示同意,不过他还是有些担忧,“但今川家的部队似乎也有600多人吧,你这里才不到200人。而且今川家还在刈谷城的边上建了城砦……”

    织田信长的担忧不无道理,在这个时代,攻城如果没有多于守军数倍的兵力,基本是不可能攻得下来的。

    “难道水野家还敢看戏?只要加上他们的兵力,就差不多够了。”山田政村坚定的说道,“那什么村木城我已经去看过了,简陋的根本不能称之为城。”

    看到山田政村这么说,织田信长也不再多说什么了,毕竟他此次前来只是想要确认山田政村的想法,顺便再问问他需不需要帮助。

    3天过去了,织田家依然没有任何动静,这不但让水野家惶恐,更让冈部元信疑惑。他之所以建造村木城,除了转攻为守的目的外,更多的还是为了对抗织田援军。而如今,织田军竟然不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织田信长那个傻瓜不是答应派援军来了吗?!”水野信元不断咆哮着。

    “可能……可能是还在动员部队吧……”那名使者擦着汗水努力解释着,虽然这些话他自己都不会信。

    “废物!!”水野信元怒骂着,不过他倒也没有像织田信友那样将气撒在这名家臣身上,而是再次写了一封书信交给使者,让他再跑一趟清州城。

    “记住!这次除了那个傻瓜,你还要去找平手、林两位大人!”水野信元沉声说道。他虽然不晓得事情的真相,但他却明白织田家到现在还没有来援救,只能是织田信长和山田政村搞的鬼。只要将事情和平手政秀、林秀贞一说,他们自然会帮自己向织田信长施压。

    顿了顿,水野信元看向久松俊胜说道,“俊胜,你亲自去一趟鸣海城,去找於大,让她帮下忙。”

    水野信元终究还是不想服软,却也不想冒险投靠今川家,毕竟他当初干的事情可是让今川家吃了一个大亏。而且山口教继父子的例子就在眼前,他怎么可能不提防呢?

    只是就在吩咐好这一切后,一名小姓匆匆的走了进来,“殿下,今川家的使者求见。”

    “什么?!”水野信元震惊的看着小姓,似乎有些无法接受这个消息。不过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带我过去。”说着,拔腿就往外走,同时微微整理了一下衣服。

    “见过水野大人,在下今川家家臣鹈殿长持。”一名温文儒雅的中年男子坐在大殿之中恭声说道。

    “原来是鹈殿大人~不知道鹈殿大人此次前来,有何贵事?”水野信元同样恭敬的说道。

    鹈殿氏乃是今川家的老牌大豪族,虽然两家如今正处在战争阶段,但水野信元也不打算将其得罪。毕竟,凡事都得做好两手准备,不是吗?

    “呵呵~在下此次前来,却是为了大人您啊~”鹈殿长持轻笑着说道,“水野大人是个聪明人,如今织田家依然没有援军前来,想必您应该知道是什么意思。所以在下此次前来,是希望大人您能够看清局势,臣服于本家。在下能够保证,水野家的领土将会永久保留……”

    鹈殿长持的语气非常诚恳,而且话语中隐然带着一丝不容拒绝的威严,这给了水野信元极大的压力。不过,水野信元毕竟不是一般人,犹豫了半响后,还是沉声说道,“此事事关重大,请容在下考虑一二。”

    “呵呵~那是自然,不过希望水野大人不要考验本家的耐心……”鹈殿长持轻笑着说道,随后就施礼离开了。

    目送鹈殿长持离开,水野信元这才准备起身离去,只是还没站起来,突然脚下一软,直接跌坐在地上。

    “殿下!”“主公!”

    众人慌忙围了过来大呼小叫着,但水野信元却没有理会他们,只是默默的重新站了起来往外走去,同时口中还不断念叨着,“织田家……今川家……呵呵……小家族就真的没有掌握自身命运的权利吗?”

    另外一边,久松俊胜很快就来到了鸣海城,在通报一番后,就见到了山田政村。

    “援救水野家?哈哈!那是肯定的啊!我不一直都在组织部队嘛~不过你也晓得,刚过完年嘛~心都比较散漫,搞的到现在都没有组织好。不过你放心,只要部队集结完毕,我会立刻出兵的!”

    “哈?主公?咳咳,久松大人您有所不知,事实上这几天北边的岩仓织田家一直在蠢蠢欲动,殿下不得不亲自前往查看情况。”

    不管久松俊胜怎么说,山田政村就是一副我也很想出兵,但暂时实在是没办法的无耻表情,恨得久松俊胜牙痒痒的,却也不敢多说什么。

    这时,於大端着酒菜走了进来,放在了两人的面前后,就跪坐在了山田政村的身边。

    “哈哈~久松大人,您来一趟也不容易,尝尝本家特制的冰镇葡萄酒如何?”山田政村大笑着说道。他当然不会这么好心宴请久松俊胜了,这么做的唯一目的……呃,怎么说呢?单纯的炫富!好吧,其实是有一个深层的目的,那就是通过这种行为告诉水野家,如今的织田家已经不晓得比他们强大多少倍了,眼睛要放亮一些!

    只是很遗憾,久松俊胜的注意力根本不在那新奇的葡萄酒上,而是落在了於大的身上。“想不到多年不见,这个女人竟然越发美艳动人了。”久松俊胜心中激动的想着,一种名为欲火的东西在他心中燃烧着,尤其是看到於大的硕大无比的时,更是直接就石更了。

    “久松大人?”山田政村疑惑的看着发呆不动的久松俊胜,不过在看到他的眼神凝视的方向,一下就明白了过来。

    “哈哈~久松大人,她您应该认识吧~你们水野家的小姐。说起来,可真要好好的感谢一下水野大人,当初那么简单就同意放人了……”山田政村不断说着,顺势一把将於大搂进了怀中。

    嘛,虽然他很喜欢得瑟,尤其是这种丝憧憬的女神却只能在自己的戏码,不过他还是很不爽久松俊胜那赤裸裸的眼神,所以才将於大搂进怀中,示意久松俊胜,这个女人已经有主了。

    没一会,久松俊胜就告辞了,山田政村特意送久松俊胜出城,并一再强调,织田家是不会亏待任何一个家臣的。

    嗯,他的意思很明显,只是他却没有看到久松俊胜隐藏的目光中的怨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