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十九章:教育
    风吹云动,又是晴朗的一天,只是对于前田庆次等人来说,这种天气一点都不美好。

    “行久,都是你这个混蛋害的,搞得我每天都得一直修炼……”前田庆次摆着一副苦瓜脸不断抱怨着,一边不断持着30多斤的大铁枪不断挥舞着。顺便一提,他这么干已经超过1个时辰了……天晓得这小子为啥这么有力气。

    “……”对于前田庆次的抱怨,白木行久并没有回答。但他那张面瘫脸上,也不禁浮出了后悔的表情。如果不是昨天在发现前田庆次武艺高强而起了好胜之心,那可能就不会落到如此地步了。嗯,他正持着太刀不断演练着自我流的招式。只不过和前田庆次不同,山田政村不晓得从哪里给他找来了一身塞满石头的衣服,这让他每一招挥出,即别扭又费力。

    而另外一边,鬼头直接就躺在地上起不来了,在他的旁边,倒着一颗树木,看来就是他之前修炼用的武器了。

    就在三人不断在地狱修炼中挣扎时,一个听起来极度猥琐和欠打的声音传了过来,“哟,没偷懒吧?”随着声音,山田政村一脸贱笑的晃了过来。

    “没有!”前田庆次立刻回答着,声音饱满,哪里像是刚才那副快死了的模样?

    对此,白木行久一脸疑惑的看着前田庆次,完全不晓得刚才还要死不活的人,怎么突然就变了模样。不过,他很快就知道前田庆次为什么要这么逞强了。

    “只有庆次一个人回答啊~那你们就是在偷懒了?”山田政村玩味的嘀咕着,随后瞅了瞅依然躺在地上没起来的鬼头,怪笑道,“嗯,看来确实在偷懒呢~”

    一番话,就算白木行久速来淡漠,也有些愤怒,因为他怎么也无法认同山田政村只凭这么一句话就将他给定了性。只是就在他准备反驳的时候,突然看到前田庆次不断给自己打着眼色,虽然不解,但白木行久还是忍了下来,决定看看情况再说。

    “哼!实在不行,我就回会津去!”白木行久有些赌气的想着。呃,还是小孩子啊。

    这边白木行久沉默着,那边鬼头挣扎了两下,结果还是没起来,只能小声求饶着,“大人,我是真的没力气了,现在连站都站不起来……”

    话说,虽然他在求饶,但语气却很是敷衍。虽然山田政村未来尾张第一猛将的名声在外,但昨天山田政村给鬼头的印象实在是……嗯……怎么说呢?完全是标准的昏君模式。所以此时,鬼头已经开始后悔自己的鲁莽,竟然没有仔细观察就跑来了鸣海城。

    “是这样吗?”山田政村撇了鬼头一眼,突然走向了那颗倒在地上的树木,伸手一捞,就将那棵树给抓了起来。“啧,也不重啊……”山田政村随便挥舞了两下,小声嘀咕着。

    只是他这么随意的行为,却让白木行久和鬼头同时瞪大了眼睛。白木行久虽然不晓得那棵树有多重,但鬼头的力气在昨天以及之前的比试中他就能大概得知了,可就连他都挥舞的很费劲的树木,在山田政村手中却仿佛挥舞的是一根树枝一般。而且最重要的是,山田政村的体型看起来比前田庆次还要小一圈,可力气……好吧,白木行久实在有些无法接受这种现实。

    而鬼头呢?更是瞪大的双眼,一副看到鬼的表情,虽然他的长相才和鬼更加的接近。不过也难怪,毕竟这颗树木到底有多重,他可是有切身体会的。

    “你真的起不来?”正震惊着,鬼头突然听到山田政村的话,连忙哀求着,“大人,我真的不……”鬼头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那颗让他累死累活的树木飞速的向自己砸来。也来不及多想,双手一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瞬间将自己撑了起来,猛地往旁边一躲,随即就听到一声巨大的声响。

    “呵呵,这不是还有力气吗?”山田政村怪笑着将树木一丢,走向了鬼头。

    “大人饶命啊!”鬼头此时也完全没有什么要解释的想法,只是跪在地上不断求饶着。因为他突然发现,眼前这位山田大人比传说中的还要可怕n倍,虽然他自己一直被称作鬼,但他在看到山田政村后,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鬼。

    “那还敢偷懒不?”

    “不!”

    “会听命令不?”

    “大人让小人去死,小人绝不活!”

    “呵呵~这才对嘛~”山田政村轻笑着拍了拍鬼头的胳膊,随即转身走向了前田庆次两人。可就算此时山田政村背对着自己,鬼头依然跪在地上不敢起身。唉,可怜的孩子,看来被吓坏了呢。

    而看到山田政村向自己走来时,虽然山田政村脸上依然带着笑意,但白木行久却不禁往后退了两步。因为他看到的仿佛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远古凶兽一般。嗯……难道是传说中的王八之气?显然不可能……白木行久这熊孩子明显只是被吓到了而已。

    “白木行久吗?还不错~加油哦~我看好你超过庆次这个笨蛋。”山田政村并没有像对待鬼头那般对待白木行久,反而笑眯眯的拍了拍白木行久的肩膀夸赞着。

    “大人过誉了!小人一定努力修炼,不辜负大人的期望!”听到山田政村的话,白木行久反射一般的弯腰施礼大声说道。啧啧,看来也被吓得不轻啊。

    “嗯~”山田政村看到白木行久的态度,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给了前田庆次一个充满警告意味的眼神,才在三人充满担忧、恐惧的眼神下潇洒离开。

    “我去,吓死我了……”在山田政村的身影消失后不久,前田庆次一下子就躺倒在地上大呼小叫着。而随着他的动作,鬼头和白木行久似乎才反应过来,瘫倒在地上大口喘气着。

    “喂,你们两个没事吧?”似乎是习惯了山田政村的恐怖教育,没一会前田庆次就站了起来对两人喊着。

    “前天大人,小人没事。”鬼头恭敬的说道,似乎刚才被山田政村那么一吓,连带着对前田庆次都有些恐惧的心理了。

    “前田大人,刚才多谢了。”白木行久此时也缓了过来,站起身来感激的说道。他很清楚,如果刚才不是前田庆次阻止了自己,自己的下场绝对会比鬼头还要惨。只是他有些不清楚,为什么同样是没有应声,自己的下场却和鬼头完全不一样呢?

    前田庆次显然也很奇怪这一点,不过他们不管怎么研究,也不可能知道原因只是因为白木行久这个名字而已……

    而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因为白木行久的关系,山田政村跑来亲自和白木行久三人做比试对手。开始的时候,白木行久和鬼头还很兴奋,因为山田政村竟然屈尊来和他们亲自对练,而且山田政村的武艺又那么的高强,和这等高手对练,可是求都求不来的事情。

    只是随后不久,他们就明白为什么当听到山田政村这个决定后,前田庆次会一脸悲剧的模样。语言,武艺,力量,速度,山田政村从精神和肉体上全方面的将鬼头和白木行久给狠狠的打击了。甚至在一段时间里,白木行久一直在怀疑自己是不是一个无药可救的笨蛋,而鬼头则觉得自己的力气是不是连块豆腐都打不碎。

    幸好,他们还有前田庆次,这个深得山田政村心爱的乐天派不断开导着他们,这才让他们两个没有彻底的绝望,甚至白木行久还因此确定了自己的梦想,那是和前田庆次一样的梦想,紧紧的跟随在山田政村的身后。

    一个月后,山田政村正式收白木行久为家臣,而鬼头则做了旗本队长。虽然这个旗本队如今只有他一个人,但鬼头却没有丝毫的不满,因为他此时对于山田政村,只有疯狂的恐惧和崇拜。呃……恐惧好说,崇拜是什么情况?难道这个家伙竟然是个m?

    不过虽然旗本队暂时只有鬼头一人,但常备兵的招募还算是比较顺利的。介于鸣海城位置的重要性,织田信长主动的帮了山田政村很多忙,短短的一个月间,就招募了约200人的常备兵。

    “庆次、行久,这些人就交给你们训练了,我希望下次出阵时,这些人能够表现出真正精锐该有的战斗力!”山田政村吩咐着。

    “鬼头,鸣海城附近的町镇治安就交给你了。”

    “是!”三人大声应道。

    另一方面,骏河骏府城。

    “老师,听说织田信长让他的得力手下山田政村驻守鸣海城,这可是个好机会啊。”今川义元有些兴奋的说道。

    “嗯……不过那山田政村虽然年纪不大,但毕竟武勇非凡,每次出阵都能立下大功,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太原雪斋轻声说着,语气中哪有半点担忧的模样?

    “呵呵,或许确实如此,不过这一次我也没想直接侵入尾张。”今川义元不置可否的笑道。猛将?哪个大名家中没有三四个举世无双的猛将呢?

    “既然如此,就照你的意思办吧。”太原雪斋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