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十四章:清州降服
    “哈哈哈!霸王丸,听说你小子在开战前把数百人骂的头都抬不起来了?”织田信长疯狂大笑着,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形象。不过也没办法,这件事情实在太有喜感了。

    一个人把数百人骂的无言以对,而且冲又不敢冲,撤也不敢撤,结果硬生生被山田政村翻着花样骂了将近半个时辰。嗯,也就是织田信长等人率军到来的时候,这场闹剧才算是结束了。

    “切,那群没种的家伙,要不是你来得早,我才不会这么简单的放过他们呢!”山田政村撇了撇嘴,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不过他确实没过瘾,毕竟前世在网上再怎么喷,也比不上指着别人鼻子骂来的爽快啊。为此,山田政村几乎将前世看到的听到的一切骂人的词汇都拿了出来。

    “好了啦~真没想到你小子的骂人本事这么厉害,看来以后遇到难打的仗,就派你小子上去骂一圈好了~”织田信长还在大笑着,看来这件事情确实戳中了他的笑点。

    不过,山田政村这时却也终于反应了过来,连忙反对着,“算了,我才不去丢人现眼呢!”好吧,刚才骂的爽时他还不怎么觉得,如今却才想明白,这么做虽然看起来很爽,但对于未来的日本第一猛将来说,岂不是太掉价了?就算如今身份不高看起来没啥,可以后呢?这可是绝对的黑历史啊!而且仔细想想,一个骂人很厉害的男人会受到女人的欢迎吗?显然不会。

    众人一阵取笑后,就继续向清州城进军了。嗯?清州军呢?早就被织田军给冲散了,或者应该说,当织田军刚准备进攻的时候,他们就开始溃逃了。也难怪织田信长他们会笑得那么开心,毕竟这样的战争他们别说经历了,就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18日完,织田军彻底包围了清州城。织田信友虽然试图派人出城野战,但山田政村一阵冲杀,就被彻底击溃了。这还算织田信友够果断,直接放弃了大部分没有来得及入城的部队,不然山田政村直接就率军冲进去了。

    而当这个消息传开后,顿时让周围的诸多势力为之震惊。他们倒不是震惊织田家的实力,而是震惊于织田家终于对主家动手了。

    骏府城。

    “殿下,看来我们得加快动作了……”太原雪斋看着外面的天色,低声说道。

    “嗯,就按照老师说的办。”今川义元点头附和着。

    竹千代就坐在太原雪斋的身后,虽然他的身份依然还是人质,不过在拜入太原雪斋门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为难他了。

    “吉法师,霸王丸……看来你们依然没有放弃当时的梦想呢……看来我还得努力才是啊!”竹千代暗想着。

    鹭山城。

    “哈哈!我那女婿果然不是一般人,看来用不了多久,整个尾张就是他的囊中之物了。嗯,不错!不错!”斋藤道三大笑道。

    斋藤道三很开心,因为他看好能够继承他梦想和野心的女婿终于迈开争霸乱世的第一步了。可有的人听到这个消息后,却很难开心的起来。

    稻叶山城。

    斋藤义龙听着手下的汇报,脸色变得很是阴沉。“继续监视织田家!有任何动静立刻汇报!”斋藤义龙命令着。说完,挥了挥手,示意众人全部下去。等到房间里只剩下他一个人后,他缓缓走到了门外看着远处的隐隐约约显露出来的天守,正是鹭山城。

    “老爹,我会找机会证明,牵马到门口称臣的,只会是那个傻瓜!”斋藤义龙心中愤慨的想着。

    虽然斋藤道三那番话只对赤兵卫说过,但毕竟,这世界就没有不透风的墙,更别说斋藤道三一反常态的支援织田家了。

    对此,斋藤义龙自然是异常的愤怒,因为从小到大,他的父亲就没有承认过他。无论他再怎么努力去证明自己,但依然得不到斋藤道三的欢心。而如今这个织田信长,不过是和斋藤道三见了一面后,就得到了他的承认,这对于斋藤义龙来说是怎么也无法接受的。

    2天,织田信长足足将清州城包围了两天,既不攻城也不派人去劝降,就这么干巴巴的围着。

    “吉法师,这清州城虽然算是尾张第一坚城,但以城内的守备力量来看,根本挡不了多久,干嘛这么傻傻的围着?”山田政村找了个机会,偷偷询问着织田信长。

    围城,虽然是攻城时减少损失的不二方法,但却也有个巨大的缺陷,那就是耗时太久了。尤其因为进入战国时代后,因为战事的频繁以及兵源少缺,主要的攻城手段更只能靠围城,所以每个大名、家族的居城都存有大量的粮食和水源。怎么说呢?随便让你围个10天半个月那是绝对没问题的。

    “你懂什么,我这叫做威慑!堂堂尾张守护代被本家围的城都出不来,不是很能够震慑那些对本家图谋不轨的势力吗?”织田信长一脸“你真白痴”的表情看着山田政村说道。“而且如今清州城内士气低落,我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打算投降了,只要他们打开城门,那我们只需要极少的损失就能够拿下清州了。”

    “呃,这种事情我分分钟就能办到啊……”山田政村刚说完,就知道自己说错了。

    果然,织田信长闻言,非但没有高兴的同意,反而严厉的拒绝并责怪了他,“霸王丸,你要记住!你是织田家的武士!而且未来还是要娶阿市成为我真正兄弟的人!绝对不能做这等有碍身份的事情!”顿了顿,看到山田政村一脸“我错了”的表情,织田信长才没好气的说道,“这种事情,交给忍者就好了,不然我费那么大心血培养他们干什么?”

    清州城内。

    “降服?!放屁!我才是尾张守护代!未来的尾张守护!凭什么让我降服那个傻瓜?!”织田信友一脚将跪在前面希望织田信友能够出城降服的家臣打趴在地上。只是这样依然不能让他解气,随即从旁边的刀架上拔出太刀,一刀砍下了这名家臣的脑袋。

    顿时,房间内乱成了一团,直到数名小姓闻声赶来将尸体处理后,众人才惶恐的继续跪在那边。

    此时,织田信友心情也平复了一些,没好气的坐了下来,瞪着面前诸多家臣暴怒的喊道。“说!都给我说说!你们有什么办法能够让那个傻瓜赶紧退兵?”

    可惜,回应他的只有一片沉默,事实上如今的情况已经是没有任何办法了。出城野战?之前那一次惨败就已经让清州织田家失去了信心。去找其他势力求援?在织田信长还没有到达清州城下前他们就已经派人去了,可惜不管是岩仓织田家、东海道的今川家或者伊势的诸多豪族,到如今也没有看到半个人影。

    而现在,在织田军团团包围下,别说他们了,连一只苍蝇也飞不出去。而且,祸从口出啊……

    “废物!全是废物!养你们有什么用?!”看到众家臣一直低着头不出声,本来就异常愤怒的织田信友再次跳了起来。一边大骂着,一边对这些家臣拳打脚踢着,似乎只有这样,他才能发泄一些心中的恐惧。

    最终,众多家臣也没有提出任何意见,只是跪在地上任由织田信友打骂,直到织田信友累得坐了回去,才各自散去。

    入夜。月黑风高,却是一个杀人放火的好时候。只是可惜织田信长压根就没有打算进攻清州城,反而在城外开起了篝火晚会。对此,虽然众家臣有些微词,但很快还是被欢快的气氛给带坏了。没办法,平手政秀又没来,可没人敢阻拦织田信长的兴致。好吧,也不能说没人敢,而是敢的人没那个想法,没看到织田信光、柴田胜家他们都在那边喝酒取乐吗?

    只是,就算织田军这么玩,清州城内也没有任何人敢出城突袭,他们早已经没有抵抗的心情了。何况,压根就没有大将来领导他们。所以守城的足轻们就这么用羡慕的眼神看着城外的织田军,一边忍受着饥饿。

    “真是一群废物!有这种家臣,难怪本家会衰落到这种地步!”织田信友在屋内不断抱怨着,丝毫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错。

    “殿下,城能守住吗?”一个美女靠在织田信友的怀中担忧的问道,语气中充满了不甘。她是最近才成为织田信友妾室的,可还没等她享受到什么富贵生活,就遇到了这么一个情况,也难怪她会不甘心。

    “放心吧美人,就算守不住也不要紧,等下我就让人收拾东西,去岩仓那边。至于这座破城,那个傻瓜想要就给他吧~”织田信友连忙安慰着。

    听到这话,美女才破泣为笑,和织田信友撒起娇来。只是就在这对狗男女准备进行下一步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了过来,没等织田信友发飙,门就被重重的拉开来。

    “毛利新助!你反了不成?!竟敢如此无礼?!”织田信友有些慌乱的大骂着,试图掩饰心中的惶恐。因为就在刚才,他还以为敌军已经破城杀进来了呢。

    “反了?没错!我是反了!我的父亲为本家忠心耿耿,可你竟然将他杀害了?!”毛利新助怒视着织田信友大喊着。只是,他并没有将织田信友杀死为父亲报仇,反而将其绑了起来。

    “开城!将这个混蛋做为我们降服的礼物!”毛利新助大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