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十二章:口实
    最近织田信长过得很舒服,一方面,正德寺的会面虽然家中并不知道其中的细节,但斋藤家和织田家之间的联系变得更加紧密却是显而易见的事情。互相往来的贸易增加,外交合作方面也一波接一波,这副模样,显然两家已经不是简单的联姻而已了。所以很自然的,这一切被归功于了织田信长。

    另一方面,对于清州织田家的谋略进展之顺利,已经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目前来看,清州织田家最后被织田家吞并几乎就只差一个口实而已。而拿下了清州织田家,那么织田家将彻底统治整个尾张下四郡,这一点,哪怕是织田信秀也不曾做到过。

    于是乎,织田信长在家中的声望再次得到了巨大的提升,哪怕是那些不看好织田信长的家臣,如今也开始认真考虑到底谁才是更加织田家更加适合的家督。是已经做出成绩但性格和行为都有点难以接受的织田信长?还是性格和行为都很附和众人心中标准,但没有半点成绩的织田信行?嘛,答案其实并不难选。

    “霸王丸,你小子听说了吗?勘十郎那小子又发飙了,惹得其手下数名家臣跑来找我,希望能够让我劝说一下勘十郎。”织田信长大笑着说道。织田信长一直认为织田信行只是一个很糊涂的弟弟,所以他并没有将其当作敌人看待。不过,一直看自己不爽的织田信行如果遇到了些麻烦,织田信长还是会很高兴的。因为这样一来,不单单自己能看一出好戏,还能趁此机会敲打一下织田信行。

    “切,那小子就是一个幻想主义者,到现在竟然还认为他才是织田家家督最好的人选,简直不知所谓!”山田政村不屑的说道。他对于织田信行可是好感全无,自然不会说他什么好话了。而且他也不认为如今织田信行还有谋反的能力,要知道如今和历史上可不同,平手政秀还在,织田信长也更多的被家臣所接受。这种情况下,织田信行就算想要谋反的话,也得有人支持他啊!

    虽然没有特意去打探什么,但山田政村还是知道,柴田胜家和林秀贞最近一段时间,和织田信行的距离不再那么紧密了。

    闻言,织田信长轻声叹息着,“唉,其实说起来,还是因为我那母亲的原因,不然勘十郎又如何会对我这个兄长敌意这么大呢?”织田信长叹道。

    他自然知道土田夫人讨厌自己的原因,又有哪个母亲会一开始就厌恶自己的小孩呢?可织田信长又不是那种会服软的人,虽然如今就算他服软了,也只会让土田夫人更加认为织田信行才适合当家督。

    感觉到话题似乎突然变得沉重起来,山田政村连忙叉开了话题,“说起来,织田信友那家伙面对这样的压迫,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而且岩仓、三河那边也没有任何的动静,难道已经放弃了?”山田政村有些疑惑,如果换成是他的话,早就出兵和织田家拼了。

    “这一点我也有些疑惑,不过也想不到是什么原因,可能真的放弃了呢?”织田信长大笑着说道。

    就在两个家伙扯着乱七八糟的事情时,一名小姓缓缓走了过来,“殿下,山田大人,斯波大人来了!”

    “哦?义银那小子来了?快请!”织田信长高兴的说道。

    “那我就先离开了,我可懒得听你们在那边瞎咋呼。”山田政村打了个哈欠就打算离开。他知道那个斯波大人是谁,事实上整个尾张会来找织田信长的斯波氏只有两个,一个是尾张守护斯波义统,一个就是他的儿子斯波义银了。而在称呼上,前者为殿下,后者为大人。

    而山田政村之所以打算离开,却是因为不管是哪个斯波来找织田信长,都不是谈正事的,而是在讨论和歌、茶道这些他听着就头大的文学问题。

    “哈哈~霸王丸,你小子别走!留下来一起讨论下嘛~”织田信长哪里会让山田政村这么简单的离开,要知道每次这种时候,就是山田政村出丑的时候,织田信长可不希望放过这种机会。

    “我突然想起来阿市让我去帮她买东西呢!”山田政村哪里不晓得织田信长在想什么?只是各种理由说出口,却也没让织田信长放手。而这时,斯波义银已经走了进来。

    “切,等下我就装睡,看你能拿我怎么样!”山田政村不爽的嘀咕着。

    “噗通!”一声,让山田政村古怪的抬头看去,却诧异的看到斯波义银竟然跪倒在织田信长的面前。“织田殿下!求求您帮我报仇!”斯波义银悲痛的大喊着。一嗓子,就让织田信长和山田政村都反应了过来。

    “出大事了!”两人对视了一眼,随即织田信长连忙上前将斯波义银扶了起来,“斯波大人有话慢慢说,只要我信长能够帮得上忙的,绝对不会推辞!”

    听到织田信长的话,斯波义银这才哭泣着将事情经过说了出来。

    事情倒也简单,斯波义银今天正在外面打猎,一名浑身是血的家臣找到了他,告诉他他的父亲斯波义统已经被织田信友杀害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那名家臣何在?”织田信长听完斯波义银的话后问道。虽然斯波义银和他的关系很好,但在这么大的事情下,他必须得慎之又慎。

    很快,那名家臣就被带了过来,织田信长不断询问着各种问题,那名家臣似乎也知道织田信长为什么会这么问,老实回答着。

    “嗯……斯波大人,这件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不过你知道的,我必须要对织田家负责。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放过任何胆敢对守护无礼的家伙!”织田信长安慰着斯波义银。

    “嗯,一切就拜托织田殿下了!”斯波义银也知晓不可能让织田信长这么简单就同意出兵,所以也没有催促。话说,此时的他,似乎已经从刚才的失魂落魄中清醒了过来。嘛,到底是大家族的人,虽然能力不怎么样,但对于局势的判断,却是没得说呢。

    等房间只剩下织田信长和山田政村两个人后,织田信长才问道,“霸王丸,你怎么看?”

    “大人,此事必有蹊跷……”

    好吧,上面这句只是凑字数而已。在听到织田信长的话后,山田政村倒是没什么想法。因为他知道这件事情是真的,毕竟,这件事情之后,织田信长就入主了清州城,也算是个大事件,历史也记了下来。

    “嗯,我觉得斯波大人不会拿这件事情来骗人,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倒是可以让森大人派人去查探一下。不过我们现在就要做好出兵的准备了。既然织田信友杀了守护殿下,那他也很有可能会先对我们下手。”山田政村说着自己的想法。

    很快,森可成就带回了准确的情报,织田信友确实率军攻击了斯波义统的宅邸,而斯波义统也已经切腹自尽。随即,织田信长就立刻召开了紧急评定。

    “斯波义统殿下被逆贼织田信友给杀害了……”当这句话被织田信长说出来后,下面的家臣们瞬间就惊呆了。

    虽然在这个时代,朝廷的威严已经掉到了一个很恐怖的低估,但真的敢对这些没有实权的守护动手的,着实没有几个。“织田信友疯了?”这是众人听到这个消息后唯一的想法。

    不过很快,他们就反应了过来,“这可是夺取清州最好的机会!”于是,他们眼神火热的看着织田信长,而织田信长也没有让他们失望。

    “我决定,出兵讨伐逆贼织田信友!帮助守护家夺回清州城!”织田信长大声说道。

    “勘十郎,那古野由你来负责守备!胜家!命你为先阵进攻清州城!政村,你为副将!辅佐胜家!叔父负责监视北面的岩仓,佐久间盛重,你负责监视三河方面。其余人,随我出发!”

    织田信长的命令并没有让谁感到诧异,因为这几乎是近年来织田家出兵时的固定套路了。只是,织田信行虽然安静的接受了命令,但眼神中却充满了愤恨。虽然所有人都认为织田信长让织田信行守备那古野城是因为信任,但他却认为这是织田信长故意不让自己出阵。他可是很清楚,织田信长之所以能从开始的不被接受到现在获得大部分家臣的信任,靠的就是战功。

    只是,他再怎么不满,也只是憋在心中,因为他很清楚,如今他根本没有半点机会反抗织田信长。

    而另外一边,柴田胜家对于织田信长的命令忠实的执行着,很快先阵部队就已经集齐了。“山田大人,我可是仰慕你的武勇很久了呢~”柴田胜家笑道。

    “哈哈~柴田大人可别这么说,谁不知道在本家,率军打仗的本事柴田大人您可是排头一号的~”山田政村同样笑道。呃……这小子竟然还会奉承人了?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