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十一章:世代交替
    圆月挂空,给这漆黑的夜晚带来一丝光明。

    鹭山城中,斋藤道三坐在走廊上,看着天上的圆月沉思着,从正德寺回来后他就一直如此,看上去心情似乎不是很好的样子。

    他的身后,赤兵卫一脸无聊的坐在那边。他并不是什么喜欢动脑子的武士,事实上虽然他和斋藤道三都出生于寺庙,但在学识和智慧上面,他和斋藤道三差的不要太远了。

    “赤兵卫,你觉得我那女婿如何?”斋藤道三突然问道,问的时候,他并没有转过头,仿佛自言自语一般。

    闻言,赤兵卫楞了一下,“呃……那个……因为是主公的女婿,有些难以启齿呢……”赤兵卫有些犹豫的应着,随后,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笑着接道,“不过那个傻样,对本家实在是太有利了,恭喜您!”

    恭喜,确实是恭喜,因为在当初斋藤道三将归蝶嫁到美浓去的目的赤兵卫也知道。而现在,织田信长那副傻样子,赤兵卫似乎已经能够看到在不远的未来,织田家彻底被归蝶以及她的孩子所掌控。而届时,斋藤家将成为坐拥美浓、尾张这两个商业、农业在整个乱世都属上层的大国!

    听到赤兵卫的话,斋藤道三缓缓的摇了摇头,“你应该恭喜他……”

    “嗯?”

    “早晚有一天,我的子女们会将马系在那个傻瓜的门前……”说完,斋藤道三就起身进屋了,留下一脸迷茫疑惑的赤兵卫。

    回到屋中,斋藤道三并没有休息,而是坐在了案几前。沉思了许久后,他拿出纸笔,给织田信长写了一封信。

    “女婿,看到你,就像看到我年轻的样子。在这时,我才发现我已经老了……”

    “人间五十年,没有人不会死,我希望你能够继续努力,达成我们的梦想……”

    “如果织田家的兵力不足,可以找美浓借兵……”

    和往日的斋藤道三不同,此时的他,看上去是那么的感伤。就好像一个交代后事的老头子那样,将自己没有完成的梦想托付给自己欣赏的年轻人。

    写到一半后,斋藤道三的脑中又浮现了山田政村的模样。今天,可以说是他这辈子最为惊奇的一天,因为他同时见到了两个不属于明智光秀的年轻人。

    当山田政村就这么大咧咧的堵住斋藤军的道,得到斋藤道三的同意后,一脸随意的穿过千人部队站在自己面前时,斋藤道三就知道,这个年轻人不简单。而在听到他来此竟然是为了帮自己的女儿带话时,斋藤道三还真的有些哭笑不得。因为他实在没有想到,这名年轻的武士一脸严肃的来找自己,竟然是为了这么微不足道的事情。

    而在听说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担心自己的女儿找他和织田信长麻烦时,斋藤道三再次错愕了。他并不是错愕自己的女儿在尾张似乎地位还挺高的,他惊讶的是那个高傲的女儿似乎和织田信长以及眼前这名武士的关系很好……

    于是,他随口试探了两句,而山田政村的回答,虽然有很多地方让他嘀笑皆非,但也有很多地方让他惊讶不已。

    想到这里,斋藤道三再次提笔写着。

    “山田大人是一名优秀的武士,忠义、胆识过人、武勇超群且多智……”

    ……………………………………斋藤道三写信中…………………………………………

    那古野城。

    “阿浓!阿浓!我回来了!”人还没到,织田信长特有的大嗓门就传到了呆在家中不断祈福的浓姬耳朵里。

    “主公……”浓姬低吟着,一下就扑到了织田信长的怀中,看来此行真的让浓姬很是担心呢。

    “浓姬,我帮你把话给斋藤大人带过去了~他说很高兴听到你的消息,还说吉法师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家督,让你好好跟着他……”山田政村大声邀功着,不过却也没有因此而说写自己补充的话。虽然他本来很想这么做的,但想到浓姬那聪明的脑袋,他就放弃了。万一被发现了,岂不是要被怀疑?他才没这么傻呢。

    而这么做的结果就是,山田政村得到了浓姬的一番表扬,嗯……然并卵,山田政村给了织田信长一个“以后补偿我”的眼神,就直接回家了。顺带一提,平手政秀老爷子在得知织田信长平安归来后,立刻赶了过来,只可惜却被挡在了外面。呃……虽然阻拦的小姓并没有说织田信长为什么没有见他,但从屋内不时传出的声却还是告诉了平手政秀答案。

    “主公长大了……”平手政秀如此安慰着自己,跑去找别人喝酒去了,今天是一个开心的日子……

    当然了,更加开心的事情还在后面,不久之后,斋藤道三的书信就来到了织田信长的手上。说实话,当看到这封书信的时候,织田信长只觉得那个无聊的家伙做的恶作剧。毕竟信上写得内容实在是难以让人接受的说。虽然织田信长是斋藤道三的女婿,但女婿……在这个时代算个屁啊。

    不过在得到了送信人赤兵卫的亲口承认后,嘛,虽然他并不知道信中的内容。不管如何,织田信长在山田政村的劝说下,接受了斋藤道三的好意。应了那个理,有便宜不占王八蛋,而且怎么没看到斋藤道三让别人占便宜呢?于是织田信长飘飘然的接受了斋藤道三的好意,并不时向山田政村和浓姬吹嘘着自己是斋藤道三野心继承人这件事。

    而山田政村也很开心,因为斋藤道三的心中大大的夸奖了他,这让他感觉倍有面子。嗯,特别是在前田利家等人面前吹嘘的时候。不过,山田政村倒也不是傻瓜,并没有将信中关于织田信长的事情说出来,不然经过前田利家几个大嘴巴一宣传,绝对会在美浓、尾张以及周边地区产生巨大的影响。呃,说得好像这小子的嘴巴有多严实一样。

    织田信长这边决定闷声发大财,那边斋藤道三自然更加不会到处去说,于是这件事情暂时就这么过去了。众人所知道的,只不过是美浓的蝮蛇和尾张的傻瓜在正德寺见了一面,整场没说一句话……

    其实严格说起来,这次的会面确实给了织田信长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因为他从会面和后来的书信中,得到了斋藤道三的态度!以斋藤道三的地位,自然不会做出那等背信弃义的事情,当然了,前提是没有足够多的利益。虽然织田信长并不会真的跑去找斋藤道三借兵,但却依然提升了织田家的实力。比如,织田家在北方的力量就不用保留那么多了。

    1553年5月,织田信长在评定上正式提出了对清州织田家展开攻略。不过因为清州织田家毕竟在名义上是织田家的主家,而上次清州织田家的进攻也被推给了坂井大膳,倒也没有足够的口实。所以,这次的攻略主要是运用谋略以及在清州织田家周边筑造砦。

    这种战略,虽然山田政村很是不屑,但得到的成果却是显而易见的。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清州织田家最少一半以上的家臣被织田信长寝反了。而面对这种局面,周围诸如岩仓织田家或者东海道的今川家毫无反应。或许对他们来说,已经日落西山的清州织田家已经没有拯救或者利用的价值了吧?

    清州城。

    “混蛋!混蛋!为什么?!为什么!!我才是尾张的守护代!为什么他们都背叛了我?!”织田信友咆哮着,不断砸摔着周边的一切。仅剩的家臣都躲得远远的,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他砸到。嘛,砸到也算是幸运的了,前段时间就有个倒霉鬼不但被砸到,还被心情极其恶劣的织田信友下令切腹。或许,这才是织田信友众叛亲离的原因?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是气消了,也可能是没力气了,织田信友气喘吁吁的坐在了地上,神色不善的看着胆颤心惊走进来的家臣们质问着,“现在,你们有什么好对策吗?”

    闻言,众家臣你看我我看你,谁也说不出个五四三来。他们,虽然留了下来,但实际上他们只不过是一些靠着阿谀奉承爬上来的人而已。这等需要脑子的问题,着实有些为难他们了。而且他们根本就没有打算继续为织田信友效力,只不过是因为担心投靠织田信长会被那些清州织田家的旧臣告状,才留了下来。顺便看看能不能趁乱捞些钱财,找机会跑路而已。

    “废物!都是一群废物!”织田信友看到这种情况再次大怒,伸了伸手,就想抓起身边的东西砸过去。可惜,能丢的东西早就被他丢光了。但他的这番作态,还是让这群走狗慌了神。

    “殿下,属下有一个想法……”

    “那就快说!如果让我不满意的话,你就切腹吧!”织田信友瞪着眼怒骂道。

    擦了擦头上的汗,怎么也想不到为了免除打骂而多了一句嘴,到头来却惹来了杀身之祸。于是,这名家臣连忙将刚才的想法说了出来。

    “殿下,那个傻瓜能够让如此多人背叛殿下,属下认为肯定是有内应!”

    “嗯?”

    “据说,守护殿下和那个傻瓜的关系很是亲密呢……而且不时会前往那古野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