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四十八章:众人的担忧
    诸位亲们,新年快乐~~~~~~~~

    嘛,多谢大家这么多年来一直支持我这个坑货了,没有你们的不离不弃,我想我也很难坚持到现在。谢谢了!

    过年了,虽然感觉只是长一点的假期,不过我也送上我仅能为各位做的吧。嗯,今天三章,初二至初七每天两章~

    咳咳,希望大家这年休息的爽~

    ========================以下是正文===========================

    “主公!不可以啊!那可是蝮蛇啊!如果您去的话,一定会有危险的!”青山佑卫门急匆匆的跟着织田信长的身后不断劝说着,于此同时,他还派人去找平手政秀,他很清楚,以织田信长的性格,如果平手政秀不出面的话,恐怕能够劝住他的人还真没有谁了。

    “什么?你说蝮蛇会杀我?!”织田信长闻言猛地停住了脚部,回过头看着青山佑卫门沉声问道。

    “这……”被织田信长这么一看,青山佑卫门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了,似乎被织田信长的威严跟震住了。嘛,随着时间的增长,织田信长越来越有不怒自威的架势了,尤其那对鹰眼,仿佛能够看穿人心似得。当然了,这也是因为织田信长在织田家的声威与日俱增的原因。毕竟自从他成为织田家家督以来,已经经历了数场大战的洗礼了,而胜利,就是他掌控织田家最有力的筹码。

    所以虽然青山佑卫门早年因为不喜织田信长的行为而放弃教育他,但如今却是变得忠心耿耿了。

    看到青山佑卫门呆愣的模样,织田信长突然大笑起来,“哈哈!放心吧!我是不会死的!”织田信长说着番话的时候,目光中充满了异样的光彩,似乎在期盼着什么?

    不过,在怎么期盼,那也只是他自己的想法而已,最少在织田家诸多家臣的眼中,织田信长跑去见斋藤道三,那无疑是羊入虎口。好吧,傻瓜入蛇口,绝对有去无回的说。

    所以,当平手政秀得知消息后,就立刻冲了过来,各种咆哮撒泼,总之就是不让织田信长去。

    “爷爷!此次蝮蛇主动邀请,我不去岂不是堕了织田家的名声?别人肯定以为我们怕了蝮蛇!”织田信长据理力争着。“而且,我们现在和斋藤家可是盟友啊!难道对于盟友,你们就不能往好的地方想吗?尾张和美浓已经和平了数年,我可不希望因为这点小事而重启战事!”

    织田信长每一句说得都是那么在理,让平手政秀一时间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反驳,可他的内心之中,就是不希望让织田信长去见蝮蛇,那实在是太冒险了。

    可惜,织田信长听不进去,平手政秀又无言以对,只好先就此作罢。

    回到房间,织田信长就看到浓姬一脸笑意的跪坐在那边等候着自己,“阿浓,看起来你似乎很开心呢~”织田信长大笑道。

    “是啊~赤兵卫大人带了好多礼物给我呢~而且~嘻嘻~”浓姬娇笑着应道,不过最后面的话,却让织田信长很好奇,可惜浓姬就是不说。询问了两句,就看到浓姬突然表情一变,有些失落的嘀咕着,“我离家已经4年了,父亲还记得送些礼物给我,可有的人……”说着,用那娇媚的眼神撇了织田信长一眼,那意思,再明确不过了。

    “咳咳!我去找霸王丸那小子!”织田信长留下这么一句话后,就落荒而逃了。

    “嘻嘻~”浓姬看着织田信长狼狈的背影,不断娇笑着,直到彻底看不到织田信长的身影后,她的表情开始变得凝重起来,“父亲大人,您要见吉法师,究竟是想要做什么呢?”

    没有人知道斋藤道三到底想做什么,哪怕是天天跟在斋藤道三身边的明智光秀和赤兵卫。所以,哪怕是前田利家他们,对于织田信长的决定也并不是很支持,只不过碍于各种原因没有明说罢了。当然,一个人除外,就是霸王丸了。

    “哈?斋藤道三要见你?真的吗?有没有什么禁止项?能不能带上我?”山田政村激动鸟,不单单是因为可以见到传说中的蝮蛇,更是因为他非常明白,这一次的会面会拥有什么样的历史意义,穿越者嘛,对于见证历史这种事情从来都是乐此不疲的。

    “哦?霸王丸,你小子不阻止我去见蝮蛇吗?”织田信长奇怪的问道,而更多的则是欣慰,“不愧是霸王丸,最懂我了!”织田信长心里如此想着。

    “为什么要阻止你?”霸王丸疑惑的看着织田信长,不过随即就反应过来,连忙说道,“吉法师,不用在乎那群胆小鬼的想法,我们可是未来要称霸天下的人,怎么能连见蝮蛇一面都不敢呢?”

    “不错!就是这么回事!”织田信长大声附和着,一副深得朕意的满足模样。

    鹭山城。

    当赤兵卫回来后,就立刻得到了斋藤道三的召见,一见到他,斋藤道三就迫不及待的凑到了赤兵卫的身边,“怎么样?见到归蝶了吗?她怎么样?过得好吗?”

    “呃……归蝶小姐啊?看上去很幸福的样子呢?而且从那些侍女的表情来看,也都很尊敬归蝶小姐。”赤兵卫随口回答着。

    “那我呢?我呢?有没有提到我啊?比如很想我啊,甚至带礼物给我什么的?”斋藤道三焦急的问道,那副模样如果被平手政秀等人看到的话,估计会吓傻了吧?被认为是一代枭雄的蝮蛇,竟然也会有这样的一面?

    “这个啊……”赤兵卫沉吟着,顺便往旁边挪了挪,似乎很不耻斋藤道三的行为。可斋藤道三却仿佛没感觉到一般,死皮赖脸的又凑到了赤兵卫身边不断询问着,似乎赤兵卫不说的话,他就会一直磨下去。

    “咳咳~其实归蝶小姐也没有说什么啦,就是问了一下主公您现在怎么样。”赤兵卫干咳了两声说道,不然他实在不晓得怎么才能够不笑出来。

    “什么?!就这样?没说些别的?”斋藤道三一脸震惊的问道,显然无法接受这么一个结果,站起身来抓狂的问道。

    “是啊,就这些~”赤兵卫强憋着笑,毫不在意斋藤道三的不爽。

    “没意思!没意思!”斋藤道三猛地走回屋大喊着,“赤兵卫!将女儿嫁到尾张就是一个天大的错误!亏我以前那么疼她!没意思!没意思!”斋藤道三不断嚷嚷着。

    “哈哈哈哈~”看到斋藤道三的表情,赤兵卫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他已经懒得理会斋藤道三会有什么反应了,先笑痛快再说。好吧,他也不怕斋藤道三抓狂,要知道他们可是从和尚一路爬上来的,如果说这个世界谁是斋藤道三最信任的人,那肯定就是赤兵卫了。

    那古野城。

    织田信长最终还是说服了平手政秀等人,虽然不晓得他到底和平手政秀说了什么,反正老爷子是气冲冲的离开了。不过随后,平手政秀就找到了山田政村。“山田大人!我希望你能够确实的保证殿下的平安!”平手政秀异常严肃的说道。

    见状,山田政村哪里还敢扯别的呢?他可是很怕这个老头子的说,连忙下着保证,“放心吧平手大人!就算我死了!主公也不会少了一根毫毛的!”

    见到山田政村如此说,平手政秀也只能选择相信。事实上就算不相信又能如何呢?织田信长已经决定要去了,他再怎么担忧也没有什么用。

    “嗯,一切就拜托你了!”平手政秀拍着山田政村的肩膀郑重的说道。

    虽然他很少和山田政村接触,但山田政村以前可是跟着织田信长在他身边学习的,对于山田政村的武勇,平手政秀还是清楚的很,更别说这小子还有一手高深的忍术了。

    “有他在,相信就算真的有什么事情,应该也能保护主公的安全吧……”平手政秀如此安慰着自己。

    打发走了平手政秀,山田政村长舒了一口气,他倒也不是怕老爷子真的生气,而是担心这老头子一个想不开,又跑去切腹进谏了。要知道历史上这老头可就这么干过,结果让织田信长的性格大变。

    正在这时,阿市的声音从屋内传了过来,“霸王丸哥哥,兄长大人要去见那蝮蛇吗?”转头看去,就看到一个小脑袋从门口冒了出来,脸上满是担忧。

    “傻丫头,别乱担心,什么蝮蛇,那不过就是一个糟老头子而已。”山田政村无奈的敲了敲阿市的小脑袋说道。

    “可是阿市听说蝮蛇是非常阴险的人呢!别以为阿市年纪小就什么都不知道!”阿市捂着脑袋反驳着,还带着一点骄傲?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山田政村捏了捏阿市的小脸蛋应着,随即就转移了话题。好吧,这小子从来就不是一个好说客。

    夜。

    明天就是和斋藤道三约定好的日子了,但此时织田信长却依然没有入睡。

    “明天,就要见到蝮蛇了!”织田信长轻笑着说道,说完,顿了一下,眉毛一挑,有些轻佻的说道,“可能也是我的死期呢~”

    “怎么会呢~”浓姬轻笑的回应着,一边温柔的帮织田信长清理着耳朵,“父亲大人可不是那种会杀死女婿的人~”

    “呵呵~这个乱世大家不都是这么干的吗?就好像我身边那些想要我死的人一样~”织田信长笑道,他的表情很是惬意,很难想象这种表情下却说出此等残酷的话来。

    “既然如此,那就别去了~”浓姬轻笑着说道,她又如何不知道织田信长绝对不可能不去呢?

    果然,织田信长闻言,一下子站了起来,走到屋外看着天上那美丽的圆月大声说道,“不!我要去!我从以前就很佩服蝮蛇,这一次,我一定要好好的见识一下,蝮蛇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缓缓走到织田信长的身边,浓姬的目光充满了柔情,“你的想法,父亲大人一定会明白的!”浓姬肯定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