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四十七章:美浓来人
    “哈?让我参加宗兵卫的元服仪式?”山田政村一脸古怪的看着前田利家,那表情显然在问,“你小子脑袋没毛病吧?”

    一般来说,元服这种事情,一般只会找和自己亲密的人参加。宗兵卫是前田家的人,除了前田家的族人外,顶多也就是那些亲朋好友们参加一下罢了。而如今却找自己这个毫不相关的人参加……好吧,虽然山田政村确实是打算收宗兵卫为家臣,而且宗兵卫也算是口头答应就差他亲自去找前田利昌拜访了。可这不是还没去呢吗?咋前田利昌就知道了?山田政村可不觉得是因为自己名气太大,前田利昌想要让自己成为宗兵卫的乌帽子亲。

    山田政村古怪的想着,随后就看到前田利家那一脸“你是不是很疑惑啊?我知道真相!快来问我”的表情,心中顿时猜到了几分,“犬千代,这次倒是多亏了你呢~”山田政村低声感谢着。

    虽然他不知道前田利家具体做了什么,但显然他做了很多,不然前田利昌是不可能这么简单就释放善意的。或许有些不屑,不过山田政村却绝对没有小看这个时代对于出身的那种偏见。

    虽然有些不爽山田政村一下就猜出了真相,但面对山田政村的感谢,前田利家还是很舒爽的受用了。“哼哼,你小子知道就好,记得要报答我啊!”前田利家一脸亲兄弟明算账的模样。

    “好啊~等下次出战的时候,我送你几个人头~”山田政村嬉笑着说着,顿时就让前田利家郁闷了。上次的战争,前田利家的人头数别说接近山田政村,就连内藏助都比不上。好吧,主要还是因为后者,这让一直将内藏助看作是自己一生之敌的前田利家非常非常的不满。

    又聊了一阵,交代了一些关于前田家的事情,并叮嘱到时候千万不要在意某些人的闲言碎语后,前田利家就拎着两瓶冰过的葡萄酒准备闪人了。嘛,自从有了冰窖这种东西后,织田信长等人就全部爱上了冰镇后的酒水。至于这些酒到底是不是真的适合冰……谁在乎呢?

    “哦~对了,记得去感谢一下主公哦~要不是他的书信,恐怕我那老爹也没有这么简单就同意。”走到门口,前田利家仿佛突然才想到似的,回头说道。

    “吉法师吗?”山田正村有些诧异的想着,不过想了一会,却也在情理之中。如果没有织田信长出面的话,光凭前田利家一个人的劝说,显然不可能这么简单就让前田利昌决定放人的。

    荒子城,宗兵卫的元服仪式实际上很是简单,毕竟前田家只不过是尾张的一个小豪族,而宗兵卫更只是前田家家督嫡长子的养子而已。只是,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参加此次元服仪式的人,多了许多。

    “山田大人!”

    “嗯?您是?”山田政村疑惑的看着挡在眼前的一名大汉,粗犷的面貌、过人的身高,怎么看都是绝对的猛将一枚,按道理来说,这种人只要见过一面后,那就是绝对不可能忘记的。可山田政村搜遍脑海,也不记得有见过此等人物。

    “呵呵~在下名叫泷川益重,乃是泷川一益的堂弟。不过一直以来在下都在负责铁炮的研究和训练情况,此次还是和山田大人初次见面呢。”泷川益重笑道。

    泷川一益,织田家侍大将,原甲贺忍者,精通铁炮,谋略、武艺、练兵能力都很强悍的全能型人才。在成为织田信长的家臣后,就一直负责铁炮的训练和研究,升官的速度比山田政村还要快。

    “原来是泷川大人的堂弟啊~您也是来参加这次仪式的?”想着泷川一益的资料,山田政村更加疑惑了。他怎么都猜不到,前田家的一名族人元服,泷川家的人跑过来干嘛。

    “哈哈~还不是因为宗兵卫的事情~山田大人有所不知,宗兵卫实际上是我的孩子……”泷川益重大笑着说道,话中内容却把山田政村惊得半死。

    “尼玛,前田庆次竟然是这小子的儿子?难怪……”山田政村一瞬间就想通了很多事情。那就是为何织田信长会干涉前田家的内政,宁可废掉大半个前田家,也不想让前田庆次成为家督。原因,就是因为前田庆次实际上是泷川家的人。无论在哪个时代,重臣之间的联姻总是被君主所忌惮的。

    两人随口聊着,感情好的仿佛是多年的兄弟一般,泷川益重的态度姑且不谈,山田政村这么做的目的倒是很简单。毕竟人家原来的儿子要成为自己的家臣,怎么着也得给人家一点面子不是?

    元服仪式结束,宗兵卫改名为前田庆次,正式成为了武士。这个名字自然是山田政村提出来的了,虽然前田利久和泷川益重很早以前就已经想好了前田利益这个名字,但看到山田政村提了出来,他们也就没说话了,不过是一个名字而已。

    隔天,前田利昌和山田政村以及前田庆次找到了织田信长,前田庆次正式的成为了山田政村的家臣。对此,山田政村自然是美滋滋的,怎么说,前田庆次也是他前世非常喜欢的武士之一。

    随后的日子并没有太多的不同,只不过每天多出了一段时间用来陪前田庆次比试。当然了,每次山田政村都是很轻松的取得胜利。

    山田政村并没有告诉前田庆次什么秘诀或者技法,因为他自己对于这些也是完全的不懂,谁让他的本事是凭空得到的呢?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传授一些经验给前田庆次。

    “庆次,武艺这方面我不会教你太多,因为我相信你可以走出属于自己的道路。所以我只会不断的和你比试,至于你能从中得到多少,就看你自己的了。”

    “另外,一名优秀的武士,是绝对不能只懂得武艺,那样和一个莽夫有什么区别?你还要学习礼仪、茶道、忍术、剑术、练兵之道……”

    “而且,虽然你一直认为自己是倾奇者,但你的穿衣品味实在不值得让人恭维。倾奇者,是走不同于别人的道路,而不是走一条傻瓜的道路。”

    “另外,想要和我一样,你的女人缘必须得好一点!你看看我!再看看你!”

    山田政村随口指点着,前田庆次一脸认真的记了下来。出于对山田政村的崇拜,前田庆次将山田政村任何的话都当作了真理。而之所以会这样,只是因为前田庆次实在太佩服山田政村的武艺了。只是,这小子这么教育前田庆次真的没问题吗?

    4月,冬去春来,温暖的春风给人们的内心带来了一丝骚动。

    鹭山城。此时,斋藤道三正式将家督之位让给了已经26岁的斋藤义龙,自己跑去鹭山城过起了隐居的日子。当然了,这种事情听听也就算了,蝮蛇,又怎么可能真的隐居呢?事实上这个时代总是喜欢干这种事情,将家督之位让给儿子,自己呆在幕后指挥大局。好处显而易见,通过小事情来锻炼新家督,真有什么大事情,也有老人顶着。

    庭院之中,樱花盛开,斋藤道三随手折下了一支,“多么美丽的樱花啊……仔细想想,归蝶嫁到尾张已经有4年了吧?”

    “是的主公,今年是第四个年头了。”明智光秀跪坐在后面宅邸的走廊上,恭敬的应道。

    “4年了啊……”斋藤道三长叹一声,突然转过身来对明智光秀大声抱怨起来,“光秀!你说归蝶那丫头是不是很过分!已经4年了,可她每年依然只寄两三封信过来!这简直太过分了!要知道我当年是多么的宠爱她啊!”斋藤道三喋喋不休着,一副孤独老人的悲催模样。

    张了张嘴,明智光秀也不晓得应该怎么安慰这位想念女儿的老人家,虽然他心里觉得每年三四封已经非常非常多了,因为他一封都没有收到过。呃,这小子……

    “不行!这样下去不行!我要见信长!我要见一见那个傻瓜!肯定是那个傻瓜不让归蝶给我写更多信的!”斋藤道三激动的大吼着,仿佛这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似得。

    虽然明智光秀苦劝,可已经下定决心的斋藤道三显然不会收回自己的主意。

    那古野城。

    斋藤道三的昔年好友,如今也随着斋藤道三隐居的重臣赤兵卫恭敬的跪坐在下面。面前,是斋藤道三命他带来的礼物。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赤兵卫连忙低下了头。在听到入座的声音后,赤兵卫才缓缓抬起头来,随即,就被惊到了。

    好吧,织田信长虽然在山田政村的建议下收了不少的性子,但他那穿衣的品味却也被山田政村带进了时尚的不归路。嗯,山田政村懂时尚吗?不懂,但他深深的明白一点,时尚就是要让人看不懂,所以织田信长的这套衣服也让赤兵卫看不明白。

    不过,赤兵卫毕竟是混迹战国多年的老油条了,立刻就收敛心神,恭敬的说道,“您的岳父,在下的主公斋藤道三,特派在下前来送上礼物!鹭山城刚刚盛开的樱花!”嗯,仔细看看,不就是斋藤道三之前折下来的那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