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四十六章:前田利家的帮忙
    荒子城,前田家家督前田利昌依然盘坐在案几前,案几上,摆着数张写满文字的纸张,前田利昌就这么反复观看着,不时皱起了眉头。

    良久之后,前田利昌才缓缓起身走出房间,看着外面晴朗的天空,口中低喃着,“山田政村……”

    就在不久之前,前田利家还是将宗兵卫的事情如实禀报了前田利昌,不过在说之前,前田利家却像是聊家常一般,将山田政村和织田信长之间的一些趣事告诉了前田利昌。嗯……怎么说呢?就好像是在告诉前田利昌,山田政村这个人虽然出身很差,但却是织田家家督织田信长身边的大红人,而且还和织田家的小公主阿市感情非常非常亲密……

    所以,前田利昌才连夜命人将所有关于山田政村的资料全部找了出来,一直看到现在。

    “父亲大人……”一声清淡的声音在前田利昌的身后响起。

    “是利久啊?坐!”前田利昌指了指身边的位置说道。

    “是……”前田利久顺从的坐了下来,随后就这么陪着前田利昌看天。他生性淡泊,不争,不抢,不急,不燥,几乎不存在任何的负面情绪。当然了,这和他从小就体弱多病,比起其他武艺高强的弟弟们来说,完全不适合做武士的事实也影响了他的性格。

    良久之后,前田利昌突然长叹一声,转身对前田利久低声说道,“知道吗?今天利家带着宗兵卫出去的时候,碰到了山田大人。”

    “嗯?我那弟弟和山田大人感情确实是非常好。”前田利久随口应着,用莫名的眼神看着前田利昌,显然不明白自己父亲和他说这个干嘛,而且那有些愁苦的表情更是让前田利久不明所以。

    “的确是非常好,好到山田大人要让宗兵卫当他家臣的时候,利家那小子竟然还给他当起了说客。”前田利昌语带不满的说道。

    “这?!”前田利久闻言,顿时震惊的站了起来,可嘴巴张了半天,也没吐出半个字来,只是用求助的眼神看着前田利昌。

    看着前田利久这幅模样,前田利昌无奈的暗自摇头着。对于自己这个长子,前田利昌显然不是很满意,体弱多病,完全无法成为合格的武士。而其淡泊的性格,也让他无法成为多智的文臣。这对于前田利昌来说,可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

    话说,这前田利昌却也是个挺了不起的家伙,在年轻且仕途顺遂的情况下,却毅然脱离了家族,来到荒子田建立了属于自己的荒子城和前田家。到如今,荒子前田家依然超过了主家,拥有荒子田2000贯的知行,也就是将近6000石的领地。嘛嘛,虽然和佐久间、柴田、林等大豪族比不了,但作为一代来说,显然很是合格了。但如今,这位一代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合适的二代人选。

    看到自己的父亲在那边沉默不语,前田利久更急了。虽然他性格淡泊,但也得看是什么事情啊!“父亲大人,孩儿如今就这么一个子嗣,还是好不容易收养来的,可不能真的让其去给那山田大人当家臣啊!”

    回过神来,前田利昌看着前田利久那着急的模样,不悦的神色又多了几分,不过他很快就克制好自己的情绪,缓缓问道,“的确,宗兵卫是你唯一的子嗣,但毕竟只是养子,为了他而得罪山田大人,你觉得划算吗?”

    好吧,划算……前田利昌还真是一个合格的家督,一个孩子也只是被他看成是利益的一部分而已。不过话说回来,在这个时代,这种情况不要太普遍哦。

    “父亲大人!山田大人虽然是本家侍大将,而且和主公的关系也很亲密,但……”

    “但是什么?但是前田家又怎么会害怕一个小小的侍大将吗?”前田利昌打断了前田利久的话语,有些不耐烦的反问着。

    前田利久没有说话,不过看他的表现,显然是默认了。

    “确实,虽然本家不是什么大豪族,却也有6000石的知行,怎么也不可能害怕一个既没有领地也没有家臣的侍大将。”顿了顿,看着前田利久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前田利昌不由得有些气恼的说道,“但是!山田大人乃是殿下面前的大红人!虽然没有出身,但他却和殿下情若兄弟!更重要的是,阿市小姐和他的关系非常非常亲密!”

    “这……怎么可能?!”前田利久傻眼的看着前田利昌,完全没有从这个让其震惊的事实中缓过神来。嘛,这也不怪他,怎么说这个消息也确实够让人震惊的。一个忍者养子的下贱之辈,却和大名的亲妹妹感情很亲密,还和大名本人称兄道弟?好吧,这里也不得不称赞一下山田政村的保密工作,在他家里住了这么久,竟然愣是没有人发现?这不得不说,是一件非常神奇的事情。

    不过仔细想想,恐怕就算他们看到了,恐怕也不可能相信阿市就住在山田政村的家中。毕竟这种身份等级的制度早已经深入他们的骨髓了,可不是轻易就能够被动摇的。

    在震惊之后,前田利久的脸色顿时变得异常精彩,他并不是笨蛋,不然早就被前田利昌给放弃了。阿市和山田政村关系亲密的结果,他用脚指头也能猜得出来。虽然他打心底不认为这件事情能够成为现实,但最少在如今,山田政村却也不是区区一个前田家就能够动的了的。

    就在前田利久震惊于山田政村抱的大腿之粗时,前田利昌再次泼了他一盆冷水。“在之前山田大人被提拔为侍大将的时候,柴田大人等人均没有出言反对……”

    闻言,前田利久又如何不能够明白自己的父亲似乎已经做了决断呢?养子,可以再收。但得罪了人,可就没有那么容易解决了。虽然柴田胜家不可能去支持山田政村,但其默认山田政村被织田信长几乎是拽上来的升官速度却没有出言反对,显然是代表着如今柴田胜家对织田信长的反对之心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坚决了。

    “难道就没有一点反驳的余地?”前田利久苦笑着,想明白的他已经没有太多的想法了,得罪山田政村他不怕,但如果因此而惹得织田信长不快,那就不是前田家上下愿意看到的了。要知道虽然织田信长一直顶着傻瓜的名号长大,但前田利昌可从来没有禁止前田利家和织田信长来往。战国的家族,为了生存,是从来不介意让族中子弟站在两个甚至更多阵营的。

    就在这时,前田利家突然走了进来,“父亲大人,兄长大人!”

    “利家,你怎么来了?”前田利昌有些不悦的问道,他总感觉前田利家此次前来,会发生一些让他不快的事情。

    如果是以往,前田利昌这么明显不高兴的表情,前田利家早就有多远就躲多远了,可如今,他却仿佛没有看到一般的从怀中掏出了一封书信递了上去。“父亲大人,这是主公让孩儿交给您的。”

    随手接过那封书信,前田利昌并没有马上打开来,反而目光炯炯的看着前田利家。而一向害怕自己老爹的前田利家,此时却一反常态的和其对视着,丝毫不让寸步。

    良久之后,前田利昌突然长叹一声,脸上露出了疲惫、萧索、又有些欣慰的表情,“利家,你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很好!很好!”前田利昌说着让前田利久完全莫名其妙的话,但前田利家却似乎听懂了。

    “父亲大人……”前田利家看到前田利昌的模样,想要说些什么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毕竟这件事情,对于前田家来说,确实不怎么地道。

    前田利久疑惑的看了看前田利昌,又瞅了瞅前田利家,随后将目光放在那封依然没有拆开的信上,忽然似乎明白些什么了。

    果然,前田利昌沉默了片刻就转头对前田利久说道,“回去帮宗兵卫收拾下行李,顺便帮其准备下元服仪式。嗯……邀请山田大人前来观礼。”

    “是……”前田利久平静的应道,既然无法反对,那么就只能接受,前田利久虽然不适合当武士,但对这个时代的很多事情还是看得很清楚的。

    前田利久离去后,前田利昌转头看了看站在那边有些手足无措的前田利家,心中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有些好笑。“利家,怎么了?开始担心了?”

    “既然你决定全力侍奉殿下,那就好好干,别让我失望了……”说着,也不理会前田利家,转身就进了房间。

    “放心吧!父亲大人!孩儿深信,前田家只要跟着主公,就绝对会得到比现在更多的荣誉!”前田利家坚定的说道。

    而此时,那古野城织田信长的宅邸,织田信长也在和浓姬讨论着这件事情。

    “真是想不到,我随口那么一提,霸王丸那小子就看上了前田家的小子。真是……”织田信长摇着头,一脸不爽的模样,似乎对山田政村总是给他找麻烦这件事情很不满。

    “是吗?我倒是对那个叫做宗兵卫的孩子很有兴趣,要知道霸王丸可是很少看得上什么人的。”浓姬轻笑着帮织田信长按摩着肩膀,眼中透露着好奇。

    “切,说到这个我就来气,霸王丸那小子明明出身那么糟糕,咋就总是一副瞧不起天下人的模样呢?”

    “呵呵~吉法师你不也是如此吗?”

    “咳咳……我是被霸王丸那小子带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