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四十五章:前田庆次?
    事实上,前田利家的话已经是非常委婉的拒绝了。倒不是前田利家有什么想法,而是因为他知道自己那个兄长还有自己的父亲是不可能答应这件事情的。

    在这个时代,出身在很多时候都拥有着很重要的位置,比如外交上?对朝廷上?或者招收家臣上面。而一个出身高贵的人跑去给一个出身低贱的人当家臣,嘛……这种事情除了后来的猴子关白,似乎也没有什么先例。而且就算是那猴子,直到成为城主的时候,手下也不过小猫两三只罢了。

    除了他的弟弟外,也就只有蜂须贺小六了。而这个人是谁呢?说好听点身处美浓的武士集团,说的不好听那就是一个山贼罢了。好吧,他还经过商,不过就算是商人,地位也不比山贼强多少,顶多是个合法的身份而已。

    而看看他投靠当时的木下藤吉郎时面临的困境,一方面,在美浓被斋藤家拼命的打压,另一方面,因为昔年帮助过斋藤家和织田家敌对过,织田家的人也不敢收他。再加上早些年间,木下藤吉郎曾和他称兄道弟过,所以才收了这么一个手下。

    所以,在这个时代一个出身不好的人,是非常非常难收到优秀的家臣。而山田政村?很遗憾,他的出身真心不咋的,忍者的养子……嘛嘛,这种身份不管从哪里看,都高不到哪里去的说。

    当然了,这种情况对他的仕途倒是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毕竟如今乱世,一个武勇超群的人就算出身不好,一样会得到重用。比如传说中的飞加藤,上杉和武田都抢着招揽,可惜最后竟然因为惧怕他的能力而将其杀害。再比如那些剑客剑豪,他们出身很好吗?当然不是,但他们打仗牛逼,这就够了。

    所以山田政村飞速的升为侍大将并没有得到太多的阻拦,但如果让他们去做山田政村的家臣?那可就另说了。

    可惜,山田政村并没有领会到前田利家的好意,在考虑了一会如何从前田利昌手里挖人后,就看着宗兵卫问道,“宗兵卫,你愿意成为我山田政村的家臣吗?”

    “!?”此话一出,前田利家和本来有些不爽的宗兵卫都愣住了。

    “嗯?你们两个看我干嘛?”看着两人愣愣的看着自己,山田政村无奈的抓了抓头发,他感觉自己似乎又做了什么傻事了。只是仔细想了想,他似乎也没做啥啊?

    看到山田政村如此模样,前田利家算是明白了,这小子压根就不懂得家族的那些破事。仔细想想也是,山田政村虽然是忍者的养子,但小时候基本都是一个人在生活。稍微长大点,就是跟着织田信长各种鬼混,在这种情况下,他能了解到家族的那些事情才叫有鬼呢。

    想通这点,前田利家忽然觉得自己刚才那番话可能山田政村也没有领会到,连忙干咳两声说道,“霸王丸,你可能不太了解,宗兵卫是前田家嫡长子的唯一子嗣,先不提能不能给你当家臣的事,就算可以,那也是由我的兄长和父亲决定的。”说完,一脸无语的看着山田政村,那意思仿佛是,“你现在总死心了吧?”

    可惜,山田政村虽然听明白了,但他能不能接受?显然不能。前世的经历以及这辈子颇为无拘无束的生活,让他对这些无聊的家族规矩完全是嗤之以鼻。“犬千代,都多大的人了,还满口家族家族的。你忘了我们当初的誓言了吗?自己的命运永远是由我们自己来做主!”山田政村不屑的说道,丝毫没有因为前田利家而给前田家半点面子。

    “你小子……”前田利家捂着脸无奈的嘀咕着,他知道山田政村的性格,所以也没有生气,不过……还是很无奈啊。

    懒得理会前田利家,山田政村看着依然愣在那边的宗兵卫再次问道,“宗兵卫,考虑的怎么样?愿意当我的家臣吗?我们一起开创大场面!”山田政村说着他心中唯一似乎能够煽动人心的话语。

    听到山田政村再次的问话,宗兵卫才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看着面前的山田政村,宗兵卫心中忽然出现了敬佩、疑惑、愤怒、不屑、激动等等复杂的情绪。作为一个从小就被灌输家族为尊思想的宗兵卫,虽然因为崇拜织田信长等人而做起了倾奇者,但他的内心,显然还没不是那位混迹战国数十年,看尽沧桑的战国第一倾奇者宗兵卫。所以,他很悲剧的被山田政村这番话给刺激到了。没办法,叛逆期嘛~熊孩子都这样。

    缓了缓神,宗兵卫这才开口,“那个……能说下是什么誓言吗?”宗兵卫有些好奇的问道。在这个时代,誓言还是被看得很重的说。而在他的心中,隐隐觉得,自己一直想要寻找的人生目标,似乎就要找到了。

    “什么誓言?呵呵……”山田政村闻言顿时笑了,因为他知道,宗兵卫这小子基本逃不过他的手掌心了。好吧,现在叫做宗兵卫。而同样有这种感觉的,还有前田利家,要知道他们当年就是被山田政村一阵神忽悠,搞的那段时间总是想着各种不切实际的事情。

    “犬千代,你说说你当初的誓言吧~”山田政村转头对前田利家说道。

    闻言,前田利家顿时一脸不甘愿,不过却有不想被山田政村小看了,被宗兵卫看到也没什么,但万一被山田政村和织田信长他们一说,恐怕从此前田利家的脑袋上就要多出一堆诸如“胆小鬼”“腐朽男”之类的绰号了,更会被他们一直取笑。

    “哼!说就说,我要让前田家成为坐拥十万石领地的超级大豪族!”前田利家冷哼着,挺了挺胸膛说道。

    闻言,山田政村顿时有些鄙夷的哼哧着,“切,没想到年纪变大了,却还是这么没长进,才十万石……这种事情还需要发什么誓言去做吗?”一句话,就把前田利家给羞的低下了脑袋。他不是因为真的羞愧,而是怕山田政村再说出什么夸张的话来。

    山田政村这边数落着前田利家,那边的宗兵卫却已经被吓傻了。“十万石叫做没理想?貌似前田家也不过才6000石吧?”宗兵卫觉得自己的耳朵似乎出了问题,不然怎么会听到自己的叔叔在说胡话呢?

    鄙视完前田利家,看了看已经被吓傻的宗兵卫,山田政村抛出了他当初的誓言。好吧,自然不可能是什么天遮不住眼,地埋不了心的诛神灭佛论了。“我的誓言很简单,我会成为普天之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天下无双的绝世猛将!”

    说着,山田政村忽然看向宗兵卫,一脸严肃的模样,“而你!宗兵卫,我觉得你会成为仅次于我的猛将!所以,来做我的家臣吧!用我们手中的兵器和自身的武勇,告诉世人我们的存在!”忽悠!接着忽悠!山田政村就差没把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反话给说出来了。

    不过效果显而易见,宗兵卫动心了,彻底的动心了。只见他严肃的看了看山田政村,忽然昂起头颅,一脸高傲的说道,“能做我宗兵卫主公的人,必须是比我还要强的武士!”倒不是他因为山田政村的重视而得瑟起来,也不是因为其他原因。只是因为,他是一名武士,一个认为自己很强而且确实很强的武士。强大的武士,只会服从于比他更强的武士,这是很简单的道理。

    “尼玛!这下回去该怎么解释啊……”前田利家闻言顿时捂脸苦笑着,宗兵卫这番话显然已经是答应了山田政村,只要山田政村能够答应他的话。而山田政村可能会输吗?这种事情前田利家甚至懒得用屁股去猜。

    比试的地点就在山田政村家中庭院处,宗兵卫手持着一把大枪伫立着,虽然年纪还小,但已然有了未来猛将的雏形。而对面的山田政村则手持八岐,随意的放在右手边,看起来似乎很不重视宗兵卫的模样,但莫名的,宗兵卫却感到无尽的压力。嗯……这个压力绝对不是因为旁边围观并低声议论的阿市三女。

    一阵微风吹过,带起了散落地上的树叶……

    当晚,在山田家吃过饭后,前田利家才醉醺醺的带着宗兵卫往家走。

    “叔叔!我决定了!我要当山田大人的家臣!”

    “决定了?”

    “嗯!山田大人的武勇举世无双,我完全想不出这世上竟然有如此的武艺,如果我要成为强者,就必须跟在他的身后!”宗兵卫说这话的时候,眼中充满了憧憬和渴望。

    “却也可能被他甩得连背影都看不到啊……”这句话,前田利家并没有说出口,却是他心中的真实所想。虽然是宗兵卫和山田政村动的手,而前田利家此时的武艺可比宗兵卫强的多,但他依然知道,就算是自己上去,也挡不住山田政村那一剑。

    “算了,还是好好想想怎么去应付老爹吧……”前田利家摇了摇因为酒精而犯晕的脑袋,有些烦躁的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