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四十一章:清州来袭
    8月,炎热的夏日让山田政村每天都躲在家中享受着三女的温柔以及冰凉可口的酒水。八岐太刀的诡异仿佛昙花一现,在之后的日子里除了那诡异的铭刻以及变态的锋利,看起来和普通的太刀也没什么区别。于是,大神经的山田政村很快就将这件事情给忘掉了。

    “主人,刚才有人来传令,要开评定了。”於大走进房间低声汇报着。房间内,於大的女儿多却姬此时一脸迷离的躺在山田政村的怀中,已经被摸得娇喘不已,但依然努力的为山田政村倒酒喂水果。见此,於大心中顿时充满了感动和抱歉。

    感动的是,多却姬小小年纪,却已经懂得为她分忧,同时又很清楚自己的地位。抱歉,是因为多却姬完全没有经历过寻常少女那天真无邪的童年生活。在多却姬很小的时候,就得跟着自己四处流浪,过着贫苦生活的同时,还得受尽旁人的白眼。而如今,她的生活只存在一件事情,那就是伺候好眼前这个男人,而时间可能还是一辈子……

    正在於大陷入痛苦的回忆时,山田政村的声音响起,将她拉回到现实。

    “开评定?又有什么破事啊?!”山田政村从多却姬那已经开始发育的上抬起头来,不爽的嘀咕着。随后就站起身来,在於大和多却姬的服侍下穿戴着衣服。

    “洗白白等我回来,晚上帮你们娘俩好好按摩下~”搞定了服装,山田政村在多却姬和於大两女的娇唇上狠狠的肆虐了一番后,留下一句猥琐的话语,这才前往评定间。

    送走山田政村,於大看着多却姬依然望着山田政村离去的方向出神,心中又是一痛。“女儿,娘对不起你啊……”於大伤感的道歉着。

    如果她还是松平清康的正室,哪怕生活不会比现在好很多,最少多却姬也不至于是现在的下场。

    “母亲大人不要这么说,女儿觉得现在的生活很幸福呢~”多却姬闻言,走到於大的身前搂着她温柔的说道。“女儿是说真的,现在我们不用担心吃不饱穿不暖,也不会受到别人的鄙夷和讽刺。主人和阿市小姐对我们又这么好……”

    说着,多却姬转身看着外面的天空,低声轻喃着,“就算没有身份,我也不会在乎的……只要主人在意我就好了……”

    “女儿……”於大将多却姬紧紧的搂在怀中,眼泪终于止不住流了下来。

    那古野城评定间。当山田政村进来时,其他人早已经坐在各自的位置上了。好吧,毕竟是临时召集,除了个别呆在那古野城的家臣外,其他倒也没有多少人。

    “霸王丸,每次都是你小子最慢!”前田利家大声招呼着。

    “哈哈~刚才我不小心迷失在人生的道路上了。”山田政村摸着脑袋毫无诚意的道歉着,只是理由……喂喂,你真心不怕卡卡西一个神威穿越过来找你要版权费?

    在前田利家等人身边坐下,山田政村迫不及待的问道,“犬千代,你知道什么事情吗?这么突然的评定,是不是要打仗了?”

    “你小子真心是什么都不管啊……”前田利家无奈的翻着白眼说道。

    “就是说啊。你小子的宅邸和主公距离这么近都不知道,还有脸问我们?”池田恒兴等人连声附和着。

    顿时,山田政村就成为了众人讨伐的目标,一直延伸到山田政村发了这么久的俸禄,却完全不懂得请客的铁公鸡性格上。要不是织田信长的出现,恐怕山田政村非得落荒而逃不可。

    “人都到了吧?那么开始评定!”织田信长用折扇敲了敲地板说道。说完,就直接说起此次评定的目的。

    “诸位,刚才收到情报,清州织田家联合松叶城城主织田伊势守和深田城城主织田右卫门尉,正在前来本城的路上。”织田信长冷声说道。他的表情很难看,这也难怪,谁让他从继承家督之后,家臣总是不时的反叛两个呢?

    闻言,下面顿时议论成一团,要知道这二人可不是山口教继父子。虽然他们并不是织田信长这一系的,但好歹也是同一个祖先,换句话来说,那就是一门众。而如今,他们竟然反叛了?

    不过,织田信长召开评定可不是为了让他们讨论的,“所有人听令!立刻召集所有部队,出城迎敌!”

    “是!”

    “信行,那古野城的守备就交给你了!”织田信长突然转头对坐在旁边低着脑袋不晓得想些什么事情的织田信行说道。

    闻言,织田信行连忙应道,“请兄长放心!”

    众人各自下去忙活,山田政村却找到了织田信长,“吉法师,这种时候让信行那小子守备那古野城,似乎不太好吧……”山田政村并没有说为什么,不过眼神却明白的告诉织田信长,“你懂得”。

    “他可是我的弟弟!亲弟弟!”听到山田政村的话,织田信长不耐烦的反驳着,只是,他似乎也明白这套说辞对山田政村根本就没用,只得解释道,“虽然众多家臣如今并没有真的臣服于我,但在外敌入侵时,肯定还是得帮助本家的。如果勘十郎那小子真的犯傻反叛,也没有人会支持他的。”

    “哦……”山田政村似懂非懂的应着。

    “放心吧,霸王丸,我不会给我那个笨蛋弟弟机会的!”织田信长自信的说道。

    “切,你是不给机会,可机会自己却跑来找他……”山田政村心想着,却也没有再说什么。毕竟,如今最重要的事情是即将到来的战争。

    隔天一早,织田信长就率军离开了那古野城,总兵力约为700人,这已经是昨天一天内织田家能够动员的极限了。

    “主公,敌人此时已经在萱津布阵,似乎正等着我们过去。”森可成低声汇报着。

    “嗯,叔父呢?”

    “信光大人已经离开守山城,估计在半个时辰内就可以抵达战场。”

    “很好,全军听令!目标,萱津!”

    萱津,清州织田军本阵。

    “坂井大人,您现在收手还来得及,在下一定会在主公面前为您开脱的……”织田伊势守苦着脸劝说着,一旁的织田右卫门尉也不断帮腔着。二人的身后,数名小姓持刀而立,这显然就是他们反叛的原因了。

    “两位大人,你们不觉得如今说这些已经有些晚了吗?”坂井大膳似笑非笑的回道。说完,也不理会两人的反应,转头问向旁边的一名家臣,“敌人现在到哪里了?”

    “正往此地赶来,人数大概在700人左右。另外,守山城的织田信光率众200余人也正往此地赶来。”

    “哦?织田信光也来了吗?”坂井大膳脸色又阴沉了几分,皱着眉头自言自语着。而织田伊势守两人听到织田信光的名字,脸色更是瞬间变得惨白。

    没办法,人的名树的影,在织田信秀死后,织田信光俨然已经成为了织田家军神一般的人物。文武双全,冷静果敢,几乎没有任何缺点的武士。这种人成为敌人,显然不是那么美好的事情。

    “岩仓,三河那边有动静吗?”

    “回大人,没有收到任何的回复。”

    闻言,坂井大膳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晴朗的天空,“看来,如今也只能为主公效忠了……”

    没到半个时辰,织田信长已经率军赶到了萱津。

    织田信长端坐于本阵之中,用手拄着脑袋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倒是下面的家臣你一言我一语,不断出谋划策着。

    “敌人估计有千人之众,属下觉得应该等信光大人到来后再开战。”

    “坂井大膳勇猛善战,足智多谋,此次突然进攻本家,想必还有什么后手,属下建议再观望一阵。”

    平手政秀安静的坐在一边,因为他相信织田信长。而织田家的头号猛将柴田胜家……却也不知道是因为他并不想帮助织田信长,还是有别的考虑。同样安静的坐在那边,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霸王丸,你说主公在等什么呢?”前田利家好奇的问道。

    “嗯……”山田政村故作沉吟着,因为他也不知道为啥,不过逼总是得装一装,不然岂不是在前田利家这些小弟面前失了面子?

    就在这时,传出突然传来一阵螺号声,听到这个声音,织田信长一下就站了起来。“竟然就这么直接进攻了?”织田信长脸上带着一丝古怪的自语着,似乎在为坂井大膳的突然进攻感到诧异。毕竟,这场突然发生的战争在织田信长看来是如此的不合常理,因为凭借清州如今的势力,就算加上织田伊势守他们,也不可能把织田家怎么样。

    不过,这些和他并没有什么关系,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后,织田信长立刻下达了迎击的命令,并亲自坐镇本阵指挥。

    对面,坂井大膳默默的看着远处的织田军本阵,心中暗想着,“织田信长……就让我好好看看,你是否会成为统一尾张的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