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四十章:诡异的神剑
    那古野城。当织田信长等人回来之后,织田信长就迫不及待的将山田政村拉进了一间密室。

    “霸王丸,那把真的是传说中的天丛云剑?”织田信长激动的问道。也难怪,任谁看到传说了千多年的武器,都会忍不住激动起来,更别说对武士而言,几乎可以说是最重要的武器了。

    “哼哼,是啊~看来我就是那天选之人啊!”山田政村一脸得瑟的应着,可惜瞬间就被织田信长掏出折扇给爆了头。

    “那还废话什么?!快点拿出来给我看看!”织田信长喘着粗气不断催促着。

    之前山田政村动手的时候,因为动作实在太快了,他只是模糊看到了一个影子而已。幸好他本来也不是什么好鸟,瞬间就猜到了山田政村的用意。虽然他不晓得那箱子里面有什么值得偷的,但他还是很配合的没有声张。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山田政村偷的竟然是传说中的三神器之一,而且还是从那空空如也的箱子中。

    “哼哼~别催嘛~”山田政村得瑟的傲娇着,不过在看到织田信长再次举起了那把神奇的折扇后,他还是老老实实的拔出了天丛云剑。

    是的,就是拔了出来。在动手的时候,山田政村以超神的技术,将腰间的太刀无声无息的甩出了神社,又悄然无息的将天丛云剑插进了腰间。整个行动前后不超过3秒钟。不得不说,忍术确实是一门盗窃的好技艺啊。

    无声无息,天丛云剑就被拔了出来,出鞘的瞬间,织田信长两人就察觉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感觉出现在两人的周围。

    “有点邪门啊……”织田信长稍微离远了一些,看着眼前的太刀嘀咕着。虽然他一直认为自己不惧鬼神,但那是因为他根本不相信世界上有什么鬼神。可如今,明明空荡荡的盒子内出现了一把不应该出现的太刀,这种诡异的情况加上刚才那奇怪的感觉,让织田信长不得不小心行事。

    “哈哈~吉法师你也会害怕啊?”山田政村见状顿时开启了嘲讽,不过持着太刀的手却远离了自己和织田信长。好吧,实际上他心中也有些揣测不安,毕竟这件事,着实邪门。

    两人盯着天丛云剑半响,发现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心中顿时稍微平定了一些。“来,试试刀!”织田信长随手从架子上拿起一把太刀,想了一下后,又放了回去。然后指了指这把太刀说道,“就这么试下吧……”好吧,这小子看来还是很担心啊。

    “嗯。”山田政村应了一声,双手牢牢的抓住刀柄缓步走了过去。随即突然又停了下来,转头对吉法师说道,“如果天丛云剑真的有什么刀灵的话,可能会突然不受控制,你还是稍微站远一些吧。”

    “嗯!”闻言,织田信长慎重的点了点头,飞快的走到了门口,随后凝神看着山田政村的动作。

    “呼……”一个深呼吸,山田政村猛地将太刀挥出。没有想象中的什么不受控制,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感觉,一刀劈下,木架和上面摆着的太刀仿佛豆腐一般被切成了两半,甚至连被切到时应该发出的声音都没有出现。

    “好刀!”织田信长和山田政村同时赞叹着,眼前的情况说明什么?他们显然不可能不知道的。“可惜啊,这把刀竟然看上你这个混蛋了。”织田信长捶胸顿足的抱怨着,不过却也没有要将这把太刀据为己有的意思。

    “霸王丸,先把刀收起来吧。”

    “嗯。”

    随着太刀入鞘,刚才那种诡异的感觉顿时消失,这下,两人的目光瞬间集中在那把刀鞘上面。

    “切,不单单刀邪门,就连刀鞘也古怪得紧啊。”织田信长不爽的看着天丛云剑嘟囔着,可要让他碰,啧啧,那还是算了。

    “嗯……”山田政村倒是不以为意的直接将刀鞘拿在手中观察着。好吧,他想在乎也没啥好在乎的,毕竟刚才已经拿了这么久了。

    古朴的纹路,如今显得更加的神秘,“莫非是咒文什么的?”山田政村古怪的想着。随后拔出太刀,他又发现在刀身上面,也是布满了各种古怪的符号。

    “看来什么时候得找个巫女帮忙看看了……”山田政村嘟囔着,随后将太刀收了回去。

    “巫女的话,奈良那边有,不过最出名的还得是出云大社。”织田信长听到山田政村的嘟囔,想了想后说道。

    “出云啊……那也太远了。”

    织田信长抓了抓脑袋,似乎也觉得为了一把太刀特意跑一趟出云很不现实,只好无奈的说道,“算了,我让人留意下吧。”说完,他似乎想起什么来说道,“霸王丸,这把刀现在肯定不能叫天丛云剑了,给它起个好名字吧。”

    “嗯……天丛云剑据说是从八岐尾巴中得到的,又是斩杀八岐而成名的。先不说这个故事的坑爹程度,但最少说明这把太刀和八岐有着无法分割的关系。”山田政村自言自语的嘀咕着,随后猛地抬起头来说道“不然就叫八岐吧?”

    “……”织田信长无奈的看着山田政村,不知道为啥,他突然觉得有些可怜这把太刀。“霸王丸,我觉得以后你的孩子还是让我来帮忙取名字吧……”织田信长一脸大善人的模样说道。

    在织田信长和山田政村纠结着天丛云剑的新名字时,那边一股暗流却在尾张地下涌动着。

    “信行殿下,难道您还没有下定决心吗?还是说您需要我们来帮你下这个决心……”坂井大膳淡淡的说道,试图给织田信行一些压力。

    “哼!有斋藤道三给那个傻瓜做后盾,你觉得现在是好时机吗?而且……”织田信行冷笑着看着坂井大膳,不屑的嘲讽着,“如果没有我的帮助,你觉得你们是那个傻瓜的对手吗?”

    织田信行的话似乎并没有影响到坂井大膳的情绪,他依然好言相劝着。“信行殿下!在下不知道你到底在犹豫什么!?有我们清州的帮助,再加上岩仓那边。只要我们行动够快,那个傻瓜又怎么可能挡得住我们?”

    “好了,如果你只是来说这些废话的话,那么我要回去了。离开这么久,再不回去就要惹人怀疑了。”织田信行说着,径直站起身来往外走去。走到门口,织田信行突然停了下来,转头对坂井大膳冷声说道,“不要小看那个傻瓜,他比你想象的更加难缠!”说完,推门离开了。

    看着织田信行消失的背影,坂井大膳愣了半响才站起身来,“小看?我可从来没有小看过那个傻瓜。”坂井大膳叹息着,也离开了。

    清州城。

    坂井大膳刚回来,就被织田信友召唤了过去。“大膳,结果怎么样?信行那个小鬼头答应了没?!”织田信友焦急的问道。

    “没有,不过织田信行肯定不会容忍织田信长那个傻瓜继续呆在家督的位置上。所以我们如今所需要做的,只是等待而已。”坂井大膳说着在路上想好的说词。

    “等?!还要等?!我可是织田信友!尾张的守护代!为什么我要拿回属于自己的权利,却还要一直等下去?!”织田信友突然抓狂的站起来咆哮着。

    自从织田信秀崛起,并将下四郡的大权牢牢掌控在自己的手里后,织田信友的声威就与日剧下,有些时候,除了清州周边的豪族还听从他的命令,其他地方根本就不会理会织田信友。好不容易织田信秀死了,可织田信长继位后,却在他们还没有行动的时候,就将权利又牢牢的抓在手里。

    等……织田信友已经受够了这个词了,毕竟,已经快50岁的他还能等多久呢?

    “大膳!你是本家的头号重臣,为我分忧是你必须要做的事情!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总之!我不想再等下去了!”织田信友抓狂的喊道。

    “是……”

    坂井大膳并没有辩解或者劝说,因为他知道,此时的织田信友已经听不进任何话了。默默的退了出去,看着外面有些昏暗的天色,坂井大膳轻声叹息着,“织田家……”语气中,有着说不出来的凄凉。

    良久之后,坂井大膳再次向外走去,严肃的表情中,透露着一丝决绝和疯狂。

    那古野城。

    一阵阵娇吟声从屋内传出,屋外,阿市一脸绯红的站在窗边,一双水灵的眼睛此时却显得异常娇媚。“霸王丸哥哥真是个大色狼,竟然大白天就做这么羞羞的事情!”织田市心中暗骂着,但脚部却怎么也移动不了,眼神更是完全被定在了屋内山田政村他们的身上。

    “於大姐姐和多却姬姐姐也真是的,怎么能用这么……的姿势呢?”阿市看着仿佛小狗一样趴在地上的於大,脑中不断翻着词典,却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汇。呃,话说,她管於大和多却姬都叫姐姐,没问题吗?

    而当屋内战事进行到最激烈的时候,已经彻底沉迷在中的山田政村三人,还有软软靠在窗边,眼神却依然死死的盯着山田政村的阿市都没有注意到,在房间的角落里,被山田政村丢在地上的八岐,在这个时候微微颤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