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三十四章:山口父子谋反
    葬礼上织田信长的行为自然惹来了众人的反感,毕竟在这么离谱的儿子也不会在父亲的葬礼上出现这等荒缪的作为,而作为织田信长老师的平手政秀,自然是众人笔伐口诛的对象。只是不管如何,织田信长依然还是继承了家督之位,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吉法师,最近你表现还是正常一点吧,自从大殿的葬礼之后,我总感觉平手大人怪怪的。”山田政村一脸严肃的说道。他没办法直说平手政秀最近会自杀,只能这么婉转的提醒着了。

    “嗯?爷爷?”织田信长诧异的看着山田政村,随后皱起了眉头。在织田信秀死后,织田信长的亲人只剩下平手政秀和山田政村这帮子兄弟了,他可不希望再出现什么他不希望看到的事情。

    “嗯,你说得对,爷爷最近确实有些不太对劲,等下我去拜访一下他,这段日子就老实一点吧……”织田信长点了点头应道。

    “嗯,这样最好了……”山田政村闻言顿时松了口气,他就怕织田信长没听进去,到时候如果平手政秀真的自杀,那可是他不想看到的事情。这不单单只是为了织田信长,山田政村平时也是受到了平手政秀很多的照顾,毕竟礼仪等文化课,可是平手政秀教导的说,虽然只是作为织田信长的陪读。

    末森城。

    “混蛋!为什么会这个样子?!信长那个混蛋明明做出了如此荒缪的事情,为什么没有家臣提议罢黜他的家督之位呢?!”织田信行愤怒的咆哮着。本来按照他的想法,是打算趁织田信秀死时让林秀贞等人提议由他来继承织田家,可这个提议遭到了林秀贞和柴田胜家的反对。理由很简单,织田信秀刚死,织田家显然经不起再一次的动乱了。

    所以,他将希望寄托在其他家臣身上,只要有人提议,他相信林秀贞等人不会不支持自己。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根本没有任何人提出来,哪怕他们不断议论着织田家在织田信长的手里可能会走向灭亡。

    “信行公子,请忍耐,如今所有家臣虽然对信长很是不满,但毕竟大殿刚刚去世,没有人希望在这种时候再起波澜的。”林秀贞低声劝慰着。

    “忍耐!还要忍耐多久?!你也看到了,信光叔父和佐久间大人对信长那个混蛋很有好感,万一那个混蛋以后做了什么事情再拉拢一波家臣,我还如何能够成为家督?!”织田信行愤怒的冲着林秀贞吼着。

    这副模样,让林秀贞不禁皱起了眉头,不过他还是坚定的说道,“信行公子,希望您知道,信长不光光是织田家的家督,还是斋藤道三的女婿,对于如今虚弱的本家来说,斋藤家的想法是本家不得不考虑的!”林秀贞说完就站起身来,深深的看了织田信行一眼说道,“另外,如果信行公子真的想要继承家督的话,那么就不要随意将自己的本性暴露出来……”说完,就直接离开了。

    好吧,林秀贞这番话直接表达了他的不满,毕竟作为织田家的笔头家老,就算是织田信秀在世时,也很少这么吼过他。所以,虽然他支持织田信行,但并不代表他会惯着织田信行的脾气。

    “你……”织田信行看着林秀贞远去的背影,想要再次发飙,最后却只能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好!很好!你们这群混蛋,早晚会后悔的!”织田信行怨毒的想着。

    回到家中,林秀贞惊讶的发现柴田胜家竟然在屋内等他,连忙上前问道,“权六,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边了?”

    “哈哈~这不是来看看你嘛~刚从信行那边回来?”柴田胜家大笑着说道。

    “是啊,信行实在太沉不住气了,在这种时候竟然还想着夺取家督……”林秀贞苦笑着说道,他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织田信行这么迷恋权势呢?

    “呵呵,这也很正常,毕竟大殿去世了,信行那小子的野心自然会暴露出来,而且还有土田夫人不断怂恿。”柴田胜家冷笑着,言语中,对于信行和土田夫人,却没有半点的敬意。

    “怎么?土田夫人找过你了?”林秀贞想了想,就猜到了柴田胜家此次前来的目的。

    “不错,不过我没答应,虽然我看不惯信长那小子,但本家如今确实经不起动乱了。女人啊,就是头发长见识短。”柴田胜家叹息着说道。

    不提林秀贞和柴田胜家在那边各种感叹,织田信长在听取了山田政村的提议后,虽然没有完全杜绝各种浪荡古怪的行为,但最少在家臣的面前,还是颇为装模作样了一番,这让平手政秀着实欣慰了一下下。

    转眼间,又是一年过去了。织田信长已经非常适应家督这个新角色,而前田利家等人也开始展现出优秀武士的一面。只是这一切,在许多人的眼里,不过是平手政秀等人的努力而制造出来的假象罢了,听听不时传出的各种关于织田信长的传闻吧,似乎傻瓜依然还是那个傻瓜。

    骏府城。

    “唉,太可惜了,信秀已死,明明尾张已经没有能够抗衡本家的势力,而我们却没有办法出兵尾张。”今川义元长吁短叹着,显然对于错过这等良机很是郁闷。

    “主公不必如此,如今对于本家来说,东边的北条家才是最重要的对手。”太原雪斋轻笑着说道,似乎对于这个老僧而言,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情能让他动容的。

    “是啊,想那扇谷上杉、山内上杉及古河公方足利晴氏的联军,竟然被北条家给击败了,这简直是笑话!那么强大的军队!”今川义元不断抱怨着。如果没有他们的失败,北条家又怎么会从关东群豪的围剿中腾出手来?以如今今川家和北条家的恩怨,今川义元相信,只要自己敢出兵尾张,北条氏康就会大军直挥骏河。毕竟当初其为了让今川、武田两家不联手进攻自己,可是割让了骏东、富士两郡之地呢。

    “等吧……相信织田家那边,也不会一直这么平静的,就算他们真的打算平静,我们也可以使点小手段……”太原雪斋依然笑得那么云淡风轻,似乎织田家在他眼中,不过随手即可灭之的蝼蚁一般。

    3月,织田信长自继任家督之后第一件让所有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鸣海城城主山口教继父子被今川家寝返。这可是不得了的大事,织田信长连忙召集众臣商议。

    “尼玛,这似乎是第一次评定吧?真不知道为啥现实中评定会这么少……”山田政村看着评定间中越来越多的家臣,心中碎碎念着。

    话说,山田政村此时不过是足轻大将罢了,严格来说,根本没有资格进入评定间参与议事。可没办法,谁让他是织田信长的直属家臣呢?不光是他,前田利家等人也同样参加了。对此,其他家臣虽然有些不满,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等众家臣全部到来后,织田信长才缓缓从评定间的侧门走了出来,坐下后环视了一下众人,就开口说道,“废话不多说,如今山口教继父子谋反,让鸣海城落入了今川家的手中。鸣海城乃是尾张和三河的门户,有了鸣海城,今川家的部队就可以随意进入尾张。所以我决定!立即出兵,在今川家的援军还没有到来前,夺回鸣海城!”

    织田信长压根就没有什么讨论的意思,毕竟如今城都被拿走了,还讨论了啥?直接出兵就是了。

    “这……”众家臣你看我我看你,满脸“咱难道不讨论讨论?”的表情,显然,他们还没有适应织田信长的风格。

    “可成!如今鸣海城的叛逆势力如何?”在众家臣愣神中,织田信长开口问道。

    “回主公,根据忍者回报,山口教继抢筑了笠寺、中村两座砦,其子教吉守备鸣海城,自己守备中村砦,而笠寺砦根据情报,似乎是今川家的葛山长嘉、冈部元信、三浦义就、饭尾豊前守、浅井小四郎等五人守备。兵力总数大概在1500-2000之间。”森可成出列说道。此时,他已经是织田家的忍者头目了。

    “什么?今川家的动作这么快?!”众人闻言顿时大惊,而更让众人惊讶的是敌军的兵力,要知道在没有了清州、岩仓出兵的情况下,整个织田家能够动员的总兵力,也不过2000多人罢了。

    “很好!那么那古野城的守备,就交给信光叔父,信行,你负责监视北边的信安。其余人,随我出阵!”织田信长一拍手中的折扇,做出了决定。

    “这也太儿戏了吧?”众家臣此时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毕竟按照往日的情况,现在应该还在讨论阶段啊。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准备!”织田信长看着下面一动不动的家臣,顿时大喊着。

    “是!”众人闻言,这才反应过来,纷纷小跑离开了。

    “哈哈~吉法师,你有没有看到那些家伙,一个个跟傻瓜似的。”山田政村大笑着说道,他实在看这些不知名的家伙不顺眼。

    “行了,你小子给我好好准备,这次的战争必须赢!”织田信长一脸正色的说道。他从来不想证明什么,只想将织田家发展壮大,那些家臣的想法他才不在乎呢。

    “放心吧~就凭那什么山口教继!你就等着我把他们的人头提过来吧!”山田政村拍着胸脯保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