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三十三章:织田信秀之死
    3月,春暖花开之季,但对于织田家来说,心中却仿若寒冬一般的冰冷。因为他们的主公织田信秀病死了……死因,马上风,就是酒色过度而导致的中风而亡。

    好吧,这种事情听起来着实让织田家诸人感到颜面无存,所以平手政秀等人严令此事不准外传,但对于织田信长等人来说,显然不在此列。

    “那个……吉法师……”山田政村看着不断灌着酒的织田信长,说了两个词后就没有了下文,他也不知道此时究竟应该如何安慰自己这个仿佛兄弟一般的主公。如果是织田信秀是战死沙场,那么山田政村有一大堆的说词来安慰,甚至织田信长也不会如此失落,毕竟武士战死沙场在这个时代可是最高的荣誉,可死于马上风……

    “你们说是不是很可笑呢?尾张的猛虎!和斋藤道三、松平清康、今川义元这等枭雄都交过手的男人,竟然会死在女人的肚皮上?!这是不是天大的笑话?!”织田信长红着眼睛大吼着。

    “夫君……”“主公……”浓姬和前田利家等人张了张嘴,却也无言以对,他们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劝慰织田信长。

    “吉法师……”山田政村突然站了起来,走到织田信长的面前,在众人的注视下,对着织田信长的脸就是一拳下去。

    “霸王丸?!你干什么?!”众人惊叫着,他们怎么都想不到,山田政村竟然会这么干。

    “干什么?!当然是揍醒这个混蛋了!”山田政村冷笑着说道,随即不管不顾,一顿老拳就往织田信长身上招呼着。

    “不要啊!”“冷静点!”“天啊!你疯啦?!”众人抓狂的冲上去试图拦住山田政村,只是山田政村似乎真的暴怒了,一甩手就将众人给甩到了一边。

    这时,众人才明白,山田政村是认真的,随即只听“唰唰唰”的声音响起,前田利家等人拔出了太刀……

    “霸王丸!虽然不知道你想做什么,但请立刻停止下来!我们身为主公的家臣,你这样的行为是绝对不能饶恕的!”前田利家一脸坚决的说道。

    “不错!如果你不停下来的话,那么我们很不想这样,但也只能誓死保卫主公了!”佐佐成政同样严肃附和着。

    对于一名武士来说,其主公的性命就是最重要的,像霸王丸这种行为,不客气的说,灭满门都不足为奇。

    闻言,霸王丸眉头一挑,脸色更加冷了几分。手依然抓着织田信长的衣领,转过身看着诸人冷笑着,“你们想……”话还没说完,就被浓姬厉声打断了,“你们想干嘛?!犬千代!内藏助……都给我把刀收回去!”

    “可是……”前田利家犹豫的看着浓姬,显然没想到她竟然会这么说。

    “收起刀,出去!还有霸王丸!你这个混蛋也闹够了吧!出去!”浓姬厉声说道,那模样,话语中那种不容置疑的语气,让他们想起了织田信长。

    “好吧,那就拜托浓姬你了……”山田政村放开织田信长,转身直接离去了。而前田利家等人愣了片刻后,也收起太刀有些狼狈的出去了。

    离开的双方站在庭院的两边,一种不知名的气氛隔在双方的中间,看着前田利家等人那有些不知所措的模样,山田政村感觉有些难受,“难道我的办法真的太激进了吗?呵呵,恐怕我和犬千代他们,从此就要成为陌路人了吧……看来,因为吉法师的关系,我压根就没有怎么适应这个时代啊……”山田政村无奈的想着。他本以为,作为兄弟的前田利家他们应该能够理解自己的作法,可现在看来,自己根本就没有彻底的融入这个时代。

    房间里面,浓姬将躺在地上的织田信长扶了起来,看着他依然处在愣神的模样,顿时皱起了眉头,“吉法师,你是想要布上你父亲的后尘吗?还是你本来就是这么没有的废物?!”浓姬冷声问道。

    “我……”织田信长张了张嘴,试图说些什么,可是又说不出来的模样。

    “你什么你?!难道你真的是个废物?!我认识的织田信长可不是这个样子的!还是说因为你父亲的死,你已经忘记了你的梦想?!”浓姬的语气越来越严厉。

    “你懂什么?!你真的懂吗?!那是我的父亲!是父亲!”织田信长突然站起来咆哮着,从浓姬嫁过来后,他甚至连一句重话都没对浓姬说过。

    “我懂什么?!”浓姬突然有些凄凉的笑着,随手从怀中掏出了一封书信丢了过去。

    织田信长疑惑的拆开来,上面只有寥寥数语,小见之方去世了。只是只字片语,却让织田信长感受到浓姬内心中的无限哀伤。小见之方,是浓姬的亲生母亲,而如今,她去世了,浓姬却连见她一面也是奢望。

    “阿浓……”织田信长抱歉的轻喊着,将浓姬紧紧的搂在怀里。

    “夫君……”浓姬依偎在织田信长的怀中,泪水终于止不住的流了出来。母亲去世了,却因为织田信秀的去世,浓姬甚至连伤感的表情都不敢露出来,生怕因此而让织田信长受影响。当她看到织田信长意志消沉的时候,她感觉她的世界开始崩溃了,想要依靠的男人,却需要她自己来安慰……

    良久,两人才分开,但此时,两人看向对方的神情,却有些说不出的不同,或许因为此次事件,他们的感情更加深了一步。不过此时,却还不是他们你侬我侬的时候。

    “夫君,你还是快点去外面看看吧,可别让他们真的打起来……”浓姬突然破涕为笑,怎么看,似乎都不是在担心山田政村他们。

    “是啊……得好好教训一下霸王丸这小子,竟然敢下这么重的手……”织田信长摸了摸已经肿成猪头的脸颊,喃喃自语着。

    庭院中,气氛还是那么的僵硬,山田政村这边不断怀疑自己的作法,那边前田利家等人也纠结着山田政村的以下犯上和织田信长的消沉之中。

    “哈哈~让你们担心了~”织田信长大笑着走了出来,看着他的模样,众人顿时放下心来。只是随即而来的,则是山田政村以下犯上的事情。前田利家等人看着织田信长欲言又止,因为他们也不知道此时应该提出惩治山田政村,还是当作不知道。可是惩治的话……好吧,让他切腹都算是仁慈的了。这,显然不是前田利家等人愿意看到的。

    扫了众人一眼,织田信长心中长舒了一口气,如果双方真的闹僵的话,那他可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霸王丸,你小子好啊,竟敢把我俊俏的面貌打成这样?”织田信长突然冷笑着对山田政村说着,随即对前田利家等人招呼着,自己当先冲了上去,“小的们!给老子狠狠的打!专打脸!”

    “对!专打脸!”前田利家等人立刻反应过来,一窝蜂冲向了山田政村。

    “不要啊!别打脸!我可是靠脸吃饭的!”山田政村惨叫着,不闪也不避,缩着身体将脸护住。

    霹雳乓啷一顿削……

    “尼閅蛰囷甲萿晔鈦虢訜砳!欶蚝咘迖琏脦!”山田政村自言自语着一堆听不懂的话,不过也是可以原谅的,看看他那比织田信长更圆更大的猪头脸,就知道织田信长的报复来得有多么凶狠了。

    “哼!谁让你用那种方式的?难道我需要这种方式才能振奋起来吗?”织田信长没好气的说道,他的脸到现在还没有消肿呢。

    “就是就是!霸王丸,你小子太过分了!”前田利家等人连忙附和着。

    “我以后不敢了……”山田政村缩了缩脖子,一副心惊胆颤的模样说道,顿时引来了一片笑声。这笑声,让山田政村自己也不好意思的摸着脑勺笑了,只是那怪模怪样的面孔,让笑声变得更大了。而之前的不愉快,也在笑声中彻底的消失了。

    19日,织田信秀隔天就要下葬了,平手政秀早早的来到了那古野城,意图很简单,让织田信长规规矩矩的去参加仪式。仪式,说白了也很简单,就是一群人团团坐,对着织田信秀的灵位一个个的去上香,旁边一大堆的和尚念经颂词。虽然简单,却也很繁琐,更很无聊,但死者为大,几百年来都是这么干的。

    可织田信长就偏不想这么干,“霸王丸,你说此时本家所有家臣都聚集在古渡城,如果今川家突然攻过来怎么办?”

    山田政村无奈的看着织田信长,虽然说他觉得织田信长说的很有道理,但哪怕以后世人的想法,他还是不希望织田信长真的干出那有些大逆不道的事情来。“吉法师,死者为大,所以还是老老实实的去参加吧,毕竟以后你就是家督了。”山田政村劝说着。

    20日,织田信长终究还是没有听从山田政村的劝说,说着说他还是稍微听进去了一点,最少穿着还算像是一名武士,虽然还是迟到了。

    在诸多家臣、和尚的震惊中,织田信长冷冷的走上前,将腰间佩刀狠狠的竖在香案上,看着织田信秀的灵位久久不语,最后,抓起一把香灰对着织田信秀的灵位猛地撒了过去。“老爹!你走得太早了!”留下这么一句怒吼,织田信长转头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