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二十九章:松平广忠死了
    3月,寒冷的冬季即将离去,温暖的春天就快来了,人们又要开始一年的忙碌,平民们为了生机,大名们为了扩大家族的规模。只是对于三河松平家来说,这个春天实在太冷了,因为他们的家督松平广忠,竟然被家臣岩松八弥给杀死了……

    在这个时代,家督突然死亡,那无疑是天崩了一般的局面,尤其家中唯一的嫡子还在敌对大名家的手里。一时间,松平家所有人都迷茫起来,因为他们突然发现,他们的所作所为似乎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毕竟,如果按照这么下去的话,没有人继承的松平家很快就要灭亡了。

    那古野城。

    “什么?!”织田信长等人显然被这个消息给震撼到了,反应过来后,连忙转头坐在旁边的竹千代。只见此时他一脸悲伤的模样,死死咬着嘴角,生怕自己哭出来。

    “竹千代,你要坚强,如今松平家就只剩下你了,必须要坚强!”织田信长走到竹千代的身边安慰着。

    而霸王丸此时却更关心三河那边的问题,“殿下什么想法?有没有行动?”他虽然记不清这段不算太重要的历史,但也知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竹千代就要去今川家那边了。嘛,这对于霸王丸来说,自然是无所谓的事情,但说实话,如果可能的话,他并不希望今川家彻底掌控三河。毕竟,未来万一桶狭间输了呢?

    “还在讨论!平手大人主张劝降,柴田大人主张趁机进攻三河,信行大人也是主战的。”回答的人名叫森可成,乃是随着浓姬陪嫁过来的武士,也是织田信长手下第一个家臣,专门呆在古渡城,负责传递消息的。

    “什么?!还在讨论?!这群家伙这种时候还在浪费时间?!”霸王丸愤怒的大喊着,顿时引来了织田信长两人的注意。

    “怎么了?霸王丸?”织田信长问道,表情很是严肃,因为他明白,霸王丸刚才会那么失态,一定是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

    “吉法师,殿下那边竟然还没有商量出来结果,这简直是……”霸王丸大声抱怨着,随后突然反应过来,连忙拉着织田信长说道,“吉法师,现在可是好机会,你赶快去古渡城,就说让竹千代回三河接管松平家!”

    一席话,顿时惊住了织田信长和竹千代。“这可以吗?真的可以吗?”刚才还陷入悲痛的竹千代焦急的问道,没办法,没有人能够了解多年无法回家的人,在得知终于可以回家后的心情。

    而织田信长也反应了过来,“不错!让竹千代去接任松平家家督,这么一来松平家就是织田家这边的人了。有了他们的帮助,将今川家赶出三河将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织田信长同样兴奋的说道。

    织田信长和霸王丸都没有考虑竹千代成为松平家家督后,是否会成为织田家的盟友甚至是附属,因为在他们看来,这是毫无悬念的事情。嘛,年轻人嘛,义气显然比其他的更被看重。

    “霸王丸!竹千代!走!我们去古渡!”织田信长大声喊道。

    “哦!”

    一路疾驰,三人赶到了古渡,在得知众人依然还在争论的时候,织田信长立刻带着两人冲了进去。

    “吉法师?你们怎么来了?还有他是谁?……”织田信秀皱着眉头问道,他本来因为松平广忠之死而美好的心情,早就在众家臣的吵闹声中消失殆尽了。至于竹千代,好吧,请原谅织田信秀不记得竹千代,毕竟他可是日理万机的说,而且除了刚来的时候见过次面,织田信秀可就再也没有见过竹千代了。

    “老爹!请立刻下令,让竹千代前往三河接掌松平家吧!”织田信长大声说着,同时将身边的竹千代往身前一推。

    “什么?!”闻言,织田信秀顿时就站了起来,与此同时,周围诸多家臣也瞬间安静下来,震惊的看着织田信长。

    “老爹!竹千代和我有兄弟之情,如果由他来继承松平家,那松平家从此就是本家的盟友了!”织田信长大声说道。

    “嗯……”织田信秀重新坐了下来,眼神在织田信长和竹千代身上不断徘徊着,他在思考,思考这么做对织田家到底有没有利。毕竟,如果将竹千代放回去的话,那么他是否愿意让松平家成为织田家的附属,那可是全凭他自己的想法了。好吧,虽然织田信长说的是盟友,但没有实力的盟友,也只能说附属罢了。不管是织田信秀,还是其他家臣都是这么想的。

    “织田殿下!竹千代在此愿意以祖宗的名义立誓!如织田殿下愿意让在下返回三河,松平家愿成为织田家的先锋,征战这个乱世!”竹千代突然拜伏在地高声说道。

    “嗯……”织田信秀闻言,看着拜伏在地的竹千代,又看了看旁边的织田信长,虽然依然没有表态,但显然有些意动了。毕竟,如果松平家真的愿意成为织田家的附属,那好处可不是一点半点。虽然可能因此而无法占领三河,但和斋藤家联姻,又有松平家的帮助,织田家完全可以将目光放到远江甚至是伊势那边。

    而且有了松平家后,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今川家如果想要攻打织田家,就必须得先过松平家这关。所以,织田信秀意动了,张了张嘴,就打算同意这件事情。

    “主公!万万不可!”就在此时,一旁的林秀贞突然跳了出来大喊着,“主公,如果将其放回去的话,无疑是放虎归山,织田、松平十数年来的恩怨岂是这么容易就能够化解的?”

    “这……”听到林秀贞的话,织田信秀刚刚坚定下来的想法瞬间就动摇了,因为林秀贞说得有道理啊。一时间,不少亲林秀贞的家臣也纷纷出言附和着,甚至还有人建议将竹千代直接斩杀,将首级送往三河。不过这个提议,直接被所有人都无视了,他们还是要脸的说。

    这种情况,让竹千代的表情瞬间就变得失落起来,“或许,松平家从此就要灭亡了吧……”竹千代心想着,心中不知道为啥,竟然有了一丝解脱。

    只是就在这时,织田信长突然大喊起来,“安静!”直接将还吵闹的诸人给吓住了。随即,织田信长也不理会诸人,径直走到了织田信秀的面前,沉声问道,“老爹!您相信我吗?”

    看着眼前的织田信长,织田信秀不知道为何,突然有些恍惚,他想到了织田信长小时候各种让他头痛的事情,想到了织田信长只身潜入清州纵火的事情,想到了前段时间婚礼上,织田信长那仪表堂堂的模样……

    “信!”织田信秀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你是我的嫡长子,也是织田家的少主!我不相信你,还能相信谁呢?”织田信秀轻笑着说道。

    “主公!”林秀贞见状,连忙大呼着,他有一种不妙的预感。

    “信长!你从元服以来,就没有做过什么贡献,今天,这件事情就是我交给你的第一个任务!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织田信秀说完,径直站起来就离开了。

    “哈哈!竹千代!霸王丸!我们走!”织田信长得到织田信秀的同意后,顿时大笑着离开了。

    “少主,等等老臣!”平手政秀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连忙擦了擦有些红肿的眼睛追了上去,看来老人家又多愁善感了。

    “这可不妙啊……”林秀贞皱着眉头看着远去的织田信长,也连忙离开了评定间,直奔末森城而去。

    末森城。

    “什么?父亲大人竟然同意让那竹千代回三河?!”织田信行震惊的看着林秀贞,这个消息让他完全不能接受。

    “是啊,如今信长娶了斋藤道三的女儿,如果他的兄弟竹千代再继承了松平家……”林秀贞没有再说下去,因为织田信行已经开始乱砸东西了。

    “混蛋!混蛋!为什么所有好事都让那个傻瓜给占了?明明我才是最适合成为家督的人选!”织田信行愤怒的咆哮着。从他小的时候,周围的所有人都认为他才是最适合继承家督的人选,就算一开始没有这个想法,但久而久之,这个念头已经成为了他心中的真理。

    林秀贞没有说话,但他的脸上也是一脸忧色。从他放弃织田信长成为织田信行的老师开始,他就已经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必须将织田信行捧上家督之位才可以。而如今这种局面,显然不是他所希望看到的。

    就在这时,织田信行突然停止了咆哮,冷笑着自语着,“哼哼,我不会让那竹千代那么容易继承松平家的……”

    “二公子?”林秀贞诧异的看着织田信行,他心中突然有一种后悔的念头。

    而此时,织田信长等人已经返回了那古野城,为竹千代召开着送别的酒宴。除了霸王丸,犬千代他们也来了,因为织田信长的关系,在这两年间,他们也和竹千代熟络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