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二十七章:归蝶出嫁
    稻叶山城,一间很是优雅的独院中,斋藤道三看着眼前正在泡茶的归蝶,眼神中充满了慈爱和可惜。他对于归蝶的爱是绝对超过膝下任何一个儿女。在其很小的时候,斋藤道三就她和明智光秀、斋藤义龙一起跟着自己学习武艺、军学和治国之道。这一点,是没有哪个武士会这么干的,更别说大名了。毕竟在这个时代,女儿唯一的用途就是用来嫁人的,学那些东西干嘛?

    而可惜,却是因为归蝶将斋藤道三教导的东西都学得非常好,哪怕是武艺这种女性绝对劣势的项目,她也能成为同辈中的佼佼者,更别说其他诸如茶道、花道、文学等方面了。单从这点上来说,归蝶完全甩了徒有武勇的斋藤义龙无数条街了。

    “唉,归蝶,如果你是男孩子那该有多好呢?”斋藤道三突然叹息着,这是他内心的真实想法,因为在他看来,归蝶是自己膝下的儿女中,唯一一个附和自己继承人标准的人。好吧,可怜的斋藤义龙同学,默哀下下。

    “如果是男孩子的话,父亲又要找谁嫁给尾张那个傻瓜呢?”归蝶轻声说着,将泡好的茶推到了斋藤道三的面前。

    “咳咳!这件事情不是没有定嘛……只是织田家的一个提议而已。对!只是提议!织田信秀那家伙也不看看自己的儿子是什么德行!也敢提出这种让人发笑的想法?”斋藤道三干笑着说道,也不知道为啥,他最近一段时间,总是说不过归蝶,每次都让他有种无言以对的感觉。

    “是吗?那为什么平手大人还呆在稻叶山呢?以女儿看来,无非是父亲想要先探探女儿的口风,在想办法劝说女儿同意吧?”归蝶平淡的说道,仿佛要嫁到尾张去的不是她,而是另外一个不相干的人一般。

    “好吧,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我就不隐瞒了。确实,我是有这个意思,那你来猜猜我的想法如何?”斋藤道三闻言,一脸期待的模样问道。

    “呵呵~父亲大人还是这么无聊~”归蝶轻笑着,随即也不理会斋藤道三尴尬的模样,自顾自的说道。“依女儿看来,如今本家经过了常年和织田家的战争,领内居民和家中家臣们早已经厌倦了战争。所以为了稳定,和平是必须的,联姻,就是一个好办法。”

    “同时,织田殿下的嫡长子织田信长据说是个傻瓜,总是喜欢做一些不符合家督行为的事情。虽然不知道为何就算如此,织田殿下依然让他做少主,但其和本家联姻后,毫无疑问将坐稳继承人的位置。”顿了顿,归蝶再次说道。

    “而之所以选择女儿,恐怕是因为女儿不同于父亲大人您其他女儿那般吧?如果织田信长真是个傻瓜,那么女儿只要略施手段,就能将他控制,最后达到掌控整个织田家的目的。而如果他不是傻瓜,那未来肯定是个了不起的大名,这么一来,只要女儿好好的辅佐他,织田家就会成为斋藤家最好的盟友!”归蝶说完,目光炯炯的看着斋藤道三问道,“父亲大人,女儿,没有猜错吧?”

    “哈哈哈哈哈哈!”斋藤道三闻言,突然狂笑起来,好半响,才停下来连呼“可惜!可惜!可惜!”可惜什么?自然是因为归蝶是女人了。“如果你是男孩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将家业传给你!”斋藤道三叹息的说道。可惜对此,归蝶无动于衷。

    “不过……”斋藤道三突然抬起头看着归蝶,严肃的说道,“你虽然猜中了大部分,但有一点没猜到,或者说你猜到了,但却不愿意这么做!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会很失望!”

    面对斋藤道三的问话,归蝶并没有回答,只是握紧了白嫩的拳头。而这一切,均被斋藤道三收入眼底。摇了摇头,斋藤道三从怀中掏出了一把崭新的短刀递了过去,“归蝶!你是蝮蛇的女儿!就必须明白这个世界的残酷!如果织田信长真的是傻瓜的话!就在合适的时机,用这把短刀杀了他!”斋藤道三异常严肃的说道,这个时候,他才是那位让世人恐惧的蝮蛇。

    默默的接过短刀,缓缓拔出,光亮的刀面映出了她让绝美的容颜,“如果他并不是个傻瓜,那么这把短刀或许就会对准父亲大人您呢~”归蝶轻声说道,语气中充满了决绝。

    “哈哈哈哈!说得好!这才是我蝮蛇的女儿!”斋藤道三大笑着,笑声中,充满了快意和无奈。

    得到了满意的答复,斋藤道三又晃了平手政秀一段时间,终于在1548年10月,同意将归蝶嫁给织田信长。瞬间,美浓和尾张就沸腾了。几乎所有人都在讨论着这件事情,没办法,在这个没有杂志、电视的年代,任何八卦都足以成为热点,更别说这种超级重量级的八卦了。

    同时,因为这件事情而梦碎的斋藤家年轻武士不知凡几,甚至有极端的老兄每天晚上都默默的诅咒着织田信长在归蝶嫁过去之前暴毙。另外据说,明智光秀同学在得知消息后,独自一人喝了一晚上的酒。

    而对于织田家的某些人来说,这同样不是一个好消息,比如织田信行同学。据说织田信行的宅邸一天之内就被砸了个稀巴烂,还好,织田信行同学此时也转居到末森城了,不然少不了被织田信秀责骂。

    不过和霸王丸比起来,这些人的反应可以说是不值一提了。在得知了这个消息的当天,霸王丸的眼神中就充满了羡慕嫉妒恨,让织田信长好不自在。

    “我说,你小子至于吗?不就是归蝶要嫁给我吗?怎么好像是我娶到了神女似得?”织田信长终于忍受不了,大声抱怨着。

    “切,什么神女能和归蝶相比吗?那可是整个美浓!不!是整个天下最美丽,最聪明的女人了!”霸王丸手舞足蹈夸张的说道,那副样子,仿佛一个织田信长占了多大的便宜一样。

    “哦?你见过那女人?”织田信长突然好奇起来了,他可是从来没有见过霸王丸如此模样的说。

    “没啊,不过大家都这么说的!”霸王丸老实回道。嘛,他确实没见过归蝶,不过前世却因为光荣,彻底拜倒在归蝶的裙下了。呃,话说光荣最为着重刻画人物的游戏应该是无双吧?啧啧,看来霸王丸这小子果然是个m呢。

    “切,以讹传讹罢了~”织田信长闻言顿时没了兴趣,他还以为能问出什么好玩的八卦呢。如果霸王丸和那个什么归蝶发生过什么的话,那就再美妙不过了。

    咳咳!好吧,织田信长自然不是度量大到妻子也能拿来分享的程度,他只不过打从心底讨厌这种无聊的政治联姻。所以如果霸王丸真的和归蝶有什么的话,那他就能顺理成章的拒绝这件事情了。

    “嗯?怎么了吉法师?看起来你的兴致不是很高啊?”霸王丸终于发现了织田信长的古怪之处。好吧,这小子实在是有些后知后觉了。

    “霸王丸你说,弱小的人是不是只能被动的接受安排而无法去抗争呢?”织田信长没有回答霸王丸的问题,反而问着莫名其妙的话。

    不过,霸王丸却很明白织田信长话中的意思,“放心吧,吉法师,早晚你会成为最强的大名,没有人,能够委屈你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霸王丸异常坚决的保证着。

    “哼哼~这倒是~”织田信长闻言,顿时臭屁的哼哼着,他和霸王丸一样,从来就不缺少自信和厚脸皮。

    时间,就这么慢慢的过去,1549年2月,归蝶出嫁了。为此,织田信秀特意挑选了100名旗本武士,由平手政秀率领,带着大量的礼物前往美浓迎亲。一路上,无数的人围观着这庞大的迎亲队伍,虽然看不到具体的礼物是什么,但单看那长长的队伍和无数的箱子,就足以震撼住围观的群众了。

    “父亲,女儿去了。”归蝶身穿着洁白的礼服,拜伏在斋藤道三面前低声说道。她在向自己的父亲大人做最后的告别,因为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她此生,都没有机会返回美浓了。

    “嗯!记住,你是我蝮蛇的女儿!没有人能够欺负你!”斋藤道三高声说道,虽然想要强装不在意的样子,但最后还是装不下去了。毕竟,他不单单是美浓的蝮蛇,更是归蝶的父亲。

    “父亲……”归蝶看着斋藤道三的样子,模糊的双眼最后看了一眼斋藤道三的模样,随后起身离开了。

    23日,归蝶抵达古渡城,在休息了一晚后,盛大的婚礼终于开始了。

    无数织田家的家臣们纷纷到来,不管心中所想,表面上依然送上祝福。而织田信长,也因为霸王丸的存在,没有像历史那般做出让归蝶难堪的事情,早早就来到了古渡城准备着。

    看着眼前的俊男美女,霸王丸嘴角带着一丝莫名的笑意。虽然有过羡慕嫉妒恨,嘴上也是各种唠叨,但在霸王丸的心目中,如果真的有哪对战国夫妻是他最喜欢的话,那绝对是织田信长和浓姬这对魔王与女王的组合了。好吧,一看就知道霸王丸被光荣的无双系列给洗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