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二十二章:竹千代的请求
    月光之下,两个少年喝酒吃着菜,没有应该出现的喧闹,而是异常的安静。虽然霸王丸为了调节气氛不断喷着毒,但竹千代除了恭敬的做出各种回复,并没有其他的言语。

    沉默再次出现,霸王丸看着不断喝着酒的竹千代,却也没有责怪他的不识相。将心比心,如果霸王丸身处竹千代的位置,会比他做得更好吗?显然不可能!就他那性格,如果没有金手指的话,最大的可能就是在之前被织田信行暴虐的时候,因为一时忍不住,结果被织田信行给宰了。

    又是片刻的沉默,霸王丸突然轻声吟道,“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竹千代瞪大双眼看着霸王丸,眼中充满了震惊和震惊和震惊,“这是和歌?不对,不是和歌……难道是老师您新创出的派别?”竹千代颤声问道。这个时代,对于文化有种特别的敬畏,或许是越是混乱的时代,人们对于文化艺术才会越加的珍惜吧,所以在这个时代,文化人的地位是非常之高的。

    “咳咳……呃……是的!”霸王丸干咳了两声,随后又陷入了沉默,最后在竹千代一脸崇拜的眼神下,厚颜无耻的承认了。承认了……他竟然承认了?!好吧,他真的承认了!承认一首已经流传数百年的词是自己所做,这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加不要脸的事情吗?呃,好吧,中国乔丹……

    霸王丸倒也不是脑子犯傻,而是经过了周密的考虑才决定承认的。好吧,实际上只是因为他觉得这个时代根本不可能有人知道苏轼的存在,就算知道,也未必能知道水调歌头这首词,就算这也知道,他也未必能搞得懂这首词在写些什么。霸王丸这些年陪织田信长读书可不是白读的,对于和歌什么的虽然他不喜欢,但还是知道其的来历,那是在唐诗的基础上改的。

    而且话说回来,宋朝时期,虽然华夏有文化传到了日本,但在经历了镰仓、足利幕府的更替,又度过了自应仁之乱后近百年的战乱,天晓得那些文化还剩下什么。所以,霸王丸可是丝毫不担心自己会被识破的说。

    不过,虽然不担心被识破,但霸王丸还是不想在这个话题上扯太远,所以他连忙转移着话题。“竹千代,你是不是想家了?”

    霸王丸的话将竹千代从诗词中拉了回来,抬头看了看霸王丸,又看了看天空中的明月,最后低声说道,“我和家人都活在同一个月亮下,所以我能感觉到,他们一直陪伴在我的身边……”

    “尼玛,还挺有意境的啊……”霸王丸无奈的看着在那边玩深沉的竹千代,心中嘀咕着,不过却也没有继续搭话,毕竟,他总不能问竹千代想不想见见家人之类的吧?那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只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心有所感,竹千代在半响之后,还真的说出了这番话来,“老师……我能不能见见……”

    “不能!”霸王丸没等竹千代说完,就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开玩笑,如果真的带竹千代去三河见什么松平广忠,别说织田信秀了,就算是织田信长也不会放过他的说。

    “老师,我不是想让您帮我回三河……”竹千代见状,连忙解释着。

    “嗯?难道你想让我帮你把你老爹抓过来?嗯……这个似乎难度不小啊……”霸王丸闻言,诧异的说道,随即还真的煞有介事的计算起成功率来了。好吧,在他看来,如果是这样的话,到也不是不能一试,而且万一成功的话,那可是立了大功了。毕竟他只是答应让竹千代见见他老爹,可没有答应还得把他老爹送回去。

    听到霸王丸的话,又看到他脸上那充满猥琐的笑容,竹千代的额头顿时浮现了三根黑线。“老师,您可千万不要乱来,父亲大人从小就练习武艺,剑术可是非常高明的,而且身边最少有4名本领高超的忍者守护,您所说的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竹千代慌忙说道。

    “哦?”霸王丸古怪的看着竹千代,他咋不知道松平广忠这个废渣还有剑术高明这么个属性呢?不过看到竹千代的表情,他就明白怎么回事了。“放心吧,我不会去三河的,而且吉法师那小子也不可能答应让我去。”霸王丸拍着胸脯保证着。

    看到霸王丸这么说,竹千代才算是勉强松了一口气,随后连忙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原来,竹千代希望见的人并不是松平广忠,而是他的母亲於大。於大在他1岁的时候,因为今川家的压力,使得松平广忠不得不与於大离婚,如今正寄住在水野家的刈谷城中,因为於大的父亲正是原水野家家督水野忠政。而刈谷城虽然位处三河,但却是织田家的家臣。

    “这样啊……”霸王丸嘀咕着,他对于於大了解的并不多,毕竟这个女人在德川家康的一生中,好吧,实际上没有任何女人在德川家康的一生中有什么重要的位置。而霸王丸,很不巧,他对于战国时代的女人只关注那些拥有传奇性的,比如战国三夫人之类的。

    不过,霸王丸想了想,最后还是答应了,毕竟这件事情并不是太困难。虽然於大是水野家的人,但毕竟是嫁给松平家又被退回来的女人。而且如今水野家又是织田家的盟友,怎么看,似乎也没有道理拒绝自己。“行,我答应了。”霸王丸痛快的应了下来。

    “多谢老师!”竹千代激动的说道。虽然竹千代和於大相处的时间只有刚出生的那一年,不过或许就是这样,才让他格外的想念吧?毕竟在他的脑海中,几乎没有关于他母亲的记忆。当然了,这其中也有他很想得到家人关爱的原因,而於大,显然是唯一可能的人选。

    既然应承了下来,霸王丸就打算将它办好,不然岂不是显得自己很无能?所以第二天,霸王丸就找织田信长要了一封手信,直接前往刈谷城了。对此,织田信长倒是没啥想法,毕竟只是一个女人罢了。

    尾张到三河的路程并不远,不到半天的时间,霸王丸就进入了三河。

    “还真是贫瘠啊……”霸王丸有些感叹的嘀咕着。一路走来,他看到最多的画面,就是老旧的房屋、黑瘦的平民,以及破破烂烂的城砦,甚至还遇到不少饿死在路旁的残缺尸体。这些,在尾张是非常难看到的。难怪松平清康死后,松平家就一蹶不振,哪怕德川家康上台后,也只能依附于织田家。因为这个国实在太穷了……霸王丸相信,如果不是因为织田、今川两大势力的互相牵制,它早就被吞并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些并不管霸王丸什么鸟事,他也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什么善人,所以他很快就整理好心情,径直前往刈谷城。

    刈谷城,水野家世代经营的领地,不过在霸王丸看来,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嗯……有种从城市来到农村的那种感觉,看什么似乎都有一种高人一等的想法。不过,这种想法并不只是霸王丸有,水野家的人同样也是如此。在得知霸王丸是织田家少主织田信长的小姓后,看门的足轻立刻慌乱的跑进去禀报了。

    很快,霸王丸就在评定间中,看到了水野家当今的家督水野信元。这是一名30岁左右的年轻武士,在父亲死后背弃今川义元投靠织田信秀的他,并没有电视中奸角那样的猥琐容貌,反而看起来还有点小帅。

    霸王丸打量着水野信元的同时,水野信元也在观察着霸王丸。霸王丸如今的名声早已经传遍了周边诸国,隐隐成为了尾张未元服的武士子弟中的第一人。“想不到竟是如此美貌的少年……”水野信元心中惊叹着。

    对于霸王丸要带走於大之事,水野信元并没有做什么刁难,而是很痛快的答应了此事。就像上面说的那样,在水野信元的心中,於大虽然是他的亲妹妹,但也只是如此而已。一个嫁人又离婚的女人,是没有多少价值的,毕竟不是每个女人都是织田市。

    所以,很快於大就被带了上来,不到20的年纪,相貌很是妖艳。虽然命运颇为刁难,但并没有在她白嫩的皮肤上留下多少痕迹。加上生过孩子的原因,胸前规模很是让人震撼。不过霸王丸更加在意的,却是她牵着的那名不过3、4岁的小女孩。

    “水野大人,她是?”霸王丸疑惑的看着水野信元问道。

    “咳咳……她是我这妹妹的女儿……”水野信元干咳了两声说道,语气中的敷衍异常明显。

    闻言,霸王丸聪明的没有多问,在和水野信元又聊了一会后,就直接带着於大母女离开了。

    归途中,霸王丸最终还是没有抵挡住心中的八卦之火,好奇的问着於大,“那个……我记得你好像是在3年前就和松平广忠那家伙离婚了?”

    沉默……良久之后,於大才用一种说不清到底包含着什么样的情绪低声说道,“离婚后,我曾经暂住在酒井大人处……”

    闻言,霸王丸看着於大那美艳的容貌挑了挑眉毛,“信息量还真是大啊……”他心中顿时有了无数不和谐的猜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