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二十章:找茬的霸王丸
    在织田信行离去后,屋内就只剩下织田信长三人,看着竹千代依然趴在地上不知生死,织田信长转头给了犬千代一个眼色,示意他将竹千代唤醒。

    不过在犬千代还没有行动的时候,就被霸王丸阻止了,“让我来!”霸王丸主动请缨着,说着,就在竹千代身边蹲了下去,“小子,还活着吗?活着的话吱一声~”霸王丸嬉笑着说道,拿着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小木棍不断捅着竹千代的脑袋。

    “霸王丸,你和松平家有仇?不对啊,要是有仇,也是和美浓的斋藤家才对……”织田信长疑惑的问道。

    “没啊~我是在给他检查伤势。”霸王丸一边说着,一边继续捅着。

    “……”织田信长闻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愣了半天,才让犬千代赶紧给竹千代检查一下。毕竟现在竹千代可是还有大用处,绝对不能有闪失。

    “少主,没什么大问题,就是有些外伤,人晕过去了。”犬千代检查了片刻后说道。织田信长还没有元服的时候,犬千代他们跟着织田信长不晓得和町镇里的小鬼们打了多少次群架,对于这种拳脚造成的伤害应该如何处理,研究颇多。

    “嗯,没事就好。”织田信长闻言应道,如果只是外伤的话,那到算不了什么。至于恨不恨的,织田信长倒是不在意,反正在和松平家的谈判时,他们只需要一个完好无缺的竹千代而已。

    “啧啧,只是晕了过去啊~那就简单了~犬千代走开,看我的~”织田信长刚回神,就听到霸王丸那戏虐的声音,随即就看到这小子提着一桶水,径直倒在了竹千代的头上。

    “霸王丸,你真的和松平家没仇?”织田信长再次疑惑的问道,他总觉得今天霸王丸有些怪怪的。要知道在以前,霸王丸大部分时候,对于小鬼都是属于没什么兴趣的那种,哪怕是打群架的时候。

    “是没仇啊~不过我一直看松平家的家纹很不爽。”霸王丸随口说着一个让织田信长想要喷饭的理由。

    这个理由织田信长自然不可能相信,不过他却自然而然的帮霸王丸找了一个完美的理由,“看来霸王丸教阿市说话,受到的折磨太大了……”织田信长暗想着。嘛,教小孩子学说话,那绝对是一个需要毅力和耐心的活,而霸王丸,显然不是什么有耐心的主。反正那古野城的宅邸中,经常传出霸王丸痛苦的咆哮声。

    就在这时,竹千代在一捅冷水下去后,悠悠转醒。

    “你们是……”竹千代淡淡的问道,同时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这位是织田家的少主,他是霸王丸……”犬千代见状,跳出来介绍着。

    “竹千代见过织田家少主……”竹千代很是恭敬的说道,语气依然还是那么的平淡。

    “这小子……是不是刚才被信行那家伙打坏了脑子?”霸王丸小声嘀咕着。没办法,从竹千代醒来后,这小子的语气就是平平淡淡,不带半点的感情,而表情更是从头到尾就没变过。这在霸王丸看来,完全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要知道这里可是织田家,而且竹千代那小子才刚刚被织田家的人狠狠揍了一顿。

    “呵呵……你是在忍耐什么吗?”织田信长看着竹千代轻笑着,他觉得这小子很有意思,有点当初见到霸王丸的那种感觉。怎么说呢?一种不应该存在于这个年龄段的成熟?

    “……”竹千代看着织田信长,眼神有少许的波动,但转眼间就被他强压了下去。

    “你是在害怕吗?害怕因为自己的关系,而让松平家蒙羞?不过你不觉得你这样才是一种羞耻吗?身为松平家的少主,被人欺负到头上却不敢有任何的抵抗?”织田信长凑到竹千代的面前一脸嘲弄的笑道,

    “……”竹千代死死的攥着拳头,表情变得有些狰狞,看得出,这小子在拼命的忍耐着。

    见状,虽然不知道织田信长为什么会这么说,但能够打击这只小乌龟,霸王丸还是很乐意的。“行了吉法师,你没看出来吗?这小子就是一个胆小鬼!不,应该说自从松平清康死后,松平家的家伙们就已经没有武士的骄傲了,不然也不会……我擦!”霸王丸大开嘲讽,只是话还没有说完,就怪叫一声躲了开来,却是竹千代终于忍耐不住一拳向霸王丸打了过来。

    “尼玛,明明是吉法师先说的,干嘛来找老子的麻烦?”霸王丸不满的哼哧着。

    “嘿嘿,谁让你小子毒舌功力这么强?而且一开口就提到了松平家的痛处?”织田信长一脸事不关己的嬉笑着。

    他的话并没有说错,松平清康在所有松平家之人心中,那都是认为其能够带领松平家走向巅峰的英主。可这么一位英主,最后却死在了家臣的手里,而且从他死后,松平家就一蹶不振,甚至逐渐将自己放到了和其他普通地方豪族同样的位置,这对于所有松平家的人来说,都是不能碰触的禁区。

    闻言,转头看着竹千代那一脸愤怒的表情,霸王丸不以为意的撇了撇嘴,“我说的是事实嘛~你看看如今松平家,竟然已经落魄到要将嫡长子作为人质送给今川家以求自保了。就这种心态,还敢说是三河之主吗?笑死了~”霸王丸毫无顾忌的继续嘲讽着,他巴不得竹千代冲过来呢,这样他就能趁机教训一下这个混蛋了。

    “你给我闭嘴!”竹千代如霸王丸所想的那般愤怒了,挥舞着拳头就冲向了霸王丸。只是,以霸王丸的武艺,别说如今才4岁的竹千代了,就算是未来的德川家康最强状态下,也未必是霸王丸的对手。所以,霸王丸很愉快的将竹千代当成了猴子在耍,扭扭腰,转转身,一边躲闪着竹千代的攻击,一边在竹千代的身边继续嘲讽着,还不时敲敲竹千代的脑袋。

    “哈哈~霸王丸你这个小子~”一旁的犬千代看得哈哈大笑,他自然对竹千代没什么感觉了,只不过单纯觉得霸王丸这么耍人很有趣罢了。织田信长也是一脸的笑意,只是他的双眼却一直看着竹千代,似乎在期待他接下来的反应?

    半响之后,竹千代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而霸王丸则一脸嘲讽的站在那边。刚才竹千代一阵拳脚,却连霸王丸的衣角都没有碰到,这让霸王丸很爽。毕竟竹千代可不是一般人,那可是历史上德川幕府的开创者呢。

    “松平家的小子,你就这么点本事?难道松平家的男人都这么弱吗?啧啧,难怪松平清康死后就越混越完了~”霸王丸并没有停止打击竹千代的打算,继续喷着各种嘲讽。

    “……”竹千代恶狠狠的瞪着霸王丸,但却没有再动手,或许他也明白,自己就算再扑上去,最后也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这时,织田信长终于站了出来,“恨吗?痛恨自己没有力量吗?那就努力的让自己变强吧……一味的逃避,最后也不过是一个任人宰割的弱者,只有变强了,才能够主宰自身的命运……”织田信长说完,也不理众人那古怪的表情,就直接离开了。

    见状,霸王丸遗憾的对竹千代留下一句“改天再来。”的话后,就和犬千代一起跟了上去。

    “力量吗?”竹千代看着已经远去的织田信长的背影,攥着拳头低声自语着,眼神中泛起了不一样的色彩。

    返回那古野城的路上。

    “吉法师,你干嘛对那小子那么说?难道那小子有什么特殊之处?”霸王丸有些不爽又有些疑惑的问道。他自然知道竹千代有多么的特殊了,可问题是织田信长不可能知道啊!可就算如此,织田信长依然给了竹千代希望,这一点是霸王丸前世和现在都无法理解的事情。

    “呵呵~你不也觉得那个小子有些不一样吗?不然你干嘛那么一直针对他?”织田信长轻笑着说道。或许开始织田信长还觉得霸王丸表现那么奇怪是因为教阿市说话积累下来的烦躁,但随后他就发现霸王丸确确实实的在针对竹千代。也就是因为如此,他才对竹千代更加感兴趣了,才会说出那么一番话。

    好吧,如果霸王丸知道竟然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才让织田信长说出那番话的话,会不会后悔那么针对竹千代呢?

    “唉,看来竹千代那个混蛋还是会傍上吉法师这颗大树……”霸王丸有些不爽的想着,在今天的接触后,他对德川家康的感想更差了,他不喜欢这种把什么事情都藏在心里的家伙。

    不过,虽然没有改变什么,但霸王丸的心情还是很快就恢复了,因为他突然想到了一点,“哼!老乌龟,如今历史已经不一样了,有我在,你小子以后绝对不要想过得太舒服!我一定会好好关照你的……”霸王丸心中暗想着。

    话说,这小子干嘛不直接砍了竹千代?好吧,霸王丸完全没有过这种想法,毕竟他对德川家康只是不爽,而不是憎恨,事实上这小子还真心没有恨过这个时代的任何一个人,哪怕是明智光秀。毕竟,不管历史如何,那不过只是记载在纸上面的文字而已,而且还不管他霸王丸一毛钱的屁事,因为这些去恨一个人,霸王丸可没有那么无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