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十九章:竹千代来了
    织田信长的忠告听起来是如此的残酷,但乱世就是如此的现实,哪怕是家督、少主这等地位尊贵的人,为了家族的利益也要随时准备奉献出一切,更别说地位极其低下的女人了。

    只是很可惜,这些话对霸王丸来说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他才不相信自己到时候会比不上浅井长政那个家伙呢。“织田信行、今川义元、斋藤义龙,如果干掉这三个家伙后我还没有成为织田家第一家臣的话,那也太废了……”霸王丸掰着手指头算道。

    在以前玩太阁时,如果一心想要刷功勋的话,那在斋藤家覆灭前,就能捞到足够成为城主的功勋了。虽然现实的功勋比游戏中难弄得许多,但相应的,这里的功勋也更加的重要。毕竟,在这里不单单有功勋的数字累计,还有家中威望和家督印象的影响。

    织田信长的信任,自身武勇的加持,以及对历史的了解,这就是霸王丸的底气所在。所以霸王丸根本没有理会织田信长的警告,自顾自的玩起了光源氏计划……咳咳!是陪阿市玩耍每一天!

    而织田信长呢?这小子在警告了一番霸王丸后,也没有再提这件事情,只是不时的表达了对霸王丸的不满。话说,这小子之所以会在这么早给霸王丸警告,真心不是因为得不到阿市的亲近而做的报复?

    转眼间,来到了10月份,天气逐渐冷了下来,在霸王丸的各种讨好手段下,小阿市几乎天天都腻在霸王丸的怀抱中。当然了,这一切只表明了霸王丸对其的宠爱,绝对没有半点的非分之想的!

    那古野城的城主宅院中。

    织田信长此时正和霸王丸比试着剑术,身为家督,虽然很少会上战场,但是武艺的修行却是不可或缺的。尤其身边还有霸王丸这种妖孽般的存在,织田信长可不会做出浪费资源这等奢侈的事情。

    同时,在他心中还有一个小小的奢望,那就是借由击败霸王丸,让只盯着霸王丸看的阿市能够注意到他。唉,可怜的妹控。

    “少主!少主!有大事件!”犬千代那熟悉的大嗓门突然传来,随后就看到这小子一路飞奔跑了过来。

    “怎么了?犬千代?”织田信长闻言,立刻丢下了木刀迎了过去,顺便给霸王丸丢下一句“这次就算平手!”的无耻言论。

    “切~”霸王丸鄙夷的撇了撇嘴,就走到阿市身边,一把抱起小阿市悄声说道,“阿市啊,你这兄长太会耍赖了!是不?”只是,阿市此时哪里能听得懂霸王丸在说啥?不过这并不妨碍阿市用点头来赞同霸王丸的话。在小小阿市的心中,霸王丸说的话那绝对是正确的。

    完全不知道霸王丸又在诬陷自己的织田信长,此时正听着犬千代的汇报。渐渐的,织田信长的脸上浮现出了兴奋之情,顿时吸引了霸王丸的注意。

    “吉法师,怎么?有什么好玩的事情?”霸王丸抱着阿市好奇的凑了过来。对于霸王丸那不分尊卑的称呼,犬千代等人早已经见怪不怪了,不过对此,他们除了羡慕嫉妒恨之外,到也没有说什么,只是不断的进行着刻苦的修炼,试图在某一天,也能获得这等殊荣。

    “哈哈!你小子猜对了!知道吗?松平家的嫡长子竟然被我们抓到了!”织田信长大笑着说道。

    “什么?!”霸王丸闻言,顿时跳了起来。嘛,如果是寻常家族的嫡长子,霸王丸最多只是凑凑热闹就完事了,但松平家的嫡长子是谁?那可是未来的乌龟将军啊!耗死了织田信长,等死了丰臣秀吉,最终得到天下开创德川幕府的忍者神龟啊!

    “我们去看看?”霸王丸强忍激动的提议着,虽然他那急促的呼吸和激动的神情显而易见。他可不是因为喜欢德川家康这个人物才会如此激动,而是因为……他可是很想将他狠狠的揍一顿呢!

    好吧,作为信长粉,虽然霸王丸从来都不承认,但对于丰臣秀吉、明智光秀和德川家康,他可是没有半点的好感。毕竟,不管本能寺的真相如何,后两者是最大的受益者这点,是绝对无法否认的,因为历史已经记载了。

    所以,霸王丸一直认为,羽柴秀吉和德川家康就算不是本能寺的主谋,那也绝对是参与者之一。所以他对他们几人,虽然算不上什么仇恨,但不爽肯定是很多的说。

    对于霸王丸的表现,织田信长自然是猜不到他的心思,但他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因为对于这件事情,他也是同样的异常兴奋。“当然了!那可是松平家的嫡长子啊!我们当然要去会会!”织田信长大笑道。

    事实上,整个古渡织田家的人,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就没有不激动的。如果斋藤家是织田家的宿敌,那么松平家就是织田家的生死之敌了。为了三河的领地,织田家和松平家不晓得打过多少次,那可比和斋藤家之间的战争频繁多了。尤其当年织田信秀的声望在尾张如日中天的时候,却被松平家家督松平清康一阵狂攻,愣是将其压在守山城出都不敢出来,这对织田信秀来说,可是奇耻大辱!

    而自从松平清康死后,继承家督的松平广忠年纪幼小,能力又很平庸,根本挡不住织田信秀的侵攻,要不是有今川家的帮忙,恐怕早就被织田家给征服了。如今,松平家的嫡长子竟然被抓住了?那是不是说松平家也会随之而臣服,织田家正式统治三河的时候就要到来?

    众人快速的前往古渡城,路上,霸王丸得知了事情的缘由。原来织田信秀加纳口失败后,在平手政秀的建议下,起了和斋藤家和谈的心思,而斋藤道三不知道为何,虽然没有同意,却也没有否决。这让织田信秀在猜测斋藤道三想法的同时,注意力渐渐转移到了三河这边。

    之所以这样,倒不是因为织田信秀真的相信斋藤道三会和织田家同盟,只不过是因为刚刚大败一场,织田信秀急需一场胜利来恢复自己的威望,而三河松平家,就是最好的选择。

    如今的松平家,早已经不是松平清康率领下,北攻尾张织田家,东挡骏河今川家的超新星。在守山城松平清康死于家臣手上后,松平家经历了一场残酷的内乱,最终才由松平广忠继承了家督。但松平广忠年纪幼小,如今也不过才20多岁,能力更是平庸至极,想要在今川、织田两大豪强手上守住祖先的遗产,显然不太可能。

    所以在今川家头号军师太原雪斋的谋划下,松平广忠最终决定投靠今川家,而他的嫡长子竹千代,就是准备送往骏府城,以此来获取今川家援军的筹码。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几年之后,今川家就可以兵不血刃的征服松平家。可惜,押送途中,松平家出现了叛徒,结果……竹千代很不幸的被带到了古渡城。

    不过按照历史来看,竹千代这次的遭遇又是幸运的,不然他如何结识织田信长呢?但是,那毕竟只是历史而已……

    古渡城中,在侍卫的带领下,织田信长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关押竹千代的地方。那是一座有些破旧的木屋,旁边两名侍卫手持长枪伫立在门口。

    “嗯?”还没走近木屋,织田信长突然皱起了眉头,因为此时,一阵大笑声、辱骂声正从木屋中不断的传出来。

    “怎么回事?”织田信长疑惑了,要知道竹千代可是织田家迫降松平家的关键人物,那是绝对不能允许出现任何差错的,哪怕是织田信长这种总是表现的大大咧咧的主。

    “谁知道呢?可能是某个和松平家有仇的家伙,趁此机会过来痛扁那小子一顿吧~”霸王丸耸了耸肩,无所谓的说道。他才懒得理会竹千代的死活呢,或者说他死了更好,这样未来他就能趁机接受德川家的那些人才了。嗯?如果德川家康死了,谁来抵挡武田信玄?嘛,反正霸王丸绝对不会是他。

    织田信长皱着眉头飞快的走到木屋前,那两名侍卫自然不敢阻挡,同时帮忙推开大门。往屋内一扫,情况尽入眼下,但却让织田信长无比的诧异,因为在屋内痛打竹千代的人竟然是自己的弟弟织田信行。

    看到织田信行还没有来得及收回的暴虐表情,织田信长无奈的摇了摇头,“勘十郎这小子还是太嫩了。”织田信长心想着。他早就知道织田信行那乖巧知礼的模样是装的,所以一直以来,他都不喜欢这个伪善的弟弟。

    而织田信行在看到来人竟然是织田信长后,也没有打算继续隐瞒的意思,狠狠一脚踹向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竹千代,冷声说道,“你最好早点答应,不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说完,就直接带人准备离开。

    在经过织田信长身边时,织田信行突然停了下来,在织田信长耳边小声说道,“家督之位一定会是我的!”织田信行冷哼着,径直就离开了。

    看着渐行渐远的织田信行一行人,霸王丸眨了眨眼,转头看着织田信长疑惑的问道,“这小子有毛病吧?”

    “谁知道呢?”织田信长学着霸王丸的样子耸了耸肩,无所谓的应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