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十五章:织田信行登场
    古渡城。

    “那条蝮蛇可真是厉害啊……那种情况下也能翻盘。”织田信秀感叹着说道,“这次的战败,让我都有点被打击到了呢~”

    “胜败乃兵家常事,主公无需挂心,倒是清州那边,最近小动作很是频繁……”平手政秀有些担忧的说道。

    虽然如今尾张下四郡的统治者是清州织田家的织田信友,但实际上在很多年前织田信秀就已经夺得了实权。而织田信友显然不喜欢被自己的家臣掌握了自己的权利,所以一直在想办法夺回权利。此次织田信秀进攻美浓的惨败,在织田信友看来,就是一个绝好的机会。

    “织田信友!!”织田信秀冷哼着,可他却也拿织田信友没什么办法。架空归架空,但如果出兵攻打清州城的话,织田信秀可是无名无份,到时候别说打不打得下清州城,会不会被围攻都不一定呢!

    “殿下!殿下!清州那边来人了!是井田平次!”就在两人猜测着织田信友可能的行动时,一名小姓快走过来汇报着。

    “哼!好快的速度!请过来吧。”织田信秀不爽的哼道。井田平次,清州织田家的家老之一,严格来说,他的地位和织田信秀相等甚至更高。其和织田信秀打过很多次交道了,一直在努力的试图恢复本家的权利,所以和织田信秀很不对付。可以想象,这次他亲自前来,肯定不会给织田信秀什么好脸色看。

    “哈哈,不用请了~”一阵大笑声传来,随后就看到一个男人快步走了进来,身边虽然有两名织田家的家臣跟着,却没有胆敢阻拦他的脚步。此人,正是清州织田家家老井上平次。

    “呵呵~信秀大人,还能见到你,实在是太开心了呢~”井上平次进来后,径直就坐了下来,一脸怪笑着说道。

    “是吗?我还以为你们会很失望还能见到我呢~”织田信秀冷笑着应道。

    “不知道井上大人此次前来有何贵干啊?”一旁的平手政秀沉声问道。对于井上平次,他也和其打过很多次交道,可以说是完全没有好感的说。

    “平手大人就这么不想看到在下吗?”井上平次冷笑着问道,可惜只得到平手政秀的冷脸。不过他也没有在意,转头看向织田信秀笑道,“信秀大人,此次虽然战败,还损失了3000多的部队,但也并不全是你的过错。只是殿下认为,在这种时刻,本家必须团结起来才能够对抗斋藤家。所以此次让在下前来,就是邀请信秀大人前往清州议事。”

    说完,井上平次看着织田信秀两人阴沉的面孔,再次笑道,“当然了,这也不过是殿下的一个提议,如果信秀大人你不愿前来,殿下绝对不会勉强你的……”井上平次说话时的表情,怎么看怎么欠打,这也不怪他,谁让这些年来,他可是第一次在织田信秀面前占了上风。

    “主公!”平手政秀焦急的看着织田信秀,他哪能不明白织田信友的目的?自然不希望织田信秀答应了,可织田信秀能够拒绝吗?

    沉默片刻后,织田信秀开口说道,“我明白了,既然是殿下的命令,在下自然会听从……”

    “哈哈!那在下就在清州恭候你的到来啦~”井上平次大笑着站了起来,转身就准备离开。只是刚出门,就直接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巨大的力道一下子让他跌坐在走廊上。

    “你是谁?!”井上平次看着面前的高大男子愤怒大吼着,好不容易在织田信秀面前摆足了谱,临走时却出了这么一个大丑。如果不是身在古渡城的话,井上平次都想拔刀砍了撞到自己的混蛋了。

    “少……少主!”平手政秀看清楚来人后,一脸焦急的大喊着,他是真心害怕织田信长对井上平次做出什么失礼的事情来。虽然清州织田家和古渡织田家之间的关系非常恶劣,但不管怎么说,双方依然还是君臣。

    “是传说中的那个傻瓜?”井上平次愣了愣,才回想起关于织田信长的传闻来。只是不待他有什么反应,织田信长竟然站在身边直接聊起了下摆,对着外面的庭院撒起了尿。

    “什……什么?!”别说井上平次傻眼,平手政秀和织田信秀也都呆住了,显然织田信长的作为已经超过了他们的想象。

    突然,一滴尿液溅到了井上平次的脸上,瞬间就将这位清州织田家的家老气炸了,站起来就准备拔出太刀将织田信长这个胆敢侮辱自己的混蛋给砍了,至于结果什么的,他已经顾不得了。

    只是他刚打算有所行动,就感觉到一股恐怖的杀气锁定了自己,震惊的看过去,却发现是一名小姓打扮的美少年,此时他正一手扶着额头满脸无奈的样子,右手,扶在刀柄上。

    “是那个霸王丸?”井上平次立刻就想到了这个名字,随即就蔫吧了。没办法,整个加纳口合战,织田家就只有霸王丸这么一个可以宣传的亮点,自然是卖力气打广告了。所以井上平次虽然没有参战,却也知道尾张大傻瓜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有了一个武艺非常强悍的小姓。而井上平次,很遗憾,他并不是什么武艺出众的武士。

    看着小便完一脸舒服离开的织田信长,井上平次在心中各种草泥马之余,也深深的鄙夷着,“竟然在这种地方小便,不愧是大傻瓜……”

    “嗯?”织田信长两人没走出几步,就看到迎面走来了一男一女。

    “我记得,他们好像就是可怜虫织田信行和那个神经病土田御前吧?”霸王丸看着这一男一女,心中暗想着。咳咳,这个形容词……好吧,请原谅霸王丸这个信长控。

    “兄长大人,您还是老样子啊……”织田信行轻笑着说道,虽然微笑,但他们两人的眼神中却带着深深的鄙夷。

    “唉,看来吉法师这小子的演技已经突破天际了……切,什么演技,这小子本来就是个脑子有问题的家伙。”霸王丸胡思乱想着,跟着织田信长径直离开了。此次他们会来古渡城,只不过是来看阿市的。顺带一提,这是霸王丸提出来的,他还给阿市带了好多的玩家和衣服,啧啧,那明显的心思啊,让织田信长一直在琢磨要不要找个机会把这个胆敢窥视自己才1岁妹妹的变态给砍了。

    不提离去的织田信长两人,织田信行带着很是灿烂的笑容走到了井上平次的面前,直接跪伏下来说道,“在下织田信行,兄长刚才的无礼之事,在下代其向您道歉。”

    又愣了一下,井上平次突然轻笑的站起了来,“你叫织田信行是吗?这才是一名武士理应有的礼仪啊。信秀大人,为了织田家的未来,你或许要好好考虑下继承人的问题了。告辞!”井上平次笑道。

    井上平次大笑着离开了,也不知道为啥突然变得这么开心,但土田御前却因为他的那番话心花怒放,“殿下,您也听到了井上大人的话了吧?妾身也觉得少主之位,应该交给勘十郎比较好。最少未来不用担心家督因为一些礼仪的问题,而让家族蒙羞……”土田御前毫不隐瞒的说着自己的期望。

    她从以前就不喜欢织田信长,而更加疼爱织田信行,更是在前几年起了让织田信行替代织田信长成为家督的想法。之所以这样,却是因为织田信长从来都没有织田信行听话乖巧。因此,在她的努力下,林秀贞和柴田胜家成为了织田信行的老师,而织田信行也在今年上半年元服,目的,不言而喻。

    只是很可惜,对于土田御前的各种言语,织田信秀只有冷淡的几个字,“吵死了……”

    “什么?!殿下!您刚才也看到了信长的行为了吧?……”土田御前闻言,顿时不满的吵闹起来,完全没看到织田信秀那越来越不满的表情。幸好,织田信行看到了,“母亲大人,我们走吧,父亲大人不高兴了……”织田信行强拉着土田御前,一边劝说着一边往外走去。

    “勘十郎,你放心,母亲一定会让你成为少主的!”走到外面,土田御前依然还在织田信行耳边唠叨着。

    “请母亲大人放心,孩儿定然不会让您失望的。”织田信行恭敬的应道。“哼,愚蠢的兄长啊,难道你还不知道家臣们对你的评价吗?竟然还做出如此不知所谓的事情……”织田信行心中鄙夷着,对于织田信长,织田信行是打从心中不屑的说,不过这也没办法,从小就被学习着正统武士之道的织田信行,怎么可能看得惯织田信长的那些坑爹行为呢?

    “哼,不知所谓的女人!”织田信秀在土田御前离开后,冷哼的嘀咕着。而平手政秀闻言,也只能装作没听到,毕竟这是自己主公的家务事,虽然有心,却也不敢管。

    好在,织田信秀也没浪费口水在她的身上,嘀咕了两句,就和平手政秀商量起对策来了。毕竟,如今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织田信友要他前往清州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