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十四章:封赏
    当霸王丸刚刚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时候,织田信长就一下子冲到了霸王丸身边,抓着霸王丸的肩膀激动的大喊着,“混蛋霸王丸!你小子也太慢了吧!”

    看着织田信长那因为担心而有些通红的双眼还有激动的神情,霸王丸心中不由得感动不已,在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一个人会如此担心他,而且还是未来叱咤风云的男人……只是感动归感动,霸王丸嘴巴上却丝毫不打算领情,“切,这有什么的,如果不是担心少主你,属下早就带着人去找那条蝮蛇的麻烦了!”

    霸王丸一脸我很牛逼的模样,让织田信长直接愣在了那边,几个呼吸后,“砰!”的一声,织田信长一拳狠狠敲在了霸王丸的脑袋上。“你这个混蛋!老子担心你,你竟然还敢给我得瑟?!”

    这时,一旁的平手政秀终于看不下去了,上前阻止着,“好了,我们快点离开吧,不然斋藤军随时都可能会杀回来。”平手政秀担忧的说道。虽然到了木曾川,但没渡过这条大川前,怎么也算不上平安。

    “嗯!”平手政秀的话惊醒了还在打闹中的两人,连忙应道。

    他们所在的地方,川水及腰身,虽然有些湍急,但并不是不能过去。唯一可虑的,就是途中斋藤军突然追上,到时候他们比固定的靶子可好不了多少。幸好,这件事情并没有发生,或许是因为逃跑的斋藤军觉得被一名8岁小鬼打败太丢脸了,所以没汇报?不过这么一来,他们如何解释那名武士的阵亡呢?

    好吧,这些和霸王丸他们半点关系都没有,在渡过木曾川后,他们就径直逃亡了尾张,并顺利抵达了那古野城。

    “哈哈~终于回来了!开宴会!必须要好好犒劳下霸王丸这小子!”织田信长还没进门,就大笑着说道。

    “不错!霸王丸此次立下大功,不单要犒劳,老臣也会向主公汇报的。”平手政秀一脸笑意的看向霸王丸说道。虽然之前对其总是助纣为虐颇为不满,但这一次殿后,让他所有的不满全部都消失了。毕竟,有什么比一名勇猛无比而且忠心不二的家臣更值得开心的呢?更别说霸王丸此时年纪还小,未来不可限量。他甚至已经想了好几个办法,好让霸王丸和织田信长的关系更加紧密了。

    1547年9月,织田信秀联合朝仓进攻美浓的结局以惨败收场,带去的2万大军,愣是死了4、5000人,其中除了少部分是在被斋藤军追击时被讨死外,剩下的均是在渡川时被湍急的川水给直接带走了。更让织田信秀难以接受的是,他的弟弟织田信康和家老青山信昌均战死在这场战役中。这一战,可以说将织田信秀本来生猛的崛起之路一下子给打压下去,而斋藤道三的蝮蛇之名,却响彻天下。嗯……顺带一提,此役,朝仓军基本上是屁事都没有,因为斋藤道三只是派兵一路跟随朝仓军,而朝仓宗滴也很默契的没有回头参战。啧啧,可怜的织田信秀同学。

    那古野城。

    织田信秀一脸威严的坐在上首,看得出,美浓的失败并没有在这头尾张猛虎身上留下多少的沮丧和失意。身边,是满脸笑意的平手政秀,似乎遇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两边,犬千代、内藏助、万千代、胜三郎分坐在两边。而霸王丸,则坐在织田信秀左手边靠后的位置。

    嘛,倒不是霸王丸的地位一下子飞了起来,只不过原本坐在他身前的织田信长,此时正一脸恭敬的捧着一个茶碗,用一种在霸王丸看起来很纠结的速度缓慢的蹭到织田信秀的身前。好吧,这就是平手政秀为啥开心的原因了,有啥能比自己心爱的弟子用一次优雅的茶道给主君奉茶来得高兴呢?嗯……恐怕只有织田信长继承家督并成为一代名主了吧?

    霸王丸不理解茶道,也不爱喝茶,在看他来,那磨磨唧唧啰啰嗦嗦的茶道简直就是折磨人的玩意。可被奉茶的织田信秀可是非常开心的说,因为这是他第一次发现,自己这个传闻中的傻瓜儿子,竟然在茶道方面是如此的出色。“你小子到是瞒得很严实啊?以后就这么出现在众家臣面前吧。”织田信长接过茶碗,手中扇子在织田信长脑袋上一敲,笑骂着说道。

    看到织田信长那不以为意的模样,织田信秀无奈的摇了摇头,知道想要让织田信长改变他的性格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想到此,织田信秀就忍不住偷瞄了一眼坐在旁边一脸神游天外的霸王丸,“或许就是因为性格想象,他们两个感情才这么好吧?”织田信长如此想着,捧起茶喝了起来。

    “好茶!”茶刚入口,织田信秀眼睛就亮了起来。如今代表身份、地位象征之一的茶道,已经成为了大部分高层武士必修的科目,织田信秀虽然更喜欢喝酒,但多多少少还是学过的。所以,他才如此的震惊,自己这一直以傻瓜面目示人的儿子,竟然还有如此美妙的茶道技艺。

    “父亲大人喜欢就好……”织田信长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让织田信秀看得更加惊喜了,他怎么都猜不到,自己的这个傻瓜儿子竟然突然有了这么大的转变。只是在随口看到他不时撇向霸王丸方向的眼神后,他就琢磨过来了。

    “这个混小子,想不到为了给霸王丸要封赏,竟然会逼自己做出改变。”织田信秀又是气恼又是好笑的想着,不过随即,他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茶道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学会的,既然吉法师有这种水平,那就代表平时他都有在练习。这么一来……”织田信秀想着想着,看向织田信长的目光再次发生了改变。

    不过这种念头在他脑中也就转了一会,就压在了心底。虽然织田信长是他的儿子,但作为老爹,他真心搞不懂他这个儿子到底在想什么。既然如此,那他就先不想了,反正自己的儿子还能做出什么有害自己的事情吗?所以,织田信秀理了理思路后,就开口说道,“霸王丸!”

    “在!”霸王丸闻言,连忙出来拜伏下来恭敬的应道。在这之前,他就已经知道这次织田信秀前来的目的,所以他可是很激动的说。嗯,激动即将得到的赏赐,毕竟严格说来,霸王丸可是一个大穷人!虽然织田信长给他的俸禄不算太低,但小姓嘛……又能高到哪里去?毕竟包吃包住包全部的说。

    织田信秀看着拜伏在身下的俊俏少年,脸上不禁付出赞赏的样子。自从他从平手政秀以及跟随霸王丸作战的足轻那边得到相关情报,又调查了一下霸王丸的身世后,原本失败的沮丧心情就消失了大半。作为一个乱世中的大名,有什么比家族中出现优秀的少年子弟更高兴的呢?虽然霸王丸并不是织田家的一门众,甚至还是有些低贱的忍者之子,但这些在霸王丸加纳口一战的殿后表现,让这一切都成为了往事。

    确实,在这个世界身份是一个很重要的证明,不过在这种大乱之世,身份反而又变得不是那么重要了。简单的说,只要有才能,没有家族、大名会将其拒之门外的。那所谓的什么因为出身而被人鄙夷之类的东西,根本就不存在。而事实上,一直作为证明这个时代门第之见的羽柴秀吉,实际上在成为织田信长的仆人前,就曾出仕今川家武士松下之纲的家臣。

    身份,在这个乱世之中更像是后世的毕业证书一样,只是一块敲门砖。如果有,那么你很容易就可以见到招聘者,显摆一下你的能力,从而获得相应的地位。而没有身份,那么只能渴望在某个时候有招聘者看到了你的能力,从而将你招聘为家臣了。就好像历史上那些浪人们,他们有什么出身吗?可不是自称为武士就真的是武士的说。

    当然了,身份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功能,那就是升迁。没有身份,除非像羽柴秀吉那样拥有很强的能力,同时又立下无数大功,再加上家督像织田信长这种不拘一格的人,才有可能升到很高的位置。不然的话,没有身份的浪人基本上,侍大将就是他们的最高位置了。

    “霸王丸,你此次殿后不但保护了本家少主,更是打出了本家的威名。特此,允许你在元服后,正式恢复山田的姓氏!另赏赐100石的俸禄作为奖励!”织田信秀笑道。

    “多谢殿下恩赐!”霸王丸荣辱不惊的淡定说道。好吧,不是他真的淡定,而是此次封赏内容,在之前织田信长就已经帮他猜的差不多了。恢复姓氏,是为了让霸王丸在元服后,可以拥有真正的武士身份。至于那100石的俸禄,才算是实际上的奖励。

    哈?100石不多?咳咳,你以为是日后的安土桃山时代?总是xx万石在那算的?要知道就算是织田信秀,掌握的领地也没有几万石的说。

    看看旁边犬千代等人那羡慕嫉妒恨的目光,霸王丸得意的一扬眉毛,心情怎一个爽字了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