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八章:信长初阵
    古渡城。

    “进攻三河?主公,这对于少主来说,会不会太早了点呢?”平手政秀满面愁容的劝道。虽然他也希望织田信长能够在战场上蜕变,但他总觉得,织田信长并没有做好上战场的准备。

    “政秀,那小子已经13岁了,我在他这个年纪,已经不知道打了多少次仗了。雏鹰如果一直处在保护下,是无法展翅高飞的!”织田信秀严肃的说道。

    看到平手政秀还想要说什么,织田信秀再次说道,“政秀,你应该知道,吉法师这些年的表现有多么的不得人心,所以我才希望能够通过战争让他的少主地位稳固下来。”

    “而且,最近一段时间,林秀贞和勘十郎走得很近……”织田信秀这最后一句话让平手政秀所有反对的想法都没了。

    林秀贞,林家当今的家督。织田家首席宿老,织田信长的老师之一,可以说是文官系权利最大的一位。而如今,竟然听闻其和织田信秀的另外一个儿子织田信行走的很近……这显然不是什么好消息。毕竟,在这个时代,一名少主想要继位,很多时候不能只有家督的命令,还必须得到众家臣的支持才可以。不然,就算坐上了家督的位置,也会被瞬间撸下来。

    所以,平手政秀只能无奈的接受了织田信秀的命令,前往那古野城通知织田信长。

    只是和平手政秀的苦恼不同,当听到这个命令后,织田信长兴奋了,霸王丸也兴奋了。“进攻三河?知道了爷爷!我会拿下城砦的!”织田信长一脸自信的保证着。

    “少主!战场之上无儿戏,您可千万不能乱来啊!”平手政秀闻言慌忙劝道,对于老兵而言,什么样的新兵蛋子最让人担心?肯定是无惧无畏的家伙了,因为这种家伙总是喜欢到处乱冲,结果也是死的最快的。

    “放心吧~是吧?霸王丸?”织田信长随意的摆了摆手,转头问向霸王丸。

    “那是当然,不过是小小的三河而已,根本没有能够抵挡殿下的敌人!”霸王丸更是充满了自信。没办法,此时三河有谁?松平清康死了,松平元康还只是个小鬼头,今川家的部队还在远江,有强大的敌人吗?没有!可以说,如果没有美浓斋藤家的威胁以及骏河今川氏的帮忙,老早三河就被织田信秀拿下了。

    而且这可是织田信长的初阵!虽然历史上对于这场战争并没有太过于详细的描述,但只字片语,就足以让霸王丸明白这场战争有多么的无聊了,完全就是为了给织田信长蹭经验和功勋用的,既然如此,为啥不能让他也蹭蹭呢?

    前往三河的道路上,织田信长头戴红色头巾、身披黑色的甲胄和白色阵羽织,配上随着年龄的增长,越加英气的面容,以及织田信秀特意赐下的一匹骏马,好一个英姿飒爽的年轻武士!

    在他的身边,霸王丸穿着一身他自己找人特制的死霸装,嗯……就是死神中的标配服装。腰间插着一把织田信长赏赐的太刀,手上提着一杆织田信长赏赐的长枪,骑着织田信长特别赏赐的战马,很是激动的左顾右盼着。

    “霸王丸,你小子能不能老实点?这条路我们怎么也走了好几遍了,至于这么……”织田信长皱着眉头说道,他可是非常不爽霸王丸那种乡下土包子的模样,虽然尾张比起近畿来说,确实是乡下。

    “嘿嘿,少主,属下这不是太兴奋了嘛~而且犬千代他们可是说了,让属下把他们那份的功勋也一起拿了……”霸王丸搔着脑袋讪笑着说道。

    他没办法不兴奋,虽然这场战争不过是一场意义大于实际的战争,甚至根据前往三河的探子回报,三河的诸多豪族对于织田军的行动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可霸王丸就是忍不住那骚动的心。毕竟两辈子为人,这可是他第一次参加真正意义上的战争。于情于理,这心情都很难平复的下来。

    “切,你小子可是我的小姓,上了战场你的任务就是好好保护我,可别到处乱跑!”织田信长鄙夷的看着霸王丸说道。

    他自然也知道犬千代他们对霸王丸说的话,因为那个时候他也在边上。不过正因为如此,他才要尽早打消霸王丸这个念头,毕竟,虽然织田信长也没有经历过战争,却还是知道战争有多么的残酷,毕竟,他可是土生土长的乱世人。而看看霸王丸那身穿着,织田信长相信,只要随便一支流矢,就能让自己这位宠爱的小姓魂归大地。

    “看来回去还得给这小子准备一套甲胄……”织田信长心中暗想着。因为霸王丸的身材,一时间根本就没有适合他的甲胄,所以本来织田信长并不想让霸王丸跟着出阵的,可实在是熬不住他24小时连续的墨迹……

    “是,少主!”霸王丸嘴巴上应着,但心中却完全不当一回事,因为他早已经决定了,要在这场战争中,打出自己的名气。

    嘛,在这个时代,初阵对于任何一名武士而言,都意味着非常非常多。所以,只要有些条件的家族,都会让家中嫡子参加这种意义大于实际的战争作为初阵。这么做的目的,只是为了让自己的孩子以一场轻松的胜利开启自己的武士生涯。也因此,犬千代他们都无法参加这次织田信长的初阵,因为他们的初阵必须得由他们的家族来安排。

    而霸王丸,显然就没有这些条件了,但他却也不想自己的初阵就是呆在织田信长身边看看戏而已。织田信长是大将,看戏是正常的,可他也看戏的话,那可就半点功勋都没有喽。

    两人各怀心思,不知觉就到达了目的地,三河境内的吉良大滨城,隶属今川家。

    这是一座典型的日本城砦,以粗木建造简易的围墙,围墙的后面,是用木头制成的走道,让足轻们可以站在上面直接攻击想要翻越城墙的敌人。城门的两边,有着简易的箭楼,足以容纳3、4名弓箭手射击。城砦的占地面积并不大,怎么算,也不过能容纳百来人左右。嗯……怎么说呢?在霸王丸眼中,这种玩意在华夏的话,恐怕连山寨都只能算是小型的吧?

    大约200织田军就停在了吉良大滨城的前方,平手政秀看着织田信长,平静的表情下,是对织田信长满满的期待。他非常想知道,在这种情况下,织田信长会用什么方式来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

    而此时,吉良大滨城内的守军似乎终于发现了织田军,在一阵乱哄哄的吵杂声中,他们爬上了围墙后面的走道,一个个神情紧张的看着面前的敌人。显然,他们并没有得到织田军会攻打这里的消息。这里也能看出这个城砦到底有多么的不重要了。不过也没办法,谁让此时今川家还没有把势力彻底的渗透进三河呢?这么一座孤零零的城砦,对于今川家根本就毫无意义。

    “1、2、3、10……58,尼玛,就58个人?”霸王丸在数完敌人的数量后,忍不住爆了粗口。他实在无法想象,一场战争的敌人竟然真的能够数完!本来他只是看到敌人似乎数量不多,好奇的数了数,结果没想到……

    “霸王丸,58人已经很多了,你得明白,这座城对于今川家来说根本就是可有可无的。”织田信长轻笑着说道,他对于敌人的数目早就了解了,而且说实话,如果敌人真的成百上千,那也不可能被选为织田信长的初阵。柿子,总是要挑软的吃嘛。

    安慰完失望的霸王丸,织田信长开始对部队下达一串的命令,随即,就看到织田军们如狼似虎般的冲进吉良大滨城旁边的几座民居,那是住在这附近的农民居住的地方。

    一阵笑骂怒斥哭喊声中,织田军带着一大堆的战利品和数个人头跑了回来,临走前,一把火顺手烧了那几座民居。

    “这真是……”霸王丸看着这种情形,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因为这实在和他心目中的战争相去甚远。他倒是没有对那些看似无辜的惨死者有什么同情之心,也不知道是他天性冷血还是为啥。他只是觉得,战争,不该是这么打的才对……

    就在这时,霸王丸突然听到一阵沉重的开门声,转头看去,却是今川军莫名其妙的出城迎敌了。“难道是要为了那群农民报仇?”霸王丸诧异的看着摆起方阵,直接向织田军冲来的今川军,心中古怪的想着。

    霸王丸这边胡思乱想着,那边织田信长的指挥却犹如行云流水一般,很快,拥有200多人大军的织田家,就轻轻松击败了只有58人的今川军,斩敌13人……

    看着这场面,霸王丸转头对一脸轻松巡视战场的织田信长异常郑重的说道,“少主!这一战请千万不要当作属下的初阵!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