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六百七十七章
    这个时代的农兵战斗力究竟有多强?这是一个很有趣的问题。在许多人的眼中,农民加上非正规的武器装备,自然而然就会给人一种弱小的感觉。可实际上呢?似乎又不是这么一回事。

    自从日本出现足轻这么一个职业后,这个职业就一直作为战争主力直到现在。他们都是耕种的农民,也都是自己准备装备,但能说他们弱吗?显然不可能。因为就是这种听起来似乎很弱的存在,不知道多少勇猛的武士死在他们的手里。

    诚然,在有些时候,他们的表现让人非常的蛋疼,比如小豆坂合战,区区7名武士靠着武勇和拼死的精神,就愣是挡住了敌军的追击。但绝大部分的时候,他们都能很好的完成武士所交代的战争任务。因为虽然他们并不是正规的士兵,但绝大部分的农兵,祖祖辈辈却都是干这个的,这种经验,虽然不能让他们成为一名武士,但最少,他们中的许多人,在踏上战场的那一刻,就已经成为了合格的士兵了。

    好了,撤回来。

    箭矢不断落入织田军的阵势之中,绝大部分被士兵们头顶的阵笠弹开,偶尔射中了士兵们身上的甲胄,也无法给他们带来太多的伤害。而那些火枪射出的弹丸,除非击中甲胄没有防护的地方,不然除了疼痛之外,很难给织田家的士兵们造成太大的伤害。

    “继续冲!弓箭和火枪是无法伤害到你们的!都随我一起,撕裂对方的阵势!”前田利家大声喊着,手中长枪不时挑落袭来的箭矢。他的心情有些兴奋和紧张,因为这是他第一次统帅常备兵作战。虽然在训练的时候已经能够看出很多问题,但显然,真正的战争是和训练完全不同的情况。

    距离越来越近,而三好军那边看到弓箭和火枪无法伤害到织田军,虽然有些慌乱,但在三好政康的指挥下,依然迅速改变阵形,无数的长枪排列成密集的枪林,等待着织田军的进攻。

    终于,两军撞在了一起,那巨大的力量直接导致了双方最前方的士兵们被震得东倒西歪,还有许多人直接被长枪捅了个对穿。只是这一切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关注,因为肉搏战已经展开了。

    “嗖嗖嗖……”天空中无数的箭矢飞来飞去。

    “啪啪啪……”地面上织田军和三好军不断你来我往。他们不断向敌军发起进攻,试图冲破或者挡住敌人。

    “杀啊!杀光这群三好家的叛徒!”前田利家一马当先的冲在最前方,似乎完全不在意这么做是不是有点危险。他不断大喊着关于三好义继才是三好家正统,三好三人众不过只是叛逆的事情。因为他还记得三好义继已经降服了自家呢,虽然基本上前田利家也不怎么关注那个家伙,也不知道这么做有没有用,但他还是这么做了,毕竟,万一有点作用呢?

    而另外两边的佐佐成政和池田恒兴,似乎更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他们只是不断挥舞着长枪,斩杀着面前出现的敌人,同时指挥者部队不断向敌军发起一波又一波的攻势。

    看着战场之中,三好政康的表情很是难看。因为他发现自家的部队竟然在这么一会的时间,就被织田军给压制住了。要知道三好家的兵力可是比织田家多7、8000人啊。可多了这么多的人,却完全看不出效果来。

    “难道织田家的常备兵制真的全部都是真正的常备兵?”三好政康惊疑不定的想着。

    常备兵,每个势力麾下都有,但基本上那都是很少的一部分,比如最早的前田家这种不过3000石的小豪族,麾下的常备兵可能就只有7、8人。他们拥有统一的装备,每天都要接受训练,在发生战争时,自动就成为了小队长帮助指挥那些农兵。

    这些人的战斗力,以一当十不敢说,但一个打三个农兵那绝对没问题。只是虽然常备兵强大,但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虽然三好政康知道织田家搞了一个常备兵制,但他也只是以为是换一种说法的预备兵役罢了。因为在他的认知中,根本不可能有哪个势力能够撑起常备兵所组建的部队。

    没人能够回答三好政康的问题,事实上他也没有太过于纠结这个问题。长年累月的战争让三好政康早已经学会不要去纠结问题,而是想办法解决问题。只是……这个问题显然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尤其在织田军冲入了三好家的阵势当中后。

    都是一样的长枪,但织田军的士兵们攻势却更加的凌厉,而且在乱军之中,他们3、4、5人为一组,组成了一个更小的阵势,那严谨娴熟的配合,让三好军的士兵们很难抵挡得住他们的攻势。

    而前田利家三人更是如同下山的猛虎一般,手底下完全没有一合之将。看样子,他们这股劲已经不知道憋了多久呢。

    这个时候,如果有人在远处看的话,一定会觉得很惊讶,因为人少的一方竟然完全压着人多的一方在打。虽然三好政康等人不断进行着指挥,甚至都已经亲自下场杀敌,但面对如狼似虎一般的织田军,他们所能做的,实在是有限的很啊。

    “混蛋!难道真的要输了吗?”三好长逸看着不断后退的自家军队愤怒的想着,只是这股怒气他却又不知道向谁发。因为看起来,他们并没有做错什么,但就是打不过织田军。

    “三好长逸!终于看到你了!还不快点纳命来?!”一声暴喝在三好长逸不远处响起,急忙转头看去,却是前田利家。嘛,多次的交战,让他们早已经对对方非常熟悉了。不过这还是第一次,他们之间的距离如此之近。

    “前田利家嘛……”三好长逸看着不断向自己这边杀来的前田利家喃喃自语着,虽然此时战况依然焦灼,但他却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家败北的画面了。紧了紧手中的大刀,三好长逸突然爆喝一声,“织田家的小子,想要老夫的命,你还太嫩了!”

    在前田利家和三好长逸交手的同时,佐佐成政也同样和三好政康交上了手,不过不同的是三好政康是主动找上佐佐成政的。他看得出,如果在这么打下去,装备、战力都更强的织田军定然会取得胜利,所以没有退路的他只能硬着头皮杀向佐佐成政,希望能够通过斩杀敌军大将来换取乙方的胜机。

    只是在另外一边……

    “岩成友通!你这个无胆鼠辈!”池田恒兴不断大骂着。嘛,这小子刚才也试图和岩成友通玩一出一骑讨,可惜岩成友通压根就不鸟他,只是派出旗本联合部队不断抵挡着池田恒兴的进攻,自己则稳稳的立于后方指挥。

    对此,池田恒兴虽然被气的够呛,但也只能继续猛攻敌军的阵势。他发誓,只要被他抓住岩成友通,他一定会狠狠教训一下这个混蛋。呃……无非就是砍了他呗?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面对前田利家的猛攻,三好长逸越来越难以招架。前田利家今年33岁,正值盛年,而且平日里从来没有对武艺修炼有任何的松懈。而三好长逸呢?今年已经56岁了,在这个平均寿命不到50岁的时代,已经属于半只脚被黄土掩埋的人了。而且这些年来,他每天都在研究着如何让三好家重回近畿,又哪有功夫去锻炼武艺呢?

    “去死吧!!”前田利家长枪猛地向三好长逸的心口刺去,三好长逸想要招架,却慢了半拍。

    “噗!”的一声,长枪直接捅穿了三好长逸的胸口,大量的鲜血瞬间染红了他的甲胄。

    “三好家……完了……”

    随着最后一年念头,三好长逸直勾勾的摔在了地上。

    前田利家走过去快速割下三好长逸的脑袋,高举过肩大喊着,“敌将,三好长逸,已经被我前田利家讨取了!”

    一声喊,立刻让周围的织田家士兵们也大喊起来,不多时,整个战场上就都知道了三好长逸战死的事情了。织田军士气大涨,三好家的士气自然跌落,一涨一跌,胜负已分。

    “噗!”三好政康怨毒的看着佐佐成政,如果目光能够杀人的话,佐佐成政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战场上分神还没有死的,我见过的只有义信那小子。”佐佐成政表情平淡的看着三好政康,随后拔出长枪,上前割下了三好政康那死不瞑目的头颅。

    不过片刻连续死了两名大将,三好家的部队瞬间就崩溃了,哪怕还有岩成友通在坚持着。

    “哼!终于要拼命了吗?”池田恒兴戏虐的看着岩成友通,不过心中却也暗自佩服。其实他早就知道,岩成友通的武艺并不怎么样,所以之前虽然被拒绝一骑讨,但发了发脾气之后,池田恒兴也就没有太在意。不过如今,岩成友通竟然在得知三好长逸和三好政康战死之后直接冲了上来。

    “是想要想一名武士一般堂堂正正的战死吗?”池田恒兴看着距离越来越近的岩成友通暗想着,“那么,就让我满足你的愿望吧。”想着,池田恒兴提着长枪就迎了上去。

    两马相交,分开,岩成友通重重的跌落在地上。面对池田恒兴,岩成友通连一招也没能坚持住。

    片刻后,三人众全部战死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战场。

    “弃械投降,投降不杀……”在前田利家等人的示意下,织田军一边进攻一边大喊着。

    “啪!”的一声,当第一个丢下武器的人出现后,战争,已经结束了。

    很快,近2万的三好军就全部降服了,这个时代的部队,可没有为主家奋战到最后一滴血的情况。如果大将在,或许他们还会拼死作战,但大将一死,他们要不就是溃逃,要不就是直接投降。嘛,溃逃的行为更加的普遍,毕竟日本多山多林,随便找个地方一钻,你真的很难去追捕他们。

    不过三好家的部队就没什么选择了,他们渡海而来,想要逃跑的话,根本不可能在织田家的追击下乘船离开。但如果逃到其他地方再坐船回去?好吧,如果那样的话,还不如直接降服呢,最少织田家不杀降兵这件事情可是除了名的说。好吧,舆论的力量是很恐怖的。

    “现在怎么办?”当士兵们在打扫战场的时候,前田利家三人聚集在了一起商量着下一步的对策。老实说,他们一开始也没有想到一切会这么的顺利,2万的三好军,不到半天就被他们给击溃了。虽然目的达到了,但问题也来了,本来他们的任务是挡住三好家,但如今三好家被击败了,在得到织田信长的命令前,他们似乎没有什么要做的了。

    当然,织田信长之前就给了他们见机行事的自由,只要能够保证守住领地就好了。而这,也是前田利家问出这句话的原因,三好家的部队已经被击溃,降兵又都在这里,显然已经不需要担忧和泉国的安慰了,前提是处理好这些降兵。

    “不如交给纪伊国的竹中重治如何?他被预备义信的三军师之一,相信有他在,这些降兵翻不了天。而我们嘛~”池田恒兴想了想,随后摇了摇头,“在这段时间,我们先收集一下情报吧,同时派人将这里的情况报告给主公。”

    “支援佐久间大人,或者支援羽柴大人。”佐佐成政默默的说道。

    “播磨啊……”听到佐佐成政的话,前田利家和池田恒兴的脸色顿时变得凝重起来。毛利家,单单一个名字,就足以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虽然此次面对三好家前田利家等人胜的无比轻松,但再天真的人,也不会认为毛利家的部队也会如此的不堪一击。更别说指挥山阳道的毛利军大将,乃是被誉为继承毛利元就之谋的小早川隆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