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六百七十六章
    胜龙寺城,虽然早就已经得到了情报,但当佐久间信盛抵达胜龙寺城后,看到城外那安静的情景还是忍不住楞了一下。

    “这群假和尚这么没胆子?竟然连出城一战的勇气都没有。”佐久间信盛似乎有些看不起本愿寺和荒木家。嘛,这也很正常,虽然佐久间信盛这些年没有捞什么战功,但他大战小战基本也都有参加。而这么多年累计的胜利,让他难免小看天下群雄。

    而且不管是荒木还是本愿寺,都不是什么强大的势力,又怎么可能会被佐久间信盛放在心上呢?在他看来,此次唯一的目的,就只是让自己这个老头子在决战中露露脸而已。

    “佐久间大人,千万不要掉以轻心,本愿寺和荒木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以死守来拖住本家的攻势。”安藤守就恭声说道。

    “哈哈,安藤大人说得是,不过我们可不能让他们真的把我们拖在这里。不然的话,可要被那些年轻人看笑话啦。”佐久间信盛大笑道。他指的倒不是织田义信,而是羽柴秀吉这些新进的织田重臣。毕竟以织田义信那恐怖的功劳,根本就没有人能够看到他的车尾灯。

    不过虽然话说得很是豪气,但佐久间信盛毕竟是久经沙场的宿将,所以他并没有立刻出阵向石山本愿寺城进军,而是派出忍者不断打探着摄津国的情况,同时在胜龙寺城和三人众以及松永久秀商讨攻城之事。

    “到底该怎么办呢?此次战争不管是织田家还是毛利家等势力胜利,似乎我都很难得到什么好处……”松永久秀坐在一旁看着佐久间信盛等人不断讨论着即将展开的攻城战,一边随口应付着,一边心中无奈的思考着未来。

    原本,他是希望降服织田家后,通过自己在朝廷中的威信获取织田信长的信任,最后如同其在三好家一般,一步步掌控织田信长,最后取而代之。只是让他无奈的是,织田信长和三好长庆压根就不是同一类型的人,其不但对在朝廷、幕府一点兴趣都没有,而且面对松永久秀的劝说,也是完全不以为意。而松永久秀也不敢表露的太明显,毕竟他可是有前科的人。

    而一直到现在,松永久秀也不过只是区区的大和国国主,不但权利没有捞到,势力也一点都没有扩大。好吧,说起来松永久秀也是蛮可怜的,在历史上他在加入织田家后,可是立下了许多功劳,比如金崎撤退时,就有松永久秀闪光的地方。只是如今,在拥有了织田义信之后,别说松永久秀了,就算是羽柴秀吉、明智光秀等人也被影响了很多。

    “松永大人,如果你没有其他意见的话,那就准备向石山本愿寺城进军吧。”佐久间信盛的话打断了松永久秀的思考。连忙应了一声,松永久秀心中无奈的想着,“唉,走一步看一步吧。只要有耐心,总归是有机会的。”

    另外一边,已经在和泉登陆的三好三人众再次率军杀向岸和田城,但守备的一方前田利家、池田恒兴以及佐佐成政虽然兵力比其少了近7000人,但他们依然选择了出城野战。

    “说起来,我们和三好这帮人似乎已经打过很多次了呢~”前田利家看着前方数百米左右的三好军语气古怪的说道。

    “是啊,可惜每次都让这三个家伙跑了~打仗不怎么样,逃跑倒是真厉害。”池田恒兴撇了撇嘴,有些无奈的嘀咕着。他这可不是在炫耀,要知道如果他们能够抓到或者杀死三人众的话,哪怕只有一个,也足以让现在本来就虚弱的三好家喘不过气来,甚至只需要稍微挑拨一下,他们就会分崩离析。要知道三好家可从来就不是铁板一块,不然的话,也不会盘踞近畿那么多年,结果被织田家直接像扫垃圾一样扫回了四国。

    “哼,这一次,一定要干掉他们,我们可是本家未来的大将,就连猴子那家伙都已经成为国主了,我们可不能落于人后!”佐佐成政冷哼着说道。

    说起来,在许多游戏中佐佐成政和羽柴秀吉都好像天生八字不合一样,但实际上不管是历史还是如今,佐佐成政和羽柴秀吉都没有太多的交集。甚至可以说,就算是历史上的柴田胜家,和羽柴秀吉一开始也没啥交集。

    毕竟,羽柴秀吉崛起的时候,佐佐成政早早的继承了佐佐家的领地,在整个织田家,基本上从柴田胜家等老将往下数,就直接到了佐佐成政了。而羽柴秀吉了,直到消灭了浅井家,羽柴秀吉才刚刚成为城主,两人真心很难有什么交集点。所以,真正闹矛盾,却还是在羽柴秀吉成为城主之后,或者说织田信长死之后的事情。

    不过显然,虽然没啥交集,但此时羽柴秀吉取得的成就,却足以让佐佐成政等人不满。不过他们并不是不满羽柴秀吉,毕竟织田信长将播磨封给羽柴秀吉的时候,那里还压根不是织田家的领地,摄津更是已经被本愿寺和荒木家占领。这种时候羽柴秀吉能够凭借一张嘴拿下播磨,就算是佐佐成政等人也不得不钦佩。

    这个不满,是对他们自己的不满,毕竟他们和织田义信都是织田信长的玩伴,可如今,织田义信就不用说了,就连以前织田信长的奴仆,如今都已经成为了国主,而他们三人,却只是区区的城主而已,这让心比天高的他们如何能够满意呢?

    所以在听到佐佐成政的话后,前田利家和池田恒兴一起狠狠的点了点头,“就是这样,这一战之后,我们一定要成为国主!”前田利家和池田恒兴大喊着。

    “那么……”佐佐成政闻言,转头看向对面三人众的阵势,“三好长逸是我的。”

    “切,为什么感觉你小子似乎在发号施令?”前田利家嘟囔着,显然对于佐佐成政这种语气很是不爽。不过他也只是随口抱怨了一下,就指了指三好军阵势的左边,“那三好政康那老家伙就交给我吧~”

    “那我就岩成友通喽~”池田恒兴耸了耸肩说道。

    啧啧,这三人说得似乎很是随意,看起来压根就没把三好三人众放在眼里。不过如果看到他们的眼神,就会明白他们对待这场战争有多么的慎重了。理由也很简单,在整个织田家的几处战场上,就属他们和三好家,以及佐久间信盛和本愿寺之间的差距最小,甚至可以说,以常备兵的战斗力,他们还占据着优势,三好家可没有去搞什么预备兵役。

    而另外一边,三好三人众端坐于本阵之中,他们静静的看着前方织田军的阵势,只是越看,他们的心中就越加震惊。

    “这就是织田家弄出来的常备兵制吗?我一直以为只是织田家自己在吹嘘,不过如今看来……”三好长逸看着织田军的阵势震惊道。农兵和常备兵的战斗力,嘛,想想就可以很清楚的知道了。

    “呵呵,就算真的都是常备兵又如何?本家此役,除了胜利之外,其他任何结果都无法接受!”岩成友通轻笑道。语气虽然轻松,但表情却非常的凝重。而其他两人闻言,张了张嘴,最终却也没说什么,只有表情上显露出无奈和悲凉。

    曾几何时,三好家贵为天下第一家,在近畿几乎没有任何的对手。可如今,昔日那强大的三好家只剩下阿波、淡路、赞岐三国,实力衰弱到极点不说,此次比应仁之乱更加庞大的战争,堂堂三好家竟然沦落为打下手的地步。

    而且正如岩成友通所言,三好家已经没有退路了。之前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虽然屡次反攻近畿失败,但依然能够在四国休养生息,期待着下一次的卷土重来。只是这一次,他们深深的明白,没有下一次了。一旦此战失败,恐怕三好家真的将成为历史。

    “那就,拼上性命吧!”三好政康淡淡的说道,“反正,我们本就是该死之人不是吗?”

    闻言,三好长逸和岩成友通张了张嘴正想说些什么时,对面忽然传来了一阵喧闹声,转头看去,却是织田军已经开始行动了。

    足足1万3000人的大军,在转瞬之间就分成了三份,随后,以锥子型阵势向三好军这边飞快的冲来。放眼望去,虽然他们的前进速度很快,但三好长逸等人却愕然发现,织田家的阵势竟然没有丝毫的混乱。

    “这就是织田家的常备兵吗?”三好长逸三人震惊的想着,显然这支织田家已经出乎了三好三人众的预料。好吧,在这个农兵为主的时代,阵形什么的,那完全让所有大名都头痛的很。毕竟只是农兵,打完仗就各回各家,所以无奈之下,初期的战争才会有大量的武士混迹在部队之中,为的就是保持部队的阵形。

    而后来随着部队慢慢的改革,以及一些基础的战阵深入民间,让许多农兵终于可以不需要武士太多的指挥就已经能够派出阵形来了,但绝大部分的情况下,阵形也只局限在正、圆、三角之间。这也是为什么上杉谦信能够凭借车悬阵一阵封神了,没办法,在农兵时代,根本就不应该出现这种复杂的阵势。

    不过三好三人众们只是楞了一下就立刻回过神来,毕竟此时织田军已经冲了过来,如果他们在愣神多一会,恐怕他们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直接就转身跳进摄津湾自杀好了。

    随着三好三人众的指挥,三好军很快就挺起长枪、弯起箭矢,在命令下达之后,向织田军射出了猛烈的箭雨,而铁炮更是响彻整个战场之上。那是三好三人众一直节省开支存下来购买的铁炮。

    说来也可笑,在织田家的领内,已经能够大批量的生产铁炮了,但在有些地方,百贯钱也难买到一支。理由也很简单,绝大部分的南蛮商人都因为织田家的命令而拒绝出售火器给那些敌对势力。当然了,绝大部分的南蛮人也不会去其他的地方,界町和大阪港足以让他们大赚特赚了,而且还不用担心任何事情。

    “枪袭之阵!”前田利家大喊着,随着命令,织田军冲锋的速度更快了,他们手持着长枪,仿若海浪一般扑向三好军。所谓枪袭之阵,说白看了就是行进中挺枪突刺的攻击。以速度带动冲击力,最终转化为长枪的攻击力。

    说起来,这种方式看起来很强大,但却很有可能造成前排的死伤,所以在以前,这种攻击方式根本不可能出现。但常备兵,既是织田家的下级武士,他们在成为常备兵的那一天起,就背上了要为织田家付出性命的责任,而这个责任,绝大部分的常备兵绝对不会有一丝的犹豫,因为,他们如今可是不畏死亡的武士!

    对于天空中的箭矢以及面前的那些铁炮,前田利家他们根本就没有理会,他们相信,这点攻击根本无法给他们带来太多的伤害。这并非前田利家他们不把士兵的性命当回事,而是这一点已经经过许多时间的准备和训练的检验了。

    先进的装备足以改变战争,这是织田信长还没有成为家督就已经明白的道理。所以他在得知火枪的存在后,立刻就带人杀到了界町购买火枪,为的就是尽快掌握这种先进的武器。

    而在拥有了火器之后,织田信长却也同样没有忽视冷兵器的改进。更长更容易发挥出枪阵威力的长枪,能够弹开箭矢将弓箭威力减少到最低的阵笠和护甲,这些都是士兵最基本的装备,但织田信长为此却花费了大量的资金去研究。

    与之相对比的是,其他势力中,除了武田等势力为了他们的精锐部队打造专门的装备外,其他所有的农兵装备,均是由平民们自己去准备。这种情况下,可想而知这些部队的装备会有多么的夸张了。

    当然,并不是说这些装备会让整个战争变得毫无悬念,毕竟在历史上,农民起义推翻政权的例子古今中外都数不胜数。而且三好家的部队虽然也是农民兵,但显然,这些农民兵可都是身经百战的农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