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六百七十三章
    安芸国吉田郡山城,毛利元就的宅邸。

    毛利元就躺在床铺上,曲直濑道三坐在旁边,一手搭在毛利元就的手腕上,双眼紧闭面色凝重。稍远处,吉川元春、小早川隆景以及毛利辉元紧张的坐着,甚至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他们双眼死死的盯着面前的两人,当然更多的还是集中在曲直濑道三的身上,因为在曲直濑道三的身上,用着他们最后的一丝希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曲直濑道三轻轻放下毛利元就的手腕,然后示意毛利元就张开嘴巴,看看他的舌头。然后又问了几个问题后,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好吧,虽然曲直濑道三还什么都没说,但那边吉川元春等人却仿佛看到了世界末日一般。

    “你这个混蛋!是不是因为你现在被织田义信收买过去了,所以才不愿意给父亲大人诊治?!”吉川元春站起来愤怒的大喊着,随即就打算冲向曲直濑道三。他相信,只要把刀架在这个混蛋的脖子上,他肯定会乖乖的给他的父亲大人诊治。

    只是还没等吉川元春迈开脚步,看到吉川元春站起就知道大事不妙的小早川隆景和毛利辉元连忙抱住了他。

    “兄长大人,千万不要冲动啊!”

    “叔父大人!别乱来啊!”

    “混蛋!你们放开我!这个混蛋肯定是故意的!不然父亲大人这么小的毛病,怎么可能治不好?!”吉川元春不断咆哮着,他表情很是狰狞,似乎一定要将面前这个混蛋宰了才能够让他满意。

    而这时,毛利元就有些虚弱的声音传了过来,“够了……”声音不大,却仿佛有什么魔力一般,还在咆哮的吉川元春瞬间就安静了下来。虽然他依然恶狠狠的瞪着曲直濑道三,但他却没有在说什么,同时坐回了原位。

    见状,小早川隆景和毛利辉元长舒了一口气,同时给了曲直濑道三一个抱歉的眼神,然后也跟着坐了下来。

    “曲直濑医师,我的病,治不好吗?”毛利元就淡淡的问道,他的语气很是平淡,表情异常的平静,似乎就算从曲直濑道三那边得到死亡预告书,他的心态也不会有任何的变化。

    “实在抱歉,虽然在下也希望能够治好您的病,但实在是有心无力啊!”曲直濑道三看着毛利元就惭愧的说道。对于吉川元春,他可以没有任何的表示,因为吉川元春不过只是病人的家属而已。但对于毛利元就,他却只有无限的愧疚和抱歉,因为毛利元就是病患。

    一个医师最大的痛苦就是面对一个病患,自己却没有任何能力将他治好。虽然织田义信成立了安土医学院,使得曲直濑道三可以不断的去培养弟子,同时还能和永田德本不断研究世上那些不治之症。

    而事实上,已经有不少的不治之症在他们两人的联手下成功研究出了治疗的技术和药物,但毛利元就的这个病状,却依然属于正在研究的阶段。

    “呵呵,曲直濑医师不要如此,您能够不顾两家的敌对关系前来为我诊治,已经让我很是感激了。至于能不能治好,其实我也不怎么在乎,生死由天,我今年已经74岁了,比这世上大部分的人都要活的长久,更是经历了一个如同幻梦一般的人生。我……还有什么可遗憾的呢?”毛利元就笑道。

    闻言,曲直濑道三微微摇了摇头,“其实在下本不想前来,虽然在下并没有出仕织田家,但作为安土医学院的院长,在下其实并不想在这种时候为您诊治。不过修罗殿下在知道这件事情后,特意要求在下前来为您诊治。”

    “哦?织田义信吗?”毛利元就闻言露出了错愕的表情,随后有些惋惜的说道,“真是一个有意思的人啊,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和他见一见,好好聊一聊。”

    而一旁,吉川元春听到这番话,表情顿时变得异常精彩,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是这样,刚才他还一直嚷嚷着曲直濑道三根本不想为毛利元就诊治,结果人家竟然还真的是不想来诊治,只不过是被织田义信硬派过来的。

    当然了,吉川元春等人完全不会认为织田义信想通过曲直濑道三使什么手段,因为毛利家既然派人前往伊势请求曲直濑道三为其诊治,就说明毛利元就的病情已经让他们无能为力了。如果织田义信真的要想做些什么,完全可以依照曲直濑道三的想法不让其过来。那么以如今这个时代的医学水平,恐怕毛利元就根本撑不了多久。

    看着毛利元就,曲直濑道三不由得有些恍惚,因为在来之前,织田义信也曾经在他面前说过这么一番话。有些时候,他真的很难理解这些武士的想法,明明是不死不休的仇敌,为什么还能和对方互相敬佩呢?“而且,就算要佩服的话,毛利殿下不也应该是和织田殿下才对吗?”

    曲直濑道三古怪的想着,不过很快他就将这个想法丢出了脑海。对他来说,武士世界怎么变更都好,他只不过是一个医师,最大的愿望就是研究出更多的治疗绝症的技术和药物。

    “毛利殿下,这个处方虽然不能够治好您的病,但却也能够起到一些作用。想来,延长一段时日还是可以的。”曲直濑道三写了一个方子递给了一旁的毛利辉元等人,随后又召来跪坐在门外的一名男子,“这位是在下的弟子之一,也是安土医学院中非常出色的弟子,修罗殿下此次让我前来时言道,如果不能够治好毛利殿下的病,那么就将他留在这里,好随时为毛利殿下检查治疗。”

    顿了顿,曲直濑道三指了指身后弟子手上的那个盒子说道,“这是修罗殿下特意送来的朝鲜人参。”

    “哈哈哈!看来那织田义信是一点都不希望我在开战前死掉呢~”听到曲直濑道三的话,毛利元就忽然坐起来大笑道。

    “父亲大人!”

    “祖父大人!”

    吉川元春等人担忧的轻喊着,没办法,毛利元就之前突然晕倒,可着实把他们吓坏了。这几天的精神也非常差,更让他们惊恐的是,毛利元就每次吃饭的时候都非常的痛苦,只能喝一点点的粥。可以说,此时的毛利元就,身体是非常的虚弱。

    不一会,那名弟子煮好了药给毛利元就喝下,很快他就沉沉睡了过去。见状,诸人也安静的退了出来。

    “多谢曲直濑医师了,之前多有得罪,还请曲直濑医师原谅。”吉川元春走到曲直濑道三的身旁有些尴尬的说道。

    “无妨,病人的家属情绪总是很容易激动的。”曲直濑道三摆了摆手说道,“在下这就告辞了,只要按照在下的处方,并且按照在下弟子的要求去做,相信应该还有半年到一年的光景。”

    闻言,吉川元春等人神色顿时暗淡了下来。虽然严格来说,如果没有曲直濑道三的诊治,毛利元就可能连一个月都撑不到。但……就算如此,他们又如何高兴的起来呢?只要想到自己的父亲、祖父就要离开自己,他们就感觉天仿佛都要塌了。

    只是就算如此,他们也不得不强打起精神来,因为马上就要和织田家开战了,如果毛利元就病倒,他们又意志消沉的话,那这仗也不用打了,直接投降算了。

    大阪城。

    “是这样啊……”织田义信听到曲直濑道三的汇报后,点了点头说道,“道三,麻烦你了这次。”

    “没什么。”曲直濑道三恭声说道。对于他来说,如果不是织田义信,那么还在京都开医馆的他如果被毛利家邀请,肯定也会走上一遭。

    “那么,按照你的诊断,毛利殿下还有多久的时间呢?”织田义信语气有些低沉的问道。

    “估计也就半年左右,运气好的话,一年。”曲直濑道三沉声说道。在他看来,毛利元就的病就算研究出来可以治疗的药物,以他那种情况也不可能治得好。

    “原来如此,下去休息吧。”织田义信点了点头说道。

    待曲直濑道三下去后,织田义信沉默了一会后开口冲着空荡荡的房间说道,“舞,你让人去一趟吉田郡山城,如果毛利殿下的病情有所恶化,立刻禀报于我。”

    “是!”舞的声音凭空响起。

    缓缓起身,织田义信走到了屋外的庭院之中,看着晴朗的天空,不知道为何,心情有些低落。在这个时代,他最喜欢的武士之中,只有两个人是大名,一个是织田信长,另外一个就是毛利元就了。

    诚然,织田义信不否认这种喜欢大多是因为前世暗荣的一款叫做英杰传的游戏,但就算如此,织田义信依然非常的佩服毛利元就。和武田、上杉乃至织田不同,毛利元就可以说是真正草根豪族。在毛利元就继承家督之时,兵力不过区区的150人,领地更是只有吉田郡山城以及周边的几座城砦罢了。是他靠着惊人的智谋和手腕,一步步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唉……”织田义信轻叹着,又转身走进了房间。随即唤来李华梅和费南德,有些部署,需要去改变一下了。

    一月底。

    “元就,你真的考虑好了吗?你现在的身体……”足利义昭神色复杂的看着毛利元问道。虽然他每天做梦都希望毛利家尽快出兵,但如今,他却开始犹豫了,因为毛利元就的病情他也知道,如此重病之下,万一出现个好歹……虽然足利义昭不怎么懂得军事,但也知道这种事情对于士气的影响是有多么的恐怖。

    “呵呵,将军殿下不用担心,就算开战了,在下也只是呆在这里指挥而已。而且……我的病情我自己知道,是好不了了。与其等在下死了在开战,不如趁活着的时候尽情的会一会织田家!”毛利元就轻笑着说道,他的精神看起来很好,一点都没有患了严重疾病的模样,也不知道是因为曲直濑道三的处方,还是织田义信送来的那朝鲜人参。

    听到毛利元就的话,足利义昭也没有再劝,终究,毛利元就想要如何也不知道他这么一个没有实权的将军能够阻止的。

    数天后,一篇篇讨伐织田家的长篇缴文出现在各地,足利义昭以幕府将军的名义,再次发布了织田家的讨伐令,号召全天下的势力讨伐幕府的逆贼织田家。

    一时间,天下震动,无数人在听到这个消息后脑中只有一个想法,“终于来了!”而织田家更是立刻进行了紧急战备,无数的士兵开始集结在各个边境的据点待命。

    2月初

    吉田郡山城。

    “元春,你为山总大将,元鉴为副将,率军4万进攻丹后国。同时派人通知山名家,让其出兵与你汇合。”

    “隆景!你为山阳道总大将,元镇为副将,同样率军4万,联合宇喜多家一同进攻浦上家。”

    “武吉,此次你为本家水军总大将,封锁各地的水路,一定不能让织田家的水军直接偷袭本家的后方!”

    “诸位,决战的时刻已经到了,究竟是织田家一统天下,还是毛利家入主近畿,一切,都看这一战了!”毛利元就高声说道。

    “喔喔喔!”

    春日山城。

    “是时候了……”上杉谦信淡淡的说道。

    “主公,加贺的本愿寺坊官七里赖周传来消息,其已经动员了8万一向宗信徒,并表示绝对会服从主公您的指挥。”直江景纲兴奋的说道。

    “呵呵,那群秃驴终于做了一件好事呢~”

    甲斐。

    “这一天终于到了……”武田信玄看着面前的5万大军喃喃自语着。这些,是武田信玄几乎拼尽全力凑出来的大军,可以说已经达到了武田家的动员极限了。如果不是幕府出面,而且已经统一了关东的上杉家与其共同出兵,更重要的是有关东群雄和北条家互相牵制,武田信玄是绝对不敢这么玩的。

    “那么……”武田信玄环视了一眼众人高声喊道,“诸位,是时候让本家的旗帜,在京都上空飘扬了!”

    “喔喔喔!!”r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