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六百七十二章:决战前夕
    关于本能寺的问题,织田义信其实并没有纠结太久,理由也很简单,此时的织田家已经不是历史上的那个织田家了。别的不说,单单在织田信长的身边,就有无数的伊贺、甲贺上忍级别的忍者护卫着。简单来说,就算是织田义信想要潜伏到织田信长的身边,那也得全力以赴才行。五步一哨十步一岗,用这句话来形容织田信长身边的护卫级别,那是一点都不夸张的。

    在这种护卫程度下,如果还能出现本能寺那种坑爹事件的话,那百地三太夫和伴长信来人真的可以去死了。要知道历史上的织田家,麾下忍者可从来没有达到过这种程度。因为其对伊贺的进攻,导致整个伊贺都在和织田家为敌,甚至于本能寺的各种阴谋论中,也有伊贺忍者的影子。至于甲贺,其随着六角义贤父子不断和织田家的抗争中,基本已经死得差不多了,而且在最后,不管是伊贺还是甲贺,大部分都通过服部半藏跑去投靠松平家康了。

    而事实上,就算织田义信再怎么纠结,终究也只是无解的烦恼而已。这确实让人很无奈,但也只能如此而已。毕竟,时间线已经被大乱,织田义信根本不敢保证本能寺一定生在天正十年。

    而另外一边,织田义信离开后,织田信长并没有做出什么举动。毕竟对于他来说,取代天皇什么的,也不过只是一个想法而已,而且还是很遥远的想法。所以很快,他就继续带着一波又一波的访客参观起安土城来。

    这其中,有朝廷的公卿,有柴田胜家等重臣,还有被织田信长邀请来的一些小大名。比如飞驒的姊小路赖纲等人。显然,这是织田信长在想他们表示织田家的强大,以及面对毛利家等势力的包围网时,依然拥有的自信。

    同时,安土月报也在这段时间大力宣传着安土城的建成,以及织田信长希望传达的想法。织田家对未来的决战充满自信!这就是这段时间安土月报的主流旋律。安土月报从各个方面分析了毛利家等势力和织田家的实力对比,总结起来,就是毛利家等势力不过只是看起来很强大的纸老虎而已,在织田信长的带领下,织田家必定能够轻松取胜。

    嗯……怎么听起来似乎很熟悉的感觉呢?

    8月下旬,长宗我部家攻下了一条家的高冈郡,再次向一统土佐的道路上大大的迈进了一步。

    1o月,一条家家督一条兼定在面对长宗我部家的进攻,竟然将劝谏的老臣土居宗珊杀害,这件事情彻底将一条兼定逼到了一条家家臣们的对立面。毕竟一个连老臣子都会杀的家督,其他人又怎么不会感到威胁呢?

    “呵呵,元亲这小子干的不错嘛~”织田义信看着手中的书信轻笑道。

    为了体现自己的忠诚,长宗我部元亲在进行任何重要行动的时候,都会亲自写信呈给织田义信,只有得到织田义信的明确答复后,他才会展开行动。说起来,这么做显然有些太过于夸张了,毕竟从土佐的冈丰城到伊势的大阪,这么一来一回可要耗费不少的时间,但长宗我部元亲却仿佛压根没有感觉到一般,一直这么坚持执行着。

    “嗯?毛利家准备拉拢长宗我部家吗?”织田义信看到书信最后面的内容沉吟着。

    “主公,这是一个好机会,如果让长宗我部大人假装同意,在局势最关键的时候让其出兵伊予国,再加上惟海进攻九州的海军,毛利家定然会大乱。”李华梅闻言恭声说道。

    “嗯……这倒是个不错的点子。”织田义信闻言点了点头,“就这么办吧,再给元亲送去钱3ooo贯,让他尽快搞定土佐。”

    “是!”

    冈丰城。

    “同意毛利家的招揽吗……”长宗我部元亲看着织田义信的回信喃喃自语着,表情很是复杂。

    11月,土佐国的原霸主一条家即将步入历史,一条兼定被家臣们放逐,闻讯的长宗我部元亲立刻点兵进攻一条家那些依然试图抵抗的城砦。而对此,毛利家并没有任何的表示。

    月底,长宗我部元亲终于完成了他的父亲长宗我部国亲也未能完成的梦想,统一土佐!

    “哈哈,元亲,你不用这么客气的~”织田义信大笑着说道。

    此次长宗我部元亲前来,不单单只是来报告这个消息,还带来了一条家的一些家宝,以及许多的珊瑚。嘛,珊瑚是土佐国的特产之一,虽然织田义信不怎么喜欢,但显然,这些东西拿去给他的那些女人,也是一个相当不错的礼物了。至于那些家宝嘛~基本上就是分给织田义信的那些家臣了。说实话,他对于家宝什么的,真心没有太多的感觉。

    “长宗我部家能够一同土佐,全靠主公的援助,属下以及长宗我部家以后一定会尽心为主公效忠,不负主公的厚望。”长宗我部元亲沉声说道。

    “嗯,很好!”织田义信点了点头道,“不过拿下土佐,虽然是你的心愿,但也是我给你的任务,所以該赏还是得赏。嗯,就赏你5ooo贯钱吧,土佐刚刚拿下,肯定到处都需要用钱。”

    “多谢主公!”长宗我部元亲闻言连忙说道。正如织田义信所言,他现在可是非常非常的缺钱。

    随后,织田义信又询问了一番关于毛利家那边的事情,可惜毛利家虽然和长宗我部家达成了同盟,但并没有和他商议什么,只是让他等待。不过织田义信倒也没有在意,毕竟现在的局势,该布置的都已经布置完毕,就只是等待对方进攻了。

    防守反击,就是织田信长定下的基调。没办法,被全面包围的情况下如果还主动出击,那根本和送死没什么区别。

    而除了军备和战略部署之外,战争最重要的情报,两边也都没有忘记。无数的忍者打探着对方的情报,同时领地内更是不断在进行各种调查。虽然尚未开战,但两边阵亡的忍者加起来,已经有将近1oo人了。这可是非常恐怖的一个数字,要知道真正能够深入敌后打探情报的忍者,可都不是什么训练几天就能够出师的。

    “呵呵,华梅,你说我是不是很有先见之明?”织田义信看着正围着大阪天守阁不断飞翔的老鹰轻笑道。这是一只信鹰,在数年间不断的培养研究下,终于成功被训练了出来。虽然不多,只有区区3只,但以如今织田义信的领地,却已经完全足够了。而且万事开头难,但第一批的信鹰培育成功后,接下来的,不过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随着时间的流逝,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决战的气氛实在太过于浓烈,两边边境上的小冲突也越来越频繁。不过因为各种原因,双方依然不断克制着情绪。或许他们都知道,开弓没有回头箭,一旦开战,就肯定会决出一个胜利者。显然,没有人愿意输,因为不管是织田家还是毛利家他们,都输不起。

    “哈?你在逗我吗?”织田信长一脸看白痴的模样看着织田义信,说真的,他恨不得把织田义信的脑袋撬开,这样他才能知道眼前这个混蛋脑子里面到底装了什么鬼东西。

    “你看我的表情像是在开玩笑吗?”织田义信一脸正经的坐在织田信长的对面,浑身上下都在散着一种“我很严肃”“在和你说正事”等等的气氛。

    闻言,织田信长不知道为何,忽然觉得头很痛,“你小子是不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毛利、上杉、武田什么时候打过来都不奇怪,结果你和我说要举办第二届天下第一比武大会?!!”织田信长越说越生气,说到最后,他狠狠的吸了一口雪茄,仿佛这根雪茄就是织田义信一般。呃……怎么感觉怪怪的?

    “咳!咳咳!咳!咳咳咳!”可怜的织田信长不断咳嗽着,好半响,他才止住咳嗽,用凶狠的眼神瞪着织田义信说道,“你这个混蛋,如果你没有让我满意的理由,那我肯定要……”说到最后,织田信长并没有将要把织田义信如何说出来,实际上,他似乎也真的拿织田义信没啥办法。

    看到织田信长这副模样,织田义信撇了撇嘴,压根就没把织田信长的威胁放在心里。“还需要啥理由?当初开办天下第一比武大会的时候,可是说了4年一界,如今正好第四年了,自然要举办第二届了~”

    嗯……合情合理……个屁啊!织田信长压根就没有出声,只是继续用那足以杀人的眼神瞪着织田义信。

    见状,织田义信无奈的搔了搔脑袋,很是无所谓的说道,“放心啦,我已经和华梅他们研究过了,比武大会举办的时间是12月底,你觉得这个时间段他们可能出兵吗?就算出兵,又能有多少人愿意加入他们呢?要知道他们可没有本家对于领地的控制力,而且虽然学着本家弄出了预备役,但终究不是常备兵。”

    闻言,织田信长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点,“但你知不知道,如果这么做,毛利他们就能很轻松的将忍者混进来,而我们根本没有任何办法阻拦。”

    “切,京都这边有什么好打探的?除了胜龙寺城之外,其他根本也没啥好保密的地方。本家完全可以划出一个警戒区,任何胆敢闯过的,直接抓起来当敌对忍者处理就好啦。”织田义信依然还是一脸的无所谓,不过在听到这番话后,织田信长倒是点了点头。

    “而且此次参加大会,包括信纲他们都不会参加了。而柴田大人,猴子,长秀他们也不可能参加。如此一来,有什么好担心的?京都可是本家的领地中心,就算他们真的趁机进攻,本家也随时可以做出反击~而且最重要的是,这场大会也能够再次传达给天下一个信息,那就是本家真的没把毛利家等势力放在眼里。”织田义信继续说道。

    闻言,织田信长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反对,不过,想让他同意,似乎也不太可能,“你要办就办吧,反正我一个铜板都不会出的!”织田信长恶狠狠的瞪了织田义信一眼,显然还是无法接受织田义信这个提议。

    “啧,我自己办就自己办,不过我先说啊,赚的钱也都是我的!”织田义信撇了撇嘴说道。织田信长不给钱?他才不在乎呢,织田义信就不差钱。

    于是乎,第二届天下第一比武大会再次开赛,消息一传出,所有人都傻眼了。和织田信长一样,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织田家竟然在这种关头还敢这么浪。只是……

    “天下第一比武大会举办的时间是年底,这种时候没办法动兵。”相比足利义昭的兴奋,毛利元就只是很平静的说道。

    事实上,武田家等势力也都是非常的平静,虽然他们底下的武士闹得很凶,因为他们觉得织田家这么做,根本就是看不起他们。

    不过对于平民、浪人等无关人士来说,他们只是觉得织田家在这个时候举办天下第一比武大会实在是太有自信了,那为什么这么有自信呢?当然不是用飘柔,而是因为有实力。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第二次的天下第一比武大会显然准备的很容易。待到12月底,虽然因为大战即将爆而没有太多的武士参加,又少了上泉信纲等人,但实际上参赛的人数和质量并没有少太多。

    宫本一真,二刀流的高手,经过在剑宫的修炼后,实力让所有人刮目相看。不过最让织田义信眼前一亮的,却还是一名叫做伊藤景久的年轻人。而最终,在缺少了上泉信纲等老牌剑豪的情况下,前田庆次以微弱的优势战胜了白木行久,站在了织田义信的对面。

    然后……再次被一招秒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