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六百七十章:朝廷、安土、本能寺 1
    洛中,皇室御所。

    “言继啊,你和织田家最熟悉,你觉得织田家能赢吗?”正亲町天皇充满忧虑的问道。如今决战的各种言论传得沸沸扬扬,哪怕身在深宫之中,正亲町天皇也不可能不知道。毕竟这场决战所将引发的结果,可不单单只对平民、商贾乃至武士产生影响,对于朝廷,严格来说影响将更加的巨大。

    虽然不管决战的结果如何,都不可能影响到朝廷的地位,但显然,这个天下只有织田家会给朝廷每个月固定的供奉,让上到天皇下到那些公卿们,都不用再担心生活的问题。

    在织田家上洛前,朝廷连后奈良天皇的葬礼都没钱举办。听起来很惨?但还有更惨的。织田家上洛前,朝廷许多公卿为了生计,不得不贩卖自己的字画乃至给人讲解源氏物语来赚取生活费。而那些朝廷的侍女更是不得不为了一口饭,而出卖自己的身体。

    这可是皇室耶,日本千年一家的皇室耶。可以想象,如今在织田家的帮助下,每天都能吃好喝好玩好的正亲町天皇,是多么不希望回到以前的那种苦难日子了。

    只是这一切,显然是由不得他,因为自从源赖朝开创武家政权之后,除了偶尔因为幕府的衰落才有机会登场,绝大部分的时候,天皇都只能专心的扮演一个吉祥物的角色。他们没有权利,甚至命令都传不出洛中。整个日本,除了名义上的国王是属于天皇的,实际上又有多少人真的在乎这个皇室呢?

    正亲町天皇很清楚,一旦织田家失势,那么皇室必定会重新回到以前那种看人脸色的时期。而且最大的可能,还是看足利义昭的脸色。毕竟织田家失败后,足利义昭肯定会返回京都重新开幕,而那个时候,武家名义上的统帅又变成了幕府,朝廷的地位自然将再次一落千丈了。

    而且以朝廷这些年和织田家的关系,足利义昭又怎么可能对朝廷友好呢?虽然足利义昭也不可能对天皇动手,但只要资金方面消减到一定程度,就足以报复整个朝廷了。

    听到正亲町天皇的话,山科言继面露苦涩,“回陛下,臣也实在不知。织田家的实力确实冠绝天下,甚至可以说从古至今,本国从来没有如此强大的武家。但如今毛利家已经称霸西国,上杉家也制霸关东,武田家、本愿寺均是天下有力的豪强,还有三好家,虽然已经落寞,但其在近畿的人脉却是其他武家无法相比的。”

    “朕是问你织田家能不能赢!别说那些没用的!”正亲町天皇忽然暴躁的喊道。显然,他对于山科言继的解释一点听的意思都没有。

    闻言,山科言继张了张嘴,最终在正亲町天皇那狰狞的表情下,低声说道,“能赢。”

    “是吗?那就好……那就好……”正亲町天皇闻言喃喃自语着。

    看着正亲町天皇的样子,山科言继如何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呢?无非,只是想要找个安慰而已,而之所以这样,显然是因为正亲町天皇并不看好织田家。嘛,实际上除了少数人之外,其他绝大部分人都不看好织田家。

    正如宇喜多直家会选择毛利家一样,面对四面围攻,而且还是西国、关东诸多势力的联合,就算织田家拥有冠绝天下的经济、军事实力,更有被誉为天下第一武士的织田义信相助,面对大半个日本的围攻,又有谁真的会看好它呢?

    要知道在历史上,可从来没有哪个势力在占据近畿后,能够同时抗衡西国和东国的进攻,实际上绝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关东进攻近畿,西国那边就派兵支援近畿,或者说反过来。两方总是在互相抗衡,而非联手作战。

    确实,击败大友的毛利尚且不能说是一统西国,而上杉家距离制霸关东更是差了很多,但就算如此,细数织田包围网的势力,恐怕绝大部分人对于织田家都很难生出信心来。

    看到天皇如此模样,山科言继想了想说道,“陛下,不如由臣前往岐阜见一见织田大人?”

    “如此最好!嗯,不光要见他,还要让他来一趟御所!朕要亲自鼓励一下他!”正亲町天皇闻言立刻说道。

    数天后,织田信长跟随山科言继抵达了京都。

    “请陛下放心,诸如毛利、上杉等宵小,并没有被臣放在眼里。用不了多久,臣必将还陛下一个太平盛世!”织田信长面对正亲町天皇的担忧,语气坚定的说道。

    “是吗?爱卿如此有信心,实在是再美妙不过的消息了。不过朕还是有些担忧啊,毕竟毛利、上杉等武家均是割据一方的强大武家……”正亲町天皇虽然对于织田信长的信心很满意,但依然无法消除他内心的担忧。不过也很正常,毕竟正亲町天皇对于打仗什么的完全是一窍不通,想要仅凭只字半语就让他安枕无忧显然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臣希望能够陛下您能够下诏,指定上杉等势力为朝敌。”织田信长沉声说道。

    获取朝廷的支持,以对抗幕府的大义,虽然不管是朝廷还是幕府都不会在正面战场上起到什么作用,但一旦正面战场陷入了僵持,这两个存在就会发生巨大的作用。因为这个时候,那些立场并不明确的小型豪族们,就要开始重新选择站队了。

    而这时,如果一方有大义而一方没有大义,那绝对会影响这些小豪族们的偏向。虽然他们单个的实力不行,但集结起来,那也会是一个决定性的力量,尤其在局势僵持的时候。

    说起来,这件事情早些时候织田信长就提出来过,但那个时候,朝廷并没有同意。正亲町天皇自然有他的理由,他不想得罪上杉和武田家。事实上在漫长的武家政权时代,绝大部分的时候,朝廷都只是充当和事佬的角色。就算有,也都是控制近畿的霸主强制要求的,但那个时候,基本上都是朝敌和讨伐令一同下达。

    但显然织田信长如今并不希望朝廷继续和稀泥了,那个时候只有上杉和武田,足利义昭也跑去了毛利家,而且一切都没有准备好,所以织田信长倒也不急着和上杉家等势力正是翻脸。

    不过如今,一切都已经明朗,就只差直接摆在明面上了,那么,织田信长自然不会答应朝廷继续保持中立的态度。不然的话,织田信长又何必年年给朝廷那么多钱?真当他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

    看到织田信长那严肃的表情,本想继续敷衍的正亲町天皇将话憋回了肚子里。确实,他不懂战争,但对于政治却是非常敏感的,毕竟这几乎是他出生之后就一直在学习的东西。织田信长虽然只是请求,但正亲町天皇知道,如果自己这次还拒绝的话,那么和织田家的蜜月期就将走入尾声。

    沉吟片刻,正亲町天皇有些无奈的说道,“既然如此,就依爱卿所言。”他还有其他选择吗?似乎也有,作为千年一家的天皇一系就算怎么站队,也不可能动摇天皇的地位,无非就只是生活的好一些坏一些罢了。权利?这种东西回味一下往事就也行了。反正正亲町天皇是不会相信织田家统一天下后,会还政于朝廷的。

    离开御所,虽然得到了满意的结果,但织田信长却还是充满了忧虑,“想不到就连天皇都如此不看好本家,那么那些地方豪族还有平民……”本来,他一直觉得朝廷会坚定的站在织田家这边,不过看来,他似乎有点太忽视传统观念了。

    一直以来,对于那所谓的织田家包围网,织田信长都非常的有信心,哪怕后面毛利家看来也加入了进来,他也没有感觉到压力。因为他对于自家的实力非常有自信,这是长久以来的胜利带给他的,也是织田家那恐怖的经济和庞大的人口支撑起来的。别人不知道,织田信长却非常的清楚,战争到最后,拼的无非就是金钱和人口罢了。

    但这些,织田信长明白,他的家臣中织田义信也肯定明白,而其余重臣就算不太明白,但也大概知道。只是,领内的平民们明白吗?其他那些势力明白吗?或许就得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了。

    只是,该怎么让平民们知道织田家的强大和对未来决战的信心呢?总不能再弄一次阅兵仪式吧?

    “给予领地平民还有其他势力对本家的信心?”织田义信一脸无奈的看着织田信长,他还以为这小子紧急把自己抓过来有什么事情呢,结果竟然是为了这么一个破事。

    “阅兵呗,这么简单的问题。”织田义信想都没想就直接说道,前世那些所谓的超级大国哪个不是借阅兵来展现自己的实力?

    “但问题是怎么阅?难道还召集十几万大军在京都搞阅兵仪式?那样的话,武田、上杉和毛利就算没有准备完全,也肯定立刻出兵进攻本家!”织田信长没好气的说道。现在局势这么紧张,任何一个军事行动都可能引来整个决战的提前爆发。虽然织田信长不惧,但如果能够更稳一些,他又何必提前呢?

    “嗯……这倒也是。”织田义信沉吟着,过早开战同样也不是他希望看到的,此时骑兵依然还在训练,虽然已经能够进行简单的冲锋,但根据前田庆次的汇报,织田义信对于这支骑兵队的战斗力并不乐观。

    是的,此时那1200人已经适应了马上作战,也能够进行集团冲锋,但是!那不过只是在无人抵抗外加放慢速度的情况下。想要真正的驰骋战场,最少最少也还得经过一年的残酷训练才可以。

    而且就算如此,这支骑兵也很难称得上是精英部队,毕竟历史上除了游牧文明属于文明天赋之外,其他的农耕文明想要训练出强大的骑兵都需要非常长的时间。

    除了骑兵之外,铁炮正在不断制造着,每过一个月,织田家的铁炮数量就能增加百多挺,这可是非常恐怖的数字。要知道此时其他势力的铁炮数量顶多也就在千挺以内,而织田家呢?单单织田义信,就准备组建一支2000挺铁炮的部队了。

    其他诸如粮食的储备啊,战船的建造啊,常备兵的训练啊,一切的一切,都需要大量的时间。或许可以边打边发展,就好像以前那样,但不管是织田信长还是织田义信都认为,这一场决战之后,基本上就能够决定天下大势了。只要能够取得胜利,两人相信天下将再也没有能够阻挡其统一的势力,而且这个统一的速度还会飞快。

    想着想着,织田义信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情,“我记得,你那安土城似乎快要完工了吧?”

    闻言,织田信长楞了一下,“是啊,下个月就能完工了。”只是说完之后,他就沉吟道,“你的意思是,通过这件事情来表达本家对于未来决战的信心?”

    “呵呵,表达信心的方式,不一定非得大喊大叫才行。”织田义信装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逼,那云淡风轻的模样,如果给他一把羽扇,说不定能够cosplay周瑜同学呢。

    “嗯……似乎有些道理。”织田信长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我们可以这么做,在建成那天,邀请家中诸臣以及朝廷的公卿们参观,同时由安土月报大肆渲染这件事情,表明本家即将把这个乱世变成平安乐土……”织田义信不断说着,总结起来,就是借这件事情,表达织田家完全没有把毛利等势力放在眼里的绝对信心。

    想了想,织田信长点了点头,“那么,安土月报那边,就交给你去办吧。”说着,他忽然乐了起来,“等竣工之时,你可一定要来看哦~这座城可是费了我好大的心血去设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