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六百六十七章:佐伯杏太郞 2
    自从佐伯杏太郞被森林所救之后,凭借着他天生的统帅魅力以及强大的武勇,再加上森林当时因为舰队遇难而担忧被普雷依拉问责的原因,他很快就成为了这艘船的新船长。而在接下来的时间,他通过保护商船以及追讨海盗,很快从一艘船变成了如今拥有5艘卡拉克帆船外加20多艘中小船只、水手数量超过500人的舰队。

    只是这支舰队看起来似乎很强,但实际上在面对西班牙、葡萄牙、英格兰、荷兰等殖民者,佐伯杏太郞根本没有任何的胜算。别的不说,他根本没有太多的金钱去打持久战。

    而在这些殖民者不断扩大东南亚的地盘后,佐伯杏太郞不得不琢磨一条新的出路。回家,当时就在他的脑海中第一时间蹦了出来。

    是的,报仇,只是其次,最为关键的是,佐伯杏太郞必须为自己舰队500多个弟兄找到一条出路。嘛,如果他愿意成为真正的海盗,那么事情倒也简单,可惜他完全不愿意打劫那些普通的商人。不然的话,也不至于被那些殖民者一打就只能灰溜溜的跑掉。

    只是,虽然如此,但佐伯杏太郞显然不愿意随意加入一个势力,哪怕他和森林商议后,已经决定寻找一个靠山。但就算如此,他也不希望让自己的弟兄们刚脱离西方开拓殖民地的战争,又陷入日本国的战乱。

    “回织田大人,在下和兄弟们自由惯了,而且之所以离开东南亚,就是希望能够乱离战乱……”佐伯杏太郞恭声说道。

    顺带一提,欧罗巴全称叫做欧罗巴洲,而如今明国、日本等地的亚洲则叫做亚细亚洲。这个名字据说是从古代腓尼基人传出来的。当时他们因为频繁的海上活动,所以就将爱琴海东边的命名为亚细亚洲,意为日出之地。而爱琴海以西则叫做欧罗巴州,意为日落之地。

    而非洲的全称阿非利加洲则有三个传说,一个是古代酋长的城市就叫做阿非利加。另外一个则是北非柏柏尔人信奉的一个女神的名字。最后一个则是源于拉丁文中的阿帕瑞卡,意思是阳光灼热的地方。

    闻言,织田义信顿时笑了,“哈哈,崇尚自由的海上儿郎吗?其实我很羡慕你们这些人呢~”

    一番话,忍不住让一旁的宁宁侧目,她完全无法理解天天在无尽的大海上漂流这种事,有什么好值得羡慕的。

    “不过,我不觉得这有什么好冲突的。杏太郎,我从你的眼中,能够看到一种野心。所以我相信,你绝对不会甘于平凡的生活。我可以答应你,如果你真的只是想要一个稳定的生活,那么我依然会帮你报仇。届时你和你的兄弟们,可以留在伊势生活。到时候我会给你们一些钱财,足够你们生活的了。不过,作为条件,你的船,就得归我了。”织田义信看着佐伯杏太郞笑道。

    说完,织田义信不等佐伯杏太郞开口说什么,就再次说道,“不过如果你有野心,想要重新仿佛你的家族,带领你的兄弟们过上更好的生活。那么我想,你就不应该拒绝我的招揽。只要你愿意,我会让你成为我麾下的海军大将之一。至于你的兄弟们,如果不愿意参加战争,同样我还会给他们一笔生活费,他们可以留在伊势过着平静的生活。”

    闻言,佐伯杏太郞和森林对视了一眼后,恭声说道,“织田大人,不知道可以让在下考虑一下吗?您也知道,这件事情关系着我们500多人的未来。”

    “呵呵,当然可以。”织田义信笑道。

    待佐伯杏太郞两人走后,宁宁古怪的看着织田义信问道,“主公,看起来你对他们很感兴趣啊?”

    “是吗?”织田义信闻言挑了挑眉笑道。

    “是啊!”宁宁白了织田义信一眼道,“虽然他们有船有人,但对于本家来说,其实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就算是为了对付毛利家,也只需要很简单的合作就可以了。甚至以本家的实力,完全可以单独执行这种程度的偷袭。”

    嘛,事实上偷袭九州的计划,在之前李华梅就已经提出来了。不过在他们看来,这不过是在正面战场抵挡不住敌人的进攻时才会执行。因为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织田义信还不想暴露琉球。但就算如此,以目前伊势拥有的海军数量来说,打一场小型的偷袭战,那简直不要太轻松了。

    闻言,织田义信点了点头不置可否的说道,“确实如此呢~”

    对于东南亚的想法,织田义信暂时并不打算说出来。因为在没有统一日本之前,这一切的想法都没有太多的意义。

    而宁宁见状,撇了撇嘴后也没有说什么。她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从来不会做出逾越身份的事情。哪怕如今成为了忍军的头目,她对于望月千代女也非常的尊敬,更别说李华梅她们了。因为她很清楚,虽然织田义信对女人很是宠爱,但如果真的有谁恃宠而骄的话,那她的下场绝对会很惨。

    另外一边,回到船上,佐伯杏太郞立刻和森林商议起来。

    “森,你觉得织田大人说的提议怎么样?”佐伯杏太郞沉声问道,对于森,他是无保留的信任。

    摇了摇头,森林一脸好笑的看着佐伯杏太郞说道,“你都已经有决定了,还来问我做什么?”

    “呃……”佐伯杏太郞楞了一下,随后有些无奈的看着森林道,“你可是我的副船长啊,就算我有了决定,也得得到你的同意啊。”

    闻言,森林顿时露出了一丝坏笑,“那如果我说不呢?”

    “哼!那我们就放弃啊!”佐伯杏太郞没好气的冷哼道。说完,又有些担心的说道,“不过我觉得织田大人的提议已经非常好了,就算离开这里……”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森林那充满戏虐的笑容,哪里还不明白他被耍了?

    “好啦,好啦~不逗你了~”看到佐伯杏太郞一脸恼羞成怒的模样,森林连忙说道。“不过如果你真的想要加入织田家,那么你真的要好好考虑一下,你也知道,此时毛利、上杉、武田还有许多势力正准备联合对付织田家。如果我们加入织田家,那等待我们的,必将是一场场残酷的战争。”

    “而且……”森林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一旦织田家失败,那我们又该如何自处?直接乘船再次逃离吗?”

    “这……”佐伯杏太郎闻言哑口无言,以他的性格,如果织田义信真的帮他报了仇,又给了他们栖身之所,那如果织田家战败,他敢肯定,不光是他自己,他的那些兄弟们肯定也会赶赴战场。可如此一来,和在东南亚帮助吕宋国征服抵抗那些欧罗巴殖民者有什么区别呢?

    半响后,佐伯杏太郞才低喃道,“想要报仇,唯一的机会就只有毛利家进攻织田家的时候,那个时候不管九州出不出兵,防御必然会减弱。那个时候,就是我最好的机会了!但想要攻下栂牟礼城杀死那个混蛋,就必须得到织田义信,也只有织田义信能够帮助我。”

    嘀咕着,佐伯杏太郞猛地抬起头,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森林却笑着看着他说道,“你可别告诉我,你打算抛弃兄弟们哦~”语气略带调侃的意味,但从眼神中,却透露着一丝警告。

    “我……”闻言,佐伯杏太郞又低下了头,显然他就是这么想的。通过织田义信的话,佐伯杏太郞听出了他对于自己的船队并不怎么在意。也可以说就算没有佐伯杏太郞的帮助,他也能够偷袭九州毛利家的地盘。虽然佐伯杏太郞不知道织田义信的自信从哪里来,但如果这样的话,岂不是说明他可以单独加入织田家?

    可惜,森林直接就说破了他的想法,而且还警告了他。虽然语气带着一丝调侃,佐伯杏太郞知道,如果自己真的敢说出那番话,下场绝对会很惨。虽然森林平时看起来总是笑眯眯的,但多年的相处,佐伯杏太郞可是很清楚眼前这个男人有多么的腹黑。

    看到佐伯杏太郞的样子,森林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杏太郎,你是不是忘记了当时我们的誓言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而且当初前往日本的时候,大家也都是自愿跟你过来报仇的。而如今,难道因为有点危险,我们就会弃你而去吗?这可不是海上男儿应有的品质。”

    闻言,佐伯杏太郞抬头看着森林,半响之后才吐出一个词语,“好兄弟!”

    可惜,佐伯杏太郞充满感动的一个词只换来森林的一个白眼,“白痴,我可是你的副船长!”

    做好了决定,佐伯杏太郞再次前往大阪城,“织田大人,在下已经决定了,只要您帮助在下报仇,在下愿意成为您的家臣!”

    “呵呵,很好!杏太郎,你以后会知道,这个决定有多么的聪明!”织田义信闻言,点了点头笑道,“那么,根据你麾下的部队和船只,你以后就作为本家的部将吧,俸禄一万石。”

    “这……”佐伯杏太郞闻言顿时诧异的看着织田义信,显然没有想到自己的俸禄竟然会这么多。一万石啊!要知道佐伯家也不过只有一万石左右的领地。就算自己带兵来投,但在佐伯杏太郞的眼中,这俸禄还是太多了。

    见状,织田义信只是轻笑道,“以后你就会知道,这点俸禄真的不多了。”

    “是!”见织田义信没有解释的意思,佐伯杏太郞也不在多问,毕竟他可是有500多个弟兄要养活,俸禄多点,大家的日子也能更好过。

    “嗯,那么,你现在已经是正式的武士了,应该取一个正式的武士名字。”织田义信看着佐伯杏太郞笑道,“就叫做佐伯惟海吧,希望你以后能够帮助本家扫荡四海!”

    “是!”佐伯杏太郞,哦,是佐伯惟海恭声应道,只是应了一声后,他忽然抬起头古怪的看着织田义信,显然,织田义信那一句扫荡四海,给了他太多的幻想。只是织田义信依然没有解释的意思,只是让死神带他先回去休息,明天带他认识一下海军总大将。

    在大阪城内,专门在内城中准备了一大片的区域用来给家臣们居住。不过如今,绝大部分的住处都还空着。没办法,谁让织田义信这小子非常不主动的去收家臣呢?当然了,部队的住所自然不会在内城,而是安排在了外城。虽然佐伯惟海的住所也能够住下几十人,但显然,他还没有那么缺心眼。

    在将兄弟们安排好住所后,佐伯惟海就带着森林来到了自己的住所。“所今天开始,这就是我们的家了!”佐伯惟海有些兴奋的嚷嚷着,多年的流浪生活,如今终于得到了可以什么都不需要考虑的稳定生活。虽然因此也正式踏入了乱世之中,但佐伯惟海显然还是很开心的。

    “杏太郎……惟海……嗯,你这个名字真的没有杏太郎顺口呢。”森林一脸正经的说道。

    “咳咳,毕竟是主公赐给我的名字嘛~不要说得这么直白!”佐伯惟海咧了咧嘴无奈的说道,他对于这个名字并没有什么感觉,因为在他的认识中,更古怪的名字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隔天,佐伯惟海就在死神的带领下来到了志摩郡的大祝港。好吧,这座港口名字是织田义信最近改的,听起来有些恶趣味,不过大祝鹤偏偏就吃这套。顺便一提,此时志摩郡已经彻底成为了织田义信麾下的海军基地,在这里,一切的设施都是为了训练海军或者制造战船所建造的。

    见到大祝鹤后,虽然对于如此美丽的女人竟然是织田家海军总大将有些惊奇,但来的路上,陪同的死神已经将织田义信麾下的一些特点告诉了佐伯惟海,所以他倒也没有露出太过于诧异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