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六百六十六章:佐伯杏太郎 1
    “佐伯杏太?”当织田义信听到这个名字后,不由得楞了一下,因为他觉得这个名字非常的熟悉。可要说在哪里听过,一时间他也想不起来了。没办法,今年织田义信已经31岁了,这也代表织田义信在这个时代已经度过了31个年头,这么多年的时间,关于前世的记忆难免开始消退,更别说那些和日本战国时代无关的事情了。

    “你是说,他有关于毛利家的事情想要和我商议?”愣了一下后,织田义信忍不住问道。那个人是谁他无所谓,但如果能够帮助织田家对付毛利家的话,那他可是非常感兴趣的说。

    “不错!”宁宁点了点头,“他们自称是来自吕宋国,不过头目却是本国人。”

    “吕宋国?”织田义信闻言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好吧,自从拿下了琉球和高山国一部分后,他对于海外的想法就越来越大了。所以无聊的时候,就总是喜欢研究东南亚的那些事情。因为在他看来,想要远征海外,第一步肯定就是东南亚。

    明国?织田义信倒也不是没想过,毕竟比起被那些后金那些家伙蹂躏华夏大地,还不如自己来统治呢。不过最少现在,织田义信对于明国也只是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想法而已。

    因为就算织田家统一了日本,以日本国的国力想要拿下整个明国,那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好吧,最少现在是不可能的说。毕竟明国的国力虽然比开国时期弱了很多,但显然,依然不是日本国能够抗衡的。

    虽然织田义信对于文禄庆长之役了解的不多,但多少也知道大概的情况,基本上就是丰臣秀吉的远征军被明国几支边防军给干了。好吧,不得不说织田义信听说的这件事情还是听离谱的。要知道文禄庆长之役虽然明国胜利,但实际上也并不轻松。

    其实想想也能知道,朝鲜那边几乎在一个月内就被平推,除了拖后腿,恐怕很难有什么存在感。而明国在倭寇之乱之后,或者说从很久之前就一直在重文轻武,朝中又是各种政治斗争不断。但日本那边呢?刚刚结束战国时代,几乎全是百战雄兵。

    不过总体而言,明国自然是比日本强太多太多了。实际上就算是拿下朝鲜,日本对上明国也没有任何的机会。简单一点,明国的国力就足以将日本重新拖回战国时代了,如果丰臣秀吉死都不愿意退兵的话。

    织田义信对明国没有太多的想法,但对于东南亚,他可就想法多多了。而如今,既然有吕宋国的人找上门来,他又怎么会放过呢?想到此,织田义信就让他们将佐伯杏太请进来。

    不多时,一个魁梧的男人和一个清瘦的男人就在死神的带领下走了进来。而在见到他们后,记忆顿时就从脑海深处浮现了出来。

    “佐伯杏太和森林!竟然是他们?!”织田义信看着面前两个男人暗想着。对于大海航时代的主角,织田义信自然非常的熟悉了,不过严格说来,他最为熟悉的还是李华梅、丽璐、拉斐尔以及瑞典的那个白发帅哥。

    这四人,是织田义信前世玩大航海时代4的时候最长使用的主角,其中丽璐和李华梅就不用多说了,对于大色狼织田义信来说,美女总是很容易记住的。而拉斐尔,大四初始推荐角色,也是织田义信第一个游玩的角色,自然不会轻易忘记。

    而那位瑞典帅哥……嘛,虽然织田义信压根记不住他那超级长而且还有些绕口的名字,但那小子的颜值以及强大的能力,足以让织田义信记住了。

    至于佐伯杏太……好吧,其实大四大部分的人物织田义信都有印象,区别不过是深刻与否罢了。但基本上,只要不是和真人差距太大的话,都能认得出来,更别说主角和他身边的副官了。

    而在织田义信打量佐伯杏太和森林的同时,他们两个也在暗暗打量着织田义信。

    “世间竟然有如此英俊的男人?而且还是被誉为修罗的战神?”两人心中同时冒出来这么一个想法。

    说起来,随着突破了30大关,织田义信梦寐以求的男人味终于出现在他的脸上了。好吧,并不是胡子,而是绝大部分的人在第一眼看到织田义信的时候,终于不会认为他是女人了。据说那一次,织田义信愣是举办了一天的宴会,而且还喝醉了。啧啧,这件事情到底让他有多么的不爽呢?

    “见过织田大人。”佐伯杏太和森林恭敬的拜伏下去。

    “呵呵,不用多礼,毕竟你们是来自吕宋国的客人,按照你们那边的习惯就好了。”织田义信轻笑道,他看得出来,这两人对于日本的礼节并不是非常的习惯。尤其是森林,就连跪伏在地上都相当的别扭。

    只是闻言,两人只是连称不用,虽然因为离开太久而对于礼节有些生疏,但佐伯杏太显然并没有忘记这个时代的森严等级。而且他们还是有求于来,又怎么可能做出失礼的事情呢?

    “哈哈,没事,来人,给他们拿个凳子。”织田义信大笑道。

    看到死神拿来的凳子,又看了看织田义信,两人又施了一礼,这才坐在了凳子上。

    “织田大人,在下乃是来自吕宋国的佐伯杏太,拥有一支舰队,平时负责保护往来的商船,这位是在下的副船长森林。”佐伯杏太恭声说道。

    “原来是佐伯船长和森副船长,那么两位此次前来,说是有关于毛利家的事情,不知道是什么呢?”织田义信点了点头后直接问道。

    闻言,佐伯杏太表情严肃的说道,“在下希望能够和织田大人做一笔交易!”

    “交易?”织田义信微笑的看着两人说道,“呵呵,说来听听,我这人可是很喜欢做交易的~”

    听到织田义信的话,佐伯杏太连忙应道,“在下希望织田大人能够帮助在下复仇!而在下愿意帮助织田大人骚扰毛利家!”

    “复仇?”织田义信闻言喃喃自语着,对于佐伯杏太的剧情,织田义信已经基本记不清了。不过复仇这个点,他倒是还记得。嘛,没办法,毕竟是开局剧情,印象肯定最深刻。不过他要复仇的人到底是来岛还是佐伯杏太的什么亲戚,织田义信就不知道了。

    不过佐伯杏太也没有让织田义信去猜测什么,而是直接说道,“在下的父亲乃是九州丰前国佐伯家的上任家督佐伯惟贤,23年前,被如今的佐伯家家督佐伯惟教,也就是在下父亲的亲弟弟毒杀,而在下的母亲、兄弟也均惨遭毒手。如果不是在下当初正和父亲大人的家臣吉兵卫在外面玩耍,恐怕也难逃一死。”

    说到这里,佐伯杏太的语气依然很是激动,显然,这件事情就算过了23年,依然能够让他非常的愤怒。好吧,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就算经过长年累月的消磨,也不过只是让它深埋在心底而已。而如今,距离报仇似乎已经越来越近了,佐伯杏太又怎么可能忍受得住呢?就像前面提到的一样,如果当时不是森林直接命人开船离开,恐怕佐伯杏太直接就带人杀过去了。

    不过很快,佐伯杏太就稳住了自己的情绪,开始说起自己这些年的经历来。虽然织田义信并没有要求,但在国外混迹多年的佐伯杏太却很清楚,一个来历不明的人,是不值得相信的。

    而听到佐伯杏太的讲述,织田义信不得不感叹,这世界确实有开着主角光环的人存在啊。

    那场家督争夺战发生在佐伯杏太7岁的时候,而在发生之后,陪着杏太郎出游的吉兵卫当机立断,直接就弄了艘船从佐伯港直接跑去博多了。当时那里是大内家的地盘,吉兵卫觉得在这里应该还算安全。

    就这样,两人一边小心翼翼的隐姓埋名生活,吉兵卫一边将自己的本事交给杏太郎,同时不断灌输给杏太郎一定要为老主公报仇的思想。

    只是,随着严岛合战中陶晴贤的战死,大内家在九州的势力急速衰退。而随着大内家的失势以及毛利家的崛起,大友家开始向丰前、筑前两国蚕食过来。于是吉兵卫动了离开的念头。正好,一艘南蛮船招聘水手,于是吉兵卫就带着杏太郎上了船。

    在他想来,不管是去哪里,只要能够离开九州就可以了!就算去了国外,吉兵卫相信,凭借自己的武艺还是能够养活自家的家督。是的,就是家督,当吉兵卫带着佐伯杏太逃亡博多之后,他就将佐伯杏太作为佐伯家的家督看待了。

    而吉兵卫的这一决定,看起来似乎很不错。他的武艺得到了那名船长的赏识,得到的工钱更是在击退了一支海盗后翻了数倍。而佐伯杏太随着年纪的增长,也变得越来越像一名真正的武士。

    只是这一切,在12年前,也就是佐伯杏太18岁的时候全部改变了。一场暴风雨结束了所有人的性命,只有佐伯杏太死死的抓着一块木板活了下来。不久后,他就被同样遭遇风暴的森林救了上来。

    而森林,原本是彻底殖民了马六甲王国的葡萄牙总督道阿尔泰罗佩斯第普雷依拉麾下的舰队长,此次是他第一次率队出航。甚至普雷依拉性格的他,选择了离开普雷依拉。

    “再后来,在下慢慢的成为了这支舰队的船长,同时也做起了保护往来船只的买卖。”佐伯杏太看着织田义信沉声说道。

    “嗯……虽然有点变动,但基本上也没有什么变化。”织田义信想着。老实说,对于佐伯杏太的来历他并没有任何的兴趣,毕竟在知道对方是大四主角后,他就基本能够确定佐伯杏太不是毛利家的卧底了。理由嘛,如果毛利元就派卧底的话,本国人的成功几率不是更好吗?

    不过对于佐伯杏太的话,织田义信倒不是完全不感兴趣,只不过他感兴趣的点,却是在普雷依拉的身上。“普雷依拉,啧啧,不知道此时地中海有没有那号称最强海盗的海雷丁同学呢?又或者那看了就让人不爽的克利福德?”

    一边想着,织田义信一边看着佐伯杏太笑道,“你的经历我已经知道了,那么我现在想知道,你在吕宋那边还有地盘吗?”

    闻言,佐伯杏太楞了一下后,摇了摇头说道,“回大人,在下一般都是在缺人的时候直接在当地招人。虽然在吕宋、占婆等地方在下拥有一些名气,不过此时不管是吕宋正在被西班牙人攻打,占婆早些时候,也已经被越南国击败……”

    “原来如此……”织田义信点了点头,沉吟了一下后对佐伯杏太笑道,“那么,我可以帮助你报仇,甚至可以让你重新成为佐伯家的家督,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大人请说!”佐伯杏太闻言立刻问道。

    “成为我的家臣!听你之前的言谈,想必对于海战以及那些欧罗巴国家的海军情况很了解,这一点是我非常需要的……”织田义信沉声说道。

    “而且,你现在其实也没有什么地方去吧?你原来在占婆国、吕宋国以及渤泥国的影响力,因为战争的关系已经彻底消失,毫不客气的说,虽然你们的实力还不错,但面对一个国家,显然还差得很远。而且……我相信那些势力也不可能允许一个不属于他们的军事力量存在吧?”织田义信看着佐伯杏太轻笑道。

    “正如织田大人所言!”佐伯杏太并没有否认织田义信的话,事实上他和森林已经商议过如今这种情况了。他们并不是没有想过单干,只是正如织田义信所言,没有哪个势力会允许像他们这样的一支势力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