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六百七十七章:大友双壁 1
    对于大友宗麟的请求,毛利元就基本上没有怎么拒绝,因为对于此时的大友宗麟,他已经没有什么兴趣了。他看得出来,此时的大友宗麟已经因为打击而彻底失去了斗志,这种人,已经不配成为他的对手了。

    而且毛利元就也没有什么理由反对大友宗麟的隐居,毕竟就算失去了斗志,大友宗麟依然是天下间难得的人才。万一有一天他忽然又恢复了斗志,那岂不是自找麻烦?而由大友义统来继承家督,显然非常附和毛利元就的心意。要知道大友义统此时才12岁而已,想要掌控他,对于毛利元就来说真心没有什么难度。

    而毛利元就的方法是什么呢?很简单,联姻。这几乎是大部分战国大名最常用的一种拉拢方式,但却不得不说,这一招非常的有效。而对于毛利元就的联姻提议,大友宗麟自然不会反对,甚至他还主动请求毛利元就赐字给大友义统。

    “呵呵,那就将我名字中的元字赐给义统吧。”毛利元就轻笑道。

    “多谢主公!”在得到了自己父亲的示意后,大友义统,哦,应该是大友元义恭声说道。

    随后毛利元就又勉励了诸人一番,就让他们下去休息了。不过等到入夜之时,毛利元就又派人将户次鉴连和吉弘镇理招了过来。

    “毛利殿下。”户次鉴连和吉弘镇理两人恭声说道,眼神中充满忧色。

    说起来,如果要说毛利家进攻大友家最大的阻碍是什么,肯定首推户次鉴连和吉弘镇理两人。

    尤其是户次鉴连,更是在多多良滨合战中,硬生生击退了毛利军,为大友家争取到了更多喘息的机会。而吉弘镇理也是在这场战争中崛起的新一代名将,在他的指挥下,毛利家的攻势被不断拖延着。

    如果没有他们两人,可能大友家根本不可能支撑两年之久。另外,因为他们而战死的毛利家武士少说也有数十人。所以,当得知毛利元就再次召见他们的时候,他们不得不担忧起来。

    他们并不怕死,事实上他们在战场上一直都表现的悍不畏死。但此时大友家已经降服了毛利家,大友宗麟也隐居了,如果他们两人一死,他们的家族又该怎么办?如果毛利元就想要消灭户次家和吉弘家的话,那些大友旧臣们会帮忙吗?显然不可能。

    户次鉴连从一介普通地方豪族的族长一跃成为了大友家的战神,固然靠的是他在战场上过硬的战绩,但就算如此,他的崛起显然也分走了许多人的利益。毕竟,大友家的领地就那么多而已。

    同理,吉弘镇理也是如此,不过和户次鉴连相比,吉弘镇理恐怕更加不会有人帮他了。因为他的父亲吉弘鉴理身为大友家三家老之一,一生之中可是得罪了不少人。所谓墙倒众人推,面对新主家毛利的要求,他们显然只会更加卖力。

    只是,就算心中充满了担忧,他们也只能跟着小姓前往拜见毛利元就。因为他们知道,除了应召前往之外,他们没有任何选择。逃?虽然户次鉴连和吉弘镇理的武艺在大友家乃至整个九州都有偌大的名气,但除非到达织田义信那种非人的状态,不然根本不可能杀出去的。

    而且退一步来说,就算他们逃出去了,他们的家族逃得了吗?甚至可以说,如果毛利元就真的要报复他们,他们唯一会做的,也只是请求毛利元就饶过他们的家族而已。

    从他们的住所到达毛利元就的居所,不过片刻的时间,但对于户次鉴连两人来说,却仿佛度日如年一般。而当他们走进房间看到屋内之人后,心情更是沉入了谷底。吉川元春,此时他正一脸严肃的坐在毛利元就的左手边。

    “拜见毛利殿下、吉川大人……”户次鉴连两人忐忑不安的见礼着。

    “哈哈~两位终于来了,我可是等得好苦啊!”毛利元就见状大笑道,“来,不用多礼,快坐下来~”说着,毛利元就又吩咐小姓上酒。

    这一番作态,顿时让户次鉴连两人有些迷茫,因为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毛利元就竟然是这么一种热情的态度。装的?为了让他们掉以轻心?自然不可能了,以毛利元就此时的地位和势力,灭他们两人全族也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情,怎么可能有空陪他们演戏?

    不过很快,他们就明白了毛利元就的意思,因为在酒上来后,毛利元就就开始夸赞起他们的能力,而吉川元春更是不断讲着户次鉴连两人是如何如何抵抗他们的几个弄甚至是反击的事情。

    闻言,户次鉴连两人只是安静的喝着酒,并没有出言附和,而事实上他们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虽然大友家已经成为了毛利家的家臣,但严格来说他们依然还是大友家的家臣,而两人此时,也依然对大友家很是忠心,根本没有想过改仕的问题。

    但如果拒绝,那岂不是给自己的家族找不痛快?答应的话,心里又无法接受,所以他们唯一能够做的,也只有一边恭敬的应着话,一边默默的喝酒。

    见状,毛利元就顿时笑道,“我想两位现在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不过我也知道,以两位对大友家的忠心,恐怕很难立刻接受改仕本家。”

    闻言,户次鉴连两人沉默片刻后沉声说道,“回毛利殿下,在下两人的家族世代侍奉大友家,如今虽然大友家降服了殿下您,但我二人毕竟还是大友家的家臣。如今大友家的新任家督尚且年幼,老一辈的重臣又纷纷隐居,如果我等改仕殿下您,实在是……”户次鉴连说完,表情变得很是痛苦。

    “说得好!这才是真正的忠义之士!”吉川元春闻言大声赞道,似乎完全没有想过自己这么一插嘴,会不会让毛利元就的劝说功亏一篑。

    不过,毛利元就并没有叱责吉川元春,只是看着户次鉴连两人轻笑道,“两位说得很是在理,不过不如听听我的提议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