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六百七十五章:大友家降服 2
    说起来,足利义昭在抵达毛利家后,就一直在吉田郡山城居住,直到前几天,才被毛利元就请到长府城。对此,足利义昭并没有任何的怨言,经历了与织田家的仇怨,足利义昭已经能够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更别说此时他正有求于毛利家呢。

    所以在毛利元就将她请到长府城并提出自己的请求后,足利义昭立刻就答应下来,并在毛利元就派出的护卫陪同下,从海路直接前往丰后国。

    “如果毛利家拿下大友家,那么毛利家就将成为横跨九州、中国、四国,拥有12个领国的大大名。再加上制霸关东的上杉家以及拿下骏河的武田家,同时还有本愿寺的号召力以及其他的大名,击败织田家的机会就更大了!”足利义昭心中暗想着。

    不得不说,足利义昭对织田家的怨念并没有随着时间减少,反而越来越大了。不过仔细想想也很正常,足利义昭本来就不识什么心胸宽广之人,更别说在他的心中,一直认为他落到今天这个地步都是织田信长造成的。

    好吧,严格来说,足利义昭这么认为倒也没什么错。毕竟他是正统的征夷大将军,从理论上来说,织田信长的作法并不是一名幕府臣子应该做的事情。不过如果按照事实情况来说,或许当初足利义昭认为织田信长在上洛成功后会安心当他的副手,也只能说足利义昭同学实在是很傻很天真啊。

    府内馆。

    “是吗?足利将军亲自来了?”大友宗麟淡淡的说道,语气中听不出任何悲喜。

    “是的……”吉冈长增语气沉重的说道。

    “那你的意思呢?”大友宗麟很是随意的问道。

    “足利将军此来,显然是毛利元就派遣劝降本家的。按照老臣的意思……”吉冈长增说到这里,抬起头来看了眼一副淡然的模样泡着茶的大友宗麟,却忽然说不下去了。

    但虽然话没出口,但周围诸如户次鉴连等人却都明白吉冈长增的意思,他们低垂着头,神色有些愧疚,有些无奈,更多的,还是不甘。

    半响,大友宗麟抬起头来,一脸疑惑的看着吉冈长增问道,“怎么不说话了?”说着,环视了一下众人,大友宗麟顿时笑道,“怎么了?气氛这么凝重?本家又不是要灭亡了,不用露出这种样子。”

    大友宗麟的表情看起来非常的轻松,一点都没有被围困之后应有的沮丧。只是就是这种样子,却让众人更加的绝望。因为他们知道,大友宗麟之所以会如此,不就是因为实在没有任何希望吗?

    “主公……”吉冈长增看着大友宗麟,心中充满了苦涩,昔日,年仅20岁的大友宗麟为了夺取家督之位而发动了二阶崩之变,在这场政变中,大友宗麟亲手杀死了自己的亲弟弟以及其母亲,他的父亲大友义鉴也在此役中重伤,并于两天后身亡。

    那个时候,吉冈长增看到了大友家崛起的希望,因为从大友宗麟的身上,他可以很清晰的看到一名身处乱世的枭雄所应该有的品质。所以,他毫不犹豫的选择支持大友宗麟,而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是正确的,大友宗麟开创了大友家最大的版图。

    可如今……大友宗麟却输了,输给了另一位绝代枭雄手上。如果说枭雄也分等级的话,那毛利元就无疑是最顶级的那一个。从一开始到最后,除了大内辉弘加上丰后水军奇袭周防国这件事情让他们看到了一丝胜利的希望外,从始至终,毛利元就都没有给大友家任何的机会。

    战略方面,联合龙造寺,策反筑前、丰前诸多豪族,将大友家领地不稳的弱点无限放大。而正面战场上,虽然户次鉴连在多多良滨合战取得了一场胜利,但毛利军的吉川元春和小早川隆景却用接下来的一连串胜利告诉大友家,那一战不过只是一场意外罢了。

    “主公,就算如今降服了,本家在未来依然还有机会的……”吉冈长增语气坚定的说道。

    “是啊……毛利在结束了九州之战后,定然会将兵锋转向近畿,但我想,以毛利元就的智谋,是不可能留给本家翻盘的机会。”大友宗麟淡淡的说道。随后,他拦住了还想在说些什么的吉冈长增,语气平淡的说道,“好了,已经让将军殿下等太久了,快请他进来吧……”

    “唉……”吉冈长增闻言,顿时长叹一声,语气中充满了苍凉。他知道,大友宗麟已经被这一次的失败彻底磨平了斗志。“或许这就是主公和毛利元就的最大区别吧……”吉冈长增无奈的想着。

    很快,足利义昭就随着小姓走了进来,面对大友宗麟和其家臣,足利义昭直接就将毛利元就的意思说了出来。

    “如今贵方已经没有取胜的希望,所以我希望贵方能够以大局为重,降服毛利家,并跟随其一同对抗幕府的敌人织田家!”足利义昭大声说道,“只要消灭织田家,恢复幕府的权威,大友家的复兴,也不过只是我一句话的事情……”

    说完,足利义昭扫视了一眼拜伏在下方的众人,最终目光停留在大友宗麟的身上,“不知道大友家督的决定是……”

    好吧,面对如今的大友家,足利义昭的态度恢复了以往的高傲,不过对此,大友家的诸人并没有什么愤怒的情绪,因为对此,他们早就已经习惯了。

    虽然这些年来九州岛早已经不是昔日流放犯人的地方,但对于京都的那些公卿贵族们来说,九州这种地方,甚至连乡下都算不上。如此一来,又怎么可能有什么平易近人的态度呢?

    当然了,如果是以前的大友家,定然是足利义昭试图拉拢的对象,不过如今嘛……

    “在下……愿意降服……”半响后,大友宗麟语气低沉的说道。虽然早就有了准备,但这么一句简单的话语,却仿佛耗尽了大友宗麟所有的力气一般。

    “很好!那么就开城吧!”足利义昭点了点头说道,显然已经懒得再多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