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六百七十一章:阿犬和信奈
    面对织田信奈的追问,织田义信最终也没能够给与什么正面的回应。难道说他对信奈才有这种感情,而对多却只不过是寻求感觉上的刺激?而且最重要的是,织田义信明白就算给织田信奈解释了,也不会起到任何的作用,毕竟织田信奈那坚定的眼神已经非常明白的告诉了织田义信,她一定要嫁给自己。

    所以对此,织田义信除了逃避之外,似乎真的没有太多的办法。而在看到织田义信仓惶离开后,织田信奈的表情虽然并没有太多的变化,但眼神中,依然能够看出那藏不住的落寞。

    “信奈,你这又是何苦呢?”

    回到大阪的织田信奈还没有进屋,就听到旁边传来一声叹息。

    “姑姑……”织田信奈转头看去,却是阿犬。“茶茶她们睡了吗?”织田信奈似乎并不想聊这个话题。

    “江她们已经睡了,茶茶那个丫头和六郎他们玩呢~”阿犬说道这里,忽然露出了无奈的笑容,“在小谷城,可没有这么多的孩子陪茶茶玩,搞的现在茶茶的性子越来越野了~”虽然是抱怨,但任谁都能听出阿犬语气中的那种开心的情绪。

    在浅井长政死后,阿犬就一直呆在大阪城,万福丸他们就成了阿犬生命中的全部。而如今,万福丸已经成为了安土学院的学生,而茶茶也找到了自己的小伙伴,这种情况,让阿犬如何不开心呢?

    “这样噢……”织田信奈应了一声,就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见状,阿犬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于织田信奈这个样子,她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劝说。好半响,阿犬才温柔的说道,“信奈,虽然姑姑没办法给你出什么主意,不过姑姑支持你的想法!”

    闻言,织田信奈抬起头来看着阿犬惊喜的问道,“真的吗姑姑?您支持我嫁给叔父大人?”她的语气有些颤抖,单线对于阿犬的话很是激动。

    说起来,虽然不管是织田信长他们或者是阿市她们都默认了这件事情,但更多的,只是因为对织田信奈的溺爱。他们不想强迫织田信奈去做什么,只是希望她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不过就算如此,不管是织田信长还是阿市她们,在这件事情上并没有插手,只是顺其自然而已。如果最终织田信奈真的嫁给了织田义信,他们也并不反对。因为以织田义信的性格再加上阿市等女,织田信奈也会过得很幸福。但如果最终织田信奈终于放弃了这个想法,那自然是织田信长他们最希望看到的事情了。

    是的,虽然之前浓姬表达了对织田信奈的支持,但她真的希望自己的女儿嫁给织田义信吗?好吧,织田义信确实是一名非常出色的武士,甚至说整个天下也未必有哪个人比织田义信更加配得上织田信奈的了。但问题是……织田义信不单单是织田信奈的叔父,而且还是一个出了名的大色鬼!

    虽然浓姬承认织田义信作为一个男人很有魅力,但只要想想如果把织田信奈嫁给他,就必须和十几个甚至在未来可能会达到几十上百个女人分享织田义信的宠爱,浓姬就忍不住摇起头来。

    所以此次阿犬的这番话,完全可以说是织田信奈做出决定后,第一个真正用言词来表示对她支持的人。如此一来,织田信奈又如何不激动呢?

    看到织田信奈的模样,阿犬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发,“当然了,你是我的侄女,我不支持你支持谁呢?而且姑姑可是很羡慕你能够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追求自己心爱的男人呢~”

    听到阿犬的话,织田信奈敏锐的听出了阿犬话中隐藏的意思,“姑姑,难道您也有……”织田信奈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她可是相当清楚阿犬和浅井长政之间的感情,而且在之前也没听说阿犬有喜欢的男人啊。在震惊之后,织田信奈的眼中充满了好奇和八卦。

    “哎呀!姑姑!”织田信奈无奈的喊道,却是阿犬将她的头发给揉搓乱了。

    “瞎想什么呢?!”阿犬没好气的说道,“我和长政的感情很好,但就算如此,也不能改变这门婚姻并非我自己选择的事实。”说到这里,阿犬却没有往下在说什么,只是站在走廊上看着庭院,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好半响,阿犬才从回忆中回过神来,看着织田信奈笑道,“而且你的年纪还小,就算这次不成功,也还有下次呢~”说着,阿犬的脸上露出了揶揄的笑容,“说起来,信重、氏乡还有高虎他们都不错呢~”

    阿犬所说的这几个,均是织田义信麾下的少年才俊,不管是文治武功,都表现的非常抢眼。当然了,除了织田信重之外,不管是蒲生氏乡还是藤堂高虎,显然只是拿来凑数的。毕竟他们的身份摆在那边,除非日后能够立下什么不世之功,不然的话,是不可能娶得到织田信奈的。

    “姑姑!”织田信奈娇嗔着,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的姑姑竟然会忽然揶揄起自己来。“我对信重那小子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他不过就只是我的小弟而已!”织田信奈试图解释着什么。

    “嘻嘻,我明明说了三个人哦~”阿犬得意的笑道。

    “哼!反正我才不会嫁给信重那个家伙呢!”织田信奈见状,干脆耍起了小脾气。不过对此,阿犬反而笑得更大声了。

    又过了一会,阿犬带着织田信奈来到了自己的房间,看到不过一岁的江和初这对双胞胎,织田信奈顿时好奇的将她们抱了起来。

    “小家伙真是可爱~”织田信奈柔声说道。

    “我记得当初姐夫好像也是这么抱着你这么说的呢~”阿犬忽然蹦出了一句话。

    阿犬这句话看起来只是随口说的,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织田信奈想着这句话,又看着怀中的两个女娃,眼神扫了一眼阿犬,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