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六百七十章:接连不断的喜讯
    一个月后……

    越前率先传来了捷报,凭借着佐久间盛政以及富田长繁等人的勇猛作战,当然还有柴田胜家的杀伐果断,越前一向宗势力一扫而空。所有一向宗的信徒们不然就是改信神道教或者天主教,不然就是逃亡加贺或者直接被杀死。

    柴田胜家同学面对一向宗的信徒们,直接实行了零容忍政策,不得不说,虽然有些残忍,但想想未来可能要遇到的情况,这显然是最好的选择。

    而织田信长在得知消息后,立刻派人送去了表扬状,狠狠的夸奖了柴田胜家一番。同时要求其立刻继续进行军备,加筑城防,以为未来的决战进行准备。

    又过了一个月,丹后一色家家督一色义道的居城建部山城被丹羽长秀攻破,在无法逃脱的情况下,一色义道带着他的儿子一色义定点燃了天守阁。

    嘛,乱世之中,有些人宁可家族灭亡,也要保存武士的荣耀,这一点严格来说是相当值得敬佩的。而丹羽长秀也是因为这种原因,在请示了织田信长后,迎娶了一色义道之女,以加强对丹后的统治。

    另外一边,明智光秀在得到了赤井直正和籾景教业两人的帮助后,对波多野家的进攻完全是顺风顺水,很快,波多野秀治就开城降服。而明智光秀在接收了波多野秀治嫡长子为人质后,又将波多野家的名将波多野宗高收为了家臣。

    至此,丹后、播磨、丹波彻底平定,天下再次震动。平民们感慨织田家的强大,而那些小势力们也纷纷飞快的盘算起来,究竟在即将到来的大战中如何站队。

    不过对于武田、上杉、毛利等势力,他们却仿佛没有感觉到一般,完全没有任何的反应。哦,也不算是没有反应,比如上杉家在得知消息后,对于能登的攻势更加的猛烈。而毛利家更是再次增兵丰后,力求迅速拿下依然还在坚持抵抗的大友家。

    而本愿寺显如也没有闲着,一边不断给各地佛宗写信,一边请不识帮忙训练各地的僧兵。

    一下子,天下间的气氛似乎变得更加紧张了,不过在大阪城,却充满了幸福、喜庆等不合群的古怪气氛。不过这并不是织田义信故意破坏气氛,而是因为确实发生了大喜之事。

    塞拉、蒂雅、莫愁等十四女先后为织田义信生下了十四个男孩,好吧,这种事情简直骇人听闻!最少包括织田信长在内,所有听说的人无不用各种恶毒的话语诅咒着织田义信这个混蛋,顺便给新出生的婴儿们送上名贵的礼物。

    尤其是前田利家和松平家康,更是亲自赶来大阪城,就为了见一见阿松、多却两女生下的孩子。嗯……说起来,松平家康和多却是兄妹,又和织田义信是父子,那么织田义信和多却的儿子,松平家康该管他叫啥呢?

    织田义信是不知道,但织田义信却知道他新冒出来的这十四个儿子该叫啥。“幸亏当时为了偷懒,就随便给太郎他们取了这么一个简单明了的幼名,不然的话……”只要想到要连续给十四个小鬼头起不同的幼名,织田义信的心真的要崩溃了。

    十一郎到二十四郎,一溜烟的取了下去,嗯,织田义信这小子在未来真的能够记住自己哪个儿子叫多少郎吗?嗯……或许现在还可以吧,不过如果以后接着生的话,那可就不一定了。

    不过说起来,此次虽然许多人前来道贺,但更多的,只是因为这段时间一直生的是儿子。这些来道贺的人除了道喜送礼之外,更多的只是想混混这种喜气,毕竟在这个时代,有时候生儿子也是一门技术活的说。

    顺便一提,在这段时间,织田义信又狂刷了一下诸女的好感。他的方式很简单,以一视同仁的方式为这些孩子取幼名。毕竟这里面,除了阿松、蒂雅和多却之外,其他女人的地位可是相当低下的。尤其是松本乱菊,甚至都不识织田义信的女奴,不过只是织田义信玩嗨了,顺手拉过来的女死神罢了。

    当然了,有人欢喜有人愁,比如织田信奈同学……

    “霸王丸哥哥,信奈最近情绪总是很低落,你可要想办法好好劝劝她。”阿市用一种你懂得的语气说道。

    “我不懂啊!”织田义信心中苦逼的呐喊着,可谁让这祸是自己闯的呢?此时,织田义信真的有些后悔当初没有狠下心来拒绝织田信奈,搞到如今,那丫头明显已经深陷其中不可自拔了。

    “难道真的要我收了她?”织田义信心中暗想着,只是这个念头刚冒出来,他就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寒颤。

    是的,不管是织田信长还是浓姬或者阿市她们,似乎早就已经默认了这个事实,不然的话,以如今织田信奈的年纪,可已经到了要嫁人的时候。但不管是谁都没有提及这件事情,更没有哪个不开眼的上门提亲,因为在所有人眼中,织田信奈只会也只能嫁给织田义信。

    而织田义信也相信,只要自己开口,织田信奈绝对会非常开心的摆出各种姿势等着自己。可惜,一直到现在,织田义信依然无法说服自己,因为不管他怎么尝试,他依然只把织田信奈当作是自己的侄女或者说是义女。当父亲的,又怎么可能娶自己的女儿呢?

    只是在看到织田信奈那强作欢笑的模样,织田义信唯一能做的,也只是将她紧紧的搂入怀中,不断低喃着,“信奈,实在抱歉,恐怕还得再等一段时间,我才能够说服我自己。”

    “主公,没事的,信奈愿意等,哪怕要等一辈子!”织田信奈缩在织田义信的怀中低声说道,语气带着明显的颤音。

    两人就这么相拥在一起,直到天快暗下来才准备返回。只是在返回的途中,织田信奈一句话,直接将织田义信问得哑口无言。

    “主公,为什么多却姐姐在名义上是你的女儿,你却可以毫无顾忌的吃掉她。但对信奈,你却无法下口呢?”织田信奈那一闪一闪的大眼睛,充满了让织田义信难以招架的攻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