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六百六十八章:播磨之乱
    说起来,织田信长在年初的时候曾经下达过这么一个命令,要求领内停止一切征战,专心休养生息,以迎接接下来的大战。.|2

    一开始,大家确实是这么干的,可当现织田义信出兵纪伊国却没有受到责罚后,所有人的心就开始蠢蠢欲动了。或者说,他们早就开始行动起来了,就好像羽柴秀吉、明智光秀那样。但最少,他们只是进行谋略,而并没有出兵。

    只是当一件意外生后,情况就起了变化。嘛,这件事情也很简单,就是前面提到过的浦上家在赤松义佑的不断催促下,终于出兵播磨国了。而接到消息的羽柴秀吉,先是命令别所安治和小寺政职按兵不动,自己则率领长滨城约5ooo人一路急行前往伊势,随后向织田义信借了两条大船之后,径直杀入播磨插手了这一战争。

    说起来,三好家的阿波水军曾经也是制霸近畿外海的存在,可对于阿歌特商会的商船,三好家却从来没有主动攻击过,哪怕只是一艘小船经过也一样。对此,本愿寺显如还有足利义昭都曾经表达过不满,可惜三好家依然我行我素。

    嗯……或许他们是怕招来织田义信的报复?还是因为阿歌特商会的商船上面那恐怖的火炮?不过严格来说,三好三人众这么做确实是正确的选择,因为他们一旦对阿歌特商会出手,那么等待他们的绝对是织田义信的怒火。甚至不需要织田义信,丽璐就会让大祝鹤率领海军对着三好家的沿海城砦一通乱炮,以提醒他们海上的霸主早已经换人了。

    当然了,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在失去了近畿之后,只拥有阿波、淡路两国的三好家实力已经远远不是昔日那个近畿霸主了。加起来不过2o多万石的领地,让三好家根本没有多余的资金投入到水军的建设上面。

    嘛,跑题了。当羽柴秀吉出兵播磨之后,播磨的形势瞬间变得微妙起来。浦上宗景本来是向趁机将势力深入播磨国,却没有想到织田家竟然也这么想。而面对这支庞然大物,浦上宗景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而赤松义佑和赤松政秀两边也同样如此,赤松义佑一边琢磨着羽柴秀吉的意图,一边不断催促别所、小寺两家出兵。而那边赤松政秀却在考虑羽柴秀吉的立场,究竟是站在自己这边还是赤松义佑那边。

    嘛,不得不说赤松政秀有点悲催,当初他亲自上洛求援时,虽然明白织田家的强大,但表面上依然还是在寻求幕府而非织田家的帮助。而如今,足利义昭逃到了毛利家,赤松政秀又因为各种原因没有第一时间前往织田家示好。而这,正是羽柴秀吉将赤松政秀排除在外的原因之一。

    四方势力就在播磨国僵持着,谁也不敢轻易动手。当然了,这种局面无疑是赤松义佑和赤松政秀希望看到的,因为他们需要时间来搞清楚羽柴秀吉的来意。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变故出现了,宇喜多直家趁着浦上宗景出兵播磨国的时候,竟然直接起兵谋反。据说在得知这个消息后,浦上宗景直接在本阵中吐血晕了过去。随后,也不理会赤松义佑的苦劝,直接率军返回了备前。

    没办法,要知道此时宇喜多家已经成长为浦上家最强的家臣,其势力虽然因为浦上宗景的多年压制没有过主家,但也不弱于浦上家多少。如此一来,如果浦上宗景还在播磨不撤军的话,就算在播磨国击退了羽柴秀吉,备前的老巢估计也被宇喜多直家给端了。

    在浦上家撤离播磨后,形势变得开始明朗起来,赤松政秀和赤松义佑因为多年的敌对,已经完全没有了复合的可能,更别说在赤松义佑看来,羽柴秀吉就是赤松政秀请过来的援军。

    而赤松政秀则一直在试图联系羽柴秀吉,但可惜,得到的都只是一句让他想要杀人的答案,“我只是路过打酱油的,你们不用理会我。”

    咳咳,这句话羽柴秀吉自然是和织田义信学的,天晓得这些年来织田义信都散播了一些什么古怪的词汇在这个时代。

    “主公,如今正是本家拿下播磨的最好机会!”小寺孝高恭声对羽柴秀吉说道。

    “孝高有何妙策?”羽柴秀吉期待的看着小寺孝高问道。

    在之前跟随羽柴秀吉返回长滨城的路上,小寺孝高被羽柴秀吉真挚的邀请和诚意给感动,同时也是为了更好的保全小寺家和黑田家,于是小寺孝高决定奉羽柴秀吉为主。毕竟从羽柴秀吉的口中,小寺孝高得知未来播磨的主人,就是面前这位羽柴秀吉了。

    而在向织田义信借船时,在得知小寺孝高成为了羽柴秀吉的家臣后,织田义信特意和羽柴秀吉聊了两句,表达了自己的羡慕。

    “猴子啊,你可真是一个幸运的家伙,得到了孝高,抵得上1oo万石的领地!”

    说起来,对于小寺孝高最终跟了羽柴秀吉,织田义信虽然有些失望,但也仅此而已,毕竟他如今的家臣团,如同放在游戏中的话,那绝对是闭着眼睛也能统一全国的无敌家臣团了,有怎么可能会有什么羡慕嫉妒恨呢?

    不过因为织田义信的这番话,羽柴秀吉对于小寺孝高的期待更高了。要知道在织田家有这么一句话,被织田义信看上的人,哪怕只是一个孩子,在未来必定也是一名了不起的武士!

    闻言,小寺孝高抬头看了看羽柴秀吉那满是期待的表情,轻轻摇了摇头道,“妙策倒是没有,不过属下愿意帮主公劝降赤松义佑!”

    “劝降赤松义佑?!”羽柴秀吉闻言愣住了,“为什么不识赤松政秀呢?”不过,羽柴秀吉并没有将最后那句疑问说出口,他只是看着小寺孝高沉声说道,“去吧!不过劝说成功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一定要平安归来!”

    “请主公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