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六百七十八章:纪伊国闪击战 2
    杂贺城,这里一直都是杂贺众世代首领的居城,而如今,也是铃木家家督铃木佐太夫的居城。

    此时,夜已深,杂贺城外两名足轻站在城楼上,他们是负责夜间监视的门卫。说起来,这种夜间监视的活可不是那么好干的,因为绝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平安无事。而人,显然很难每天都能保持全新警惕的状态,比如现在。

    那两名门卫倚在旁边的木桩上,很是随意的聊着天。在他们的身边,两个巨大的火盆不单单照亮了周围,还给他们带来了一丝暖意,虽然如今天气已经不那么寒冷了。

    “兵之助大哥,说起来你知道老大他们为什么要离开我们投入织田义信的麾下吗?”其中一人好奇的问道。他在说话的时候,眼睛压根就没有往城外看。怎么说呢?都看了不知道多少年了,还有什么好看的?

    如果在以前,或许还要提防一下根来寺或者其他佣兵势力的进攻,不过如今整个纪伊国的佣兵势力全都倒向了本愿寺,自然就没有什么好提防的了。

    被称为兵之助的人看起约有30多岁,整条左手都没有了。看得出,他经历过非常惨痛的一场战争。而如今他作为门卫,或许是因为他已经无法上战场了吧……

    此时,他静静的看着一旁的火盆,只见火盆中,火焰燃烧着木柴,不断发出噼啪的响声,不时,还能听到旁边森林中传来的狼嚎声。

    不知道为何,听到这些声音,让兵之助有些莫名的烦躁,他靠在木桩上没好气的抱怨着,“这种事情岂是我们这些下面的小兵能够知道的?你小子还是老老实实的做好警戒吧!”

    闻言,那名门卫顿时贴了过来,“兵之助大哥您就说说呗~谁不知道您当初可是老大麾下最矫勇的战士啊~”他不断拍着马屁,不过看表情,可能说得倒也是有心而发。毕竟在这个时代,伤疤无疑代表了一个人的实力。

    嗯?断了一条胳膊也能算是实力吗?当然~试想下,一个人在战场上被砍断了胳膊却依然还能活下来,这不也是一种本事吗?

    或许是因为被这个不开眼的小子烦到了,或者说被马屁拍得舒坦了。最终,兵之助还是忍不住讲了起来,好吧,其实他本身也非常喜欢别人问他这件事情,因为对于已经无法上战场的他来说,吹嘘昔日和铃木重秀一起奋战的日子是他最喜欢的事情了。

    两个人一个说一个听,不断摇摆的火光照亮了这个寂静的黑夜。忽然,两道破风声传来,随后就是“噗!”的两声,兵之助两人就应声而倒。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兵之助恍惚间看到,城外,无数的黑影正飞快的向这边靠近。

    “啪!”两个细微的声响传来,随后就看到两个浑身包裹在黑夜之中的男子从城外窜上了城墙。他们来到兵之助两人的身边检查了一下,随后互相对视着点了点头,又再次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片刻,那只大军就抵达了杂贺城城下,与此同时,杂贺城的城门也被缓缓打开。开门者,正是刚才那两名忍者。不得不说,杂贺城的防御实在是太差了,或者说几乎是不设防的状态。

    “进攻!”为首一名手持巨大长枪的男人沉声喊道,却是本多忠胜。而随着他的命令,其身后的织田军立刻蜂拥一般的冲进了杂贺城。不到片刻,火光、惨叫声、咒骂声就在杂贺城内响起。

    “本多大人!”一个声音从本多忠胜的身后响起,却是铃木重秀。此次出征,铃木重秀特意要求织田义信让自己随军攻打杂贺城,不为别的,只希望能够最后劝说自己的父亲。

    而对此,织田义信考虑了片刻后就答应了下来。因为他从铃木重秀的眼中看到了一丝决然。显然,铃木重秀似乎已经下定了某种决心。

    本多忠胜凝视着铃木重秀,关于这个小子,本多忠胜自然听闻过。“重秀,乱世之中许多事情是无法得到圆满解决的。所以如果没办法的话,就交给我吧。”本多忠胜拍了拍铃木重秀的肩膀说道。

    对于铃木重秀,他即不熟悉也不怎么信任,但既然织田义信选择信任,那么本多忠胜就绝对不会怀疑。

    “请本多大人放心!如果父亲大人已经下定了决心,在下会亲自担任父亲大人的介错!”铃木重秀沉声说道。

    “唉……”看到铃木重秀那充满坚定的目光,本多忠胜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挥了挥手示意他去吧。

    城内,铃木佐太夫的宅邸。

    外面的喧闹声很快就将铃木佐太夫吵醒,而在听到下人的汇报后,他顿时惊慌的爬了起来,甚至连甲胄都来不及穿,提着一把太刀就冲了出来。

    “怎么会这样?!”当铃木佐太夫看到外面那团团将自己宅邸包围住的织田军后,铃木佐太夫惊讶的合不拢嘴,他实在不明白织田义信的部队究竟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这里的。

    而更让他疑惑的是,这些织田军在包围了自己的宅邸后,却丝毫没有进攻的意思。打不进来?铃木佐太夫自己都不相信。如此一来,真想就似乎只有……

    “重秀……”织田军的包围阵势缓缓分开,铃木佐太夫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的眼中。

    “唉,重秀啊,你还是太天真了。果然,我们这一族永远都只能当雇佣兵吗?”铃木佐太夫心中无奈的想着。不过他还是下令让依然还在抵抗的足轻们停止抵抗,事实上,当织田军杀进城来的时候,战争的结果就已经注定了。

    “父亲大人……”铃木重秀走到铃木佐太夫的面前轻声喊道。只是剩下的话还没有说出,就被铃木佐太夫制止了。

    “跟我进来吧……”铃木佐太夫淡淡的说道,随后就转身走进了宅邸之中。

    见状,铃木重秀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就跟了进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挂满泪痕但眼神无比坚定的铃木重秀,捧着铃木佐太夫的头颅缓缓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