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六百七十五章:休养生息 3
    大阪城,铁炮队训练的场地。

    “砰砰砰砰……”无数的铁炮射击声在训练场地响起,而一旁,织田信长、织田义信正不管观看着,在她们的旁边,铃木兄弟恭敬的站在一旁。

    不一会,就有足轻将被击中的靶子捧了过来,接过细看,半响后织田信长才感叹道,“真是想不到啊,硝石竟然能够用粪便来代替,而且威力还丝毫不差!”

    “是啊,想想光秀他们竟然是被这种用粪便制造的弹药打了这么久,就忍不住同情他呢。”织田义信点头附和道。

    闻言,织田信长撇了撇嘴,不怀好意的说道,“我记得我之前就下令让你去进攻纪伊国,你小子不会是因为这件事情才一直拖着不去吧?”

    “我呸!你等着,过几个月我就直接拿下纪伊国。”织田义信大声嚷嚷着,不过之后他瞥了一眼一脸正常站在一旁的铃木重秀兄弟后,对织田信长貌似随意的说道,“我打算饶了铃木家,如果他们不拼死抵抗的话……”

    闻言,织田信长看了一眼织田义信,又撇了撇听到这番话,忍不住偷看向这边的铃木兄弟,顿时摇了摇头,“这种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反正以后纪伊国是你的领地。”

    点了点头,两人随后夸奖了一番铃木兄弟,就启程返回大阪城了。

    “听说你小子准备组建一支1200人的骑兵队?”路上,织田信长用一种很平淡的语气问道,只是虽然语气平淡,但是个人都能听出他的羡慕嫉妒恨。

    “是啊~”织田义信一脸随意的说道,“并不是什么太特别的事情,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啧啧,那一脸欠揍的模样……没错,他就是故意的!

    而织田信长显然也知道织田义信的想法,所以他只能继续装作随意的模样说道,“可别训练的太狠了,不然如果伤到战马的话,可就不划算了。”说到最后,织田信长的语气变得很是严肃。

    “放心吧,那些人对待战马,可比对他们自己还上心。”织田义信点了点头说道。在这个时代,战马可是非常非常昂贵的奢侈品。之所以这样,理由也很简单,日本这个岛国拥有能作为战马的马群实在太少太少了,绝大部分,都是那种只能用来作为耕种的小矮马。

    而实际上,在某些势力中,这些只能用来耕种的马,也全部被武士用来当坐骑用。毕竟当你没得选的时候,也不会在意那么多了。

    所以,在这个时代一匹名马,那绝对比什么名刀名枪更容易让武士们抢破头。比如当年织田义信带回来的天马,包括织田信长在内,所有人的眼珠子瞬间就绿了。

    当然了,目前骑兵队使用的战马并不是天马,而是后来发现的马群,虽然比不上天马,但也比本州岛的那些马群不晓得好到哪里去。也因此,织田信长才会这么说。毕竟那么好的马,虽然数量如今已经多了一些,但给骑兵队配置之后,也就只剩下百来匹而已。

    “而且,前段时间我得到了一名很优秀的人才,可以帮助我更好的照顾那些马。”织田义信得意的笑道。

    “哦?”织田信长疑惑的看着织田义信。

    而织田义信也没有继续吊织田信长的胃口,“他叫塞维·达·汉,来自阿拉伯世界的游牧民族,比起我们而言,他们对于马的知识,那可是完全可以秒杀我们的。”说到这里,织田义信也不禁有些得意,因为塞维是自己找上门的,而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在原本的港口遇到了从日本赶往欧罗巴大陆的葡萄牙商人,从他们的口中得知了关于天马的事情。

    而如今,塞维除了成为织田义信麾下牧场的管理者,更负责协助前田庆次训练骑兵。毕竟这个世界,可没有比游牧民族更加了解骑兵的人存在了。

    “啧,真是好运的家伙!”织田信长听了织田义信的解释后,撇了撇嘴不爽的嘀咕着。

    好半响,他们才回到了大阪城织田义信的宅邸。一进门,织田信长就没好气的催促道,“好了,你小子到底得了什么宝物,这么神秘兮兮的?”

    是的,此次织田信长之所以前来,并不是因为硝石找到了替代品,也不是因为盖伦船开始建造,而是织田义信对他说,有一个能够改变织田家命运的东西要给他看。只是到现在,织田义信却丝毫没有将那个东西拿出来,这显然让织田信长很是不满。

    闻言,织田义信只是大笑着,随后就命人端酒上来,又招来阿国训练巫女上来助兴。一边和织田信长喝酒抽雪茄,一边欣赏着这群巫女带来的舞蹈。

    说起来,自从织田义信让莫愁组建伎女后,阿国那边显然感受到了威胁,虽然两边一方是明国歌舞诗词,一边是日本的歌舞和歌,但两边依然还是较上了劲。从服侍男人的技巧到舞蹈的创新、新歌的创作等等……

    当然了,对于这种竞争,织田义信是非常支持的,因为他是那个真正受益的人嘛。

    虽然不耐,但织田信长却也只能一边喝酒一边观赏着这些巫女的表演,好半响,织田信长才沉声说道,“这些人的表演非常好!已经达到了顶尖的水平了,有多少人?”

    闻言,织田义信无奈的摇了摇头,“她们乃是最顶尖的那些人,只是准备在有什么活动时表演而已,那些派出去的巫女,水平虽然也不能说是太差,但比起她们来说,还是差的有点多。”

    “哦……你小子倒是会享受……”织田信长闻言,给了织田义信一个意味深长眼神,同时鄙夷的说道。显然,他已经明白这些顶尖巫女的真正用处了,毕竟她们每一个,长得可都是非常漂亮的说。

    只是对于这种鄙视,织田义信显然早就习惯了,他理都没理织田信长,只是继续观看着歌舞。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名女死神恭敬的端上了一个盘子,放在了织田信长面前的案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