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六百七十三章:休养生息 1
    时光匆匆,在没有战争的日子里,时间总是过得飞快,在将所有事情都吩咐下去后,织田义信就开始呆在温柔乡中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而对于他这种完全糜烂不堪的腐败生活,阿市等女非但没有劝阻,反而极其配合。白天、夜里,房间、室外,只要织田义信兴致来了,随时随地都会上演一出让人脸红心跳的动作大戏。

    好吧,这算不算是堕落的前兆呢?要知道历史上多少英雄好汉,最终都是因为女人而毁了自己。

    不过对此,织田义信却有着相当正当的理由,“我给领民们下达了多生多育的命令,自己又怎么能不以身作则呢?”好吧,他这么说……嘛嘛,不过严格来说,在绝大部分的地方,平时若无战事的话,基本上大家都是拼命的在生孩子。毕竟在这个时代,家族的延续和开枝散叶才是最重要的事情,甚至没有之一。而这,也是阿市她们会这么配合的原因。

    虽然织田义信的孩子已经非常多了,但分到阿市她们头上,每个人最多也才生了两个而已。多子多福,这个词汇并不是古代华夏才有的说。尤其阿市她们也很清楚,再过些日子织田家就要迎来一场非常惨烈的战争了。虽然她们并不认为自己这边会失败,但一旦开战,又不知道要打多久,那种时候,又哪有什么功夫生孩子呢?

    一直到年底,织田信长在岐阜城召开跨年晚宴才终于将织田义信从温柔乡中拉出来。嘛,不得不说织田义信同学的身体绝对是非人类,换做一般人,早就被榨成人干了。

    “诸位,接下来的一年,我希望诸位可以全力发展领地,一年之后,我希望本家已经强大到能够无视任何敌人的程度!”织田信长在晚宴上再次确定了新一年的方针。看来,他是打定主意和武田家等势力玩决战了。

    对此,织田义信并没有什么想法,毕竟这些事情去年就已经知道了。如果真的要有啥想法,那织田义信顶多只是想一想自己的对手会是谁而已。

    离开岐阜城回到大阪,织田义信很快又准备重新投入到新一轮的酒池肉林之中。嘛,虽然织田义信并没有将肉挂在树上,但织田义信却将肉摆在了树旁。这种生活让他无比的惬意,虽然他自己也很奇怪,“我明明并不是很好色啊,怎么年纪越大越难以抵抗了?”

    不过严格来说,织田义信也并不是真的无时无刻都泡在温柔乡的说,比如在和大祝鹤玩海震的时候,他也会看看盖伦船的研究进度,比如在虾夷和蒂雅马震的时候,他也会顺便检查一下骑兵队的训练情况。

    好吧,骑兵队被前田庆次带到虾夷训练了,这是织田义信的想法,因为他发现这些人的进度实在太慢了,虽然在之前还算让织田义信满意。但当真正开始进行马上作战的训练时,他们的表现简直不能用渣来形容。

    “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蠢的人类!”织田义信心中暗骂着。嗯,他这么骂是有理由的,因为从他学习骑马到熟练,不过只用了一刻钟而已。是的,开挂的人生就是这么彪悍。

    所以在这群人稍微习惯了马上生活后,包括之前征召的200人在内,都被织田义信让前田庆次带着,全部转移到了虾夷的马场上。他的想法很简单,这里有草原,虽然没有华夏北方的草原那么辽阔,但怎么说,也能跑的起来嘛。

    “主公!请放心吧,属下一定会训练出一支最精锐的骑兵来!”前田庆次拍着胸脯保证道。

    “呵呵,我相信你,不然的话,我是不会惩罚你啦~不过行久据说可是等着看笑话呢~”织田义信拍了拍前田庆次的肩膀笑道。这倒不是织田义信撒谎,而是白木行久亲口说的。

    有些时候,织田义信真的搞不懂这是为什么,为什么白木行久这么一个冰山男人一般的家伙,一旦碰到前田庆次就各种破功。两人什么都要比,不单单是武艺,甚至就连吃饭、睡觉这种无聊的事情都要比个高低。

    “哦,对了,训练骑兵的时候,只要训练他们集体挺枪冲锋和快速转弯的能力就行了,什么骑射之类的就不用教他们了。”织田义信忽然想到一点,连忙说道。

    “这……”前田庆次闻言搔了搔脑袋,“这样还是骑兵吗?”在他的印象中,骑兵就是像他这样的武士,只不过武勇差很多罢了,要能挺枪冲锋,要能持刀砍人,要能搭弓射箭。

    “没必要,本国的地形也没有那么多地方给他们奔驰,最少目前,他们只需要能够冲破敌军阵形就足够了。”织田义信沉声说道。“等到练成之后,我会给他们专门定制一套甲胄。”

    织田义信的想法很简单,他希望练出一支重骑兵!哪怕是伪劣版的也可以。因为他很清楚,在这个时代的日本,就算是伪劣版的重骑兵,只要能够跑的起来,天下间恐怕除了那么几个势力之外,根本没有人能够抵挡的住,虽然就像织田义信所说的,能够跑起来的地方也不是很多。

    返回札幌,织田义信继续和蒂雅进行着各种没羞没臊的事情,“这次我一定要让你怀上孩子!”面对蒂雅的求饶,织田义信如此说道。

    闻言,蒂雅的心情顿时变得复杂起来,虽然她的身体依然努力的迎合着织田义信的冲击,不断讨好着自己的这位主公。但实际上,这不过只是一种习惯罢了,她真的爱织田义信吗?显然不是,虽然这些年下来,这个男人给蒂雅的感觉很好。但终究,蒂雅只不过是因为利益,才会变得如此。

    “不过这样也好,生下了孩子,就算以后我没有了价值,孩子也可以继续保护这些族人……”蒂雅心中暗想着,随即更加卖力的伺候起织田义信来。